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仔卡养成】朝暮02

【仔卡养成日常故事

【逗比帅爸X高冷萌娃

【三忍八犬乱入,无cp

【有糖有虐,接受点梗


章二  


◇我的名字是旗木卡卡西,喜欢的东西和不喜欢的东西,不想告诉你们,梦想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久违的热闹。

三忍八犬连同朔茂一起,以画圈的姿势将卡卡西围了起来。卡卡西盘腿坐在圈圈中间,一脸心里苦的表情揉着小脸蛋。

距离三忍上次见到他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卡卡西不仅在身体素质方面飞速发展,在外貌上也越发得朔茂的精髓,简单地说,他越长越好看了。每次朔茂带他上街,收到的注目礼都比平常多得多,而且大部分人都是先看到朔茂怀里的小孩,再去看他本人的。本来朔茂在木叶忍者里就无人不晓,托卡卡西的福,现在连老幼妇孺都知道他的大名了——哦,就是旗木家那个特别可爱的孩子的爸爸呀。

为此朔茂每次出任务,都不惜耗费查克拉,把八只忍犬叫出来全天候看护,防止有人趁他不在过来偷孩子。


卡卡西还是很黏朔茂。现在能走能跳,主动性更强了,刚才一听见门口有动静,骑着狗就冲了过去,口中喊着:“PAPA,欢迎回家。”结果连人带狗撞在走在最前面的纲手身上。纲手看清了撞过来的人,当场惊叫:“岂可修,卡卡西居然长得这么可爱了!”

其实按照帕克的说法,卡卡西小时候长得更可爱,只不过面对别人时总是摆出一张生无可恋脸,当然不太讨喜。纲手这次受到朔茂级待遇,当场被萌的抱起来一通揉搓,一边揉一边还说:“自来也大蛇丸你们也来抱抱,这小鬼太可爱了。”

乌鲁克恨恨的拍了两下地板:“她居然揉卡卡西的脸,我们都没揉过耶!好气啊!”

西巴低声对布鲁说:“卡卡西好像要哭了,我们要不要上去咬她?”

拥有大块头和强战力的布鲁是护娃小分队首席战斗力,不过在没有战斗的时候,性情十分憨厚,它犹犹豫豫道:“朔茂只说过不能让别人把卡卡西抱走,纲手大人好像没有这个打算啊,帕克是不是?”

帕克翻了个白眼:“明显不能咬啊!而且朔茂就在旁边,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出于礼貌,朔茂苦着脸没有强行从纲手手里夺走卡卡西,还对他摆出一个“要忍耐啊卡卡西”的表情,卡卡西咬住下唇一脸屈辱。当纲手恋恋不舍的把他放下时,卡卡西的小脸已经红了一圈,朔茂揉着他的头发宽慰道:“卡卡西,这就是爱,这就是爱啊。”

帕克在旁边听的翻了个白眼,朔茂你这样子解释真的好么?感觉卡卡西以后放佛不会再爱了。


进屋后,卡卡西指着三忍,用字正腔圆的小奶音问:“父亲,为什么他们也来了?”每当有外人的时候,他都以尊称称呼朔茂。

朔茂按住他的小手:“卡卡西,要有礼貌,不可以指人,三忍是来帮你过生日的。”

卡卡西小声嘀咕了一句,朔茂没听清,帕克仗着与生俱来的狗类优势听清楚了,那句话是:我只想和PAPA一起过~不过它掂量了下三忍的实力,还是选择不说。而且,这个大宅实在太冷清了,卡卡西常年对着狗,简直要让帕克担心他以后会不会跟人相处了。


今天卡卡西满周岁,按照传统,应该抓周。朔茂本着低调的原则,谁也没告诉,但是在商店为卡卡西购买抓周的东西时,被出任务回来的三忍看到了。

纲手看着自来也抱着的纸包里露出的画笔,好奇地问:“朔茂大哥,你还会画画?”

朔茂摸着后脑勺:“不……这些是给卡卡西抓周用的。”

自来也翻了翻朔茂怀里的纸包:“算盘、字典、铅笔……朔茂你不行嘛,怎么能给卡卡西抓这些东西,太不懂得忍者要从小教育了!”

朔茂笑弯了一双月牙眼:“这个……就是图个彩头。”

自来也大力地拍着他的肩膀:“你这样不行,等我来给你准备。”

纲手双手抱怀,一如既往的对同伴进行批评打击:“你能准备什么,朔茂大哥,我也来帮忙好了,你在这等我下。”

朔茂有气无力道:“嘛……其实……”

大蛇丸也开了口:“不用客气。”

三忍说完就走开了,留下朔茂一个人站在秋风里独自说着剩下的话:“真的不用了……”


拒绝无果的朔茂,带着三忍一起回来了,他们各自将自己带的东西……纲手是骰子,大蛇丸是一罐内容不详的奇怪液体,自来也……他带来了一本看封面就知道内不良的书籍,在放下的第一时间,就被纲手连人带书丢出去了。连同朔茂买的那些,一起放到卡卡西面前,顺带还加了朔茂的白牙短刀。

这会儿自来也口中喊着“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看到卡卡西的忍志啊!”挣扎着爬了回来。


卡卡西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东西,以及四人八狗的充满期待的表情,难得的……怯场了。

“父亲,这些是什么意思?”

“这些是试探你器量的东西!”自来也抢先说。

帕克义正言辞道:封建迷信!只是小孩子抓周而已,难道给他抓个火影袍他以后就能成为火影么?别给他压力好不好!

自来也听了这话:“帕克你说的有道理,朔茂,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把老头子的火影袍偷过来。”

帕克一挥掌:“喂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懂狗话啊!”

“器量?”卡卡西的思维还在上个单元,他一脸茫然的重复了这个词,看向朔茂:“父亲,器量是什么?”

朔茂看了看东西,又看了看他,显然也在发愁怎么让一个刚满周岁的孩子明白这个内涵丰富的字眼。他苦思冥想了片刻:“器量在这里就是……你抓住了什么,就能跟它产生很紧密的联系了。”

“抓住了,不会分开了么?”卡卡西睁大眼睛。

朔茂挠挠头:“老话讲是这样吧,也不是绝对的,不过只要你不想分开,应该就不会分开了。”

卡卡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把目光重新转向地上那些东西——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自来也又把那本不良书籍放回来了,好在卡卡西看也没看就从那本书前爬了过去。然后依次爬过纲手的骰子……大蛇丸的实验品……书本算盘画笔……最后停在朔茂的白牙短刀面前,他伸出手。


可能是错觉,帕克感觉到朔茂的身体有点紧绷。怎么说呢,这也算意料之中吧,父控沿袭父亲的忍道什么的,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下一秒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卡卡西把跟他差不多高的白牙短刀绑在后背,一个飞扑,跳进朔茂怀里,双手环住朔茂脖子:“抓住了!父亲。”


“哎?”

“哈?”

“啧。”


三忍异口同声的发了声,连朔茂也楞了一下:“卡卡西?”

卡卡西笑出了跟朔茂同款的月牙眼:“抓住了,就不会分开,对不对,父亲?”

朔茂的愣怔转化为感动:“那……那你为什么还要拿着刀?”

卡卡西仰着脸:“刀用来保护父亲,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父亲!”

帕克离朔茂很近,此刻不安地揪了揪他的裤子:“有外人在啊,忍住啊朔茂!”

但是朔茂就像没听见一样,只是把卡卡西搂在怀里:“啊啊啊卡卡西,PAPA好爱你!”

卡卡西条件反射的捂住脸,眼睛里写满了忍耐:“父亲的话,就……就让你爱吧。”

朔茂虽然没能理解卡卡西的隐忍,但他哭的更大声了。帕克在旁边恨的一捂脸:“白痴啊,早说过不要跟卡卡西乱解释爱的含义了,还有你能不能控制下你自己,三忍会笑的,啊啊啊,卡卡西快要被你勒死了!”


事实上三忍并没有笑。彻底研究过二代火影执政策略和思想的大蛇丸看着他们,忽然冒出一句:“怎么说呢,旗木家族人丁凋零也算是幸事把。”

自来也嘀咕道:“朔茂跟宇智波家那群人不一样的,他们好像……是更爱别人些。”

纲手难得没有反驳自来也的话。


吃完饭三忍本来还想跟朔茂聊会天,可卡卡西乖乖地抱着奶瓶坐在朔茂旁边,一下一下地打瞌睡,他们也就没好意思继续坐下去。

他们前脚踏出大门,后脚卡卡西就把趴在旁边真瞌睡的布鲁揪了起来。

朔茂看着骑着狗满屋子乱转的卡卡西一脸宠溺微笑,帅的简直飞起。

帕克看着摆明了纵容态度的朔茂,抬起饱经愁苦的狗脸:“朔茂啊,其实以你儿子的心机,你根本不用他被人拐走的。”

朔茂一本正经道:“卡卡西是很单纯的。”

“混蛋啊,哪里单纯了?你是不知道你不在家的时候他怎么折腾我们的,你看布鲁,累的脸上的褶子都挂不住了!”


朔茂不理帕克,坐到桌边,冲卡卡西挥了挥手,卡卡西立刻从狗背上跳下来,扑到他怀里。朔茂给他整了整头发:“这么开心?”

卡卡西看上去乖得不得了:“嗯。”

“为什么?”

帕克无声的吐槽,明知故问啊,就是想再听一遍吧!

卡卡西从他怀里钻出来,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弯着月牙眼:“抓住了,就不会分开。”

朔茂轻轻抱住了他:“我也抓住卡卡西了。”他声音轻缓而坚定:“PAPA会一直跟卡卡西在一起。”






评论(3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