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仔卡养成】朝暮03

【仔卡养成日常故事

【逗比帅爸X高冷萌娃

【三忍八犬乱入,无cp

【有糖有虐,接受点梗


章三

只要讨厌一个人时有理由就够了。



“所以说啊,你们身为忍犬的尊严在哪里?”自来也站在终末之谷中初代石像的头顶上,眼望着湍湍流水,一脸痛心疾首。

河水隔绝了他们所追踪之人的气息,因为急速前进早已累到吐舌头的忍犬们纷纷露出了羞愧的神情:“呜呜……果然是我们太没用了。”

“朔茂回来我们该怎么跟他交代……”

“都是我们的错啊……”

“卡卡西……我想卡卡西了……他要是被人偷走该怎么办……不,他这么可爱一定会被偷走啊……”


诸如此类的声音不断响起,帕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白痴啊你们,别被这个白毛蛊惑了啊,要不是他故意逗卡卡西说,朔茂觉得他不乖,已经打算领养别的小孩了,卡卡西根本不会离家出走吧。”

哭泣的忍犬们含着眼泪统一看向自来也,被这么多饱含怨念的目光注视着,饶是脸皮厚如自来也,也不由地躲闪了一下,咕哝着:“没办法啊,那小鬼实在太拽了,简直比小时候的大蛇丸还拽,忍不住就想欺负一下,看他平时一副聪明的样子,哪知道忽然这么傻。”

怨念立刻变成了怒视,帕克恨恨的咬了他一口:“混蛋啊,卡卡西再聪明也还是小孩子,朔茂成天不在家,他已经很在意了!你还这么逗他!”

“可是你们这么多狗在他身边不也没有看住他么?”自来也不服气的争辩道。

帕克对着他又是一口:“还不都怪你,好好地教他什么影分身之术啊!”

布鲁在旁边流露出苦逼兮兮的脸,因为想到拱着卡卡西时忽然把他拱没了的场面,当时其他几只差点扒着他的嘴要让帕克钻到它肚子里把卡卡西拉出来。

“我也就是随便一教,我哪里知道他一学就会啊。”自来也既低估了卡卡西的天赋,也低估了他千里寻父的狂热之心,他连连摆手:“好啦好啦,总之我们赶快把卡卡西找回来,然后瞒着朔茂这件事就ok了。”自来也背对着河口,双手叉腰大放厥词。


“要瞒着我什么事啊?”一个声音从天而降般响起。

“啊啊啊啊啊朔茂你怎么会在这里。”一人八狗同时发出了惊叫声。

“我做完任务了嘛,这是回村的必经之路呀。”朔茂笑眯眯的说,丝毫没有吓到别人的自知:“呀,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在他对面,八忍犬以自来也为中心,挤做一团,帕克跳到自来也的头顶, 爪子揪住他的头发,只露出两只慌乱的眼睛。

自来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这样啊朔茂大哥,你的瞬身之术可真是太厉害了,我完全都没察觉你就过来了。”

帕克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蠢货,忽然叫什么大哥啊,就算心虚也别做的这么明显啊!朔茂一下子就会看出来的!

不过还没等朔茂做出反应,纲手和大蛇丸也跟着尾随而来。从他们脑门上的汗珠可以看出,这一路他们跟的很辛苦。

“是啊,说是要回来陪卡卡西去夏日祭,怎么都劝不住。”纲手站在朔茂旁边:“真是的,你的伤还没好呢,逞英雄也要看看情况吧。”

这样说的话……西巴松开抱着的自来也的大腿,快速奔到朔茂身边:“身体状况闻起来确实不太好,朔茂你受伤了?”

这话一出,盘踞在自来也身边求安慰的忍犬们纷纷跳了下来,你争我抢的跑到朔茂身边,硬生生把站在一边的纲手挤到一边去了。

“血腥味很重啊。”这是乌黑的声音。

“那个……不全是我的血啦。”朔茂微弱的声音湮没在此起彼伏的狗叫里。

“好像还中了毒。”这是布鲁的声音。

“纲手已经帮我解掉一部分了。”朔茂无力的挣扎着:“可以请你们不要再舔我了么?”

“一部分?”自来也面露疑惑的转向纲手,纳闷有什么毒是纲手搞不定的。

“千代大婶的毒,”纲手闭着眼睛大拇指指向旁边的人:“毒素很分散,要花上两三天才能完全抽出来,朔茂大哥急着回家,让我先把毒给冻结了。”

“千代老太婆也来了?”自来也皱了皱眉,看着挣扎在狗堆里的朔茂:“任务还顺利吧?”

纲手捋了捋头发:“不是他本人,是他的儿子和儿媳。任务已经完成了。”

答案出乎意料简短,自来也凭借不该敏感时瞎敏感的特质觉察出似乎有什么不对劲:“是不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直如同背景板一般的大蛇丸忽然开口问道:“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自来也和八忍犬同时停住了动作看向他,九双眼睛里流露出“混蛋啊,这种时候问这个干什么?好好做一个高冷的美男子不好么?”的情绪。

朔茂把扒在自己脖子上的帕克揪了下来:“是啊,我刚才就想问了,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卡卡西呢?”他环顾四周,并没有感觉到儿子的气息。

“难道说……”朔茂托着脸,一人八狗九脸紧张的看着他:“你们是在玩捉迷藏?”


咚。这是众人倒地的声音。

“嘛,差不多是这样吧。”自来也心虚的擦了擦汗,总之我们确实是在找卡卡西啊。

朔茂丝毫不紧张的样子:“在这种地方玩还是有点危险啊,是卡卡西的主意吧?自来也你不用这么宠他啦。”

说是这样说,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吧。帕克在内心吐槽,还有啊,把卡卡西宠坏的根本就是你啊!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什么的,都是因为你在家时对他与求与给吧!


“朔茂大哥也太天真了吧?”大蛇丸冷笑道:“我看是他们把卡卡西搞丢了吧,早就说了,不如把卡卡西给我的万蛇照顾。”

不,那还是算了吧。八忍犬不约而同的生出这个想法。

“喂,到底怎么回事?自来也你说。”觉察到事情有点不对劲的纲手拿出大姐大的气场,一把揪过自来也。

“那个……”自来也面对气场全开的纲手整个人都好像矮了一截:“卡卡西不见了……”

朔茂微微皱起了眉看向八忍犬:“不见了?”

自来也忽然被推到他面前,七嘴八舌的声音:“都是这个家伙乱说话,说你看卡卡西不乖,准备去领养一个更可爱的孩子了。”

“喂你们!”自来也余光瞟到纲手不住跳动的青筋,结结巴巴道:“那个……我也就是随便逗逗他,没想到他当真了,哈哈,哈哈哈……”

朔茂没有说话。脸上反而露出一种近似于落寞的情绪,自来也不安道:“抱歉啊朔茂……”

朔茂摇摇头,脸上还带着笑,但莫名让人有死气沉沉的感觉:“不怪你,是我不好,如果我多陪陪卡卡西,他就不会这么没有安全感了。”


纲手准备打向自来也的铁拳轻飘飘落在朔茂肩头:“说什么呀,朔茂大哥,旗木家的人就这么爱揽锅么?这件事怎么看都是自来也的错吧。”

“先找人吧。”大蛇丸难得表现出正面影响。

朔茂深深吸了口气,双手捧住脸,有一瞬间,帕克觉得他像是在哭泣。软弱似乎只持续了一秒,抬起脸时他恢复了战场上出现的坚毅表情:“帕克,卡卡西是什么时候丢的?”

作为八忍犬里智商担当的帕克在这种时候感觉自己高大了不少,它快速道:“昨天晚上就不见了,他用了影分身……”

“卡卡西已经会用影分身了么?”纲手惊讶道:“他好像只有两岁吧?”

帕克翻着死鱼眼指着自来也:“他教的。”

自来也摸着后脑勺尴尬的笑:“呐,不愧是朔茂你的儿子啊,我随便教教就会了,哈……哈哈……”

朔茂没有理会他:“以卡卡西这个年纪来说,就算能用出影分身最多也只能支撑一个小时。”

“没错。”帕克指着布鲁:“卡卡西是在跟它玩的时候忽然消失的,把这货吓得直哭,以为不小心把卡卡西吃掉了。”

朔茂摸着布鲁的狗头:“啊,卡卡西太调皮了,辛苦你了。”


“这已经不是调皮的范畴了吧?”纲手说:“你们是追着卡卡西的气味来到这里的吧?不过这里有河水,气味会消失,最坏的可能,卡卡西已经出了村子。”

“我们来的路上并没有看到他。”大蛇丸说。

纲手耸肩:“我们走的是正确的路线,更坏的可能,卡卡西迷路了,走到更危险的地方去。”

“啊啊啊啊啊不要乱说话啊。”八忍犬齐齐叫了出来。


“帕克!”朔茂忽然出声。

“哎,是!”

“带着它们分头找。”

“啊,那你呢?”


朔茂竖起手指,伴随着纲手急急忙忙的声音“等等,你现在还不能用忍术……”随着一阵白烟过去,漫山遍野都是朔茂的身影,每个影分身脸上都是同款的严肃表情,朔茂本尊不知何时瞬身到森林中最高的巨树上,树叶左右摇摆,朔茂双手抱在怀里,不动如山地俯瞰着整个木叶,冷冽的声音伴随风声传了过来:“我会亲自踏遍木叶的每一个角落。”

阿基诺抹了抹眼睛,低声道:“岂可修,朔茂真是太帅了。”


“呦西,我也不能输!”自来也忽然干劲十足起来,抬起手指,也跟着结了印。瞬间周围多出二十多个自来也:“嘛,大概也就只能做成这样了。”

纲手看向大蛇丸,大蛇丸一脸不想跟你们说话的表情。他咬破了手指,忽然召唤出目测足有上百条小白蛇:“去找卡卡西。”他吩咐道。白蛇四处游走,忍犬们一下子全跳到了布鲁身上,布鲁被他们压的死死的,只能悲伤的嘤嘤乱叫。纲手受到启发,也有样学样 ,召唤出一百多条蛞蝓来。

“找到了直接按住打一顿。”纲手抬起头:“朔茂大哥不介意吧,你家这个小崽子,不打一顿是不会好了。”

朔茂嘴角抽了一下:“那个……还是让我来吧。”

纲手根本不听他说,一挥手,把蛞蝓们送走了。


这场声势浩大的寻人行动持续到了傍晚,许多忍者都跟三代目汇报了三忍和朔茂大人的扰民行为。

“朔茂大人用土遁把森林都快翻过来了。”

“白蛇和蛞蝓到处游走,吓到了很多平民。”


这类的投诉络绎不绝,三代目不得不派出暗部,把他们四人叫了回来。

“找不到卡卡西我是不会回去的。”朔茂淡然道。大概从这时起,自来也就看出他骨子里其实是个并不服从规则管束的人,不过那时他并没有预见这样的朔茂会在之后的人生道路中受到什么挫折,毕竟一直以来,他都是厉害到能兼顾责任和感情的忍者。

“卡卡西的话,我来时在木叶幼儿园看到过。”暗部队长如是道,话音才落,就看见一道白光从他眼前闪过:“啊啊这就是传说中的白色闪光啊,真是太快了。”


“卡卡西真的在村子里?”大蛇丸似乎怀疑这是三代目把他们骗回去的手段,毕竟气息是从这里消失的,要走也该往前,没有走回头路的道理。

暗部队长面对虎视眈眈的三忍,不自觉后退了一步:“是……是这样没错。”

三忍互相看了看:“那我们也回去看看好了。”


卡卡西坐在秋千上,他已经在这里坐了快一天了。听说这里是木叶小孩最多的地方。有一次路过时,正值放学时分,他看到很多大人进来领小孩子,PAPA如果要领养新的孩子,大概就在这里了吧。卡卡西面无表情地想。

屁股很痛,肚子很饿,但是他不敢走。脚下放着一些食物,是路过的姐姐们给的,他没有吃,因为PAPA说不能乱吃别人给的东西。于是他只好继续忍着饿。

睁着无神的双眼望着天空, 可是……真的好饿哦。地上的影子被夕阳拖得很长,尽头处忽然连接了另一个人影。

朔茂远远的站着,卡卡西眼睛里恢复了神采,他吸了吸鼻子,发觉自己有点感冒。


应该揍他一顿的。朔茂这样想着,但整个人都不自觉的放松下来。他走到卡卡西面前,没等他先开口,卡卡西说话了:“你来领别的孩子的么?”

朔茂一愣,一肚子的火气顿时烟消云散,他眨了眨眼睛,有点想要流泪。卡卡西没看他,低着头,看着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影子:“是我最先在这里排队的。”

朔茂抱住了他,他把脸贴在卡卡西的头发上,后者看不到他的表情,朔茂的声音很平静:“所以,卡卡西一直在这里等我么?”

卡卡西在他怀里缩成小小的一团:“嗯,我本来想要去找PAPA,可是PAPA的气息在河边断了,我知道这里有很多小孩子,我一直在这里,如果要领的话,我是第一个。”

“抱歉啊卡卡西,”朔茂的眼泪落进卡卡西的头发里:“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卡卡西攥紧了他的衣服,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你是的。”


“忽然有点不想打他了呢。”不知何时,三忍已经追了过来,他们远远站在一边看着忽然哭起来的朔茂,和带着一脸无奈,安慰他的卡卡西。

大蛇丸没吱声。自来也忽然开口了:“纲手,砂之国的任务是怎么回事?朔茂好像挺受伤的样子。”

纲手沉默了一会儿,撩了撩头发,每当她感觉不自在的时候,都会做这个动作:“朔茂大哥杀掉的忍者怀里,带着一张和小孩子的合照,那孩子,看起来跟卡卡西差不多大吧。”

“这样啊。”自来也舒了一口气,又有一个孩子要永远离开父母了,他仰望天空:“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旗木老宅


朔茂坐在一边拆着行囊,托中毒的福,这次他大概可以休息四五天了。卡卡西很高兴,他把苦无插满了院子里挂着的每个靶子的红心,然后跌跌撞撞的跑过来:“PAPA。”

“啊啊卡卡西小心脚下。”地上到处都是朔茂这次任务带的东西,卡卡西跑的很快,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

“朔茂你不用担心啦,卡卡西他……”帕克话还没说完,卡卡西就被横在地上的背包绊的飞了起来,帕克只感觉一道白光倏过,下一秒就看到旗木父子抱在了一起。

“卡卡西没事吧?”朔茂慌里慌张地问,前者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作为回应。


乌黑低声问布鲁:“所以昨天卡卡西能凭一己之力穿过村子和森林走到终末之谷,其实是巧合吧?”

布鲁吭哧吭哧道:“应该是吧,你看他连那么大的背包都跨不过。”

能不能不要这么天真啊,那根本是卡卡西故意的吧,你们看他现在笑的多得意。帕克一手捂着脸,感觉物以类聚什么的,根本是鬼话。


“PAPA。”卡卡西指着院子里靶子。

朔茂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卡卡西真厉害,不过不用这么努力也可以的,天气好的时候,还是去跟别的小朋友玩吧。”

卡卡西摇了摇头,伸手去摸朔茂背后的白牙短刀,奶声奶气道:“他们太弱了,我要变得更厉害,我想和PAPA一起去战场。”

朔茂张了张口,脸上露出自从战争开始以来,时不时就会出现的既悲伤又温柔的表情,他抱着卡卡西坐了下来:“卡卡西还是小孩子呢,小孩子是不用上战场的。”

卡卡西噘着嘴,小声嘀咕:“我不是小孩子,我是忍者。”他一边说一边握着苦无又要从朔茂怀里跳起来,似乎想要给他看看自己身为忍者的证明。朔茂按住他,一脸无奈的看向八忍犬:“你们啊,在我不在的时候都给卡卡西灌输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真是的……”他脸上的悲伤似乎有淡化的痕迹,将卡卡西的头埋在自己怀里,他低声道:“以后再做忍者吧,现在,只要做个小孩子就够了。”

因为很少会被朔茂用这么亲密的方式拥抱,总是说一句顶一句的卡卡西难得没有发声。唯有八忍犬纷纷露出懵逼的表情,锅来得太快,它们一时间不知道要不要反驳。


“总觉得现在说话很影响气氛啊。”比斯克小声说。

“可是不反驳又觉得好气哦,明明是因为朔茂太忙,卡卡西总是见不到他才会这样啊。”西巴也压低了声音。

“朔茂看起来很悲伤啊,还是不要反驳了吧。”布鲁展现了他与外形不符的温柔。


忍犬们抬起头,看着夕阳下安静相依的旗木父子,画面太美不忍打扰,它们握着彼此的爪子,含着热泪,默默背起了从天而降的锅。

这样的画面,直到自来也敲响门时才被打破:“夏日祭就要开始了哟。”

“啊。”朔茂松开卡卡西,转而拉着他:“走吧,PAPA带你去看烟火。”

“随便啦。”卡卡西低声道。

“嗯?”

“和PAPA在一起,看什么都可以。”

自来也闻言笑出了声:“朔茂啊,你们家卡卡西会不会太依赖你了。这样可不行啊,太重感情不能成为真正的忍者。”

“自来也大人还不是成天跟在纲手大人身后转悠。”卡卡西忽然冒出一句。

朔茂摸了摸他的头,对自来也笑笑:“没关系,在他的成长成可以独当一面的忍者前,我都会陪他的。呐,卡卡西。”他低下头,露出了一个浸着月光的微笑。


写在后面的话:

卷首那句是在695话时,卡卡西对说着“我既没有理由喜欢她(指樱),也没有理由被她喜欢“的佐助说的。不加思索的回答。

只要讨厌时有理由就够了。

喜欢,是不需要理由的啊

这大概是卡卡西从小就认定的道理。

评论(28)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