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卡卡西中心】有始无终(七班/卡佐向)

关于私设 :

卡卡西死于战后十年左右

佐樱没有在一起

轮回眼也没有起死回生的功能

其实并不是基情,纯粹的师生情吧???总之,笔者就是怀着这么真诚的心这样想的(微笑脸)

---------------


 卡卡西死于鸣人继任火影后的第三天。彼时正是九月,艳阳高照的时节。


“你来晚了。”鸣人抬起头,他语气中并无责怪,只是在单纯在陈述事实。昏黄的灯光从他的头顶落下来,他脸上写满了身心俱疲的憔悴,好像精力被人抽干了一样。佐助有一瞬间的恍惚,这样的鸣人很陌生,即便在他们最艰难的时候,也从没见过。

“佐助君。”小樱站起来,她试图挤出一个笑容欢迎远方归来的同伴,然而面部肌肉的动作只让她眼中将落未落的泪更快的滴了下来。

距离佐助十步之外的长台之上,安放着卡卡西的遗体,他看起来和生前没有太大的区别,像是以前无数次战斗后,精疲力尽睡着了的样子。身为木叶的六代目,原本按照规定,在他死去时尸体就该被封印起来,但是鸣人不同意,他说老师等的人还没有回来。

而现在,他来了。

佐助感觉到自己的脚步很沉——或许是查克拉消耗过大的缘故。收到飞鹰传书是在五天前,那时他身在距离火之国千里之遥的小国里,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在短短五天里穿越三个国家回到木叶,连他本人回忆起过去几天的事也是一片茫然,只记得心中被焦虑填满,再无一物。

“他是怎么死的?”佐助的声音听起来很稳,只在别人看不到的阴影里,攥紧了拳头。

“四战让老师的身体受到了不可逆的损伤,做火影这些年来,他也没好好休息过,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小樱声音沙哑,听得出,在这之前她狠狠哭过一场。卡卡西的离去对七班三人而言都是巨大的痛苦。看着陪伴了自己整个少女时代的老师在自己眼前闭上眼时,画面忽然与多年前面对佐助出走却无能为力的景象重叠在了一起。痛苦穿越时空以双倍的力度侵袭而来。

她低下头,在她脚下,氤氲开一片小小的水渍。

金发少年似乎想要去拥抱自己陷入悲伤中的同伴,但他看了卡卡西一眼,到底没有舍得放开一直握着的老师的手,于是他学着自己老师曾经的样子,轻轻摸了摸女孩的樱发:“不怪你啊,樱酱。卡卡西老师是为了我,他想给我留下一个完整的木叶,才会一直这么拼命。”

见识过无数的生死离别后,已经让年轻的七代目拥有了年少时无法想象的沉稳心性。最后一个让他们能全身心依赖的师长的离去,没有击溃他,反而让他露出更加坚强的一面。

佐助看着与暗色融为一体的鸣人,一直以来,像是阳光一样的鸣人,拥有驱散黑暗力量的鸣人,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现在的他,既能带给人光明,又能自然地站在黑暗里——就像是他的老师曾经为了让他永远保有初心,所做的那样。


掌心里一阵钝痛,指甲似乎刺破了皮肤。疼痛提醒了佐助,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象。

他朝着卡卡西走了过去。短短十步路,感觉上像是花了半辈子那么长。四战之后,为了赎罪,为了让村子远离战火,他一直在火之国以外的地方游走。但每隔一年,他都会回来一次。几乎每次都是深夜。和平年代让村子在黑暗中拥有了更祥和的静谧,唯有火影楼似乎永不熄灭的灯光,为他指引了归来的方向。

对卡卡西做例行汇报时,他们是上下级,说完正事后,他们又恢复到当年宠爱与别扭并重的师生关系里。

“回来这么晚,应该还没吃饭吧?一起去吃个饭如何?”卡卡西总是带着笑问他。

平心而论,佐助并不愿意在人前抛头露面,不过想到吃饭时或许可以看到他的老师数十年如一日的神秘面目,他又默许了。经历过鼬的真相和鸣人的感化后,佐助活的可说是古井无波,唯有在探知卡卡西真面目这方面,拥有着连小樱也难以企及的热情。

这世上,他所珍视、也珍视着他的人不过寥寥几个,卡卡西无疑身在其列,这一点,连他想要对卡卡西痛下杀手时都不曾改变。所以总不能连他的长相都不知道。

对于他的心思,敏锐如卡卡西,不可能不知道。可惜从初遇时起,这个无良教师就没表现出一丁点体恤学生的品质。每次吃饭时,他总是掀起面罩下面一个角,几乎眨眼间就吃完了。佐助用上两大瞳力,也只勉强看清了他的老师轮廓瘦削的侧脸。

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让佐助每每在吃完饭后都不给他好脸色。其实以他现在的实力,硬要摘下卡卡西的面罩,也未必做不到。可惜宇智波天生口是心非的家族传统让他无法将自己的在意摆在明面上。

于是他告诉自己,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要再将眼睛睁大些。

抱着这样的心思,佐助等了一年又一年。他从没想到,死亡会先那一天而来。


佐助终于走了过去。鸣人和小樱站在卡卡西旁边,前者握着卡卡西的手,占据了最亲密的位置。佐助看着鸣人:“让开。”同时他看到鸣人骨节泛白,是他握着的手又紧了些。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小樱从悲伤中抬起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你们别这样……老师还在这里。”

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气势同时弱化下来,最后还是鸣人嘟嘟囔囔地让开了:“你呀,以前总是抢先靠在离卡卡西老师最近的地方,最后一次还要跟我抢。”无可奈何的语气昭显了说话者埋藏许久的怨念。

“我什么时候抢了?”佐助下意识反问。

“从一开始就是!”鸣人大声地说,回忆往昔让这几个英雄们有了一点年少时的影子——像是回到了十二岁那年,还没有经过死亡和重担的洗礼,会因为无聊小事争吵不休的模样。

“每一次出任务,你都贴着卡卡西老师走在最前面,去波之国的时候,明明应该我们三个坐在一起,你却非要贴着老师,连聚餐时也是,用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坐在老师身边……”

“我哪有……”佐助皱着眉反驳。

“佐助君总是口是心非。”连小樱也开了口,在过了这么多年后,她终于能以坦然的态度面对自己曾经爱过的男孩子,也能有勇气在他面前说出自己心里的话:“老师在达兹纳大叔家里养伤那次,他刚醒过来时,你明明比我晚一步过去,却硬要挤开我坐到最前面。”

双重“指控”下,佐助似乎再没有反驳的道理。这个从不服软的少年英雄也确实闭上了嘴。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在七班的往事了,但这些记忆却从没有消失,在需要的时候,比如此刻,全部浮现出来——提醒着他,鸣人和小樱的话并没有错。


但是,不该如此啊。

佐助看着静静躺在那里的男人,没有时间观念,无良,霸道,独裁,诸如此类的字眼便浮现出来,这里面每一个词单独拎出来都让足够让佐助深恶痛绝。这个男人,跟自己从小时候起就没改变过的期冀的榜样,并不一样。

到底是从何时起,竟然对他如此在意了?


随着佐助的沉默,鸣人和小樱也陷入无言里,直到忽然出现的人打破了这里死寂一般的气氛。

“就知道你们在这里。”


直到第一个字响起时,七班三人才感觉到有人到来。

太大意了。鸣人和佐助同时想,如果刚才是敌人……他们警惕的目光落在来人身上,又松懈了下去。

佐助第一个转过身,不再去看他。鸣人点点头:“凯老师。”

四战让凯的身体落下了永久的残疾,所幸那时的伤害只是身体上的,而现在……鸣人从没想过“无精打采”“强颜欢笑”之类的字眼能出现在凯身上。

凯拄着拐杖,一手托着一个木盒子,看起来很不方便,小樱忙走上前去想要把他拿,凯摇摇头,执意用这种费劲的姿势走到卡卡西面前。对于他,佐助倒没有相争的心思,默默的走到一边。

鸣人本以为以凯的个性和话唠程度,大概能和卡卡西老师聊上半天,没想到他只是看了卡卡西片刻,便对他们招了招手:“你们三个,过来。”

他们楞了一下,但还是听话的走了过去。

“伸出手。”

鸣人和小樱各自伸出了一只手。唯有佐助不言不动,用一种费解的眼神看着他。

凯有些无奈:“虽然你对我没什么好感,但这可是你们老师专门托我交给你们的东西啊。”

鸣人和小樱各自交换了一下眼神,不太明白神经一向大条的凯老师怎么忽然敏锐到能发现了他们还没发现的事。

短暂的沉默。佐助开了口:“你好像误会了,我对你没有什么意见。”

“只是讨厌我这个同伴占据了卡卡西心里的份量,对吧?”

所以在中忍考试里,听到凯说起卡卡西时,明明一向沉默寡言,却比任何人都要快的追问他们的关系。明明下定决定只追逐鼬的背影,却在看到凯拥有与卡卡西成为对手的实力时,比任何人都要生气。

“这家伙年轻的时候明明性情冷傲的不得了,没想到做了老师后却转性了,把你们一个个宠的就像小孩子。”凯摇头道。


小孩子……么?佐助闭上眼睛。

原来在他还没有意识到卡卡西的重要性前, 心里已经将这个人划归到重要的存在里了。

灭族以前是鼬,灭族以后是他,幼稚的独占欲,从小就是这样。


片刻后,佐助睁开眼,伸出手:“东西给我。”

凯苦笑了一下:“东西是给你们三个的。”鸣人和小樱立刻把手叠在佐助手上。凯郑重其事的把木盒子放在他们掌心里,而后回头看了看卡卡西,用一种疲倦至极的口吻道:“我永远的对手哟,你的遗愿我帮你完成了,安心去吧。”

鸣人看着凯,忽然很想念以前一把年纪还玩弄青春激情的人。


木盒子比想象中要轻。打开后,他们在里面看到了一沓照片。有卡卡西自己的,有水门班的,更多还是七班的,七班的照片里,只有一张是属于他们四人的合影,剩下的,都是他们三个人。是在他们惯常解散的那条街上,嬉闹有之,惊讶有之,懵逼也有之。

可是……

“奇怪,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鸣人嘀咕道,完全没有印象。

脑力一向优于其他两人的小樱立刻反应过来了:“是那时候……那个斯凯尔!”

鸣人和佐助同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复而又齐刷刷看向躺在那里的男人。

像,越看越像,轮廓身形都如出一辙的像——原来那个时候的斯凯尔就是老师。原来,他们早就见过了老师的真面目了?

曾经短暂出现在记忆里的摄影师忽然活了过来——笑容和善,本领高强,转头就能把他们卖掉的腹黑样子。

可恶!明明就跟那个无良教师如出一辙的品行,为什么到今天才发现——佐助看着躺在那里的卡卡西,心里无限怨念。

“啊啊早知道应该跟他合影啊,我都想不太起来他的样子了。”鸣人捂着头,一脸懊恼。

“原来那个就是卡卡西老师。”小樱脸上浮现出可疑的红晕——跟当初见识过卡卡西真面目的一乐父女如出一辙。

佐助没有小樱这么好的记忆里,以至于那张脸的细节已经模糊了,但毋容置疑的是,那是张可以用好看来形容的脸。虽然不清楚卡卡西为什么多年来要坚持戴面罩,但是这个习惯,恐怕无形中帮他省去很多麻烦了吧。

“早知道我也该像你们那样,成天缠着卡卡西老师来着。”小樱语气中有些怨念。

鸣人楞了一下:“佐助就算了,怎么连我也……”

“你跟自来也大人修行回来后,有事没事总抱着老师,还不负责任的说什么‘最喜欢卡卡西老师了’之类的话。可恶,我也很喜欢他啊!”

这话一出,连一直冷漠的佐助都对鸣人怒目以对了。鸣人面对两位同伴的怒视,连连摆手:“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佐助离开后,我跟着好色仙人走了,小樱也认了新的师傅,七班就剩下老师一个人。老师嘴上不说什么,可是我回来后,感觉他似乎又回到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了。虽然有很多人陪在他身边,但我总感觉卡卡西老师很冷,忍不住想要抱抱他,给他一点温暖啊。”说到最后,他看向佐助:“佐助,我很后悔,当年你要离开村子去游历时,我应该把你留下来的,这么多年来,卡卡西老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如果最后你能陪在他身边,我想老师会走的安心一些吧。”

佐助微微抬起头,昏暗的灯光落在他眼底,并不刺眼,但带来了一阵想要流泪的痛感。迎着鸣人的脸,他后退了一步,像是为了掩饰一般,仓促地离开了。


这个季节不该有这么冷的风的,佐助面无表情的想,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独自一人看过白天的木叶,站在阳光明媚的街道上,他忽然有一种无措的感觉。像是多年前鼬带他出去玩时,不慎走丢时的心情。陌生的面孔在自己身边川流不息,他失去了方向。

他遥遥望向远方,在木叶最高的岩山上,刻着历代火影的岩像,他长久的注视着其中唯一看不到真容的人。

多年前的画面忽然跃入脑海。也是这样一个明亮温暖的天气,顶着一头乱发的男人露出好看的微笑向他们打招呼:“抱歉啊,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路了。”


“你不是个好老师。”许久后,佐助隔着虚空对心中的幻影道:“以前你总是迟到,我等了你那么多次,我只迟到了一次,你为什么不肯等我回来?”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老师。”


【全文完】


后记:

其实佐助最后要说的是,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宇智波祖传傲娇没办法。

回看TV版的时候发现了卡佐相处的一些萌点,感觉佐助比他以为的更在乎卡卡西,我回看的不细致,认真看的话,应该能发现更多吧。

这里的卡佐实际上是个伪命题,卡卡西对佐助就是师长对弟子的宠溺,佐助对卡卡西也是类似这般。当然,如果卡卡西还活着,佐助又一直在木叶,不排除他们能发展一段轰轰烈烈超越世俗伦常的爱情???

微笑脸。可惜人生从来不能如果。


关于文中鸣人吐槽佐助的部分,参见tv版07,101






小樱的部分在10,这里特别想放个图,明明进去的时候,小樱冲在最前面,画面一转,就成了……




以及佐助君真的对老师的真面目很好奇啊,TV689里,鹿丸用影子束缚住了卡卡西时,他第一个冲到视角最好的的位置,真·迷弟。


七班四人俱在时真是好时光。

真想你们永远不会长大。





评论(33)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