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渡天(三)民国/全员神兽/瓶邪only

第三回 飞上枝头干凤凰


苏万等人被吴邪连忽悠带踹的弄出警务厅,街上冷风飕飕,一伙人半天没回神。木了半响,有人问:“我怎么觉得跟做梦似的?”


话音落地有人照脸一巴掌:“疼不疼?”


那人哭丧着脸:“疼。不是梦。可我还是觉得被老大骗了。”


苏万深以为然,心说,他连模样都是变化出来的,还能指望他做人多真诚么?


毕竟有人亲眼见过妖物,知道厉害,大伙儿吐槽归吐槽,不敢真耽搁,赶着各自散到街上张贴告示传达消息去了。这时候就能看出小城的好处了,不过两日功夫,临县司令要打过来的消息就传了个遍,太平日久,乍闻风雨大家都表现的很惊慌,吴邪下令紧闭城门,他们又逃不出去,只能窝在家里嗑瓜子,每天二十三个小时骂吴邪,一个小时骂要打过来的司令。


快到傍晚,街上几乎已经看不到人了。苏万站在一个铺子门前,一个伙计把一包东西递给他,苏万检查了一番,递了一块银元过去,迅速的走了。伙计吹了吹银元,放在耳边听响,顺带嘀咕了两句:“打仗还要用到罗盘么?”


苏万带着装备准备回厅里找吴邪大干一场,哦不,跟着他去大干一场,一来接回鸭梨,二来,妖物四处出没,一警务厅的人,不是长得丑就是本事烂,跟吴邪比差的不算一点两点。


做人要识趣,有奶才是娘,他得跟着吴邪走。


要是吴邪不同意,那就找张起灵,跟他说,只要带着自己,就告诉他吴邪这几年来的花边小料,毕竟吴邪跟他渊源不小,人嘛,都爱听点八卦,如果不爱,那是没说到点子上去,苏万有直觉,吴邪就是他的“点”!至于小料嘛,反正他不会找吴邪去核实,顺嘴编就是。


想的出神,没留意前头忽然多了个人,苏万差点就撞上去,气的张嘴要开骂,可目光一交汇,就骂不出来了。


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穿一身黑色的皮子袄,带着副黑色的西洋眼镜,嘴唇很薄,嘴角时刻勾着,是个似笑非笑的欠揍模样,一手拿着个布幡子,上书“不灵不要钱”。


似曾相识的讨厌感觉,苏万心里犯嘀咕。这时,对面的人冲着他一通打量,看得他无明业火顿起:真嚣张!妖孽我收拾不来,对付你不在话下,今日要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我有多其乐无穷!


苏万做了个欲扬先抑的深呼吸,这股子气才吐了半截,就见对方鼻孔微张,忽然开了口:“这位官爷,你印堂发黑,身带妖气!你有凶兆!”说完一停顿,似在等苏万接话,苏万一个激灵,双手在胸前一划拉:“胸罩?”


对面的人敛了敛笑,掷地有声道:“大凶之兆!”


苏万毕竟见多了蒙事骗钱的术士,虽被他一语中的,但也没立刻当真——谁都知道这些臭不要脸的家伙都是一个老道教的,开口就是“你头冒黑烟脚带黑气离了我你活不过三天就得下地”,得试试他的能耐。


苏万道:“你给细说说。”


对面的人脸上的笑容又浮现出来,衬的他气定神闲无比可靠,只听他道:“不止是你,这个县都是妖云笼罩,可见妖孽不止一个,凶!凶的不得了!”


苏万第一反应是吴邪胖子张起灵,可转念一想,重明鸟是神兽,东皇太一那更是比万物之妈女娲还亲,女娲管生不管养,他当爹又当妈的拉扯满地乱爬的熊孩子。胖子……倒有可能是个真妖孽,但能跟吴邪他们做朋友,妖也妖不到哪里去。难道是逃窜下山的大雕?


苏万忙问:“师父,你能说的再明白一点么?”


那人非常有底气的不答反问:“我说的还不明白么?你们这有妖孽!”


苏万被他的气势震住,一时没敢多问,只是压低声音:“师父,不瞒你说,我们县里真就在闹妖兽,你看满大街都没人了吧?那是我们老大怕妖兽伤人才让大家在家里躲着,我们这几天就要上山捉妖了……”


那人讳莫如深道:“蛊雕算什么凶兽?厉害货色是你身边的那几位,实话说吧,这些人都是吸人阳寿的妖孽,取人性命于无形,别看你现在活得挺好,其实是慢刀子割肉,谁死谁知道。”


苏万皱眉:“等等,这话我听着不对,就算死人知道活人也不能知道啊!咱们别来套路,你给我上点实际的。”


那人道:“你好好想想,他们来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怪事凶案?”


这说的绝对是吴邪他们了。苏万仔细回忆了一番,吴邪来了县里之后也没发生过什么命案,偶尔有办个丧事的,还尽是七老八十的,真要借点阳寿给吴邪,借的也算是顺水推舟。


“怪事是没发生。”迟疑了一下又想,吴邪他们的出现本身就透着奇怪,不过他们都是神兽,应该不会害人,于是连连摆手:“不可能不可能,你别乱说话,小心我把你逮局子里去。”


那人把布幡子网前一推,撩在苏万鼻子上:“不灵不要钱,我的话是真是假,你带我过去,我证明给你看。”


苏万心里起了小九九,看这人是有点本事的,但本事再大也难大过张起灵,到时候他倒霉,自己作为奸细也跑不了,再看此人,一股亦正亦邪的气质,没准还是那个喜欢深山藏妖的山大王派下来的呢,这事不能干!当即道:“其实我不太清楚你在说什么,我们这就闹大雕,没别的怪事,真要有,您这么大本事还用我带?循着味儿也能找到吧?”


闻此言,对方勃然大怒:“老子又不是狗——你到底带不带?”


苏万被他吓得往后一蹦:“你你你想干嘛?你到底是谁?”


那人怒完就笑,比川剧变脸还快,他一把搂住苏万:“鄙人黑瞎子,行了,带我去吧。”


随着他话音落地,苏万的腿脚不受控制的朝着警务厅的方向走去。他有口难言欲哭无泪,妈呀,还真是山大王的鹰犬来找私逃的家养小妖物,老大你看到了,我是被逼的!


天已经黑透了。警务厅里灯光大亮,只有吴邪一个人在,胖子和张起灵不晓得跑哪儿去了。苏万身体僵硬表情纠结的走了进去。


吴邪皱眉:“你那嘴是……中风了?”


苏万用尽全身力气扯动嘴角试图给吴邪报信,听闻此言,快要吐血。黑瞎子从他身后走出来,冲着吴邪就是笑:“妖孽,还不快现出原形!”


吴邪眼光变了几遍,站起了身,没说话,屋里点灯忽闪,是个被他的气场吓着的样子。


苏万也感受到了这股压力,在心里给他叫了个好,会叫的狗不会咬人,有本事才是真爷们!但是麻烦你们要打出去打,屋里太小,打坏东西不要紧,万一误伤无辜就不好了。


吴邪揉了揉手腕,忽然冲着黑瞎子冲了过去。苏万被他推了一把,整个人摔向一边,之前缚身咒随着疼痛的蔓延逐渐解开了,回过神来二人已从屋里打到院子里。


吴邪面对他似乎有点落下风,黑瞎子就像陀螺成精,一味的绕着吴邪打转,也看不清他怎么动的手,就见到吴邪脸上身上多了些伤,吴邪当着手下的面接连挂彩,十分不爽,他现了真身。黑瞎子揉着鼻子咬牙切齿道:“想跑?”


只听得一声高亮的鸣叫,一白一金两只巨鸟冲天而去,白的是重明,金的是凤凰,后者金光璀璨,亮而不闪,煞是好看。


凤凰啊!这简直是广大普通百姓重点膜拜对象——之一。苏万在这种时候显示出了他不仅贞操铁铸,连节操也是,强制自己没有冲过去拜拜保平安。而且既然站了队,那就一站到底死不回头,墙头草是没个好的。


警务厅占了一大块地,原本要盖宿舍给他们住,县长怕花钱,就没盖起来。后来吴邪觉得白空了一大片地不好看,于是找人从山里刨了颗好几百年老树回来种上了,抽芽吐叶的时候铺天盖地的葱翠把院子胀出了充实的假象。


吴邪可能没事时经常钻树里头玩,很知道那些地方看着枝繁叶茂其实内有洞天,哪些地方稀疏无常可一进去就得撞墙。黑瞎子一身重羽在树枝里头本就碍事,跟着吴邪左转右转还次次都栽沟里,顿时没了先前的优势。


苏万再次给吴邪叫了声好:飞上枝头干凤凰,老大真彪!


凤凰吃了几回亏后好像冷静了下来,也不跟着吴邪身后乱飞了,反而伺机而动,以逸待劳,苏万心想,软智商拼不过硬实力,耗到最后还是老大吃亏,是时候寻求外援了。


他沉了沉声,吼道:“老大,你坚持住,我这就去找胖老大他们来帮你!”


可能是他表现的太高调,本来和吴邪厮斗的黑瞎子忽然一声高鸣,冲着他俯冲而来,鸟喙尖锐的能反光,苏万已经顾不上感慨“世道变了祥瑞都会伤人了”这种话,他忽然想起张起灵那道灵符,双手发颤的从胸口摸了出来,吐了口口水,“啪”,贴在自己脑门上了——孙悟空的金箍棒划了圈子万妖莫入,张大杀神的血符贴在身上也许有同样的效果。


就感到有个爪子在他头发上挠了下,不疼,就是吓得慌,除此再无异动。


只听见一声轻笑,苏万睁开眼,看到黑瞎子已经化作人形站在他眼前,他冲苏万笑了笑,回头道:”吴邪,这家伙还不错。“


吴邪表情轻松的从树上飞下来,身上伤痕全无。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