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幽唐故事(07)瓶邪only/古代穿越/欢脱/有肉

重新回到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我感慨良多。就在几天前,我被空降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虽说普天之下莫非兔土,但当时我空有一颗中国心,却不认识一个中国人,连问个路都要被口音问题困扰。然而不过短短两天里,我就解决了吃饭穿衣工作落户等一系列重大人生问题,甚至还自主开发了新的科研项目,我不禁对自己的适应能力感到由衷敬佩。

这种自吹自擂式的得意在走上大街时荡然无存,我发现自己不认识路。幽唐是风土民情是要考察,可家也得回,光拼事业不顾家庭不是我的风格,不为这趟出行设计出一条科研回家一体化路线,我就枉读了十七年书。

只可惜这个时代没有电子设备,想要导航全靠自力更生。以漫不经心的态度,我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小哥,你知道麟王墓在哪儿么?”

张起灵不愧是在武学造诣上全面发展的优秀人才,擅长各家功夫,比如此刻,以太极的要义反口一问,把问题又给我推了过来:“那是何地?”

我心里回答,那是个埋你国皇帝的老坟地——这话我不敢说,因为封建君主普遍心胸不宽广,吐槽真的会要命。张起灵还在求知若渴的看着我,我随口道:“前几天听路人说的,说那地方山清水秀,挺好玩的。”

张起灵求知欲得到满足,嗯了一声,也没给我太大反应。我心里琢磨着,从麟王墓的规模来看,正主在当时绝对不会是小透明,张起灵这种官富结合的二世祖没道理不知道——除非,这个人现在还没出生!我擦,我不会是来早了吧?早个十几二十年,搞出个“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的人间悲剧还能忍,要是早个七八十年,我岂不是彻底没指望回去了!

别慌别慌。我迅速给自己做了个应急版的心理建设。封建王朝大多是在王子们成年后才会进行册封,也许麟王还没到自立门户的时候。思及此我又问:“小哥,你知道当今国主有几个儿子么?”我知道我动辄打听皇家八卦这种行为很容易跟奸细挂钩,不过这位小哥忙着逃婚,应该没时间抽空举报我,所以我也不做铺垫,单刀直入正题。

张起灵狐疑的看了看我,倒也没说什么:“当今国主至今未娶。”

“哦,我给忘了,他才拒了婚。那他有什么兄弟么?”张起灵掂着笔尚未回答,倒是笔墨摊的小贩听我们聊了半天,忍不住插了话:“先国主与先皇后伉俪情深,只有一子,国主哪来的什么兄弟。”

考虑到封建社会尤其是权贵之家,一向以多子为福,皇帝坐拥三千佳丽,却只有一个儿子,我低声道:“看来他们家精子成活率不大高,祖传的‘真不行’?”

张起灵眉心一跳,片刻后淡淡道:“先皇只有一位皇后。”

封建社会居然还有崇尚一夫一妻的模范?深觉活久见之余,我又感到刚才的猜测有点龌龊,玷污了一个情圣,讪讪一笑:“原来是这样。”思量了一番:“那国主总有些堂兄堂弟吧?”

张起灵放下笔,正视起了我,他这个人本来就气质冷酷,再一正经起来简直吓死人,要不是离了他我没地方去,我还真想掉头跑路。我眨巴着眼睛, 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怎么了?”

张起灵问:“你为什么对国主的事那么关心?”

亲娘嘞,这是触碰到权贵子弟面对舆论话题的敏感之处了么?要是不好好回答可能要影响仕途。我勉强挤出一点笑,顺嘴诌道:“其实吧,我挺仰慕国主的。年纪轻轻坐拥天下,简直是人生赢家,我作为有志青年,自然想为这样的人效力。”

张起灵扬了扬眉:“是么?”

冷脸之下岂可退缩!我赶紧给瞎话上了坚定的一锤子:“必须是啊!他给我个机会,我能鞍前马后一辈子!”

张起灵看起来似乎有一丝愉悦感,我品味了一番,感觉他这个表情有点意思,试探的问了下:“你是不是认识国主?”

张起灵没理我,下巴一点朝着我一直握着的笔:“你喜欢?”

我条件反射低头看了看:“还行。”

他一抬手就是一块银锞子:“那就都买下吧。”

说实话这里的物价为何我到现在也没搞清楚,不过从小贩的表情来看,这应该是一笔小钱了,想起他那个鼓鼓囊囊的袖袋,我就一阵兴奋,随便抓起几支笔,我跟着他就走:“小哥,我们还没讨论过这个工钱问题。”


“小心!”

一辆疾驰的马车从我身边掠过,车速之快简直要怀疑拉车的马是在酒奔,车身擦的我一个踉跄,转而被张起灵拉进怀里。我感觉脸颊一凉,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听见旁边一直含情脉脉看着张起灵的几个姑娘发出了一声兴奋的惊呼,我摸摸脸,没懂她们兴奋个什么劲儿。

车主虽然违规驾驶,但好在没有装怂的意思。马车掠过我后便停了下来,帘子一掀,从里面探出个人来。张起灵与他四目相对,顿时目光一凛,没等我从人行道上逢车祸的惊吓中缓过神,我就发觉自己被人拦腰抱起,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狂奔而逃。速度之快,让我只听见车里人叫了一个字:“国……”

我在现代社会一向活的四平八稳,不起波澜,来到这里是一天一个惊吓,吓得我都懵了,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我愣是没为自己的贞操发出正义的反抗声。张起灵这种满血多技能,最擅长逃跑的人一发功,连火箭都追不上,何况马车?不多时,我们跑到一个无人的小巷里。

惊魂之后,我咽了口唾沫:“又是你家人?”

张起灵点点头:“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晚上再出来。”

我心想张起灵这家业够大的,出门压个马路都能被撞见,此地不宜久留。当初求职时我为他献上一身多用的担保,如今正是发挥我第二职能的时候。我化身狗头军师,献上妙计:“天黑了肯定封城门,趁着现在天色还早,我们还是赶紧出城为妙。”

张起灵道:“明日再走。”

我心说奇了,这人虽然长得冷淡,做事可从不拖延,青楼里说骚扰就骚扰,大街上说抱就抱——哦对,我还被他抱着!自尊心去而复返,我扭了两下:“那什么,能先把我放下来么?”

张起灵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放下了我,富贵人家养出的古惑仔就是不一样,耍起流氓来居然能做到视凡人为无物,我就不行了,想到要搁在现代,刚才那一幕能让我当场被出柜,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毕竟在我内心深处,我还期待着一场有花有月有美人,有风有雪有火锅的浪漫爱情。不过我连颜s都忍了,自然也不会为了这种事急从权的麻烦跟他怼上,拾起正题:“今天你还有事?”

张起灵一指前方:“这条路走到头便是弥河,每年乞巧节,都会有花灯会。”

我是见识过张起灵面对温香软玉还能大杀四方的风采,这么个不解风情的人忽然想玩情趣了?封建包办婚姻真是可怕,逼得木头都要成精了。不过去看看也好,古代历史风俗也是我的研究课题之一,实体考察效果应该更好。

“那我们去哪儿躲?”

张起灵道:“回青楼。”

我做了个为难的动作,那里躲人确实没问题,不过问题是,人家不许外带啊。张起灵透过我的表情看穿了我的心事,他说:“她们尚未起床,我们悄悄进去。”

早上看张起灵泰然自若的样子我还在感慨他这人不是心里素质好,就是记性差。而我,在经历过昨晚被爆菊未遂事件后,我居然赞同了他的想法,事后我一琢磨,感觉真正需要补充“六个核桃”的人是我自己!

 


评论(9)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