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幽唐故事(23)瓶邪0nly/古代穿越/欢脱/有肉

“胖子!”我失声叫道,其中惊喜为主,惊讶为辅。


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我穿越过来统共也没几天,偏偏每天都能遇到新鲜事,连续剧都没见过这么跌宕起伏的。要不说生活才是最好的大师,就这紧节奏大高潮的设计,也只有我这样接受了高等教育拥有过硬心理素质的待有为青年才能hold住。


原本忙着献殷勤,没成想杀出我这个程咬金把他盘子给掀了,胖子一瞬间就黑了脸,但在听到我叫他后,脸上整出了个渐变色。他上下打量起我来,可能是在琢磨我是在叫他本人还是在评价他的体型。


这反应不对头。伪三叔时间在前,我不由小心起来。揉了揉眼睛,眼珠子跟X光似的也围着他上下打转。脸,身形,气质,都对的上,我心想没错啊,这可不就是胖子么?




说到胖子,一言以蔽之,算是我发小。他是初中时搬到我家隔壁的,我小时候属于那种有心没劲的皮孩子,懒得一个人胡闹。自从认识他以后,所有“作奸犯科”的事都有人搭手,日子过得就相当精彩了。其中内容之丰富用八百字作文已经不足以详细描述——得写周记。可以说,我就是认错我三叔,也不会认错他。


但是对面那货一点他乡遇故交的兴奋都没有,反而面露不善,似乎想揍我。我这才注意到他身边还有个妹子。长得白白净净的,依我对这孙子的了解,一看就是他喜欢的类型。再一联系他刚才的话,不用说,肯定是来搞情调的。


现在的情况是他撩妹不成反被撩,所以理所当然不给我好脸。要搁在平时我也无所谓,可现在……我掀了点帘子往后看了一眼——在游泳上没能比过我的安检人员自主开发了新项目,他们改划橡皮艇了!虽然现在还有点距离,但是分分钟就能借助作弊赶超我。


生死攸关啊兄弟,你不能在这种时候给表演重色轻友!


我往前走了一步:“胖子……”


一步还没站稳,对面唰的一下拔了刀。




我一下子就懵了,不是懵他给我演了一出现实版的冲冠一怒为红颜,而是——他拔刀的速度太快了,连眨眼的功夫都没有,就看见白晃晃的刀尖对准了我。平心而论,胖子虽然体型壮硕,但一身的运动细菌,基本上属于灵敏性胖子。但以前的灵敏是普通人类层面上的,刚才那一手露,快赶上仙侠电视剧了,一个猛字不足以形容,不整点奇幻色彩都说服不了围观群众。


本来我第一反应是,不是吧,穿越一场还给你增加天赋技能了?


但下一秒,就听胖子喊道:“你小子谁啊?”


我心里一惊,不是吧?走了一个伪三叔,又来了个假胖子?天要玩我啊!


“问你话呢?你他妈谁啊?”胖子看我久久不回答,不耐烦地追问。


我叹了口气,重逢之喜一扫而空,整个人都透着一种看破红尘的气质:“路过的。”


胖子笑了一声,嘲笑讽笑冷笑兼有之,一双小眼闪烁着仇视的光芒:“你怎么不说你是天上掉下来的?”


我沉吟了一下:“其实也可以这么说。”


这话一出,他旁边的妹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真胖子就不是什么素质高尚的人,假胖子就更没什么内涵可言,听到我居然敢大白天说聊斋,还把妹子吓住了,当即破口大骂:“我操,胖爷我一看你小子就不是什么好人,后面那些官兵追的是你吧?作奸犯科到老子地盘上了!”


连说话方式都跟真胖子一样,我爱恨交加的想,别人也就算了,思维比腰围还宽广的你,想法怎么能这么定式?国家机器就一定干好事的?你不知道还有种生物叫狗官么?




不过眼下打嘴仗没什么用,现在我是亲友力不足,追兵血满格,要在游戏里这种情况就两条路,要么自杀要么投降。我琢磨了一下,发现哪条路我都不想走。没办法了,摸着小哥给我的金牌,再试一次吧,张家列祖列宗在上,现在是你们挣脸的时候了,特权阶级那你们说不上话就算了,普通百姓要再对付不了,那你们老张家也忒次了。




我把金牌亮了出来,回忆着cctv里面的首脑大会,copy出一副无比官方的表情:“鄙人来自幽唐,是派驻到吴梁的使臣,因为一些不便透露的原因被官兵追捕,现在准备返回幽唐,希望你通融一下,让我过去。”


这番话我说的心里也没底,不过我看胖子的衣着打扮和这艘彩船上的摆设,估摸着他不傻——真傻也不能在封建社会过上这么腐败的生活。我这都涉军涉政了,他也应该明白这里头水深。聪明点的做法是就当没看到,且让我们自己折腾。


就如同我能独辟蹊径一般,胖子作为现代社会的跟我狼狈为奸的队友,也拾起千年后的风格,走起了自主开发道路。他接过金牌看了看,又上下扫了我几眼,这次的眼神倒是很委婉,然而话一出口就吓得我想捂脸自卫。他用口型说了两个字:“吴邪?”


老话说得好,人怕出名猪怕壮,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登上红人榜的我深切体会到了名人不好当。看着眼前的胖子和身后的河,我陷入了空手夺白刃和勇渡追击河的思考里。




不过还有句老话叫今生缘分前生定,这个假胖子虽然现在不认识我,可几千年后毕竟是我死党,他及时把我从纠结里解救出来。随手把金牌丢给我,他冲一直站的跟背景板似的妹子说:“云彩妹妹,对不住,今天我这里有点事,改天再请你过来玩。”


妹子虽然存在感低,但是素质相当高,当即展现了古代淑女的气度,款款大方的对我们施了一礼就走了。胖子估计挺舍不得的,一气把她送到来接人的船上。我蹲在地上看他如饥似渴的样子,心里不能说没有感动的,但更多的是懵逼——这孙子到底想干嘛?


胖子依依不舍地回来了,要不说异性相斥呢,面对我他就没这么客气了,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饥渴但无奈的情绪。他二话不说,对我指了个方向,示意我先进去。我过去一看,这应该属于船上卧室的。胖子姗姗来迟,手里拿着一块湿布,可能是在擦刚才站过的地方,毁灭我存在的证据。由于对方是个熟人,我倒也没有GAY眼看人基的危机感。

胖子递了个干布过来,示意我擦擦脸:“你就是吴邪?”

我犹豫了一下:“是,你是?”


胖子点点头,语气倒是缓和了一点,顺带还解释了下认出我的原因:“我是张起灵的朋友,他跟你提过吧?你那金牌我见过。”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老张那个熟人。一时间我百感交集,一方面感慨人要有缘分真是穿越时空都能凑一块,另一方面,我琢磨着,老张攻克我也攻的太省事儿了,上无父母政审,下无兄弟刁难,唯一剩个发小吧,还他娘的是他那边的……


胖子看我半天不吭声,又问:“张起灵才从我这离开,他不是说要带你出城的么?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后面那波人怎么回事?”


我叹了口气:“我在客栈等他的时候被人围剿了,迫不得已先走一步, 在城门口被人拦了,那些人……一时半会我也说不清楚,总之……”


没等我做个小总结,胖子忽然摆出个嘘声的手势。他动作很快,把雕花大木床上码的整整齐齐的被子一掀,又按了个什么,就看到床中间分出个足以容身的密洞:“进去!”


我这才意识到内忧是解了,外患还没除呢。橡皮艇运动员找到目标,现在打算重操旧业,做回国家机器了。不及多说,我赶紧进去蹲好,就听见外面咋咋呼呼的,估摸着至少上来了十几个人。听着还带有回音的对话,我手脚发凉,心脏发慌,就怕无间胖一个贪生怕死把我给卖了。




国家机器们非常凶悍,一番询问未果后,就开启了暴力执法模式,窝在里面我都听得到外面翻箱倒柜的声音。


胖子由着他们造次了一阵,才急恼起来,开启了空口白牙吓唬模式。毕竟是公府部门当差,多少也看得出胖子非富即很富,不是个软柿子。翻找了一阵子没有结果也就走了。但等到我被放出来的时候,屋里一阵狼藉。我深知胖子那股掉根腿毛都得捡回来粘上的抠门劲儿,心想这得把他心疼坏了吧。


哪知道他倒是无所谓:“身外之物而已。”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大方成这样,这人果然只是个同款。


然而一口气还没吐出来,就听他又说:“回头我粘吧粘吧还能用。”


我嘴角抽了一下,心里大呼我操,这人真不是原版?




胖子听不见我的心语,重新拾起之前的话题:“所以你跟张起灵这是走散了?”


我一拍手:“哦对,还有老张,我得去找他。”


胖子也是个头脑清楚,善于抓重点的人,他拦住了我:“你别急,外面那波人还没走呢,他们看着你上了船,虽然在胖爷的我英明对策下没找到人,但是监视个一两天没跑儿,你就先在这住着,张起灵那边胖爷我派人去找。你放心好了,他那个人天赋异禀,要想走也没人拦得住。”


这个评价倒是朴实中肯,我想了想:“他之前跟我约好过,万一有问题就在城外驿站见,你让你的人也别光顾着城里,外头也看看。”


胖子点头:“成,我去知会一声,你先……”他环顾了四周,比划了一个手势:“衣服在柜子里,都是我的,你穿可能有点大,先凑合下,回头给你拿替换的。”

受现代的影响,虽然我跟这个时空的胖子不认识,但跟他相处起来倒是很有老朋友的感觉。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我用“今儿咱们吃什么”的语气跟他说:“那行,你去吧。”


胖子走后,我换好衣服就往床上一躺。本来昨晚也没休息,今天又是蹦极又是跳河,风里来水里去,忙的跟王进喜似的,早就累坏了。但是躺下来之后我也没立刻睡着,一来今天发生的事太多,我得理一理,二来……


我把金牌举到眼前,抛开七夕之夜不谈,这算是我们第一次真正分开,还是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失去联络,老张现在得急坏了吧。我叹了口气,要不说科技增加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呢,但凡他有个手机,我也不至于这么愁。好在老张年纪不小本领也高,我倒是不担心有人偷猛男。但是想要重逢,只能寄希望于胖子的人脉和权势了。


说到胖子,我心里越发犯嘀咕,穿越这种事,从性质来看跟重生差不多,我可倒好,身边全是仿版同款,猛一看还以为他们都在玩从cosplay呢。奇怪,真是奇怪……




在对世界无果的质问里,我不知不觉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就感觉脸上有点痒,我随手拨弄了一下,被人拉住了手。睁开眼,张起灵放大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我当即神智归位。


“小哥!”我惊呼道,这一次跟遇到胖子不同,没有惊吓,全是惊喜。叫归叫,我没动,因为离得太近了,大白天的不合适上演限制级。


张起灵直起了身子,他看上去情绪还行,只是眼底还有没完全淡开的愁思。本身就是清秀型帅哥,再有忧郁成分加成,整个人魅力值蹭蹭就上去了。


身为特权子弟,估计从小到大也没遇到什么挫折,今天的事可能能进入他“人生需要铭记的教训”排行榜了,想想也是挺需要安慰的。这样想着,我起身抱了抱他。


即将分开的刹那,张起灵反搂住我——跟我充满革命色彩的拥抱不同,他的拥抱紧实的多,也动情的多,一手穿过腋下抚上我的背,一手按着我的脖子,就是个橡皮人都挣脱不开。我心知老张今天虽然没游泳,但情绪也是浪奔浪流的,就没挣扎。


直到胖子的声音响起:“我操,你俩搞什么呢?”


我明显感觉张起灵僵了一下,而后慢慢松开了我。因为张起灵冲天而降,我整个人也有点亢奋。而且这种事都接受不了,那胖子心里素质也是差的不够格当我们的朋友。


于是我坦然道:“搞对象。”


胖子脸色倒是没变,蹭蹭跑过来:“废话,胖爷俩眼珠子没白长,我是说我这才把人派出去,你怎么自己过来了?”


这句话的目标人物是老张。老张淡淡道:“来请你帮我找他。”


胖子无言以对,看看我们的姿势,他垂头丧气道:“得,你们继续,我先把人叫回来。”


我跟老张目送胖子离开。我看看老张:“他知道咱俩的事?”


老张点头。我“哦”了一声:“怪不得他刚才有情绪。”接受到老张询问的目光,我解释道:“那是来自单身狗的羡慕嫉妒恨。”


老张看着我,忽然没脾气一般,笑了笑。


评论(29)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