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仔卡养成】朝暮04

【仔卡养成日常故事

【逗比帅爸X高冷萌娃

【三忍八犬乱入,无cp

【有糖有虐,接受点梗



章四


“看来只是狗的话,已经看不住卡卡西了。”经历“离家出走”事件后,朔茂托着下巴,沉思道。

帕克义愤填膺地用肉掌狠狠锤了朔茂的膝盖一下:“什么叫只是狗,我们是忍犬好么?不要把我们的身份说的这么随便啊朔茂!而且你认为换个别的什么来就能看出这个小崽子了么?”它指着在院子里骑着布鲁跟其他几只玩打仗游戏的卡卡西严肃道:“太天真了!”

虽然抢占了战斗力最高强的一只忍犬,但以一敌六什么的……也实在是不得了,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落下风……

自来也双手抱怀,摆出难得一见的正经脸:“我同意帕克的话,现在猫猫狗狗的已经完全没有用了。”

帕克沉默了一下,指着盘腿坐在朔茂身边的自来也道:“从刚才我就想问了,为什么你这个始作俑者也在这里?还有啊,猫猫狗狗是什么鬼!咬你啊信不信!”

“嘛嘛,不要冲动。”朔茂摆出一张和事老的笑脸来打圆场:“之前的事是个意外啦,自来也并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他吧,帕克。”

“没错!”自来也说起这件事似乎还产生了一种受害人的错觉:“谁知道卡卡西居然那么活学活用,朔茂啊,我看把他送到忍者幼儿园吧,那里有专业的忍者教师,应该看得住他。”

帕克没吭声,皱着一张狗脸闭上了眼,因为不想直面自来也居然也能想到好办法的时刻。自从家里有了卡卡西以来,他的狗生观已经遭到无数次的打击,并不想在外人身上再次面对新挫折,虽然以自来也来旗木家的频率来说,他似乎并不能算外人,连卡卡西都大大方方在他面前叫朔茂“PAPA”了。①


朔茂看向院子里冲杀的正欢的卡卡西,似乎有些踟蹰:“但是卡卡西好像对那个地方有些误解,他会不会以为我是打算把他放在那里让别的爸爸来认领的?”

“有误解的话说清楚不就好了么?”自来也搂住朔茂,在身形方面,他比朔茂高大的多,认真起来也能充三秒知心老大哥:“卡卡西那么懂事,稍微跟他解释一下就行了吧。”

帕克用一种心累的口吻打断了他:“你呀,也不是第一天来旗木家了,到底是从哪里看出他很懂事的?这个小崽子明明只有看起来是乖吧。”

“以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家里大人要离开,一般都会哭着挽留吧,可卡卡西从来没有哭过。”自来也理直气壮道:“这还不够懂事?”

帕克被自来也怼的无言以对。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上卡卡西只在奶娃娃时期为了挽留朔茂用过这个大杀招,会走会跑以后,坏招再怎么层出不穷,也没有当着他的面哭过了。

不过这么就认输了身为忍犬的尊严何存啊!帕克叫了起来:“那只是对待朔茂啊,你是不知道我们平常的日子……”

“那个……卡卡西让你们很辛苦么?”朔茂轻声问。

他微微皱着眉头,流露出一点担忧的样子,不卖蠢的朔茂帅的迎风飞起,本来就是美男子,又加上忧郁系属性,被美色误狗的帕克一时间语塞:“也……也没有啦,他还是很乖的。”说完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朔茂似乎松了口气,露出一个笑容:“那就好,我还一直担心你们太辛苦。”

忧郁系转型为暖男系也一样杀,帕克没能将改口的决心贯彻下去,此时朔茂的身影与以前化身小恶魔前的卡卡西合二为一。旗木家的父子,在使唤人这方面真是如出一辙的机智,帕克忽然很心疼卡卡西以后的部下和同期。


“看吧。帕克都说没问题了。我看明天就把卡卡西送过去吧,而且你马上要去做的那个任务,没有一个月也回不来,还是有人看着卡卡西比较好。”

“喂我什么时候说没问题了……”

两个白毛男人无视了帕克。朔茂慢慢将装着清酒的酒杯在手里转了个圈,饮了一口后又看向院子。现在局势似乎有点失利,卡卡西被西巴他们追的满院跑,布鲁吭哧吭哧,看起来真的很费劲。

“卡卡西还太小了,我担心他会被别的孩子欺负,我又经常不在,就算他被欺负了,也没办法第一时间帮他。每天接孩子回家的家长这么多,卡卡西看到了会不会很心酸?要是有人看他可爱又没人看护,把他偷偷抱回去,我就要变成失独爸爸了,想一想就觉得完全没法放心啊。”


虽然早就知道朔茂一激动就会爆发蠢萌属性,但帕克还是听得一头黑线。虽然他很想承认朔茂说的有道理,毕竟在木叶一般四岁左右才会去上幼儿园,在那里会教一些基础的理论知识,学习个一两年,再进入小学。从年龄上说,卡卡西的确还很小,从个性上说……帕克脑补了一下这小鬼平时的样子,对长辈而言算是傲娇?在同辈来看,应该算是臭屁了吧,怎么想都觉得矛盾不会少。

但是啊,这是对普通人而言,要去上学的是卡卡西啊,别被你儿子平时乖巧可爱的样子骗了,与其担心他不如担心担心别的孩子吧!


庭院里传来一声巨响,刚才风头正盛追着卡卡西不放的六只不知怎么的撞在了一起,还发出了十分丢脸的呼救声。

“啊啊绳子,哪来的绳子!”

“什么绳子!这是查克拉线好么!别乱动啊乌黑,你的屁股一直顶着我的脸啊!”

“抱歉啊啊啊啊可是我没法动啊这绳子太紧了。”

“都说了这个是查克拉线啊!”

“岂可修,卡卡西到底是什么时候把这些查克拉线绑在这里的!”

“好……好像是刚才他一路逃跑的时候,所以他刚才是故意的吧?”

“现在是聊这些的时候么?赶紧把这些线咬开吧,快要不能呼吸啦!!”


帕克看着像是叠罗汉一样摔的七歪八倒的几只狗,恨恨的别过脸去,感觉自己与它们同为忍犬的尊严遭到了践踏。自来也和朔茂同时围观了这一幕,前者咽了咽口水:“我觉得应该不会吧。”

卡卡西大获全胜后骑着布鲁朝朔茂奔来:“PAPA~”

“喂等等~”意识到卡卡西冲过来的方向时,帕克和自来也同时叫出了声。然而下一秒卡卡西就从布鲁背上飞起来,起飞的同时还踹了它一脚,布鲁身不由己转变了方向。

当朔茂抱住那个白团子时,之前亲密搂住朔茂的自来也因为地形不利,被巨型的布鲁无情地拍平在地上。

卡卡西一脸纯良:“PAPA,我赢了。”

朔茂呼噜了一下他的头发:“卡卡西真厉害。”

布鲁撞在自来也胸前的盔甲上,登时晕头转向,爬不起来。就看到一坨肉下面伸出一只手:“朔……朔茂……”

朔茂这才看到身边的悲剧。他一手抱着卡卡西一手抓住布鲁的一只狗腿,轻而易举的将一百多斤的布鲁掀到一边:“抱歉啊自来也,卡卡西和布鲁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朔茂你这么天真到底是怎么在战场上活下来的,所以天才之名只是为了弥补你的天真吧?这个样子的你被那些被你干掉的敌人看到了会不会气活过来!帕克仗着身形轻便躲过一劫,此刻站在一边无情的想。

堂堂三忍当然不能被狗压出事,我可是被纲手调教过的男人!自来也顶着一头乱毛在心里默念了三遍后,狠狠的喘了几口气,指着笑容可疑的卡卡西严肃道:“朔茂,我是认真的,你那些担心真的挺多余。”

帕克耷拉着一张狗脸面无表情地走到他身边:“这一次我同意自来也的。”


总之风波过后,卡卡西上幼儿园的事就被定了下来。当然,这件事不出所料的遭到当事人的婉拒。

“所以PAPA是要把我送到那里给别的PAPA认领么?”卡卡西攥着小拳头,用黑漆漆的大眼睛十分悲伤地看着朔茂。

“好像是要哭。”自来也双手抱怀坐在一边对肩头的帕克低声道。

“眼睛看……看见闪光了。”帕克面对难得一见的场面难得结巴了一回。

然而事实上先哭的人,却是朔茂。他一把将卡卡西搂在怀里:“没有的事啊卡卡西PAPA说过会陪你长大的,怎么会丢掉你呜呜……你不要误会啊……”


“看不下去了。”帕克闭上眼睛,就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冲着自来也就是一巴掌:“还是你去解释吧,不然朔茂可能真的会抱着卡卡西哭上一个小时。”

虽然自来也今天比较苦逼,他本来只是过来蹭晚饭的, 东西还没吃上嘴先被狗给压了,但他毕竟是三忍里唯一的乐观担当,擦干眼泪后一抹脸就能变身为知心暖大叔——不过卡卡西可能不一定会那么想。

自来也把卡卡西从朔茂怀里抱过来时还好心给了他一张面纸,然后低声跟朔茂说了什么,朔茂攥着纸巾点点头。

“就这么让那个白毛把卡卡西抱走没关系么?”帕卡看着自来也把卡卡西放在脖子上朝门外走,出门的时候因为忘记计算高度还险些害卡卡西被门框撞到,还好卡卡西机智的一后仰,两个人才有惊无险的走出去。

“没关系啊,那可是自来也啊。”朔茂一口喝完了剩下的酒,拍了拍裤子:“我先去做饭。”

“等等啊朔茂,还有我们。”仍旧陷在叠罗汉的困局里无法自拔的六只发出了苦逼的呼救。朔茂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抱歉,忘了你们。”他从膝盖旁的忍具包里摸出一把小巧的手里剑,轻轻一抛,就见到几道银光闪过,困在乌黑它们身上的查克拉线纷纷断开,与此同时,手里剑旋了一个圈,又回到朔茂手上,他冲着忍犬们笑了笑,黄昏的光照在他脸上,让那张温柔的脸平添了一份暖意:“今天辛苦你们了。”

果然不管看了多少次,还是会被帅到啊。乌鲁西泪眼朦胧,低声道:“怎么会有朔茂这样的人啊,美好的太不真实了!”

比斯克冲着他的狗头就是一下子:“虽然你说的没错,但是别说这种话好么,听起来很不吉利的说啊。帕克你说对么?”

忽然被点名的帕克楞了一下:“为什么问我?”

“这还用说?刚才你站的最近啊,可恶啊你这只心机狗。”

“喂喂朔茂都进去了,与其在这里为他争风吃醋,不如担心担心卡卡西,你们就不怕自来也把他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么?”

“呜,应该不会吧,那可是三忍啊。”这群白痴纷纷发出了与身份不符的结论。

帕克感觉心很累:“名号并不能代表什么啊,看看朔茂吧,外人口中的木叶白牙天才忍者,还不是只会坐在家里跟儿子抱头痛哭的傻爸爸。”

“不,刚才卡卡西没有哭,”乌黑很有强迫症的指出:“哭的只有朔茂一个人而已。”
帕克沉默了一下,终于吼了出来:“这个是重点么?!”


在忍犬们打嘴仗的时候,自来也已经扛着卡卡西来到大街上。脖子上的小鬼头虽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议,但自来也抬起头,顺着银发的缝隙,还是看到了他眼底的不爽。自来也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扛着他溜遍了木叶的大街小巷,其间还遇到几个自来也的同期和后辈。

看着肩上孩子跟他如出一辙的银发,他们齐刷刷发出惊呼:“自来也/自来也大人你居然有孩子了?”

自来也哈哈一笑,献宝似的把肩上的孩子抱下来递到他们面前:“不是我的,是朔茂的啊,叫卡卡西。”

实际上看清了卡卡西的样子时,他们就已经自动将他跟朔茂的名字划归在一起了,于是对话就成了:“原来是朔茂大人的儿子。”他们握了握卡卡西肉呼呼的小手:“那以后一定也会成为优秀的忍者吧。”

卡卡西虽然没有说话,但嘴角不自觉浮起了一丝微笑。朔茂虽然不在,但这个父控的小崽子全程都体会到朔茂的存在感,这让自来也很轻松就将他带到木叶幼儿园。此时帕克悄悄跟在他们后面,看到自来也没有把卡卡西往奇怪的地方带,它松了口气。

然后就看到卡卡西脸上的微笑顿时化作警觉,他搂着自来也的脖子,奶声奶气地问:“自来也sama,为什么来这里?”

自来也指着鱼贯而出的孩子们慢悠悠道:“来带你看看你的前辈啊。”

“前辈?”卡卡西眨巴着眼睛,并不明白,几乎可说是被狗养大的经历让他对待人事上懂得不太多。

“很快他们就会升入小学,然后成为下忍,朝着忍者之路迈进,他们比你大一些,走上忍者之路的速度或许也要比你快,所以他们会是你的前辈,也许有一天,还会成为你父亲的部下。”

“不要!”卡卡西想也没想就发出抗议,顿了顿,他又开了口:“我也要来这里!”

自来也碰了碰卡卡西肉肉的脸:“你比他们小的,就算来了也不一定能比得上他们。”

“不会的。”卡卡西固执的说,说这话的时候他攥着小拳头,眼睛里似乎还有火光:“我会比任何人都要快的成为忍者,然后……”他抿了抿唇,没有把话继续说下去,随着他一天天长大,变得越来越不爱把心里话放在嘴边。

自来也笑了笑:“好,那明天朔茂送你来的时候,不许哭啊。”

卡卡西抱着自来也的脖子,把头贴在他肩膀上:“自来也sama,”软软糯糯的声音,自来也听得心头一颤,忽然有点明白朔茂的心情了。

“嗯?”

“来这里的话,真的不会被别的PAPA领走么?”

自来也抱以哈哈哈哈的大笑:“当然不会啦,你在想什么啊。”

“哦。”卡卡西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懊恼。

毕竟身为天才却要直面自己愚蠢的一面,确实不好接受啊。帕克在一旁想。

“卡卡西哟。”自来也的声音忽然温柔起来:“父母和子女,是一生一世的联系,不管你去了哪里,或者朔茂去了哪里,你们都是永远的父子,没有人可以取代的,知道么?”

帕克躲在一边,忽然有一点感动,不愧是三忍之一啊,正经起来还挺靠谱的。它看到卡卡西从自来也肩膀上抬起脸,露出了跟朔茂一样的微笑,以及坚定柔软的声音:“嗯。”


“好了。”自来也单手抱着卡卡西:“既然解决了你们家的问题,现在就陪我去下澡堂吧,机会难得啊,带着小孩子就算发现了也应该好脱身。”

最后的话当然是低声说出来的,帕克仗着与生俱来的优势听得一清二楚,自来也刚刚树立起来的光辉形象顿时碎了一地,也不顾“奶娃狂狗”的称号不好听了,它从旁边的树上跳下来:“混蛋啊,卡卡西还是小孩子,你居然就想带他去偷窥,朔茂知道了会揍死你信不信?”

“啧,你这只蠢狗怎么来了?”自来也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羞愧感。

“我并不想被我还蠢的人说蠢好么?总之有我在,你别想带卡卡西去那种地方!卡卡西你也快说两句,你爸正在家里等你吃饭呢!”

“笑话我堂堂三忍还会怕一只狗么!卡卡西刚接受了我爱的教育才不会理你。”

“所以刚才被布鲁压成饼的是谁啊!”

“那是意外,都是卡卡西这个小崽子……”他的目光转向卡卡西,意外收获了他看起来不太舒服的表情:“卡卡西你怎么了?”卡卡西涨红了一张脸,在他怀里扭了扭,抿着双唇,并不肯说。自来也摸摸他的头:“发烧了?”

“不是啊,他是要尿尿!”帕克经验丰富的喊道。

“啊咧你忍住啊不许尿在我身上我这就带你回家。”尾音还没落地他的脚就迈开了,真是一气呵成的利落,帕克跟在他身后感慨道。


从刚才卡卡西的表情来说,他的确是要尿尿没有错,不过他真的想要尿尿么——这是未解之谜。总之回到家后卡卡西确实去了一趟厕所。

自来也虽然大呼可惜,但还是老老实实坐到了饭桌上,今天朔茂特意做了他喜欢的炸鸡和蒜蓉紫苏,说是为了感谢他今天的帮助。帕克全程沉思脸,考虑着要不要把实情说出来。卡卡西饭量很小,也没有完全戒奶,吃了半碗米饭就叼着奶瓶回房间了,说是要收拾东西。

自来也和朔茂带着笑目送他离开,前者一边喝着酒,一边慢悠悠说起下午的事——当然,最后那段插曲被他省却了。

朔茂听完后微微一笑:“谢谢你啊自来也。”

自来也看了他一眼,已将老友的心绪尽收眼底,他懒懒道:“这种事有什么好谢的,卡卡西虽然是你的儿子,但也不止是你一个人的啊,你不用给自己这么大压力,以你家里的情况来说,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是么?”朔茂扶着额头,或许是烦恼,或许是高兴,他今天多喝了几杯,看上去已有醉意:“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明明该在家里享受无忧无虑的生活,只因为我没法照顾他,就不得不让他去到离忍者离忍界那么近的地方,有时候我觉得我不是个好父亲……但是,我没有办法。”

帕克抬起头,灯影之下,隐约可见卡卡西遗传自朔茂的极长的睫毛,像是脆弱的蝴蝶翅膀。

原来这才是今天朔茂面对自来也提议时欲言又止的原因。

“你呀。”自来也无奈地摇摇头,又把朔茂面前的杯子斟满:“要对卡卡西有信心一点,他可是你儿子啊。这条路他早晚会走,就算你一直把他当做小孩子保护起来也一样,不如相信他的能力和心性,相信他是个即便身处黑暗也能坚持走到最后的男子汉吧。”

朔茂还是在沉默,似乎听进去了,但似乎又没有完全听进去。自来也又离他近了些:“实在担心的话就把纲手叫来吧。”

“啊?为什么?”

“跟她打个赌,让她赌卡卡西以后不会成为一个能超越你的伟大忍者,你知道的,那家伙逢赌必输嘛哈哈哈哈哈哈。”

自来也的笑声打破之前的安静,朔茂在他的笑声里慢慢抬起头,他表情又恢复到平常那种淡然平和的样子,目光越过自来也望向卡卡西的房间,灯光下能看见一个走来走去忙碌着的小小身影。

朔茂声音很轻,似乎在回答自来也,更像是在告诉自己:“你说得对,身为父亲,我只要相信他就行了。”

备注:

①:前文写过卡卡西当真外人的时候会恭恭敬敬叫朔茂父亲,私下里才会用卖萌的小奶音叫PAPA,所以这里他已经把自来也当做内人(划掉),总之,是家里人看待了。

---------------------------------------------------

  

后记:

摊手微笑,最后那句也是个flag——朔茂PAPA一直坚信着卡卡西会成为优秀的忍者,所以几年后没有顾虑的只身赴死。

幼儿园篇应该会有熟面孔乱入,我记得阿斯玛凯夕日红不知火弦间静音这些同期的都比卡卡西大,团宠仔卡神马的,感觉上会很有趣(并没有团宠),有想看的梗欢迎来点啦

评论(2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