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卡卡西中心】特别任务 02

写在前面的话:

梗和灵感来源于@矢车菊的断章,谢谢姑娘授权,来吃粮。

全员实力控老卡的日常太萌,忍不住写个长长长长一点的——其实并没有多长,可能下一更完结。

无CP(一定要说的话,七班X卡?)无主线(任务内容没想好,有想要点梗的么),全程撒糖

喜欢的请多多留言给我动力啊

----------------------------------------------------------------



此时,接受了同样任务的上忍们坐在丸子店里闲聊。

“啊啊想到要跟我的爱徒们分开,我真是……真是……”伴随着热血澎湃的哭声,凯一口气吞下三个丸子,不出意外被噎了个半死。

阿斯玛递了杯茶水给他:“我倒是无所谓,我们班那几个都是些让人头疼的小鬼,甩开他们悠闲几天也不错。”他懒懒地看向红:“最好换给我的是红班的,那就轻松了。”

夕日红上忍若有所思:“我们班那几个的确都是乖孩子,凯班也很好带,不过要是摊上卡卡西班那三个孩子……”


女孩子小樱姑且不论,一个性情阴沉才干出众的宇智波一族遗孤,一个成天横冲直撞总爱到处闯祸的九尾小子,偏偏这两个人性情也很不合拍……阿斯玛忽然觉得还是自己班里那几个小鬼可爱一些。

被点了名的七班指导上忍依旧盯着书本,眼睛都没抬一下。好在老友们已经习惯了他这副冷淡的样子,阿斯玛吐了一个烟圈:“我先说好,如果我摊上你们班那些小鬼,我可不会像你那么宠他们。”

“哎,我有么?”银发上忍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有过这么温柔的举动。

“你说呢?”

卡卡西倒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话锋一转,他懒洋洋道:“他们倒也没这么差啦,大部分时候还是挺乖的。”

“是么?”阿斯玛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你们班的佐助对你可是连老师都不叫吧?”

“啊,他就是那个性子。”卡卡西翻了一页书,无所谓道。几乎就在同时,门帘一动,黑发少年走了进来:“卡卡……西。”

发现上忍们居然聚集在一起,他的尾音随之僵了一下。听了鹿丸的话后,面对这个过分热络的场面,宇智波佐助眼里有着一扫而过的不爽,这点细微的动作自然逃不过在场的上忍们。他们带着审视的目光饶有兴趣的盯着刚才话题人物。

接收到上忍们过分瞩目的眼神,佐助抿了抿唇,似乎才意识到彼此之间的等级差距,用一种不情不愿的声音:“阿斯玛老师,红老师,凯老师。”

卡卡西嘴角明显抽了一下。

阿斯玛吐了个烟圈,白烟袅袅,藏住了他和红的偷笑。


丸子店不大,呛人的烟味几经飘荡飞到佐助面前,呛得黑发少年连连咳嗽,阿斯玛见此情景,恶趣味地又吐了个烟圈——在即将再次飘荡之前,卡卡西状似无意地挥了挥书本,带着查克拉的动作将烟圈撕了个粉碎。


“找我什么事?”卡卡西问。

“陪我修炼。”黑发少年冷冷地抛下几个字,语气脸色眼神无不昭示他是在闹别扭。

银发上忍略感惊讶:“现在?”

“当然!”黑发少年双手抱怀,挑眉看他。

饶是并不在意尊卑之分的卡卡西,也被弟子生气的样子弄得莫名其妙:“我现在在休息耶。”

遭到婉拒的佐助别过脸不说话,脸颊鼓鼓的,一副气的不得了的样子。


这样的僵局足足持续了一分钟,随之赶来的小樱和鸣人打破了师徒间的冷战。

“好啊,佐助你果然自己来找卡卡西老师了,真狡猾!”这是鸣人的声音。

“滚开,吊车尾的。”这是佐助的声音。

“想打架么?”鸣人不甘示弱。

“喂还有其他上忍在这里啊,你们多少收敛一点。”小樱威胁般挥了挥拳头,懂事的样子让卡卡西得到一丝安慰——还好班里还有一个明事理的。然而接下来的话给他身为师长即将支离破碎的自尊心另一重重击:“要打等只有卡卡西老师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啦。”

已经揪住了对方衣领的两个炸毛少年不约而同放了手,倒是对她的意见十分赞同。

不用看都能想到老友们的表情,卡卡西决定在更多免费好戏上演前撤退,他阖上书本:“走吧,我带你们去修行。”


金发的九尾小子发出一声欢呼,率先冲过来拉住卡卡西一只手臂——佐助是不屑于这种近乎肉麻的举动的,他沉默地站到卡卡西身边,贴着他走。

“凯老师,阿斯玛老师,红老师,再见。”小樱掀开门帘前,不忘礼貌道别。

几乎就在他们迈出丸子店的同时,卡卡西听到里面传出的善意的笑声,他低下头,一边是眼神热烈的金发少年,一边是表情冷漠但贴的很紧的黑发小子,以及没能抢占有利地形,只能用眼神盯人的樱发少女,他叹了口气,深感问题儿童不好带。


“我说你们三个,今天到底怎么了?”站在第三训练场上,卡卡西无奈道——换来了诸如“什么事都没有”“我们只是想要努力修炼”“哼”这样的回答。

鸣人和佐助都是一训练起来就很拼命的类型,可今天的拼命法也远远超过了他们过去的表现,就连偶尔会偷个懒的小樱也都认真的不像话,最重要的是,他们努力的方向居然还是平常并不会特别在意的体术——简直像是为了应付什么一样。

难道是为了那个任务?卡卡西沉思了片刻:“你们选择的带队老师是凯么?”

虽然没能命中三个少年心里的想法,但他的猜测也不算跑题。

“啊啊不是我们选的啦,是抓阄抓的!”鸣人一脸懊恼的表情张牙舞爪道。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忽然对体术这么上心,再一次搞错重点的卡卡西安慰道:“你们不用担心,凯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只是做一次带队老师而已,他不会用什么变态的考验来为难你们,犯不着这么拼命。”

“不是为了那个啦……”鸣人小声道。

“你是不是和所有人关系都很好……”佐助忽然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哎?”卡卡西楞了楞:“你是说凯么?我们关系的确不错,不过你要是想请我去拜托他放水什么的……”

“明天你打算怎么带队?”不等卡卡西说完,佐助又抛出一句,这句话引得其他两个人一起围了过来,同时被三双眼睛盯着——其中一双不知在何时还现出了写轮眼,卡卡西皱皱眉:“你们这是在打探情报么?忍者守则上说过的吧,没有允许,忍者之间禁止泄露情报,他们不知道也就算了,小樱你总不会不清楚?”

“什么嘛。”被点名批评的小樱抽了抽鼻子:“还没开始带队就为了别人教训我们,卡卡西老师真偏心!”

这句话让宇智波佐助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喂喂,你们是不是搞错了重点。”卡卡西连连摆手,才竖立起来的威严不复存在:“这是任务,身为忍者……”

“应该以任务为第一考虑。”宇智波佐助冷冷地接过他的话,他扫了卡卡西一眼:“用不着你说,但那是明天的事,现在你应该履行教师的责任,陪我们修行。”

卡卡西沉默了一下:“你们不会是打算在这修行一夜吧?”


“就是这样!”

“嗯!”

“不行么!”


再次沉默。卡卡西微微俯身,男人与少年之间的身高让他这个动作无形中产生了一种威慑力,一时间七班三人仿佛又看到了第一次生存演习时,那个强大霸道的上忍:“不行。”

不过这次他们不会再被吓到。

鸣人抱住卡卡西的腰,一头扎进他胸口:“可是我不想回去啊卡卡西老师,家里也没有人等我,还不如跟卡卡西老师在一起啊啊。”

从小到大,除了凯之外,很少面对这种过分外放的感情攻势——即便是凯,也不会忽然冲过来抱住他,尤其在对方又是自己老师的遗孤之时,这种攻势的威力便越发强大。卡卡西明显有点慌乱:“好了鸣人,你先放开。”

鸣人把一头金发拱的乱七八糟:“不要不要,我就要卡卡西老师陪我修炼。”

“已经很晚了,明天你们还要出任务,现在就累得精疲力尽了怎么行?你们好歹是我的弟子,总要给我挣点面子吧。”卡卡西揉了揉九尾小子的头发:“修行这种事,以后再陪你们做。”

鸣人仰起头:“真的么?”

卡卡西明显松了口气:“真的!”

得到保证后,鸣人恋恋不舍的放开手,他看了看小樱,以目光询问:“那我们先回去?”

小樱看了看佐助,后者慢慢道:“我家里没有吃的了。”

鸣人露出了一种“果然狡猾”的表情,也跟着道:“对对,我家里也是,”金发少年仰起头:“卡卡西老师~”


显而易见的谎言。承袭了宇智波家严谨家风的少年从不会犯这种让自己陷入困境的小错误,至于鸣人,他家库存的泡面能让七班吃上三天。

虽然搞不懂弟子们今天为什么变得这么奇怪,但卡卡西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任务为重——没必要为了这种小事把时间消磨在这里,反正只是吃个饭而已,吃完了就打发他们回家。

抱着这样的想法,卡卡西坦然接受这个提议,把他们领了回去——然而……


“我家太远。”吃饱喝足后,盘膝坐在桌子前的宇智波佐助堂而皇之道。

“我家也是。”还嚼着东西的鸣人含糊不清道。

如果说居于木叶边缘的宇智波一族老宅,勉强可以跟“远”字挂钩,那么鸣人的借口可就有点不走心了。

小樱不甘落后:“那我也要留下。”

“你不行。”卡卡西用不容商量的口吻道:“你是女孩子,不能留宿在单身汉家里,不然明天春野先生可是会来找我麻烦的。”

“之前明明一起露宿过很多次嘛。”小樱很不服气。

“那不一样。”卡卡西一边说一边单手划过衣领——那里藏了一小截刀片,血滴下来时,一只小丑狗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帕克揉着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卡卡西,什么事?”

卡卡西指了指门口:“送小樱回家。”

这种时候佐助和鸣人是不可能帮自己说话的,清楚这一点的小樱在自家老师的坚持下,不情不愿的出了门。

“现在。”卡卡西坐回桌边:“该你们了,鸣人,你家就在前面,从这里过去用不到五分钟吧?佐助,你家是稍微有点远,但以你的速度,半个小时也该到家了,虽然不清楚你们在搞什么鬼,不过……”他指了指门,小樱出去后,那门一直没关。

蓦然沉重起来的呼吸声在寂静的夜里分外清晰。

“卡卡西老师……”鸣人拖长了声音,似乎想要做垂死挣扎,银发上忍还在微笑,但眼底的意思十分明显——他很少真正吓唬这帮孩子们,可在开动气场的时候,即便是佐助,也会被他震慑到。

“回去后好好准备。”卡卡西微笑道。

在自家老师的注视下,佐助慢慢起身,鸣人似乎没想到他这么快妥协,一时间想要拉住他,然而又碍于卡卡西的注视,并不敢动手。

佐助走向的地方不是大门——他径直走到床边,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前,他直接躺在床上。

“我很累。”以一种大开四肢的姿势,佐助占据了卡卡西的床大半的使用权,他看着天花板,声音冷漠道

===================

果然没法一发完,看起来还能至少写个两三章2333333我本来想速速完结来着,心里苦




评论(23)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