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天光之下28 (原名养成有风险,小瓶大邪)

28

一直以来因为视角问题,写不太多小张所承受的压力,在这里也仅仅是他所经历的恶意的一部分。在吴邪竭尽全力想要保护他的同时,他也在默默保护吴邪。

一段感情之中,最难渡的坎儿莫过于彼此,我认为在这里,他们都已经度过

喜欢请多多留言,感觉最近好像看的人少了很多啊悲痛

--------------------------------------------------


直到晚上睡觉前,吴邪都装的跟平常一样。可在关灯的那一刻,黑暗如同落入水里的浓墨,无声的蔓延成他眼底乌云蔽日般的阴霾。

吴邪想好了,这件事不能让张起灵知道,资料和准考证不是问题,他可以自己去拿,但还得准备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能够跟张起灵解释他为什么还得去考试。

吴邪翻了个身:“哎,下半年我还是得去外地,公司的安排,这个工程可能要做两三年,要么你别保送了,准备高考吧,跟我去一个城市,到时候我在那里租个房子,你可以走读,咱们就像在家里一样。”

他故意说得很轻松,但心里还是紧张,生怕被看出什么来,没成想张起灵连眼睛都没睁,只是紧了紧怀抱,在他额头上碰了碰:“好。”

虽然张起灵平常也是沉默寡言的画风,但吴邪还是觉得有点奇怪,高考算是他这个年纪的人最重要的事了,他居然问也不问,顺从的都让人有点不安。

吴邪犹豫道:“那我……明天给你们老师打电话了?”

“嗯。”


睡前谈话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但吴邪越想越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头。琢磨到了后半夜,吴邪忽然想到一个可能,这个可能让他浑身发凉,压根没法继续躺着,他得立刻起来求证。

深吸了一口气,吴邪尽可能轻的拿掉张起灵的手,那边立刻“嗯?”了一声,可能是因为童年阴影,吴邪发现他不管看起来睡的多熟,只要自己有点动作,他都会醒。

“我上厕所。”吴邪说,那边才松了手。

吴邪关上房门,直奔张起灵房间而去,他没开灯,手臂上搭着张起灵的外套,翻衣服之前,先打开了张起灵的电脑。

外套内层口袋里放着吴邪那年外派时给他买的手机,因为张起灵学习一向自律,回来之后吴邪也没没收手机。何况当时虽然手机还不够普及,学校也不许学生带这玩意上学,但私下里学生们会偷偷用一种叫“小灵通”的通讯工具,吴邪不想他在生活上跟别人有差距。

张起灵是班长,为了方便处理班级事务,免不了要把手机号码告诉一些同学。平常晚上睡觉他都是把手机放在床头,这几天一直没放,吴邪本来没在意,可联系这件事一想,就觉得不对头——电视台的采访是上周六的事,好像也就是从那天起,张起灵不再把手机放在随手可见的地方了。


手机是关机状态,吴邪一打开,就看见自己被设置成屏保的照片跃然而出。没等他看清楚这照片到底是什么时候拍的,未读短信唰唰地冒了出来。差不多有一分钟,手机的震动都没停过,吴邪感觉自己的心脏跟着手机一起颤抖起来。

这些短信都是没有名字的陌生号码发来的。吴邪点开第一条,“恶心”“不要脸”这些字眼扑面而来。心脏的颤抖在这一刻停止了,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坚冰,除了冷还是冷,以至于他一条条看下去时,脑海里一片麻木。

这里面有曾经喜欢张起灵的女孩发来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以前真是瞎了眼了。

也有对他羡慕嫉妒恨的人——大保送生,今天跟你哥哥玩的开心么?

甚至还有不知道是真出柜还是故意来恶心人的人——你哥一个人能满足你么?要不要跟我试试啊?下面还发了张男性生◇殖器照片。


这样的短信足有十几条,吴邪一条条删掉后,才发现更多的躺在垃圾箱里。最早的那条从采访那天起就开始了,源源不断,直到今天。吴邪强忍着胃里传来的干呕的感觉,打开了张起灵的QQ。他的QQ设置了记住密码,于是他轻而易举的就登陆进去。

比起手机,学生中普及率更高的是QQ,他们学校下午放学后到晚自习之间有两个小时,用这段时间去上网的不计其数,基本上各班班主任要是趁着这段时间去学校附近网吧抓人,都能抓出来一串。各个班级私下里会建群建讨论组,虽然张起灵基本不上去聊天,但作为班长,还是第一时间被拉进QQ群里。

吴邪一登录,就看见无数个小企鹅闪烁起来,有好友组里的,更多的是陌生人组里,右下角不断显示“空间有新留言”的提醒。如果电脑也会震动,大概桌子都能被震塌了。留言大多跟短信内容差不离,因为发图方便,恶心程度远胜于短信,甚至还有人连着好几天发来色◇情图片。班级群把张起灵踢了出来,空间被人用照片刷了屏。

那张照片是开学典礼上,张起灵作为年级代表上去讲话时拍的。即便离得很远,也能从深如刀刻般的轮廓里看出他的好看。张起灵站得高,鼓掌的时候底下的学生都仰头看他。吴邪记得这张照片,当年他去开家长会的时候,看见它贴在学校宣传栏里。如今,被人用红色的笔写着“同性恋”“乱◇伦”之类的名词,再次贴了起来。

曾经存在于想象中的恐惧化作实质的恶意铺面而来,比预料中的更残酷。想到这几天来,张起灵一直一个人默默的忍受着这些,吴邪心里就一阵难受。好几天的时间,自己享受着清晨的亲吻,夜晚的拥抱,风刀剑霜全被挡在外面,自己一无所知。

言语似刀,言语又岂止是刀?

吴邪忽然想到吴老狗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人心比鬼神可怕。这是老爷子在多年前那场红色浩劫中的人生感悟,吴邪没想到,几十年前如此,几十年后依旧如此。


门被人推开了。张起灵站在房间门口,可能是屏幕光线惨白的关系,他看上去脸色也不太好。QQ对话窗开着,手机放在桌边,他都不用问就知道吴邪在做什么。

吴邪等他说话,可他只是走过来,关上了电脑,淡淡地说了句:“不好好睡觉。”

心里那块冰像是被人狠狠的焐住,吴邪瞬间就崩溃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张起灵轻描淡写道:“又不是大事,没什么好说的。”他拉起吴邪:“去睡觉吧。”

吴邪木然的被他拉回床上。躺在被窝里,身体像是回暖一般解了冻,愧疚下沉,沉到一定份上,就变成了痛苦,连呼吸都是疼的。终于,吴邪狠狠地抱住了张起灵,动作太大了,把张起灵的头顶撞到了床板上,“咚”的一声响。张起灵好脾气的没有吭声,吴邪过了很久才说话:“对不起,是哥的错。”

张起灵拍拍他的后背:“你没有错,吴邪,和你在一起,我求仁得仁。”

当初叫哥,是承认吴邪在自己心里的份量,现在不叫哥,是给这个份量加上新的筹码,他要卸下吴邪身为兄长的负累,告诉他,他们是平等的,没有谁天生该承担一切。


吴邪不再说话,只是搂紧了他。张起灵已经和自己一样高了,无论怎样大开手臂,都无法抱住他的全部。吴邪忽然怀念起张起灵还小的时候,站起来是小小,蜷缩起来也是小小的,自己只需要轻轻一搂,就能将张起灵完全保护在怀抱里。

吴邪忽然有一种接近绝望的无力感。这时候,张起灵轻轻一推,反手将吴邪抱住,而后贴着他耳边轻声道:“我没事,别怕。”

吴邪透过窗帘看向外面,天空一片黑暗,他木然的想:这个夜晚怎么这么长。




评论(79)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