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卡卡西中心】特别任务 03

写在前面的话:

梗和灵感来源于@矢车菊的断章,谢谢姑娘授权,来吃粮。

全员实力控老卡的日常太萌,忍不住写个长长长长一点的——其实并没有多长,可能下一更完结。

无CP(一定要说的话,七班X卡?)无主线(任务内容没想好,有想要点梗的么),全程撒糖

喜欢的请多多留言给我动力啊

----------------------------------------------------------------


佐助破釜沉舟的一躺给了鸣人灵感,他有样学样地扑过去,佐助差点被他压个正着,赶忙一脸嫌恶地往旁边躲了躲,在两人保持了起码的安全距离后,再一次开启了“吊车尾的滚开,”“你想得美,我是不会走的”这般斗嘴模式。

他们嘴上嫌弃对方嫌弃的要命,但身体一点动的意思都没有。

——嘛,某种程度上说,这也算是他们第一次贯彻团队合作。传授了他们这个概念的教师心情复杂之余,又有一丝安慰。


在用被单裹住丢出去和采取放任态度之间,卡卡西毅然选择了后者。佐助可能不会嚷嚷,但鸣人的嗓门能把周围的人都吵醒——七班指导上忍大半夜搞家暴这种话,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仅此一次。”卡卡西比出一根手指认真道。

换来一声欢呼和一个得意的眼神。


然而躺下去的瞬间,银发上忍就后悔了。

他的床不算小,但也绝对宽敞不到能够同时躺下三个人的地步。在佐助和鸣人的坚持下,他平躺在中间,两个男孩一左一右的贴着他,鸣人还大咧咧的搂着他的腰——卡卡西几次把他的手拿掉,他又立刻贴了上来。

“我睡觉的时候不抱东西睡不着!”鸣人如是控诉道。

“那你在家怎么睡的?”卡卡西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绝望。

鸣人兴奋道:“我做了一个卡卡西老师的抱枕。”他一边说一边把头靠在卡卡西肩膀上。

而现在,抱枕变成了真人。卡卡西想象了一下鸣人的心情,决定放弃。好在身边另一个问题儿童弟子没有这么幼稚的行为,但是狭小的面积总让他们的手不由自主触碰在一起,对于忍者——尤其是卡卡西这种过分机敏的忍者而言,不是什么好体验。

在躺了将近十分钟后,卡卡西终于忍不住开口:“我说,还是你们俩睡床上吧,我去打地铺。”

话音落地就听见身边的黑发少年问:“很挤?”他往旁边挪了挪,后背贴在冰冷的墙壁上,为卡卡西挪出了一点可以忽略不计的空处。

金发少年也弓起身体往旁边挪了挪,但手还是固执的搂在自家教师的腰部:“卡卡西老师睡得不舒服?”

卡卡西沉默了一会,自暴自弃道:“算了。”他伸出手,把佐助从冰冷的墙壁上揽过来,黑发少年瑟缩了一下,似乎有些抗拒,但是银发上忍态度坚决,并没给他躲闪的机会。而后他又把鸣人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免得他半夜掉到地上:“睡吧。”


没有人再在说话。黑暗中,卡卡西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他很累,但多年来生活习惯让他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睡去。

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和人这么靠近了,十年?二十年?这种事好像只在童年时发生过,但他的童年很短暂,在他父亲死去时就匆匆结束了,余下的人生都是以忍者的身份过活。身为忍者,孤独是常态,过分亲近反倒不正常,而且卡卡西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时至今日,他还会经常被噩梦惊醒。

生命里那些过早离去但始终不曾遗忘的人们,往往会以最刺痛他灵魂的方式出现在梦境里,他不知道自己在遭遇噩梦时的表情,但听大和——自己在暗部时的队友所说——“还没见过前辈那么脆弱的样子。”

脆弱是他一直以来想要摒弃的东西,或许也是噩梦里的人们的希望——卡卡西固执的认为那些人以最惨烈的方式反复出现,是为了让他记住教训,以免再次重蹈覆辙。

身边的两个孩子呼吸逐渐平稳缓慢,听起来似乎睡着了。木叶已经进入冬天,现在天气很冷,三个人挤在一起倒也不算太难熬。卡卡西稍稍动了动, 金发少年咕哝了一声,圈着自己的手臂更紧了些,卡卡西悄悄叹了口气。

另一边,佐助翻了个身——脾气性格乃至经历都与自己有相似点的宇智波一族少年,大概也不习惯这种过分亲近的睡法。


反正他们已经睡着了,不如用个替身术去打地铺?卡卡西认真的思考——差不多就在同时,背对着他的黑发少年忽然抓住了他一只手,搭在自己肚子上,少年的体温隔着一层单衣熨烫着他的手心,带来一种不真实的触感。

卡卡西僵了一下,他没有试图挣脱,片刻后,曲起一根手指,无声的念道:“解!”


眼前的画面没有任何改变,不是幻境。

不对劲。银发上忍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神情严肃的想。


醒来时天还没亮。卡卡西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过去了——或许是被子里太温暖,或许是他太累,总之这一夜睡的不错,他没有做梦。看了眼闹钟,距离集合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他低头看了看,鸣人也就罢了,之前一直背对着他的佐助也不知何时转过身来搂住他,被两个问题儿童挤在一起,卡卡西动弹不得,只好出声叫他们。

“鸣人,起来了。”

鸣人紧了紧臂弯,咕哝道:“反正每次卡卡西老师都会迟到,再睡一下也没关系。”

卡卡西一脸无语,虽说他的确会习惯性迟到,但还没有哪次是因为睡过头,算了,先叫另一个吧:“佐助,起床了。”

佐助慢慢睁开眼,看起来迷迷糊糊的——他揉着眼睛,褪去了素日的冷傲之后,看起来倒是比平时更像这个年纪的孩子,他咕哝着一句:“卡卡西。”

卡卡西把自己的手从他怀里抽出来:“起床了。”他又拍了拍鸣人的脸:“今天不是我带队,凯一向守时,快起床吧。”

鸣人往下钻了钻,整个人蜷缩进被子里:“卡卡西老师不要吵,我很累啊。”

知道会累昨天不该修行那么久,卡卡西不为所动:“好了,不要这么孩子气,快点起床,佐助已经起来了。”

一般而言,对于这两个宿命对手一般的少年中的一个,提起另一个的名字,都能起到绝佳的效果——如果不是佐助刚好往被子里钻了钻,鸣人大概会立刻起来。

他试图掀开佐助的被子,然而他抓了的很紧,一掀之下,被子居然纹丝不动,被子里的少年似乎打定了赖床的主意。


事情从昨天起就不太对劲,卡卡西暗想,不过即便是小孩子闹脾气,也该适可而止——他可不是阿斯玛口中那个会宠着学生的老师。抱着这样的想法,卡卡西动了手——压根没有反应的余地,佐助和鸣人直接飞了出去。

“啊啊啊啊!”

“啧!”

两个半大的少年以极其狼狈的姿势摔在地上,卡卡西拍了拍手:“我先去洗澡,食材在冰箱,你们去准备早餐。”

“可恶啊卡卡西老师,为什么给别人带队就这么积极!”鸣人还坐在地上,一副气的不得了的样子。

“没有的事,我平常也是现在就起床了,而且今天你们也有任务。”

“骗人,这么早起床怎么还会迟到!”

“嘛,因为有时候会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嘛。”卡卡西一边说一边走进浴室:“对了,我的备用忍具箱在那边的柜子里,你们做完早饭之后可以补充下自己的忍具包。”


“等等。”佐助从地上站起来,他低着头,卡卡西看不见他的表情:“今天你打算迟到么?”

“啊?”卡卡西一头雾水的反问了一句。

“……”

“今天啊。”出任务前去独自慰灵碑前站一会儿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但是带着两个学生,似乎不太方便,卡卡西露出一个笑容,这个笑容在他心事重重的学生眼里,俨然是另一种意味:“今天应该不会,我有时候也会准时,你知道的。”


长达数秒的安静。佐助抬起头,他表情很冷,像是开了刃的剑,他重重的说:“我,不,知,道。”

卡卡西皱皱眉,没等他说什么,只听“咚”的一声,门被人狠狠带上,屋里只剩下他和鸣人。

“佐助怎么了?”卡卡西一脸莫名。

鸣人的表情倒不似佐助那么凶狠,但也绝称不上和颜悦色,他鼓着脸颊:“哼,我也不知道!”

又是一声关门的巨响声。卡卡西被震的一抖,他摸摸后脑勺:“什么情况……”

-----------------------------------------------------

写了三篇了还没写到任务,绝望脸,感觉可能还能写两三篇啊救命,有人想继续看下去么…………

评论(4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