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卡卡西中心】不明01 +02 (完结)

写在前面

2017卡卡西中心?题里的第一题。

卡卡西X我爱罗

非耽美,日常向。

困扰的少年寻求成熟大叔开导的故事。短篇。

为了阅读效果,在这里加上了01的内容,全文完。

喜欢的请点赞+评论。

--------------------------------------------------------------

在一场战争中,最为艰难的不仅是战斗过程,还有善后工作——对死亡忍者的统计和家属的抚恤工作,灾后村子重建,以及战后各国之间的势力协调等。

漫长、繁琐,而且很不起眼,但如果有哪里做的不好,就有可能导致可怕的后果。

这些都是身为一村之影需要承担的职责。

更重要的是,只要他身为风影一天,都得跟这种无形的敌人打交道——意识到这一点的我爱罗叹了口气,忽然有点想念凭着自己的意志自由战斗的日子。

眼下不是缅怀过去的时候,整个村子上下无数的工作都在等待他决断。而现在最迫切解决的,是战后锐减的忍者数量问题。

这次大战,五大国伤亡忍者数量约在两万上下,这个数字平摊开来,不管对于哪个村子而言都是巨大的损失——砂忍村的形势尤为严峻。


砂忍村建立在除了砂之外,所有资源都极度匮乏的沙漠里,是靠着盟国木叶给予的,少量的丰饶土地才得以生存下去的地方。在这种白天酷热,夜晚冰冷的地方,稀缺的不仅是物产,还有人口。一直以来,砂忍村的新生儿童存活率都远远低于其他四国,忍者数量也同样不如其他大国,这次大战里损失的又都是些青壮年战斗力。

虽然受这次大战的影响,未来五年,不,或许十年里,各国之间都没有余力开展新的大规模争斗。

但二十年、三十年后呢?拥有丰富物产,肥沃土地的其他四国,到时候在忍者数量上会有压倒性优势。

砂忍村已经失去了尾兽,只靠着恶劣的地形与环境,是不足以应对这种威胁的。

增加人口已经成了迫切需要完成的事情。


“身为风影,要起到带头作用。”头发花白的海老藏如是道。

“不,这种事……还不到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我爱罗拒绝道。

虽然他现在的个性已经与之前大相径庭,甚至可以称得上温和,但从小在三代风影的恐怖阴影下,饱尝孤独的他对家庭生活并没有太多憧憬,而且他今年才19岁,还没到成年的年龄,即便是作为男人而言,也没到迫切需要结婚的时候。

“你也快到20岁了,这种事是早晚的,与其拖来拖去,不如早作打算,首领有了家庭,对于部下们而言,也显得更可靠些。”

“虽然如此,但长幼有序,这种事应该让哥哥姐姐先来……”

“手鞠不是已经跟木叶的奈良一族定下婚约了么?婚期这阵子就能定下来了,勘九郎那边也已经知会过了,他说要先等风影成家再考虑自己。我爱罗啊,虽然你还很年轻,但毕竟是一村之影嘛。”海老藏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句话得到了其他长老们的连连附和。

所以言下之意,即便是为了村子,他也得担负起这个职责。

就把它当做一个任务好了。我爱罗如是告诫自己,但这并没能说服他好好地接受,于是他采取了在这种会议上久经历练后学到的推脱大法:“我知道了,总之,等到这次出使木叶后再说吧。”

“这是自然,毕竟是六代目的就职大典嘛。”海老藏倒也不紧逼,的确,与我爱罗的婚事相比,团结好跟木叶的关系更加重要。

我爱罗悄悄松了一口气。


虽然姑且算是答应了,但对于结婚才能巩固部下们对自己的信任这件事,他还是持保留态度的。他年纪轻轻就做了风影,但对人情世故方面,还有孩童式的懵懂感。这种时候,他需要一个能够指导他的长辈。

长老团们不必想,在活着的人里,能称得上自己长辈的无外乎手鞠、勘九郎、马基三人。但不用开口,他都清楚这些人在面对这个问题时会说什么。

即将结婚的手鞠一定对家庭抱着极大的热情,并且会企图将这种热情传染给他。

会率先将结婚这个大麻烦推给自己的勘九郎,恐怕也很难在这个问题上给予自己不带偏见的意见。

至于马基,不管是身为现在的部下或是曾经的教官,他都应该会跟长老们一个看法。


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不偏不倚看待问题,同时又具备了宽阔眼界的成熟的长辈,所给予的中肯意见。

我爱罗很快想到了一个人——木叶的第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

其实论起关系,我爱罗跟鸣人更为亲密,但他不得不承认,比起神经大条的鸣人,有手腕有才干的卡卡西是眼下最适合火影之位的人选。何况,作为在团藏出事后第一个拥立卡卡西为第六代火影的人,我爱罗对卡卡西也是一直抱有好感的——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鸣人的老师,也不仅因为他曾带队救过自己的性命。

究其根源,应该要从他第一次去木叶说起。

抛开那时候冷酷自大的个性不谈,带着“颠覆木叶”这个任务而去的我爱罗,本身就把木叶忍者当做敌人看待——只是一个下忍而已,早一点杀还是晚一点杀都无所谓。抱着这样的心情,在街上遇到鸣人的挑衅时,他动了杀机。

当然他没能真的动手。

不仅是因为手鞠的呵斥,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了隐藏在一旁的卡卡西。银发男人藏匿的很好。自己之所以能察觉他的存在,恐怕也是因为他想让自己发现——而且是仅让自己一个人发现。

不用说,如果对鸣人出手,身为其教师的卡卡西必定不会坐视不理。对上木叶的精英上忍——尤其对方还是即便在砂忍村也赫赫有名的旗木卡卡西。这对他们的任务而言,无疑是不利的。权衡利弊后,我爱罗没有恋战。

然而就在他甩开众人独自离开后,男人却有恃无恐的跟了上来——拙劣的、毫不隐藏的跟踪。

虽然有点麻烦,但只要杀了他就好。感觉到被轻视后,我爱罗怀着杀意转过身。

然而一直低头看书的男人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来自人柱力的巨大杀气,他漫不经心地从自己身边走过——看起来像是个刚好路过的人。


从憎恨这个世界以来,我爱罗从别人脸上看到最多的是恐惧与厌恶,直面他的杀意还能这样有恃无恐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葫芦里蓄势待发的砂子平息下来。我爱罗叫住了已经走出很远的男人:“喂。”

男人从书本里抬起头:“哈?”

对着这样一张毫无敌意的脸,我爱罗难得楞了一下:“你不为你的学生出头?”

银发上忍懒懒道:“啊啊,这是你们小孩子间的事。”


波澜不惊的内心毫无征兆的一软,我爱罗花了一点时间才消化他的话——小孩子,也包括……自己?

他拥有很多身份:人柱力,风影之子,武器。唯一一个拿他当孩子看待的人——夜叉丸,也因为这些身份一直暗自仇视着他。

在额头刻下“爱”字是为了提醒自己,能够真心爱他的唯有自己——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期待来自外界的温柔。尤其是,这样的温柔来自一个拥有本来可以藐视自己力量的人。

“我杀了他们也无所谓么?”孩子气的挑衅。

“啊,那种事啊,不会发生。”男人眼睛看向书本:“我会看着你们的。”

他用的字眼是“你们”。


虽然那时不想承认,但现在想想,起码有一瞬间,他是嫉妒七班的。他不知道之后对七班几个少年痛下杀手时,有没有这样一层原因在。

但起码现在,他能大大方方地承认,他很羡慕鸣人有这样的老师——有多强大,就有多温柔,拥有着只要想到就让人安心的力量。


我爱罗并不确定卡卡西愿意用这份力量帮助自己,当上风影后,他曾借助职务之便看过这个男人的资料。早些年——应该说在遇到七班之前,旗木卡卡西的名字往往与“冷血”“同伴杀手”这类词挂钩。

虽然我爱罗无法将这些词跟现在的卡卡西联系起来, 但想来那个男人也是有过类似自己的黑暗时期。不,恐怕到了现在,他还是保有了属于旗木卡卡西的冷酷。只是这份冷酷在面对需要保护的村子和同伴时,被完全隐藏起来了。

而他……我爱罗心里有轻微的忐忑——不管怎么说,木叶和砂忍现在是同盟关系,姑且也应该算作是同伴吧,直接向他请教,他八成不会拒绝。

虽然从身份上说,他们是对等关系。但是抛开村子的立场不谈,这个男人的年龄、阅历都足以指导自己的困惑。更勿论他们还面对着相同的困境。

不,年逾三十却依旧单身的木叶第六代火影,面对的逼婚形势恐怕比自己还要严峻。


我爱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旗木卡卡西,的确是个堪称绝佳的人选。

虽然在心里已将卡卡西定位最合适的人选,但我爱罗沉默寡言的个性注定了他不知如何开口。

直接问的话会很失礼,卡卡西那边恐怕也会有压力——关心他个人问题的人已经从木叶扩大到砂忍什么的……

先入为主的认定了木叶的六代火影也在面临婚姻难题的我爱罗如是想。

而且以一村之影的立场问出这样的问题,如果被别人知道,一定觉得自己不成熟,或许会在以后村与村之间的交往里受到轻视。

那么,只能先观察,等到合适的——问出来不会对彼此有影响的时机,再去请教。


忍耐与敏锐,这两样也是生而为忍者所必备的品质。

我爱罗如是告诫自己。


我爱罗一行提前三天到了木叶。六代目就任大典在即,需要忙的事情多不胜数,但卡卡西仍旧抽空到神域门前迎接他们。

“鸣人今天去医院复查了,他让我告诉你,晚一点会来找你。”

我爱罗点头,目光落在卡卡西身边的忍者身上。

那是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子,似乎比自己还小,有着这个年纪的少女独有的青春与美丽。她手里还抱着一沓资料,看起来是火影助理般的存在。

“这孩子是我的助理。”注意到我爱罗的视线时卡卡西解释道:“虽然年轻, 但非常能干哟。”

随口一提的夸奖,却让女忍者红了脸,她飞快地看了卡卡西一眼,然后低下头。


时至今日,我爱罗仍旧不能准确的分辨别人的情感,但那种眼神的确有种熟悉之感,低头也并非出自惭愧之类的情绪。

“待会还要出席一个活动,就不多送了,鹿丸会带你们去下榻的地方。”他指着远方匆匆而来的奈良鹿丸——也是他未来的姐夫如是道。

站在我爱罗身边的手鞠在意识到来人时,似乎也有点脸红,像是为了掩饰什么一般,急急忙忙地低下头整理一丝不苟的衣服。

我爱罗忽然明白了熟悉之感从何而来。

连他都看得穿的感情,以敏锐观察力著称的卡卡西自然不会不懂,但他似乎浑然不察,以一种公事公办的口吻跟女忍者交代着什么。


目送着他的身影,我爱罗心悦诚服的想,不愧是年过三十的单身汉,在这方面问题的应对上,果然十分老练。


因为其他影们还未抵达,所以晚上的欢迎宴规模并不大。到场的只有卡卡西与鸣人小樱佐井鹿丸等人。一言以蔽之,全是熟面孔。与其说是村子首领间的宴会,不如说是属于朋友的小聚会。

“虽然有些失礼,但我觉得这样你会更开心。”木叶的准六代目如是道。

“多谢。”我爱罗诚心诚意地说,暂时抛开风影的身份与朋友在一起,的确让他轻松不少。

卡卡西对他举了举杯,琥珀色的美酒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了晃。我爱罗低头,自己杯子里的,是果汁。在他低头的空档里,卡卡西已经喝完了:“风影还未成年,喝酒这种事,等以后再说吧。”


其实在这之前,身为风影的我爱罗在一些非常重要的、无法推脱的场合,已经喝过许多次。大部分人注意到的只是他的身份而非年纪。我爱罗本人并不喜欢喝酒,非喝不可的时候也只是蜻蜓点水的一抿,但是辛辣的酒精仍旧会带给他不舒服的感觉。这样被当成孩子,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我爱罗微微抬头——银发男人很高,即便是慵懒的时候,也带着一种潇洒的英气。他的脸藏在面罩之下,一双眼睛黑白分明。他再也不用歪斜眼罩挡住一只眼睛,有多少温柔,就露多少。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这里就交你们这些年轻人。”


我爱罗有一瞬间的恍神,他下意识想要点头,就被咋咋呼呼冲过来的鸣人推到了一边。四战里的硝烟余味还未完全散尽,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了改变,但鸣人似乎还是以前直接坦率的样子。我爱罗喜欢他这样,因而一点也不介意。

“卡卡西老师你又要走!”

鸣人声音很大,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我爱罗注意到,有几个人正打算走过来。卡卡西脸上浮现一丝慌张,他胡乱揉了揉鸣人的头发:“火影室那边还有的忙,总之……就是这样!”

在尾音落地前,他的身影消失在一团白雾里。鸣人往前一扑,差点从窗户里翻出去,还好佐井拉住了他。

鸣人不出意外得到了小樱的一记爱的小拳拳——这是事后鸣人的原话,以及一句:“你也太笨了吧,每次都被他跑掉,亏你还是拯救世界的英雄呢。”

鸣人嘴唇动了动。我爱罗看清了他的唇语,他说的是:你不也没拉住么?


“六代目每次都这样么?”围观了许久后,我爱罗问了出来。在他所受到的教育里,身为一村之影,最先摒弃的该是自己的需求。即便这是个小聚会,但毕竟牵涉到两村之间,政治无小事,卡卡西表现的太过随性了。虽然我爱罗本身并不介意。

“是啊是啊。”鸣人捋了捋自己被揉乱的头发:“只要是这样的聚会,卡卡西老师总是喝两杯就借故走掉,说是怕我们玩不开,其实根本就是狡猾,真是的,也没有人等他,何必这么着急。”

“也不一定。额,鸣人……”我爱罗被忽然凑过来的鸣人逼得倒退了一步。

“不一定是什么意思?”鸣人眼睛里有光。

我爱罗迟疑了一下:“火影已经三十多岁了,木叶的上层在他的家庭问题上或许会有一些安排吧,也许他只是没有告诉你们。”


异常的安静。

鸣人看着他:“你的意思是,卡卡西老师,在相亲?”

这句话很短,但他说的非常慢,可能是在思考,也可能是在抗拒。

等待答案的不止一个人,环顾四周,我爱罗忽然不知如何回答,他简短的点点头。

人在没办法自己解决问题的时候,往往会寻求其他人的帮助。鸣人的眼神变了又变,而后看向他的同伴们。

“说起来,卡卡西老师的确经常悄悄消失又悄悄回来。”身为保护火影的暗部,佐井对鸣人说道:“我们查不到他去了哪,在这方面,他是个高手。”

“啊,之前也听长老们提过这件事,说是首领有了家庭会让部下更安心。”鹿丸挠挠头发,不出意外的嘀咕了一句“麻烦”。

“就算真的有交往对象,也不至于瞒着我们吧?”鸣人哭丧着脸。

小樱摇头。以卡卡西老师的个性来说,恐怕不言不语才是他的风格。佐井口中关于“高手”两字的评价,绝不止是在隐藏行踪方面。

“就,就算是这样,像卡卡西老师这样的老男人也不会很受欢迎吧,长相不明性格也狡猾,成天抱着不良小说不松手,家里还有八条狗需要照顾,怎么想都觉得他不是个合适的结婚对象。”鸣人不假思索道。

“其实,”小樱撩了一下头发:“之前我做卡卡西老师助理的时候,每次帮他整理文件,都能找到夹在里面的粉红色的信。”

鸣人楞了一下,倒是很冷静:“对方是谁?”

“不清楚,信太多。”小樱顿了顿:“而且有男有女。”


被吓到的不止鸣人,但他最先生气:“女孩子也就算了,男人是怎么回事?啊啊我要去把他们找出来,不能让这些怪人接触卡卡西老师。”

“放心好了,信我早就销毁了,也交代了他的新助理。”小樱把指关节掰的咔咔作响:“不会让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到他那里。”


鹿丸和手鞠对视了一眼。前者干巴巴道:“我以为会私自拆别人信的只有你。”

手鞠毫无愧色:“我是在帮我弟弟把关。”

这件事我爱罗是知道的,但出于对长姐的尊敬,以及对感情之事的懵懂,他并无所谓。因而听在耳中,面无表情。现在他所在意的是鸣人的话,关于卡卡西的评价部分——除了最后一句,或许是实话,但并不真心。

跟我爱罗打交道的都是成年人,大人的世界很复杂,说话也不坦率,分辨他们话中深意已经成了我爱罗的本能。


看来在木叶,首领成家不是好事。抱着这样的想法,我爱罗开了口:“鸣人,你不愿意让六代目成家么?”

鸣人沉默了一下:“当然不是。”他没有多余的解释,顿了顿,又重复一遍,这一遍声音很小,不像是在回答他:“当然不是。”

“如果有人陪着老师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总该是个可靠的人。”小樱微微蹙眉,表情跟她接触到疑难病例时很像:“卡卡西老师他虽然很坚强,但……”

鹿丸适当的咳嗽起来。即便是朋友聚会,也不该对另一个村子的影暴露自己村子首领的弱点。

小樱惊醒一般适时的止住了话:“总之,随便什么人就想接近卡卡西老师,是不允许的!”

“没准现在卡卡西老师已经主动去接近了哟。”佐井笑眯眯的。在破坏气氛方面,他是无师自通的高手。


安静在蔓延。

“我爱罗。”片刻后,鸣人转向他,脸色跟小樱一样的严肃:“抱歉,今天不能陪你了……”

“我跟你们一起去。”我爱罗立刻道。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跟踪火影总是不应该的,尤其是跟踪者里还有个别的村子的影。鹿丸立刻出声,但他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音节就被手鞠打断了。

“你呀,自从战后就变得很不可爱,现在正是开心的时候,你要敢打扰我弟弟我可不放过你。”

奈良家家训就是不与女人为敌。受父亲言传身教的鹿丸虽然不愿意,但还是被手鞠揪走了。


鸣人看起来像是要进行一场战斗,表情肃穆气场刚强。

他的样子让我爱罗想到了四战。或许从意义上说,也与四战相同——不是为了掠夺,而是为了保护。


借助仙人模式的帮助,他们在木叶监狱找到了卡卡西,他跟佐助坐在一起。

突如其来的打扰让他微露惊讶。而坐在他旁边的佐助撇了撇嘴,甚至把头偏向旁边,不太高兴的样子。

“所以卡卡西老师这阵子忽然消失都是来看佐助?”鸣人睁大眼睛:“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大部分时候都是忽然决定的。而且佐助身份特殊,想要叙旧你们可以等他出去以后。”

小樱双手握拳放在胸口,表情难以置信:“所以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笑眯眯的对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似乎不想把话说的太明白。他环顾着:“你们怎么来的?”

现实与猜测完全相反带来的心虚感,使几个人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在我爱罗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站”在所有人之前。卡卡西便以询问的目光看向他。

他的目光很温和,但是透着一种无从拒绝的力量。我爱罗冷静道:“鸣人想试试他的仙人模式有没有退步,佐井说您是木叶最善于隐藏的人,所以……”

“你并不擅长撒谎。”卡卡西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男人还在微笑,但他的笑容充满了威慑感。

我爱罗沉默了一下:“他们以为你来相亲。”


“你要相亲?”佐助直起身子,第一个发问——我爱罗注意到,刚才悄悄退下去的几个人往前站了站。

卡卡西一脸无奈:“你们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

“鹿丸说的啦,他说长老们觉得成家的火影更可靠。”

卡卡西叹气:“这个家伙……看来得适当给他增加工作了。”

“卡卡西。”佐助声音冷冷地,在称呼方式上,他保持着学生时代的风格,语气也毫无尊敬可言:“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卡卡西伸手想要揉揉他的头发,被他一脸嫌恶的躲开了,卡卡西丝毫不在意:“没有的事,我已经回绝了,现在我只想把心思放在木叶上。”

佐助的表情似乎好了些。与此同时, 我爱罗听见几个人悄悄松了口气的声音。

卡卡西站起身:“你好好休息,回头再来看你。”

佐助没动,仰头看他,而后慢慢点点头。


他们跟着卡卡西出了监狱。这似乎不是七班的几个人第一次搞出这种状况,他们非常有经验,在卡卡西开口前就以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借机离开了。卡卡西表情无奈,但在我爱罗看来,就如鸣人心口不一的评价一样,他的无奈也并非出自本心。

“其实他们该感谢你,如果不是风影你在这,今天不会让他们这么轻松回去。”

送我爱罗回去的路上,卡卡西如是道。

我爱罗沉默了一下:“抱歉。”

卡卡西微微低头看他:“风影不是像他们那样爱胡闹的人,为什么?”


忍耐和敏锐。

我爱罗坚持着前者,卡卡西实现了后者。


我爱罗微微抬头,卡卡西也看他,眼神和之前看小樱鸣人他们一样。

“火影为什么拒绝了高层的建议?”

卡卡西坦然道:“我没有信心可以经营好一个家庭,如你所见,村子的事就足够我忙了。而且如果只为了让村子的人更加信服这种理由的话,总觉得愧对了嫁给我的人。”

“火影不打算成家么?”

卡卡西没有直接回答:“我的情况恐怕和风影你不一样,我年纪大了,早已没有年轻人的热情。”男人懒懒道,正当壮年的岁数无论如何都无法跟“老”这样的字眼挂号,然而他自己清楚在仍旧年轻着的外表下拥有一颗怎样苍老的心:“所有家庭所能带来的美好感情,我都曾拥有,因为有过,所以看的开,想得明白。至于风影你,水深水浅,总要蹚过才清楚。”

我爱罗停住脚步:“你怎么知道?”

卡卡西狡黠一笑:“我记得砂忍村早婚是传统,风影也到了需要被操心这些事的时候吧。”


我爱罗曾听过一句话——copy忍者有一只能看得见未来的眼睛。

现在想想,帮他看清未来的恐怕从来不是那只写轮眼,而是他洞若观火的心。


“火影对成家的首领会更让部下信服怎么看?”我爱罗索性直言。

“懂得爱的首领当然会比孤家寡人显得可靠些。”卡卡西不假思索:“忍者是工具,但不仅仅是工具。四战已经教会了我们这一点,以后懂的人只会更多。当然,只是为了让人信服而成家,我个人并不认同,家庭是爱的归属,但并非得到爱的方式。”

“我该怎么做?”

还是问出来了……这种孩子气的, 自曝其短的问题。我爱罗懊恼的想。

卡卡西摸摸头:“哎呀,其实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也不能做的比你更好,不过……”他在口袋里摸了摸:“这个送给你。”

我爱罗看着黄色封面上奔跑的一男一女:“这是?”

“自来也大人的著作,也是我的挚爱。”卡卡西一本正经地说:“多亏它陪我渡过最困扰的时期,现在送给风影你,作为木叶与砂忍友好的证明。”

虽然之前听过鸣人吐槽他的话,但毕竟是个连酒也不会劝自己喝的长辈,应该没什么问题,我爱罗虽然有些懵,但还是接过书:“谢谢。”

招待所两旁灯火明亮, 卡卡西在一团柔和的光影里对他微笑:“那么,晚安。”


我爱罗看着他的背影,过了好一会儿才迈开脚步往里走。

他思考着卡卡西刚才的话,感觉一知半解。似乎明白了什么,似乎又完全不懂。

对于未来他仍旧迷茫,但远方有座灯塔,雾气弥漫,他看不见眼前路,但知道最终的方向。

摸着口袋里的《亲热天堂》,我爱罗露出一个笑容。

他确信他并非毫无收获。


END

=======================================

后续小剧场:

我爱罗没有想到海老藏在看见他摆在桌上的《亲热天堂》时,会露出那种玩味的表情。

已经看完了的我爱罗已经明白了这是一本什么性质的书——对于卡卡西抱着什么样的心态给他这种书他也不愿多想。

只是他压根想不到自来也的……这种著作受众居然那么广。

之后的会议上长老们的逼婚的势态来得更加凶猛。

毕竟已经到了有需要的年纪嘛。他们这样说着,然后一起露出了那种饶有兴趣的微笑。

我爱罗哑口无言。

但抱着对火影的尊敬,他拦住了兴冲冲要杀去木叶的手鞠。

“这是个意外。”我爱罗肯定的说。


直到他在再一次出访木叶的活动里了解到在那之后七班与鹿丸的遭遇。

——

“我拒绝再透露关于火影的任何事情。”大部分时候都对他有求必应的姐夫坚定道。


评论(17)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