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对着这么可口的吴邪~那必须是粗长、另外老张这个背影太帅了

隔壁画画的老张:

等了这么久我一直以为这次哥嫂一定能把话说清楚然后酱酱酿酿一番让我开开心心吃顿肉了*罒▽罒*  @西山啾啾  太太现在您看这完结的肉要炖多少合适(๑òᆺó๑)要是哥不行就让我😏(被哥反身一jio)

老吴:羞死了羞死了。老张:没事,脸贴在我肩膀上

隔壁画画的老张:

“看什么看没见过宠媳妇儿的吗”大张哥表示我家宝宝我来宠!来围观@西山啾啾 太太如何描述大张哥的花式宠妻!!!(*๓´╰╯`๓)♡

确实可口!老张看了都忍不住,捧起邪仔的脸就是一个么么哒,乖孩子,哑爸爸带你去困觉

隔壁画画的老张:

跟大家分享一只闷闷不乐玩tt的吴小狗🐶今天把 @西山啾啾 太太的那篇大瓶小邪的伪父子短篇又看了一遍ฅ(*°ω°*ฅ)*感觉这样的吴小狗好可口(✪▽✪)特别是这个场景很戳我ε٩(๑> ₃ <)۶ з所以画了一下o(≧v≦)o要是篇幅再长一点就更好了グッ!(๑•̀ㅂ•́)و✧(简而言之!!!猛虎下山式跪地求太太再发点粮!!!!!!!)

这个手速!太棒!下一章你就知道了,哥何止行,他行了还要再行的!

隔壁画画的老张:

刚刚看了 @西山啾啾 太太的更新我只想说连赤果果躺在身下的嫂子都能放过哥你是不是不行(怒`Д´怒)不行就让我来(被哥T飞_(:з」∠)_)下次我想画不穿衣服的那种 @西山啾啾 太太您看|・ω・`)

鼻血!面对这么可口的小吴张先生怎么舍得放手的??不行下一更不能让他走,要让他站在门口看吴邪准备裸x的场面,然后拿着大衣把小吴包起来!


隔壁画画的老张:



昨天看了 @西山啾啾 太太的更新觉得领带遮眼play不要太带感!!!!!太太求肉啊啊啊啊!!!!!!(=xェx=)


转给你们看这个猫仔邪,可爱到昏厥!
小哥哥,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么?

迪泽:

给球球的葫芦喵邪!还有2000fo的点梗之一小黄人瓶邪,虽然现在已经3000fo了……感觉自己负债累累【跪】等我慢慢还债吧

单箭头(重启篇日常·一发完)

接9.25更新,假设他们还没挑破窗户纸

---------------------------------

白昊天从没想过,偶像的酒量居然只有四瓶。


没见到吴邪本人之前,白昊天对他的了解只限于传闻里,道上的事三分假七分真,再神乎其神也有可信度,干他们这行,本来就不能遵循常理。

醉了吴邪跟口口相传中的说法不太一样,在别人眼中,他是毋容置疑的强大。而他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说:现在的我,只要不让一个人失望就满足了。

那一刻白昊天感到慌乱,她意识到自己正被透露一个秘密。

虽然秘密本身白昊天并非丝毫不知,这里面与道上另一个名声赫赫之人相关。但由当事人来说,意义则不同。


白昊天攥着睡衣袖口,凑近问:“小三爷,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吴邪似乎又没醉:“想知道?”

白昊天连连点头:“特别想!”

吴邪指着旁边:“再给我开一瓶。”

打开、满杯、送过去,白昊天动作一气呵成,吴邪接过来喝了一口,却问她:“你喜欢我什么?”


偶像果然跟别人说的一样狡猾,白昊天陶醉地想,同时又感到沮丧,她就知道不可能这么轻易问出来的:“什……什么都喜欢。”

吴邪摇摇头:“你喜欢的只是你想象中的我。”他抬手时,露出了手腕上的旧伤疤,颜色长短各有不同,不是一朝一夕得来,已不复当初的狰狞,像一段被尘封但永不消逝的往事。白昊天很想摸一下,但吴邪察觉到她的目光,放下袖口。

白昊天默默收回了手,脑海里想的是曾见过的吴邪在雨村的照片。一屋两人三餐,鸡犬为伴,不知寒暑。心里便明白了,即便那些已成故事,也并非人人可读。


吴邪说:“如果你见过我最开始的样子,就知道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在我还是新手的时候,比一般菜鸟还不如,能走到这一步,是因为身边有人帮我,我三叔,胖子,潘子……”他说到这里顿了顿,又喝了一口酒:“是他们成就了我。”

他避开了那个名字,白昊天有点纳闷。

吴邪扶着酒瓶子:“为了今天,我做过了很多事,有些……很见不得光,最开始,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我想象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我原本只希望所有人都好好的。”


白昊天确信,吴邪真的醉了。清醒时的吴邪或是强硬或是睿智,哪怕受伤也比普通人坚强。如果不是喝醉了,他不会让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脆弱也没有什么不好,道上的人说小三爷连睫毛都是武器,大概是真的。吴邪垂着眼帘的时候,比任何传闻都要让人心疼。白昊天很想抱抱吴邪,但那很难,吴邪依旧坐的很直,这个男人的脆弱还没有完全暴露出来,如果有需要,他随时可以让自己变得很危险。

于是她靠近了一点:“你现在的样子也很好。”

吴邪摇摇头,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一个人,为我做了很多事,唔,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为了我。他的行为我从来看不透,但那也无所谓了。我想帮他也做点什么,可惜我却连他想做什么都弄不清楚。”吴邪比了个高山的手势:“他就在那里,我本该走的再快点,但我没能做到。”


白昊天猜到他说的人是谁了。道上人人都知道那个名字。传说原本有很多,但到最后固化为一个掺不进其他说法的印象——强如神佛,无人可比,如果人间也有神祇,大概就是他了。

后来她才知道,这个印象是在吴邪口中传出来的。


“你没必要这么想。”白昊天闷闷地说:“我……这道上很多人都把你当做偶像,你做的事,我们一辈子也做不到。”

吴邪笑了笑,仰头看着灯光,光晕里可以有很多意象,他看的太久,或许是因为在那里看见了自己想看的。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能够当做此生意义所在的事情,你也会和我一样。除了去触碰,去完成,你什么都做不了。”吴邪轻声说:“你把心交出去,哪怕愿望再怎么虚无缥缈,那里也是你的归属,他看不到也没关系,你心里明白,你不会把自己的这辈子再给别人了。”

他的话里透着一种浓浓的绝望感,就像是凡人之于高山,看似很近,但却始终走不到面前时的感觉。

白昊天心揪了起来,她的眼眶红了,她忽然不想再去探知那个秘密,因为清楚着秘密背后注定伴随了悲伤,吴邪经历过的一切她都不曾触碰,无从安慰,不如不听。她试图拿下吴邪手里的酒瓶,可这个男人似乎只是看着醉的厉害,她根本掰不开他的手。


就在这时,有人给她打了个电话,陌生号码。白昊天吸了吸鼻子,背着吴邪接了起来。

那边的人声音冷淡,她一下子就猜到他是谁——吴邪一晚上闭口不提的人。

那个人问她:“你好,请问吴邪在你那里么?”

白昊天忽然有种被抓包的感觉,她看看吴邪,支吾道:“在,他找我有点事,现在喝醉了,我这就送他回家。”

那边的声音很温柔,他说:“我来送吧。”


回来时吴邪已经把那瓶啤酒喝光了,又打开了一瓶新的。吴邪没有问自己去了哪——他不是个会对任何事都充满好奇心的人。白昊天握着手机,思考着要不要告诉他,等会有人会来接他。

然而她最终没有说出口——吴邪喝的很快,或许等那个人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

偶像摆明没做好直面内心的准备,白昊天贴心地想,又给他倒了一杯:“小三爷,如果你明天头疼起不来,就给我打电话,我们这里出勤制度不是特别严格。”

吴邪看了她一眼:“有公休吗?”

“没有……”白昊天立刻又说:“但是你如果有事可以请事假,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我想你二叔都会批。”

吴邪晃了晃酒瓶,自言自语似的说:“想去西藏看看。”

白昊天目瞪口呆,立刻道:“那不行!你现在身体可能受不了高原反应,要不你看看纪录片吧,一样的。”

吴邪笑笑,喝完了剩下的半瓶酒,酒瓶在他手心里晃了晃,吴邪倚靠着瓶子低着头坐在那里,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表情:“你那里,有我以前的照片么?”

白昊天下意识想说“有”,忽然又明白他说的以前,是一切开始之前。

在那时,还没有关于小三爷的传说,他只是吴邪。他提到和没有提及但字字句句都挂念的人成就了他现在的样子。

白昊天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但她总觉得一个人该走什么路,该遇到什么人,是上天一早就注定了的。

想到现在还在吴邪身边的那些人,她长舒了一口气:或许现在已经足够幸运了。


吴邪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鼻音,他说:“累了。”

白昊天忙道:“那你睡。我在这里守着你。”


那边沉默了很久,久到白昊天以为他睡着了。啤酒瓶咕噜噜地在桌上打滚,吴邪撑着桌子站起来:“不了,打扰了你一晚上,我走了。”

他转身,撞进了身后那个人的怀里。或许是酒劲终于涌了上来,在那个人怀里,吴邪软绵绵地直不起身,仰头对他笑:“小哥。”

白昊天捂着嘴差点叫出来。她的警觉性不算低,但完全没觉察到张起灵是什么时候走进来的。

张起灵扶着吴邪的肩膀,有那么一瞬间,白昊天觉得他想吻上去,然而他只是用手在吴邪脸上擦了擦,然后对自己说:“麻烦了。”

吴邪歪着头看他,过了一会儿,摸了摸他的脸,用梦呓般的声音问:“我又做梦了?”

这句话像是开启什么的钥匙。张起灵把他搂进了自己怀里,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像是在安慰难过的孩子。这一刻他们旁若无人。仔细想想,这几次见面,张起灵眼里除了吴邪好像谁也没认真放进去过。


白昊天忍不住说:“小三爷他……今晚很难过,你好好安慰安慰他。”

张起灵“嗯”了一声,搂着已经醉的人事不知的吴邪:“再见。”


白昊天除了点头做不出什么动作,这两个人在一起时气场太和谐,哪怕是陌生人,也会觉得他们本来就该在一起。直到他们走出去时,白昊天才发现,吴邪把家里的钥匙落在这儿了。

拿着钥匙追出去,她看见张起灵带着吴邪上了车。张起灵似乎说了什么,吴邪已经睁不开眼了,摇摇头,又点点头。

张起灵搂着他,用一种非常亲密的姿势让他倚在自己肩膀上,吴邪被他抱着,整个人都是一种非常放松的状态,必定已经熟睡。

开车前他们用这样的姿势坐了很久,白昊天以为张起灵是不愿吵到吴邪,直到她看见张起灵转头,轻轻吻了过去。


攥着钥匙转身,白昊天忽然感到脸红,心知今晚不用担心吴邪了,或许以后也不用担心。

那座不可企及的高山早已来到他面前,将他保护在其中,心之所属,亦是身之所属。

他不需要去追赶,只需要触碰。

从始至终。


END


【瓶邪论坛体】你们经历过尴尬么?(本期关键字:吴邪童年;十年前旧事)

本论坛匿名实名均可,礼貌用词,请勿约架。

dm论坛—→谈天说地

主题:你们经历过尴尬么?

==========================================


我是隔壁区那个跟大家聊鬼故事的倒斗新人的队友,对,没有错,就是他说的那个被吓到尿裤子的人!!

下斗前喇嘛头还给我们分了纸尿裤,叫什么夕阳美,都他妈穿上纸尿裤了夕阳能有多美?我当然坚决不穿,可到了下面……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尴尬啊!憋尿不是你想憋,想憋就能憋啊!

现在那傻逼一有空就拿这个事嘲笑我,弄的我他妈更尴尬了……

唉,前辈们能不能说出你们的故事,大家一起尬一下?


————————————-------------------


@胖也没吃你家大米:


撒尿怎么了?撒尿是正常需求!干咱们这行的谁还没尿过几回!这他妈有什么好笑的!

我被队友说年纪一把JI巴用不着我都不尴尬。

我说JI巴用不用得着跟年龄有什么关系?这事儿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他立刻就不说话了。

看到没有?反抗嘲笑,从怼做起!


@楼主 回复 @胖也没吃你家大米:


额~~~说是这样说但总感觉我们说的好像不是一个事,前辈你有没有什么更尴尬的事拿出来共享一下拜托了!


@胖也没吃你家大米 回复 @楼主:


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好奇心太旺盛,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胖爷就跟你说一件。

大概十多年前吧,我们去了个大斗,当时道上出名的那些人都去了。那地方邪门的很,什么云霄飞蛇魔鬼迷城我就不说了。

就说我们朋友,哦,就说首楼我怼的那个,那会儿还是个小菜鸟,和一个妹子一起迷路了,身上还没带装备……

可想而知,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是什么状态,不是胖爷我自夸,要不是我眼尖,他臭在那都没人知道。


我们队里另一个厉害到名字都不能提(一提你们就知道)的大神(顺带一说,他现在跟我铁的很)看到他那个样子,当场表情就裂了——这是一种比喻啊,其实他表情没变化,裂了只是我用我敏锐的感知力感受到的状态而已。

他从背包里拿出来水,扶着我朋友就给他喂水。当时我跟队里其他人都看愣了,因为一路上都没见过他这么,额……嗯……这么我也说不上来的样子,当时我隐约感觉哪里不太对。

我朋友当时的状态属于不省人事的那种,牙关紧锁根本喂不进去。我当时卷了袖子准备过去帮着捏下巴。

结果大神的一个操作让我先惊掉了下巴……

对,你们没有猜错,当时他就喝了一口水,嘴对嘴的给我朋友喂了下去……

我朋友喝了一点之后,当时就疯了,闭着眼睛对着大神的嘴又舔又吸的。


这位大神厉害到什么地步你们知道么?道上说到他那都是强如神佛,在斗里粽子见到他都得下跪……我那个菜鸟朋友当时把他吸的都往下一趴。

胖爷我也算是老江湖了,但那会我尴尬的都不知道手往哪儿摆好。同行的一个黑眼镜拉了我一下,说那边还有一个,我们就赶紧给妹子急救去了。

等我们这边磨蹭好,我回头一看,大神嘴都有点肿……


这件事我那朋友到现在估计都不知情,尴尬只有我知道。

不过时间的力量是伟大的,这种事儿要搁在现在,呵,那就见怪不怪了……


@楼主 回复 @胖也没吃你家大米:


额,所以前辈的意思是让我用时间来冲刷耻辱么?

不行我做不到啊,那傻逼刚才还给我发短信说在超市,问要不要给我带纸尿裤!


@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回复 :


楼主说的这个事还好了,披个马甲来给你说个尴尬的吧

我现在跟我一个……额,叫他小哥好了,跟他同居,嗯,就是你们想的那个同居,一起的还有一个胖子,不过他不跟我们住一起。

有一天晚上我们闲的无聊,就玩斗地主,输了有惩罚的那种。

这个游戏我们以前经常玩,我一般都是有胜有负的,但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晚上都是我地主,一晚上都他妈输。我跟我们家小哥换了个好几次位置都没用。

不过我们家小哥非常厚道,输了也没要求我做什么过分的事,就是罚酒,啤酒。

胖子不乐意了,说护短也不是这么护的,这一晚上就看我喝了,这是惩罚还是奖励啊?亲兄弟还要明算账,不能因为你俩睡一起就……

后面的话他没说出来,因为我灌了他一杯啤酒。

不让他往下说主要是怕小哥尴尬,不过我自己当时已经很尴尬了。胖子说得对,玩游戏不是这么玩的。

我说不用对我手下留情,斗地主我练的是童子功,刚才是友情输给你们罢了,来来来,有多少大招尽管使。

后来小哥就对我使大招了,在又一次输了以后,小哥让我说点小时候的事来听。

你说小时候能干吗?不都是撒尿和泥巴跟小伙伴过家家么?这些琐事我懒得说估计他也懒得听,我就挖空心思,说了一件让我形象很高大上的斗鹅故事。


那时候我大概只有三四岁吧,我家前头搞了个菜园子,种点蔬菜什么的,中午我三叔让我去地里拔点葱炸锅,我就拎着小篮子去了。结果到那一看,地里光秃秃的,当时正好有个人来找我三叔,我就问他,鹅家的葱是不是你给偷摘滴?

他就指了旁边的大鹅给我看。我当时拿着篮子就追着鹅一顿狂揍,把鹅都给揍趴了。

说到这里我非常得意,因为连胖子都咋舌了,他这个年纪的人知道鹅的威力,以前农村都养鹅看大门,那玩意发起飙来一个成年男人都不敢招惹。

小哥听了没什么反应,我也能理解,毕竟他的童年已经开始斗粽子了。

说完这个故事之后我们又玩了几局,胖子嚷嚷着困了,就回去睡觉了。

他走了以后,我都还沉浸在人工造战神的光辉里难以自拔,为什么说是人工造神呢,因为这个故事,有一部分其实是我吹的。


当时的真实情况是,那人摇头,我不信,扑上去就锤他大腿,当时我矮嘛,站直了不知道有没有他裤裆高,伸手也只能锤大腿。

他脾气非常好,一点都没生气,但也没理我,就直接绕过我往我家走。

我当时以为他偷了东西不算,还要去我家里偷人,就抱住他的腿,整个挂在他腿上,朝屋里喊:“三叔,有人来鹅家偷人啦……”

我三叔在厨房也没听见,反而把邻居家养的大鹅招来了。

那只大鹅嘴边绿油油的,物证!这就是物证!但我不敢上去抠它嘴,这只大鹅劣迹斑斑,欺负我不是一次两次了。

它看到我估计是想到前几次的胜利,叫声非常兴奋,伸着翅膀就朝我这里扑。我当时就吓哭了,抱着他从大腿一溜往上爬,因为卡在大腿根没上去。

结果这个人伸手就把我拎抱起来,一脚踹过去,直接把大鹅踹懵了。动作特别快,特别勇猛,如果说在武力方面我家小哥是第一,那他可以争个第二。

大鹅懵了以后没敢造次,灰溜溜的跑了,我当时很兴奋,这是我第一次面对鹅类取得胜利。不过又有点害怕,这个人比鹅都厉害,刚才我还这么打他,就算他看我小不跟我计较,回头要跟我三叔告状我也要挨揍。

我当时非常纠结,坐他怀里就愁哭了。

我记不清他的样子,就记得好像气质挺冷。没想到心还挺好,看我哭了还哄了下我,又带我去市集买了把葱帮我交差。

后来的事我也记不清了,回去的路上我就在他怀里睡着了,等我醒了以后他已经走了。


本来这件事我都忘了,要不是小哥提我都想不起来,虽然过程瞎编乱造了点儿,但是我不说谁知道?

想到这里我美的不行,那天夜里都……算了这里不合适说这些。

尴尬的事来了,那天晚上,小哥抱我的时候,叫我鞋垫……我当时一愣,差点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问我为毛尴尬?

这他妈是我三叔给我起的小名,我肯定我没说过,他怎么知道的还用说么?

当年那鹅就是他打滴!


妈的,这就是我装逼不成反被日的悲剧了……我现在想想都尴尬的不行。


@眼镜是个好东西 回复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鼓掌,说的一手好故事,不过徒儿啊,你换这种一眼就认得出来的马甲的意义在哪里?

真想换我建议你可以换成:狗中王者之如何发展养狗经济


@我不叫花花 回复 @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或者叫:与粽子结缘的一生


@高考使我快乐 回复 @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或者叫:黄金矿工之你猜我到底想挖啥


@一起来玩伪装游戏:回复@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或者叫:从菜鸟到大神你只缺个张家人


@鸭梨不是好吃的 回复@专业批条仅限张家人


或者叫:专业抢人哪家行中国杭州找西泠


@胖也没吃你家大米 回复 @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楼上起的都什么玩意儿,听我的,就叫:基友朋友都很好安心在养老



@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你们能正视楼主问题么?再这样我就要喊人锁楼了!

@无证魔术师说消失就消失 小哥来正一下楼


@无证魔术师说消失就消失 回复 :


十一年前,长白山温泉洞里。


@我不叫花花 回复 @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额,他这id你给申请的吧?

太记仇了,他现在走哪不带你?

还有温泉洞怎么回事?我记得你说那时候就你俩在吧,你做了什么让人家尴尬的事儿?


@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回复 @我不叫花花:


以前申请的了,也没想过他还能用到,我后来又给他起了个新的,回头我让他用那个

那时候我也没干嘛啊,我就睡了个觉,跟他说了会话,后来又被他打晕了。

过程无黄无暴非常正常,我能对着我家日光灯发誓。

@无证魔术师说消失就消失  小哥出来证明下我的清白


@胖也没吃你家大米 回复 @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


别喊了,小哥去拔雨仔参去了,说是中午弄点点心来吃,家里没糯米了,你去买还是我去?


@专业批条仅限张家 回复 @胖也没吃你家大米:


你去吧,我去帮小哥拔雨仔参,回说


@一起来玩伪装游戏 回复:


愚蠢的中年人们,我来解密好了。

我们族长的意思大概是:那时候,他对着那谁,想过放弃看大门。


【END】

你是夜晚的明月
是寂静深海里,唯一的声音与回应。


汪大明白:



人类的悲欢互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但是你不一样。

给西山秋大佬《深海人鱼》的guest @西山秋_ 


第二张大图!ᕕ(ᐛ)ᕗ

有参考有参考有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