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天缘(大瓶小邪,一发完)

 @迪泽 

抗战那篇怕是要很久才能完,写个一发完的投喂妹子。

儿童节快乐,希望喜欢。

--------------------------------------------------------------

比丘国王近来身体欠佳,也不知在哪听来的谣言,说是取一千小儿心肝为引子,能长生不老。
吴邪就是那第一千个。
可惜没抓着。

官兵来收各家挂在门口装着小儿的鹅笼子时,忽的起了一阵狂风,云中一条金龙飞下,顷刻闪瞎人眼。吴三省强撑着眯眼看,却见金龙飞到他家门口,不偏不倚地伸出一个爪爪尖,去开装着吴邪的笼子。他大惊失色,操起大扫帚就要冲过去,口中呼道:“可不得了了,有龙偷孩子喽!老二快来,咱们大侄子要被偷了!”
大金龙见势不对,勾起笼子就跑。吴邪窝在里面睡的香,嘴里还喃喃着“酱……酱肘子。”
金龙尾巴一扫,顺带还把几条街外食肆里刚出锅的肘子卷跑了。

云中风大,肘子的香味特别浓,吴邪愣是被香醒了。擦干净口水四下一看,哇的一声就哭了:“好高……”
金龙本来只用了一个爪爪尖勾着笼子,听见他哭,就改用两只龙爪搂住笼子。又一扫尾巴,把尾巴尖尖上的酱肘子送了过去,吴邪伸手拿了,一边吃一边哭着往下看:“还是好高……”
于是金龙临时改道,下界占了个大妖洞。妖洞里的妖精远远看他金身将近,都给吓跑了。
金龙有名有姓,唤做张起灵,是一条修炼万年的天龙,等闲妖物不敢招惹。

洞中一应俱全。张起灵化做人身,打开了笼子。吴邪看了他一眼,虽然不明白龙怎么变成了个人,但心里害怕,就缩在里面,不敢出来。张起灵把剩下的酱肘子放在荷叶里递给他,吴邪咽了咽口水,没忍住,被他一步步引了出来。
张起灵顺势把酱肘子放在石桌上:“吃吧。”
吴邪想了想,决定吃了再说。
石桌高,石凳也高,吴邪爬了几下,没爬上去。张起灵就过来抱他。吴邪看他走近还很害怕,瘪了瘪嘴要哭,岂料他把自己抱上凳子就退开了,也就没哭出来。
他吃时张起灵就躺在一边睡觉。他好像很喜欢睡觉,早上睡晚上也睡。吴邪一边吃一边偷偷看他,感觉他很好看,不像是个吃小孩的坏妖。
到了晚上,山风寒冷,妖精们个个皮厚毛蓬能抗风,妖精洞里便没被子,吴邪一个人蜷缩在床边瑟瑟发抖。张起灵说:“怕冷就过来。”
吴邪哆哆嗦嗦地问:“我过去了你会吃我么?”
“……不吃。”
吴邪便慢慢爬了过去,张起灵解开前襟让他贴着自己睡。金龙是极阳的神物,一年四季通体温暖,吴邪在他胸口蹭了蹭,便睡着了。

几天下来,吴邪便不再怕他,因为金龙对他好,要吃给吃,要喝给喝,晚上还变成人身哄他睡觉觉,家里的两个叔叔都没他这么有耐心,唯一的缺点就是说话太少。
吴邪问:“小哥哥,你为什么要抓我?”
小哥哥闭目养神,并不理他。吴邪又说:“抓了也好,不然我就要被吃了。”
他扒着张起灵的腰带玩:“小哥哥,你吃过人么?”等了半天也没听他回答,吴邪伸了个懒腰,从他身边滚到他肚子上:“好热啊……”

张起灵就带他去洗澡。妖洞后面有一眼清泉,泉水清冽,正好可用。张起灵编了两个竹鸭子给吴邪,竹鸭子会跑会叫,跟真的差不多。吴邪年少贪玩,每次都要洗一个多时辰,通常这种时候张起灵都在旁边睡觉。自从吴邪说他人身好看,他就再没化过原型。
吴邪怕他皮肤干,就往他光着的脚丫子上撩水,撩的他整个裤子都湿湿的。张起灵好脾气的没怪他,吴邪挠挠他的脚心,又开始跟他说话。
“小哥哥,你真的是龙么?”
“嗯。”
“话本子里的那种?”
“嗯。”
“你真不吃我么?”
“不吃。”
吴邪起身,拍拍自己的小肚皮:“养胖了也不吃?”
“也不吃。”
吴邪喃喃道:“吓得我这几天都不敢吃饱。”他把鸭子递过去,用鸭嘴亲了亲张起灵的脚心:“那你是条好龙。”
放下心来后,他比平日更活泼,赶着鸭子到处跑。清泉岸边浅走远了深,吴邪没提防,被淹了一次。好在水刚没了顶就被张起灵捞了出来。张起灵把人抱着,亲自给他洗。
吴邪一点都不知道怕,被举着小鸭子比划着:“小哥哥,你是不是也能捉妖啊?我二叔说国主身边有妖。”
“能,不捉。”
“为什么?”

张起灵把他从水里拎出来,给他擦身穿衣:“我不过问凡人的事。”他撑着吴邪的裤子:“抬脚。”
吴邪咬着手指头一脸困惑:“可我也是人啊,你为什么要救我?”
张起灵不吭声。
吴邪金鸡独立的抱着他的脖子:“小哥哥,你去打妖怪好不好,不然花花和胖胖都要被妖怪吃掉了。”
张起灵把他的头发扎起来:“自有东土和尚带猴子去捉妖。”
“捉妖的和尚和猴子?那他们什么时候来。”
张起灵抬头看天,道:“就这几日。”
“他们很厉害么?”
“猴子厉害。”
“那一定打得过妖精么?”
“嗯。”
“打不过怎么办?”
“……”
见他不说话,吴邪心中慌乱,眨了眨眼,未语先掉了几滴泪。张起灵叹了口气,给他擦了擦:“别哭,若他们打不过,我自去捉妖。”
吴邪这才高兴起来,又笑又跳的,跟个小泥鳅似的,张起灵险些抓不住。忙了许久才给他穿戴整齐:“带你下山吃饭。”

山高路远,用飞的最快。张起灵把他抱在怀里,吴邪脸贴着他胸口,双手抓住他的衣服,往下看了一眼,慌道:“小哥哥你要抱紧我,别把我丢下去。”
张起灵抱紧他:“不丢。”
妖洞里有的是人间金银,张起灵拿了一些,给吴邪买了酱肘子、肉干、桂花糖。吴邪吃的高兴,把手和脸都弄的脏乎乎的,回去的路上几乎不敢再抱张起灵,只敢拽着一点点前襟,因为金龙看起来仙气飘飘,太干净了。
张起灵低头看了一眼,主动把他的手绕上自己的脖子:“抱紧。”
吴邪把他贴在他胸口:“小哥哥,你真好。”

回去之后吴邪就有点闷闷不乐,小鸭子也不想玩,桂花糖也不想吃。张起灵点石成花猫给他,他抱着小花猫玩了一会儿,又蔫蔫的放下了。晚上张起灵抱他睡,解了他的束发一下一下给他顺毛,顺到一定程度。吴邪开口问:“等猴子打走了妖怪,你是不是就要把我送回去了?”
顺毛的手一滞,片刻后,张起灵道:“嗯。”
“那你还来看我么?”
“……”
“鸭子和猫能带走么?”
“不能。”
吴邪“哇”的一声又哭了:“你能让猴子晚几天再来么?我舍不得你。”
“……好。”

可恨比丘国的狐精鹿妖道行不足,禁不起猴子一棒子打的。救下那九百九十九个孩子,猴子又打上了山去寻第一千个。妖精洞中,却见吴邪正在清泉里玩水。金箍棒顿在地上就是一阵山摇,孙悟空喊:“那娃娃……”
吴邪扭头一看,衣服也顾不得穿,光着屁股就跑,跑了两步又想起忘了鸭子,一手一个抱住了,赤着脚边跑边喊:“小哥小哥,猴子来了!”
不多时,占山为王的金龙抱着吴邪出来了,小娃娃身上裹着张起灵的外衣,一脸的虎视眈眈。有那么一瞬间,孙悟空觉得自己才是妖。
张起灵点了点头,语气淡淡:“大圣。”
孙悟空一拱手:“原来是神君啊,神君好,神君好。”几步跳到他身边:“俺老孙才听那城中大户说,前些日子有条金龙卷走了一个娃娃,俺还以为是什么神物下了凡想开荤,却不想是神君你。”
他且说张起灵且走,一直走到洞里,张起灵把吴邪放在床上,屏风一挡,堪堪挡住那猴子的视线,这才给吴邪穿衣穿袜。
那猴子扒在屏风边絮絮道:“想来神君掳走了这孩子,是为了等我师徒,那昏了头的老国主找不到第一千个小儿,就不会动那九百九十九个,如此还要多谢了。”
“我并不是为尔等。”张起灵淡淡道,他把吴邪抱下床,吴邪拉着他的衣角不放。
猴子一愣:“哦?”
张起灵把吴邪往前一推:“带他走吧。”
吴邪揪着他衣裤不放,张起灵低头看了他一眼,犹豫再三,道:“请大圣回避。”
猴子挠挠头,似乎有点不解,但看张起灵一脸不好惹的表情,摆摆手:“好好好,俺老孙就不碍眼了。”

张起灵见他离去,方才蹲下来:“下山便可见到你爹娘了。”
吴邪哭丧着脸:“可我也舍不得你。”
张起灵摸了摸他的脸,也不知如何哄,就把花猫竹鸭全捧了过来:“带着吧。”
“神君好生糊涂。”猴子不识时务的探了一个头:“竹鸭石猫要现了形,那要惊着山下那群凡人了。”
吴邪看了他一眼,眼泪不住地往下掉,一边哭一边忍着哭,浑身一颤一颤的,好不可怜。张起灵回头,猴子险些被他的眼神吓出一个踉跄,讪讪退开了。
“想要就带着。”张起灵道:“见物如见人。”
吴邪抱着花猫和小鸭子,看看它们又看看眼前人:“可它们没你好看啊。”
小花猫比鸭子聪明,听得懂人话,当即不悦的喵喵直叫。
张起灵怔了片刻,轻轻替他擦了泪:“不哭,等你什么时候不恐高了,我就来见你。”
吴邪被他牵着手,往山下走。居高临下堪堪一瞧,终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得什么时候啊……”
“……”

张起灵回了天宫。
红鸾殿里,黑瞎子拿了红鸾册过来找他:“见到你那个天缘了?”张起灵不答话,闷声喝茶。
红鸾册大开,正是写着他名字的那页。前几日这红鸾册出了异状,金龙神君的名字旁空了上万年,却不想忽然多了个叫吴邪的名字。

金墨写就,实为天缘。
黑瞎子当时便撺掇他下界去看看,要是不喜欢那人,自己就偷偷用黑墨涂了这人的名字,替他断了这缘。

张起灵原本没兴趣,听他劝了几次,不胜其烦,索性便去避个清净。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张起灵这一去不过须臾便回返。黑瞎子看他情绪不太高昂,就猜:“看来是不喜欢。”他提笔,大大方方的徇私枉法:“既然如此,我就帮你改了这姻缘。”
张起灵拦住他:“别动,给我。”
黑瞎子以为他要自己改,就连笔带册子递到他手中,下笔的那刻,黑墨变成了朱砂。张起灵画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红框,将两个人的名字框在一起,外不得入,内不得出。
黑瞎子对着那框惊讶了片刻,忽然哈哈大笑:“你既然喜欢,干嘛还一脸丧气样?”
张起灵微微一叹:“去早了。”



【END】


评论(96)

热度(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