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渡天 (终章)全员神兽/民国/he

终章


带着混沌钟和山河社稷图,他们回到了白县。有了这两样法宝傍身,吴邪轻而易举进入了阵力最强的县城中央。寻了一方高地站稳了,他像是造世大神一般念起法咒,令万物归位。张起灵不远不近地看着他,也护着他,阵法太强,一招不慎很有重蹈覆辙的危机,然而吴邪刚凝了内丹寻回旧爱,正是感觉良好之时,因而一招一式都有着加倍的发挥。随着县城内外一直聚而不散的黑雾开始变淡,张起灵也有了动作——县城里的百姓无端跟带鱼似的被冻了这么多天,不篡改他们的记忆,等他们醒过来一回味,非得自己琢磨疯了。

在天快要擦黑之时,吴邪气沉丹田,收了两样法宝,与此同时,覆盖白县的冰雪差不多已经融化完了。晚霞悬在天边,勾勒出一团红澄澄的暖光。

白县百姓沉睡时才入冬,如今一觉醒来,年关就在眼前了。蹲在酒楼口抽着旱烟的老大爷吐出含在嘴里的烟圈,十分自得地发出感慨:这一年又过去了。女人们猛然回想起来家里的年货还没筹办齐全,嘀嘀咕咕的寻思着自己为什么这么糊涂,然后统一开始大肆采买,在如同过境蝗虫一般的采买之中,小贩们手忙脚乱,同时心里纳闷,怎么就没与时俱进的把货物准备够呢?

吴邪蓦的从高楼的屋檐子上跳了下来,吓的一个小妇人当场摔了篮子,篮子里的白菜萝卜土豆滚了一地,一条大鲫鱼趁机当街打滚。小妇人十分恼怒,也没顾上抬头,因为路边有些流窜的乞丐,很有被他们趁火打劫的危机。她嘴里骂骂咧咧地捡着东西。吴邪自知理亏,也没好意思回嘴,手脚麻利地帮着一起捡,及至所有东西都归位,小妇人才抬起头,看清了面前之人。

白县城小,有头有脸之人大家普遍都认识,像吴邪这样又好看又年轻的人物,在酷爱家长里短的女流之辈中,更是无人不晓。小妇人已经嫁人,但嫁了人也不妨碍她春心萌动,此刻对着吴邪,脸上有点发红,感觉自己刚才那一通不干不净的碎嘴子实在不成体统,于是翻了翻篮子,在水灵灵的萝卜和红扑扑的苹果中略犯了愁。按照她的心意,她很想把苹果给吴邪,但是冬天水果十分昂贵,给了他一个,家里便要少一个。萝卜虽然比较朴素,但是水分充足,也可以充当水果。

可低头又抬头的功夫里,她发现眼前又多了个男人,身形与吴厅长相当,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就听他低声问:“怎么了?”

吴邪笑笑:“没什么,不下心吓着人家了。”

小妇人摸向萝卜的手当即拐了弯,递上一个大苹果,然后红着脸从两人身边绕走了。吴邪蓦的得了个大苹果,此刻拿在手里,有点莫名其妙。张起灵问:“这是何物?”

吴邪道:“苹果啊,你没吃过?”他想起来,张起灵确实没吃过,在他们沉睡之前,天地间还没有这个东西。他把苹果在衣服上蹭了蹭,递到张起灵嘴边:“来尝尝。”

张起灵本身不馋,但这东西是吴邪递过来的,意义就超出吃这件事本身了。他一张口,咬出一个满月。苹果汁甘甜清冽,像是山间的泉水,他握着吴邪的手腕把苹果推了回去:“你也尝尝。”

吴邪经过了这一番变故,现在面对张起灵颇有失而复得之感,因而分外听话,张起灵让他吃,他就吃,一边吃一边发出评价:“哟,挺水灵的。”

张起灵眼里含笑,“嗯”了一声,他对吃是无所谓的,但面对吴邪的给予却颇有老餮之心,多多益善,来者不拒。吴邪评价完了又把苹果递了过去,凭他的心意,他很想把这个世界的好东西都拢做一堆,送到张起灵面前,可是现在身无长物,所有的只有苹果一枚。好在苹果张起灵先前也没吃过,那正好让他多吃一点。他递过来张起灵就吃,不大不小的咬了一口,然后又推了回去。

吴邪感觉他今天颇有点肉麻,不过毕竟是大难刚过,腻歪一些也属正常,他笑道:“你吃吧,我不爱吃这个。”张起灵不肯,执意又是一推,吴邪愣了愣,明白了他的意思。

两个人在暖旭的夕阳下,如同患难夫妻一般,在经历过艰难后分享着一丝甘甜,分享到最后,吴邪发出一通评价:“这苹果一般,上次胖子给我弄了个什么瓜来,好家伙,瓤子红的跟血似的,那玩意才叫好吃,回头我让胖子再弄个过来给你尝尝。”

这场博弈是吴邪的,也是张起灵的,偏偏没有胖子等人什么事,虽说当时事出突然,来不及知会,但吴邪总有点对不起他们之感,如今胖子猛然在他口中亮了相,登时将他们拉回现实里。依照张起灵的意思,他颇想在白县住一晚,但根据吴邪的经验,张起灵这一住下,估计不是一晚的事。胖子他们怕是很快就会找到玄冥老祖困他之地,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场面估计很刺激他们的小心肝。吴邪为人仗义,不肯在这方面让兄弟担心,于是带着张起灵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回了北平。

路上,张起灵问:“往后你有什么打算?”

吴邪心里知道他们总归要回天界,但他感觉这事儿不急,掰着手指头,他把想法一样样摆出来给张起灵听:“待会儿回北平后,咱们得把破阵的事说的凶险点,让胖子他们听得心有余悸,顾不上抽咱们。哦,到那得是早上了,一早上时间应该够说,等中午我们大家在一起吃顿饭,上次那个铜火锅挺好,可惜我那时候老惦记着你,下手太慢,好东西全让胖子给捞完了。这次不能再便宜他了。”

上一次,是一切未分明前,他们还形同陌路的时候。张起灵声音里听不出情绪:“没看出来。”

到了现在,吴邪也没什么好瞒的了:“哎,那时候不敢让你看出来,本来我心里就乱,回头你看我也动感情了,还不得更缠我?我对着你意志不坚定,万一被你攻克了,糊里糊涂成了好事……虽然我也不介意啊,但我那时候总拧着一根筋,觉得咱俩的事不能这么草率。”

张起灵在厚衣服的掩护下握住吴邪的手,他知道吴邪说得对,凡人一生不过百年,糊里糊涂就过去了,神祇不行,因为他们的糊涂是没有尽头的。“嗯。”

吴邪看了看张起灵,确定他没有继续话旧之意,于是就接着话茬道:“上次你也没吃多少,这次我们都多吃。吃完饭就去戏园子看小花唱戏,我跟你说,他唱戏是真不错,你那什么表情……我这是带你感受国粹,体验生活,你可不许给小花使绊子啊。”张起灵双目放空,不置可否,吴邪不便在这事儿上对他威逼利诱,只好寄希望于他的节操,然后继续道:“这旅长估计干不了了,人间从来都是树倒猢狲散,玄总理也不是什么以德服人的主儿,他一死,委任状就不好使了,对了,玄冥老祖人呢?”

张起灵拿出龟壳:“在这里,等日后我们回天界再处置他。”

依照吴邪的意思,应该登时将他打个魂飞魄散,不过看着这东西的造型,他感觉跟玄冥老祖本人气质十分贴合,因而笑了笑:“好,回头我辞了职,我们先去游历游历,要说凡人也是有能耐,他们居然弄出一种叫做飞机的东西,能够漂洋万里,咱们也坐一下过过瘾。你知道欧洲么?据说很繁华,跟这里不大一样,咱们一起去看看。”

他这一段话里,张起灵大半名词都没搞懂,但是搞不懂也无所谓,因为两个人在一起,去哪里都很好。吴邪不是话多的人,但今天劫后余生,故而颇有兴致,将未来好好展望了一通,一直展望到了二十年后,并且还是风光锦绣,有酒有歌的二十年。在这一通祈愿里,他们都没再提过去的事。因为过去有遗憾,有痛苦,提起来不免有些败坏心情,他们只愿岁岁如今朝,长享安乐。

话说到最后,吴邪还有点意犹未尽,于是他问:“小哥,你有什么想做的事么?”

张起灵思索了片刻:“我想去取回我们的照片。”

提到照片,吴邪不禁想起那个没羞没臊的晚上——他能想得到,张起灵必定也能,然而这个话题不好深入,因为深入起来,张起灵随时都有旧事重温的可能,现在显然不是做这事的好时候,他十分正经道:“对,婚书上还差一张照片,可惜那天姿势不大好,回头看看,要是不好看再重新照一张。”

张起灵点点头:“嗯。”

 

他们且说且行,不知不觉就到了北平城。北平作为人间富贵荟萃之地,通常在早上就展现出其繁华的一面,然而天光已都已冒了头,整座城市却像还没醒来似的,寂静的要命——也不算是完全的寂静,因为空气里始终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儿,街上一片狼藉,招牌东倒西歪,有干涸的血,甚至还有死去的人,可以想见之前的激烈。吴邪才离开一天,这里就天翻地覆上了,他不禁有些纳闷,现在虽然是乱世,但北平乃是中华王气荟萃之地,一向得上天庇佑,大阵仗不容易打起来,现在怎么平白无故起了战火?

他感觉这事儿自己是搞不明白的,思索了片刻:“小哥,你能感觉到胖子他们在哪儿么?”

张起灵闭目片刻:“他们来了!”

 

解雨臣等人找到玄冥老祖的老巢后,发现吴邪没了,他们就合力变出千只蝴蝶大小的飞鸟,在城里四面八方展开了搜索,是故这二人一进城,他们就收到了消息。横竖现在街上没人,他们不用避着凡人耳目,直接飞过来了。

胖子等人本来存了十足十的担心,但眼见吴邪没事,担心登时转变为怒火:“我操,你跑哪儿去了,咱们都他娘的快急疯了,你看花花,这一晚上老成什么X样了。”

解雨臣眼下一团乌青,形象也偏于狼狈,本来正是心情欠佳的时候,猛然被点了名,声音陡然提高:“你说谁老?”

黑瞎子算是他们中唯一理智尚存的人,见了吴邪和张起灵这个伉俪情深的造型,道:“玄冥老祖被你们解决了?”

吴邪言简意赅道:“解决了,这事回头跟你们细说,城里怎么回事?”

黑瞎子比了个手势:“玄冥老祖手底下的人造反了。”

吴邪讶异道:“玄冥老祖才出事他们就知道了?”

黑瞎子有点无奈:“坏在钱上头,正好前天刚发了饷银,没成想一夜之间银子全成了树叶。玄冥老祖来的突然,军队上下估计早有闲言碎语,现在这事一出,士兵们都不干了,闹着要去找他问明白。大帅府没有说话的人,士兵们三请四催等不到他出来,闹事就直接变成造反了,别的小军阀趁火打劫,差不多有三方人马,昨晚在城里打了一仗,没分出胜负,估计还要继续打。”

吴邪琢磨了一下:“不对啊,玄冥老祖坐到这个位置上,在家不动都会有人给他送钱,他不是缺钱的人,怎么会用树叶子滥竽充数?”

黑瞎子早在之前就先跟黎簇通了气,因而多少知道点内幕:“因为张海客呗。”

吴邪顿时明白了。平心而论,玄冥老祖这人是挺贪,但他的贪欲从来不在人间财富上,有了钱多半也是丢给张海客打理,张海客做事周全,他也没有过问的必要。而张海客,一开始就做好了收拾他的准备,从财富权势乃至自身修为,方方面面给他下套——按照张海客原本的意思,等玄冥老祖落了马,再由自己稳定局面。岂料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场博弈到了最后,连他也跟着吃了瓜落。他这一落网不要紧,偌大一个局失去了收网人,白白便宜了北平城里心怀不轨的军阀们。

事情到了这一步,吴邪等人统一露出束手无策的表情,人有人道,仙有仙道,他们不能以一己之欲坏人世因果。一言以蔽之,这事他们管不了。

管不了,那也只好不管。然而眼见着一方乐土变成了这个样子,胖子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本来冬天流民们就难熬,这一场仗打下来,不知道要枉死多少人。”

解雨臣唱了这么久的戏,已经唱的博古通今,他不咸不淡道:“有什么稀奇的?千年来这种战乱就没停过,现在不会是最后一次,也不会是最惨的一次。”

吴邪听在耳中,表情未变,但是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了。解雨臣评论完了外人的闲事,转而把矛头对准他:“你是怎么回事?”

吴邪原本还有一丝促狭心思,现在受了眼前景象的影响,也促狭不起来了,有一说一,绝没有吓唬人的意思——可饶是如此,也把他们吓得够呛。 解雨臣开始就是浓眉紧锁,听了他的话,恨不得整张脸都愁到一块去,因为替吴邪害疼,及至说到最后,他的表情才好了点。

胖子问:“你的意思是,白县的法阵破解了?”他们这一天一直揪着心,压根没留神身上的桎梏什么时候舒缓了。黑瞎子没多话,直接取出封魂石,念力一起,里头的功力就飘飘忽忽回归本尊。胖子赶忙有样学样,也引出了自己的功力,一番吸纳吞吐后,他朗声大笑:“哈哈哈哈,胖爷又完美了。”

解雨臣跟黑瞎子一样,属于不声不响派,不过收归了法力,他看上去也和气了些:“现在怎么办?”

吴邪首先感觉铜火锅是吃不成了,吃不成也无所谓,天下好东西那么多,换别的地方吃也是可以,可是对着满地的狼藉和街角若影若现的尸骸,先前那一通打算忽然有点说不出口,他思索了片刻:“我跟小哥之前照了张照片,现在想先去取照片。”胖子闻言“哦”了一声,兴致勃勃道:“结婚照?”吴邪难得语塞,反倒是一直跟闷葫芦似的张起灵开了口:“嗯。”

胖子他们不好拿他打趣,贼眉鼠眼地相视一笑,随他们一起去了。

 

照相馆只剩下半壁残垣,里面没有人——也没有尸体,女学生和其母听到风声,早在这一场轰炸来临前就躲进了防空洞里。可是人能躲,东西却没法背在身上带走。吴邪隐约记得那天放照片的位置,摸摸索索找了过去,张起灵一挥手,掀飞一地的砖头,一个小相框带着一身灰,见了天日。

那是他和张起灵的照片。吴邪拿起来,感觉上面的画面无疑是浪漫的,只是过分活泼,颇有点鸡飞狗跳之意,但这份活泼是断壁残垣里长不出的,非得是和平岁月才能拥有。

胖子伸头看了看:“小哥真帅。”解雨臣也有些好奇,屈尊看了一眼:“吴邪也不错。”

黑瞎子摸了摸头发,感觉自己形象也很好:“只可惜这地方被炸了,不然咱们几个来张全家福。”他一边说一边比了个V字手,这是他游历时跟一个外国传教士学的,只可惜比也是白比,四下狼藉一片,无人记录。

吴邪看了许久,忽然开了口:“其实欧洲也没什么好。”张起灵没吱声,听他说,吴邪便继续说:“人间现在到处乌烟瘴气,不如天界好,戏倒是真想带你去看看,不过小花在身边,也未必要去园子里听。”他说的轻缓坚定,众人都知道这一番言论下必有想法,于是统一沉静了。

吴邪顿了顿:“我们回去吧。”

人间世道虽然自有它们的轮回,可在诸星镇天台无人看守,天道紊乱之时,世间的因果便不止是凡人自己造就的因果了,吴邪不能为了自己的浪漫,就夺走别人的平安。

一时间众人统一沉默了,胖子道:“你不是不想回去么?”

吴邪把相片放进口袋:“不想,但应该不会比这些人渴望和平的心情还激烈。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反正我们永生不死,什么事都等得了,也不急着跟凡人抢时间。你们怎么说?”

胖子和黑瞎子感觉他是多此一问,因为当初吴邪生出那个胆大包天贻害千年的主意时,他们都当仁不让地追随他而去,现在回归旧日生活,有什么好说不说的?

唯有解雨臣半天不说话,吴邪考虑到他身为北平当家花旦,可能有一点虚荣心——虽然现在在打仗,可打仗完了也是要听戏的嘛。殊不知他跟解雨臣想的不是一回事。解雨臣道:“我怎么记得当初帮你布那个阵时,你答应了我什么事儿来着?”

吴邪心明如镜,然而不想认账,眨了眨眼:“没有吧?你记错了。”

解雨臣视功名如粪土,经过这一场长眠确实想不起来,此刻眉头紧锁,嘀嘀咕咕道:“我记得好像是答应了什么……”

吴邪偷偷对张起灵笑了笑:“本来想带你回太一山上看看的,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反正天寒地冻,没什么好景致。以后再去好了,现在……”他没有问张起灵的意思,因为知道这也是他心里最想做的,伸出手:“小哥,走吧。”
张起灵知道他的所思所想,握住他的手,冲着他微微一笑:“好。”

无数天光自云端迸发,金辉流溢,驱散了战火肆虐下的寒冷,归去之路无花无景,无风无月,然而他们携手而行,已觉看遍了人间的好风景。

(全文完)

http://weibo.com/3275643422/E3zqXhhlv?type=comment#_rnd1478934658506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