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天光之下31(原名养成有风险,小瓶大邪)

给大家开个小推车,喜欢请点亮小心心说爱我。

---------------------------------------------------

张起灵是临时工,没有劳动合同管束,辞工本身是很容易的事情,只不过工地上出了事故,工头和承包方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根本顾不上他。现在天已经热起来了,吴邪不想让张起灵来回跑,就托胖子去打了个招呼,帮他把这个月的工资结了。那一小沓钱装在信封里拿了过来,没有封口,吴邪掂了掂,也没细数,直接转交给张起灵。

张起灵拿了钱就揣自己兜里了。

以前他打工,有多少算多少,基本上全放进吴邪钱包里,他以前看过的青少年心理研究的书里提过,像张起灵这样有过苦儿流浪记经历的孩子,一般都会对所能把握到的东西有极强的控制欲。但这么多年吴邪也没发现他有这方面的倾向,反而在对待自己时,他向来倾尽所有。

吴邪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挺美的。

现在他只字不提要把钱拿来干嘛,吴邪就有点好奇,好奇也不肯问,因为他深觉自己这个哥哥在小孩面前的形象越来越不庄重,每每做起那事,被干的迭声求饶起来根本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

床笫之事他甘拜下风,过日子得稳重点。


检查应付完了以后,他们都闲了下来。吴邪本想履行承诺,带他出去吃一顿,但张起灵似乎对家常菜更有兴趣。早上他跟吴邪一起出门,一个上班,一个去菜市场,菜市场的菜比超市新鲜,张起灵长得一副五谷不分的少爷样,买东西却会很会挑。河虾新鲜,难得还不是养殖的,拿回家用清水养几个小时,下水一煮,起锅时浸一下冰水,用点生抽就能尝出鲜甜。猪肉是黑毛猪,下锅前先在砂锅里放几块冰糖,和香料一起炖上三四个小时,整个屋子都能闻到那股香味。

吴邪吃了大半个月泡面,嘴里简直要淡出个鸟,闻到这股肉香都快馋疯了。他洗了手去厨房,巴巴看了一眼,嘴上却问有没有要帮忙的?张起灵从锅里捞出一块肉,浓稠的汤汁染得肉色红亮,他吹散了热气送到吴邪嘴边:“还有个汤。”吴邪一口叼住了,肉炖的久,皮肉松软的入口就能化开,他香的一眯眼。张起灵忙了小半天,却是一点不馋,看他吃的高兴,又捞了一块喂给他:“先把菜端上去,汤这就好。”

吴邪就端菜盛饭,一样样摆在桌上,两双筷子放在一起,等着张起灵过来,人来了又半真半假的说了他一通:“不年不节的做这么多菜做什么?家里就两个人,也吃不掉。”

张起灵把红烧肉调了个位置,摆在他面前:“你瘦了。”

吴邪捡了几块肥少瘦多的到他碗里:“复习还适应么?要不要给你请个家教?”

张起灵点头:“不用。”

一朝看尽十年功。固然有运气很好的人勉强被挤过了高考这座独木桥,但大多数地方还是留给有真才实学的人站的,张起灵有真本事,即便被人从桥那头拉了回来,也能再一次堂堂正正走过去。这点吴邪有信心。

吃着吃着,张起灵又问:“工地那事怎么说?”

吴邪也就是个技术工,这种事插不上嘴,只能听上两耳朵,他停了筷子,先叹了口气:“没有,钱还没谈拢。那人家里老婆老娘都生病,农村医保报的少,每个月光吃药打针就得好几千,也多亏有个儿子跟着一起养家,现在出了事,家里当场就哭进医院一个。他儿子老实不假,但是烂亲戚太多,要帮忙的时候找不到人,听说要赔钱倒全都来了,张嘴就要三百万,包工头不愿意,现在两边正在扯皮呢。”

张起灵摇头:“三百万不算多。”

吴邪干脆道:“是,对他老婆孩子来说,一点都不多。”从来千金难买命,但命又未必真值千金,一条命摆在眼前,有人看去一文不值,有人看去千金不换。他看了一眼张起灵,心想:三百万?三千万都不算什么。

张起灵说:“老杨生前对我不错,我想去他家看看。”

他很少会记挂别人,既然能这么说,那肯定是真的不错了。吴邪也没问具体怎么个不错法,就说:“过两天我休息,回头陪你去。”他挑挑拣拣,把最后一块五花肉放到张起灵碗里:“吃完就去复习吧,我来洗碗。”


张起灵手艺实在不错,菜吃不完也剩不多,吴邪扒到一个盘子里,想了想又拿去倒了,免得明天中午张起灵在家凑合。这一倒才发现,之前给张起灵装钱的信封被扔进垃圾桶里,信封下面还有撕碎的纸,根据他多年生活经验判断,这是发票。

发票一撕,不管他买的什么,都是买定离手,概不退货。

吴邪先前只是一点好奇,现在变成了十分好奇。


心不在焉地洗完碗,张起灵还在客厅看英语,他不爱说话,口音倒是挺标准,也不知道怎么练出来的。吴邪端了盘洗干净的樱桃给他,说要回房找点书来看。趁他不备,掉头去了张起灵的房间。两人和好以后这个房间又变成了书房,但张起灵仍旧习惯把不常用到的摆在这里。

吴邪盘算着,他一个月的工资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总有个两三千块钱了,一下子花完的话,买的应该不会是小东西。书柜抽屉里没有可疑物品,脑子一热他连床底下都看了,却是一无所获。吴邪认清了名侦探不好当的现实,书也不拿了,蔫蔫的洗了澡,去客厅看电视。

电视的声音开到最小,吴邪也就刚开始看了一会儿,然后就开始沉思,其间他吃完了大半盘樱桃,张起灵做完了好几套卷子,男主角作了一回死,都绝处逢生了,他也没能想出名堂来。到了晚上睡觉时,吴邪还是没忍住,搂着他问:“你那工资……你买什么了?”

张起灵闭着眼睛:“没买什么。”

吴邪不死心:“那钱呢?”

钱自然拿不出来,但张起灵一点都不心虚,答不出来就去堵问话人的嘴。几番碾咬之下,吴邪高举双手表示投降,他不问了,但不问也不行。

-----------------------------------------------

剩下的贴不上来,上图片连接,直接拉到最下面看。


上车


评论(65)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