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卡卡西中心】不明01 (卡卡西X我爱罗)

写在前面的话

2017卡卡西中心?题里的第一题。

无cp。日常向。

困扰的少年寻求成熟大叔开导的故事。短篇。

喜欢的请点赞+评论。

--------------------------------------------------------------



在一场战争中,最为艰难的不仅是战斗过程,还有善后工作——对死亡忍者的统计和家属的抚恤工作,灾后村子重建,以及战后各国之间的势力协调等。

漫长、繁琐,而且很不起眼,但如果有哪里做的不好,就有可能导致可怕的后果。

这些都是身为一村之影需要承担的职责。

更重要的是,只要他身为风影一天,都得跟这种无形的敌人打交道——意识到这一点的我爱罗叹了口气,忽然有点想念凭着自己的意志自由战斗的日子。

眼下不是缅怀过去的时候,整个村子上下无数的工作都在等待他决断。而现在最迫切解决的,是战后锐减的忍者数量问题。

这次大战,五大国伤亡忍者数量约在两万上下,这个数字平摊开来,不管对于哪个村子而言都是巨大的损失——砂忍村的形势尤为严峻。


砂忍村建立在除了砂之外,所有资源都极度匮乏的沙漠里,是靠着盟国木叶给予的,少量的丰饶土地才得以生存下去的地方。在这种白天酷热,夜晚冰冷的地方,稀缺的不仅是物产,还有人口。一直以来,砂忍村的新生儿童存活率都远远低于其他四国,忍者数量也同样不如其他大国,这次大战里损失的又都是些青壮年战斗力。

虽然受这次大战的影响,未来五年,不,或许十年里,各国之间都没有余力开展新的大规模争斗。

但二十年、三十年后呢?拥有丰富物产,肥沃土地的其他四国,到时候在忍者数量上会有压倒性优势。

砂忍村已经失去了尾兽,只靠着恶劣的地形与环境,是不足以应对这种威胁的。

增加人口已经成了迫切需要完成的事情。


“身为风影,要起到带头作用。”头发花白的海老藏如是道。

“不,这种事……还不到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我爱罗拒绝道。

虽然他现在的个性已经与之前大相径庭,甚至可以称得上温和,但从小在三代风影的恐怖阴影下,饱尝孤独的他对家庭生活并没有太多憧憬,而且他今年才19岁,还没到成年的年龄,即便是作为男人而言,也没到迫切需要结婚的时候。

“你也快到20岁了,这种事是早晚的,与其拖来拖去,不如早作打算,首领有了家庭,对于部下们而言,也显得更可靠些。”

“虽然如此,但长幼有序,这种事应该让哥哥姐姐先来……”

“手鞠不是已经跟木叶的奈良一族定下婚约了么?婚期这阵子就能定下来了,勘九郎那边也已经知会过了,他说要先等风影成家再考虑自己。我爱罗啊,虽然你还很年轻,但毕竟是一村之影嘛。”海老藏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句话得到了其他长老们的连连附和。

所以言下之意,即便是为了村子,他也得担负起这个职责。

就把它当做一个任务好了。我爱罗如是告诫自己,但这并没能说服他好好地接受,于是他采取了在这种会议上久经历练后学到的推脱大法:“我知道了,总之,等到这次出使木叶后再说吧。”

“这是自然,毕竟是六代目的就职大典嘛。”海老藏倒也不紧逼,的确,与我爱罗的婚事相比,团结好跟木叶的关系更加重要。

我爱罗悄悄松了一口气。


虽然姑且算是答应了,但对于结婚才能巩固部下们对自己的信任这件事,他还是持保留态度的。他年纪轻轻就做了风影,但对人情世故方面,还有孩童式的懵懂感。这种时候,他需要一个能够指导他的长辈。

长老团们不必想,在活着的人里,能称得上自己长辈的无外乎手鞠、勘九郎、马基三人。但不用开口,他都清楚这些人在面对这个问题时会说什么。

即将结婚的手鞠一定对家庭抱着极大的热情,并且会企图将这种热情传染给他。

会率先将结婚这个大麻烦推给自己的勘九郎,恐怕也很难在这个问题上给予自己不带偏见的意见。

至于马基,不管是身为现在的部下或是曾经的教官,他都应该会跟长老们一个看法。


他需要的是一个可以不偏不倚看待问题,同时又具备了宽阔眼界的成熟的长辈,所给予的中肯意见。

我爱罗很快想到了一个人——木叶的第六代火影,旗木卡卡西。


其实论起关系,我爱罗跟鸣人更为亲密,但他不得不承认,比起神经大条的鸣人,有手腕有才干的卡卡西是眼下最适合火影之位的人选。何况,作为在团藏出事后第一个拥立卡卡西为第六代火影的人,我爱罗对卡卡西也是一直抱有好感的——不仅仅是因为他是鸣人的老师,也不仅因为他曾带队救过自己的性命。

究其根源,应该要从他第一次去木叶说起。

抛开那时候冷酷自大的个性不谈,带着“颠覆木叶”这个任务而去的我爱罗,本身就把木叶忍者当做敌人看待——只是一个下忍而已,早一点杀还是晚一点杀都无所谓。抱着这样的心情,在街上遇到鸣人的挑衅时,他动了杀机。

当然他没能真的动手。

不仅是因为手鞠的呵斥,更重要的是,他发现了隐藏在一旁的卡卡西。银发男人藏匿的很好。自己之所以能察觉他的存在,恐怕也是因为他想让自己发现——而且是仅让自己一个人发现。

不用说,如果对鸣人出手,身为其教师的卡卡西必定不会坐视不理。对上木叶的精英上忍——尤其对方还是即便在砂忍村也赫赫有名的旗木卡卡西。这对他们的任务而言,无疑是不利的。权衡利弊后,我爱罗没有恋战。

然而就在他甩开众人独自离开后,男人却有恃无恐的跟了上来——拙劣的、毫不隐藏的跟踪。

虽然有点麻烦,但只要杀了他就好。感觉到被轻视后,我爱罗怀着杀意转过身。

然而一直低头看书的男人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来自人柱力的巨大杀气,他漫不经心地从自己身边走过——看起来像是个刚好路过的人。


从憎恨这个世界以来,我爱罗从别人脸上看到最多的是恐惧与厌恶,直面他的杀意还能这样有恃无恐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葫芦里蓄势待发的砂子平息下来。我爱罗叫住了已经走出很远的男人:“喂。”

男人从书本里抬起头:“哈?”

对着这样一张毫无敌意的脸,我爱罗难得楞了一下:“你不为你的学生出头?”

银发上忍懒懒道:“啊啊,这是你们小孩子间的事。”


波澜不惊的内心毫无征兆的一软,我爱罗花了一点时间才消化他的话——小孩子,也包括……自己?

他拥有很多身份:人柱力,风影之子,武器。唯一一个拿他当孩子看待的人——夜叉丸,也因为这些身份一直暗自仇视着他。

在额头刻下“爱”字是为了提醒自己,能够真心爱他的唯有自己——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期待来自外界的温柔。尤其是,这样的温柔来自一个拥有本来可以藐视自己力量的人。

“我杀了他们也无所谓么?”孩子气的挑衅。

“啊,那种事啊,不会发生。”男人眼睛看向书本:“我会看着你们的。”

他用的字眼是“你们”。


虽然那时不想承认,但现在想想,起码有一瞬间,他是嫉妒七班的。他不知道之后对七班几个少年痛下杀手时,有没有这样一层原因在。

但起码现在,他能大大方方地承认,他很羡慕鸣人有这样的老师——有多强大,就有多温柔,拥有着只要想到就让人安心的力量。


我爱罗并不确定卡卡西愿意用这份力量帮助自己,当上风影后,他曾借助职务之便看过这个男人的资料。早些年——应该说在遇到七班之前,旗木卡卡西的名字往往与“冷血”“同伴杀手”这类词挂钩。

虽然我爱罗无法将这些词跟现在的卡卡西联系起来, 但想来那个男人也是有过类似自己的黑暗时期。不,恐怕到了现在,他还是保有了属于旗木卡卡西的冷酷。只是这份冷酷在面对需要保护的村子和同伴时,被完全隐藏起来了。

而他……我爱罗心里有轻微的忐忑——不管怎么说,木叶和砂忍现在是同盟关系,姑且也应该算作是同伴吧,直接向他请教,他八成不会拒绝。

虽然从身份上说,他们是对等关系。但是抛开村子的立场不谈,这个男人的年龄、阅历都足以指导自己的困惑。更勿论他们还面对着相同的困境。

不,年逾三十却依旧单身的木叶第六代火影,面对的逼婚形势恐怕比自己还要严峻。


我爱罗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旗木卡卡西,的确是个堪称绝佳的人选。



评论(3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