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幽唐故事(20)瓶邪only/古代穿越/欢脱/有肉

20


我置之死地的当街怒喝暂且拦住了两位想要火拼的大佬,但怎么取得双赢层面的“后生”却成了横在我心中的难题。我悲哀的发现,这事儿真是不是一句话能说清的,我要怎么跟张起灵解释身后之人跟我三叔一模一样,好巧不巧的,后面这位放佛也跟我有着同款遭遇。虽说我是文科生,但专业不对口啊,该怎么把这种玄幻故事一般的情节说的顺理成章一点?

内外交困之下,我的冷汗应运而起,张起灵看了我这副疑似做贼心虚的模样,眉头皱的更深了。我相信,此刻他心里已经揣了好几条狗血段子,不过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但我身后这位就没他这么好的定力了。

不得不说,现在大佬们多栖发展已经成了约定俗成的事情,伪三叔展现完表演功力后,又开始摆出黑道大哥的架势,而且从风格与熟练度来看,我相信这才是他的老本行。

伪三叔手持凶器推开了我,跟张起灵来了个正面碰撞:“你是何人?与他什么关系?”

我感觉他这两个问题问的真好,把我们家老张的心声都给问出来了。可惜伪三叔先发制人,张起灵这时候要照葫芦画瓢地回敬一句,未免有侵权之嫌,于是他转而看向我。

我虽然是矛盾的中心点,但在两位大佬面前,稍不留神就失去了话语权,眼下终于到我发言的时候,我赶紧道:“小哥,我跟这人不认识,我就是看他长得像我一个熟人。”

站在一边的伪三叔听了我这话,眉头一皱,神色一凛,一个字没说,光靠面部表情就把我的台拆了。我看的心里叫苦不迭,伪三叔啊,这时候你就不能控制一下你自己么?没看到对面这位杀神疑似要再现江湖了么?

我尴尬的解释道:“那什么……他的心路历程可能跟我差不多,但我们真的不认识。”

张起灵盯着我看了几秒,我拿出写入党申请的热忱回看过去,表明我所说的是经得起组织考验的,终于,张起灵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们走。”他伸手拉过我。

伪三叔估计是第一次被人挑战权威,惊怒之下,当即拿出本地一霸的气势也过来拉人——别说,他发起火来倒跟我三叔很像,我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张起灵动作太快了,伪三叔拉了个空,再看时我们跟他已经有个四五步的距离。

这点距离哪能拦得住伪三叔的求知欲和暴虐心,可没等他做出进一步反应,忽然从天而降五六个人,将他团团围……啊不,应该是挡住。这些人从装备到表情都跟复制粘贴的似的,基本可以认定他们都是保镖。保镖们可能见多了对伪三叔图谋不轨的人,还没有过他亲自图谋不轨的经历,面对着横刀怒目的老张和人高马大的我,护主心切,冲上来挡在我们之间,做了程咬金。

我心想,领导面对真歹徒时他们虽生犹死,需要团团坐的时他们冲出来拆座,一点与时俱进的精神都没有,就这政治觉悟,这辈子注定只能做个龙套了。

伪三叔本来在速度上就不占优,又被这群没有眼力劲的保镖挡住,一时间只能用骂娘表示愤怒。跟着张起灵狂奔的同时,我听见他字正腔圆绝无地方韵律的骂腔,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他不是我三叔。


张起灵带着我翻墙而过,找到了他之前说的清凉馆。看起来应该是吃饭住宿二合一型客栈,规模很大。张起灵领着我要了一间房,付钱时掏出来一个我之前没见过的钱袋。可能是接触到我惊讶的目光,张起灵难得不问就答:“我把马卖了。”

我“哦”了一声,倒是不意外,驿站的马身上都是有标记的,要是一路骑下来,等于是给追踪者提供了个导航,人家一路问就能找到我们。

我们跟着店小二上了楼,张起灵一进去就张罗着关门关窗,搞得我有点紧张。先是幼儿园早恋未遂事件,后是当街跟个老大爷不清不楚,张起灵冷着脸走了一路,估计心里是相当不爽,保不齐这是准备家暴,亦或,家……爆?

张起灵关好了最后一扇窗户,转过身,我正沉浸在自产自销的臆想中,冷不丁和他对了个眼,当即倒退几步。跟我的虎视眈眈相比,张起灵看上去平和的多,他指了指床:“你先休息。”他坐到桌边,自顾自喝茶。

我回味了好几遍,确定他的“休息”就只是休息而已。不对劲,我心想,他这也太淡定了,八成是在生闷气。风里来雨里去,推到三观吃了苦头才建立起来的基情居然因为没影儿的事出现裂缝?不成。

我坐到他对面:“小哥,你是不是在生气?”

张起灵摇摇头:“没有。”

我一脸无语,心想这是在玩深沉?有一瞬间我很想走人,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要是死撑列入奥运项目,他大概能拿个冠军。把他憋出个好歹,一路上我也不好过。我叹了口气:“小哥,我跟那老大爷真不认识。”

他喝了口茶:“我知道。”

我看他的表情,好像真的没有怀疑,难道说他还在计较我幼儿园那会儿?这心胸也忒不宽广了。没等我琢磨出新词儿,他又冒出一句:“拦你之人,是吴梁国主胞弟。”

我脱口而出:“靠,你怎么也知道?”

他狐疑的看了看我,慢慢道:“也?”

我捋起袖子,是时候证明福尔摩斯柯南不是闲书,我的专业技能也不是白学的了:“也没你知道的那么清楚,我本来看那人就是非富即贵,又看到刚才那些保镖的佩刀,使刀的基本都佩在右手,只有古……只有皇宫侍卫才佩在左手,当然,不排除有人左撇子,但是左撇子扎堆也太邪乎了,所以我估计他是宫里的。城里这些招魂牌上的名字我也看了,佑邪,吴梁国姓是吴,要是我没猜错,走失的皇子叫吴邪,跟我同名,估计他是认错人了,这么火急火燎的找人,肯定是和国主关系匪浅了。”

说完这些话后我微微一笑,也摆出一副深沉的样子。

张起灵沉默了许久,久到我都有点不安了,难道前几天低调过了头,现在一鸣惊人真的惊到人了?张起灵终于开了口:“你是他么?”

“什么?”

“吴梁国太子,吴邪,你是他么?”

------------------------

喜欢要多多留言啊,最近沉迷火影,老琢磨着整点儿七班同人,仔卡故事啥的,需要很多很多爱和支持拉我出坑


评论(35)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