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天光之下 01(小瓶大邪,瓶邪only)

吴邪最近愁的不行,一言以蔽之,他觉得他收养的小孩爱上他了。这事儿还是小花——就是他发小告诉他的,在这之前吴邪的确发现这小孩有点不对劲,但他只当是青春期的通病,也没多想。

这小孩叫张起灵,唔,其实说他是小孩也不恰当,论年龄他都十七了,这些年营养好,个子蹭蹭的往上窜,眼见着都跟吴邪一样高了,又注重锻炼,看着瘦了吧唧,衣服一脱,上上下下都是肌肉。气质也偏于老成,从十四岁开始,就承担了到夜店把喝高了的吴邪接回家的任务——从没人拦着他要查身份证。


其实刚把他捡来时他还不是这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型男。那时张起灵才八岁,体型却跟五六岁的孩子差不多,又瘦又脏,一脸的营养不良,衣衫褴褛地窝在雪地里,冻得奄奄一息的。

围观的人说这孩子身世很苦逼,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头两年被一对要不上孩子的夫妇领养回家,没成想他到那家里没多久,养母居然怀孕了。有了亲儿子,这外头的小子就显得格外不顺眼,再加上养父母家境一般,两个孩子养起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于是有一天半夜,养父偷偷把小孩丢到了大街上。

小孩也硬气,从来不提找回去的事。白天就在这几条街上的垃圾堆里找东西吃,晚上睡在前面那个桥洞下头。不过前阵子来了几个外地乞丐,桥洞也不让他住了,他只好睡在大街上。今年天冷,他年纪又小,怕是熬不过去。

在这个扶老人被碰瓷,献爱心被诈骗的年代,人们普遍同情心有限,再者养孩子不是养猫养狗,给口吃的就成。生活压力大,谁也不愿意贸贸然添个拖油瓶。围观的人感慨归感慨,都没有做雷锋的意思。

吴邪蹲在地上看他,小孩半睁着眼睛——眼神跟几年前听到父母空难消息时的自己一模一样。他心里怔了一下,狠狠吸了口烟,丢掉还剩大半截的烟,然后脱下羽绒服,把孩子包了进去。

张起灵虽然看上去只剩半口气,但命硬的很,被吴邪用体温暖了一路,到家时就能扶着桌子自己站着了,只是眼神警戒的很。

平心而论,他长得不错,是灰头土脸都盖不住的周正。这年头不管男女,长得好看的都不安全,尤其像这样没人监护的孩子。吴邪估摸着他的苦儿流浪日记里没少遭遇惊险,也不着急跟他拉近关系,打开暖气泡了盒泡面给他——给之前还当着他的面吃了一口。

张起灵不说话,默默的接过泡面,有汤有水的东西,也能吃得静悄悄的。

吃完饭吴邪给他洗澡。下午他抱着小孩时就觉得他太轻,给他脱了衣服后更觉得他瘦。即便刚刚吃完饭,还是能看见一根根的肋骨。吴邪嘴上不说,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他给张起灵洗了澡剃了头发,又换上干净衣服,衣服是回来的路上顺便买的,大了点,但屋里暖气足,也不怕冻着。吴邪没有照顾小孩的经验,剃头发穿衣服时没少弄疼他,张起灵不声不响任他摆弄,倒不似先前的虎视眈眈,但透着一股子冷漠。

吴邪救他也不求回报,所以对着冷脸也无所谓,他说你要住就住下,不想住等开春以后再走。

张起灵没吭声,但也一直没走。


吴邪父母过世虽然早,但家底还在,多养个孩子不算什么,而且这孩子的饭量其实比猫大不了多少。饭吃的少,零食也从来不碰,吴邪开始还觉得奇怪,直到有一天,他看见张起灵吃完饭蹲在厨房里舔碗底时才明白。

那天晚上饭菜非常丰富,丰富到让张起灵不安的地步。小孩看起来面无表情, 但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麻木感。这时候天已经暖和了,就算是个小孩也没有被冻死的危机。吴邪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猜测张起灵养父母送他走之前可能也有过这样的场面,他没说话,但亲手给张起灵盛饭,盛满了又添了一勺压实,然后把筷子塞在张起灵手里。

那时候吴邪年纪不大,也才刚刚成年,但父母过世后他一直是自己照看自己,生生把自己照看出不符合年龄的老成气质,说起话来也老气横秋的。

“你要不想走就住下,我家里就一个人,多双筷子还养得起。”

张起灵低着头看碗,来这里之后他很少说话,吴邪一睹怀疑他是个哑巴,等了半晌,他敲敲桌子:“说话。”

片刻后张起灵抬起头,他看起来还很稚嫩,但眼神已经超出了他的年纪,他看吴邪,眼神是带钩子的:“我不想走。”

吴邪点头:“好,明天带你去上户口,吃饭。”


那晚张起灵吃了他来这里后最多的一顿饭,吴邪站在旁边看的心惊肉跳的,感觉这孩子能把自己撑死。合辙前阵子不敢吃就是怕吓到自己。吴邪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动手收拾碗筷时,指着电视柜:“那里面有零食,想吃什么自己拿。”

张起灵摇头,站在他旁边帮他收拾碗筷,收拾好了又去帮他洗碗。他个子小,站起来还没洗碗台高,吴邪使唤他总有种欺压童工的感觉,便捏住两肩的衣服,拎小猫似的把他放到一边。张起灵抢不过他,便自己搬了个板凳,站在吴邪身边,用一块干布擦洗干净的碗。

吴邪低头看他,看他抿紧唇鼓着脸,动作一丝不苟,像预计发狠的小兽。他知道经历坎坷的孩子往往心智早熟,再加上张起灵心性坚韧,不能把他当做普通孩子。但晚上小狼崽子钻进他被窝时,分明又是瘦瘦小小一团孩子气的样子。

吴邪孤单久了,现在不孤单了反而有点不习惯,于是不耐烦的让张起灵滚回房间自己睡,张起灵倒是走的干脆,然而半夜吴邪起夜时,开门一看,张起灵竟然窝在自己门口睡着了。

他睡的轻,吴邪一开门就醒了,扶着墙站起来,仰头看吴邪。他光着脚,身上衣服单薄,吴邪穿着鞋,刚从床上下来,身上还很暖和,但看他一眼都替他冷。

一大一小互瞪了半天,最后吴邪败下阵来,拦腰抱住张起灵,一把将他丢进自己被窝里。张起灵看他要走,还作势要起床。被吴邪一句“我上厕所”给拦住了。

那时候吴邪就隐隐感觉被这小子赖上了,带着一种无奈的情绪上完了厕所,回到房间。张起灵看到他才慢慢躺好。睡下时他们泾渭分明互不接触,但第二天起来,吴邪发现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搂在了一起。

低头看张起灵,心想,这算是相依为命了吧?


那个时候吴邪心思比较单纯,不过是想给这个苦逼孩子一条活路而已。论年纪他顶多算是张起灵的哥哥, 但心态上他又像父亲。那些年张起灵也努力,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每次去给他开家长会吴邪都颇为自得,感觉自己的心血没白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张起灵的性格偏于内向,但青春期年轻人,爱耍酷也属正常。

他从没想过张起灵居然会爱上自己。这他娘的……都不知道该骂谁好了。


评论(63)

热度(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