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卡卡西中心】溯缘02(二代X卡卡西)

02


扉间不是个喜欢把私事公诸于众的人,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压制住了心中的疑惑与渴望,他看起来十分冷静,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

不过向来以坦荡为人生指导准则的柱间显然没他这么好的定力。一方面兴奋于千手家终于有了新的继承人,另一方面,多年来生活在扉间过分严厉的标准下,让他在面对扉间难得跑偏的时刻,莫名生出“终于可以管教弟弟”的迷之乐趣,十尾的威胁近在眼前,他的灵魂和思绪却完全飞到远处。

战争不是个好东西。忍界之神满心忧郁地想,太耽误事了。

四代火影无法像初代一样拥有堪称单纯的亢奋。他默默注视着在战场上披荆斩棘的弟子,目光透过现在一路看到过去。


还是跟以前一样的优秀——身为卡卡西的老师,骄傲不言而喻,但骄傲之下不免又有一些复杂的情愫。这始终如一的优秀表现,让所有人都认为旗木卡卡西拥有着无坚不摧般的坚忍——虽然某种程度上说,实情也确实如此。但是水门曾清楚的见识过他不那么坚强的时刻——在朔茂被人中伤时开始;在朔茂自刎的夜晚结束。

那时候卡卡西没有哭,反而平静的要命,他眼里的光在死亡面前一点点消散,看起来像是再也不会笑了。

任何见识过旗木父子相处场面的人,都不会怀疑他们之间的亲缘关系,除了最后不负责任的死亡,朔茂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个好父亲,也是个可以用伟大称之的忍者。这种伟大衍生出的影响力延续至今。

如果二代目的话是真的,那对卡卡西而言,将是他与父亲另一重意义上的分别——会是个不小的打击。

卡卡西短暂的童年里,所有的失意和落寞都缘于他的父亲,长大后的他或许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只盯着父亲的背影——今时今日,恐怕再没什么事能将他彻底击溃,但在自己看不到的时候,他已经独自面对太多不该一个人承担的事情。

起码这一次,就由他这个老师挡在前面吧。


“二代目大人,我有一个请求。”

扉间微微侧目,看向四代火影。

“请您暂时将此事保密。”

片刻的沉默。扉间淡然开口:“为什么?”

“卡卡西一直很尊敬朔茂前辈,说他是卡卡西心里最重要的人恐怕也不为过,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卡卡西会很受打击,如您所见,他今天承受的已经够多了。”

扉间的注意力转向战场,银发上忍身上有锋利有敏锐,有一切身为忍者所必备的素质,唯独不见刚刚经受过打击的软弱。

“你担心过头了,四代目,那个年轻人看起来没那么脆弱。”

“挡住他的脸的不止是面罩,坚强只是他的习惯。”四代声音沉静:“只有少数几个人才能撕开他的伪装——各种意义上的伪装,朔茂前辈就是其中之一。”


而不是你。扉间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心里微微一刺,他不自觉抿了抿唇。

“只肯被最亲近的人看穿么?”柱间若有所思的偏偏头:“果然跟扉间很像。”

“别注意无聊的地方。”有一种被揭穿感的扉间不悦道:“敌人还在眼前。”

“你不用担心,那个年轻人虽然一时之间会难以接受,不过只要你让他感受到你的关心,他一定会理解你。”柱间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毕竟是四代目教出来的,一定很懂道理。”

莫名被夸的四代目苦着脸,并不想承担初代火影的称赞,他忽然发现,他好像把需要说服的对象搞错了。

就在他想要把话题重新引回去时,不远处十尾忽然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吼叫,巨大的查克拉气浪席卷而来。

“不好,有人成了十尾人柱力。”三代目低声喊了一句,几位火影咬紧牙关,同时加强了对四赤阳阵的控制力。没有被操纵前的十尾虽然强大,但偏于分散,而如今,有了一颗能够自主思维的大脑后,力量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或许是五秒?或许是十秒?在尾兽玉强而有力的猛攻下,四赤阳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碎开来。以眼下的情况来看,强行加固阵力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不过是在做无意义的消耗,除非打败始作俑者,不然这场战争还是会被无限拖延下去。

四位火影对视了一眼,做出了同样的决断——最后一枚尾兽玉是在他们齐齐撤手的空隙里冒出来的,夹杂着对付秽土之身的阴阳遁之力,扑面而来。

“啧,失策了。”二代恨恨道,又是写轮眼的瞳力,宇智波带土等的就是这时候。他和四代目靠着飞雷神印记躲开不是难事,但初代和三代,以及身后无数随他们而战的忍者,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

同时带走这么多人是行不通的——加上四代目也不行。那么,只能不惜此身,带走这枚尾兽玉,二代目心想,他又看了一眼战场。

送死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做了,唯有这次有了些许遗憾的感觉。


向大哥投去了一个“交给你了”的眼神,他毅然将苦无投了出去——然而写着飞雷神标记的苦无终究没能刺中尾兽玉。那枚形状巨大,晦暗不定的尾兽玉如同来时那般,突如其来的消失在空气中。


扉间猛然回过头,他看见银发上忍捂着左眼半跪下来。因为带着面罩的关系,看不清脸色,但是强睁着的另一只眼睛,昭显了他的疲惫。

“卡卡西。”四代率先奔到他身边:“没事吧?”

卡卡西摇摇头:“我没事,老师怎么样?”

“多亏你及时,我们都没事。”

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面对着拥有不死之身的斑和十尾之力的带土,似乎无论怎么看都和“没事”不沾边——即便木叶战斗力最强的人们汇集于此也是一样。

“战场上说这个可能不太合适。”柱间不合时宜的开了口,他是第二个瞬身过来的,拥有忍界第一神速之称的扉间则慢吞吞的跟在他身后:“那边那个年轻人。”


“初代目大人!”

“大哥!”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前者是焦急,后者则是意味不明的遮掩。

“闭嘴。”柱间双手抱怀,一时间气场无二,将所有人的抗议都压了下去:“这是战场,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你随时都会像刚才那样死去,有些话不能再等了。”他冲卡卡西招了招手:“你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四代脸色很不好看,他现在确信自己的确一开始就拜托错了人。面带忧色的看了看卡卡西,后者似乎看出他的顾虑,眼眸微弯,露出一点安慰的笑容,单手撑地,靠着蓄的一点力量,他慢慢站起来:“初代目大人,有什么吩咐?”

“你该叫我伯父。”柱间神色凛然。

三代火影别过脸,四代火影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柱间拉过一直站在他背后的扉间:“他是你父亲。”

卡卡西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尚未完全恢复的腿一个踉跄,差点又跪下去。四代目忙搀住了他。


诡异的寂静。连十尾张牙舞爪的动作也一并止息了。一直居高临下俯瞰他们的宇智波斑扫了扫身边同样呆住的黑发青年:“带土,你太心急了。”

“不……”带土的气息有些慌乱,他确认般摸了摸自己的右眼,又看了看天空:“我还没有展开月之眼。”

斑微微皱眉环顾四周:“是幻术么?居然能瞒过我们,到底是什么时候…”

柱间强硬的按住卡卡西的手,不让他继续后退,同时把隐约也想逃的扉间推到他面前,义正言辞道:“叫父亲。”

卡卡西沉默了片刻,开了口——他转头看着带土的方向:“带土,虽然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适合而止吧。”

带土双手抱怀,十足的抗拒姿态,他的表情十分严肃:“这话该是我说。”



--------------------------------

四战过程有私设,我实在记不清怎么打的了,也并不想去再看一遍,总之这里就这么安排。

然后文章朝着诡异的走向发展了,后悔文风没有用我擅长的欢脱型了,不然现在就能一路放飞了呢。

感觉三更未必能写完。话说下面大家想看啥情节么

评论(48)

热度(89)

  1. ↗輪佪再愛↙西山秋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