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渡天(2)

第二回  公职人员很难做

此情此景让胖子不由做了个惊讶口型,不过活得长经历的多,遇到稀罕事儿也不会惊讶太久,何况还有个苏万在身边,不想叫他觉得自己少见多怪,因此迅速闭上了嘴,低声感慨:洋风盛行,连小哥都没能抵过。

苏万表情复杂,欲言又止,心道,这刮得哪是洋风,分明是春浪。

这个拥抱纯粹是吴邪被他拉的一个踉跄而产生的意外,因此两人一抱,皆愣了。愣完之后吴邪迅速退开一点,因为张起灵没松手,退也退的有限。他扣着吴邪的脉门,问:“你的法力呢?”

只消一探,张起灵就察觉出吴邪现在内力消减了大半,其实不探也能猜到,四大凶兽虽然厉害,但以吴邪的本事,也不是应付不来,即便年久日深本事有些退步,自保总是没问题,绝不会被按在地上薅毛。

上古神妖异兽一夕之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封印,连张起灵在内,无一幸免。魂魄不依,神识不明,就这么不生不死的睡了几千年。也就是在最近,不知是不是封印松动的关系,吴邪渐渐有了意识,稍一恢复些法力,便联合胖子一起逃出了封印他们的山洞。

离了山洞也不安生,稍微走远些,法力就跟流水似的哗啦啦散了——他们成了两只纸鸢,飞的再高都没用,线始终攥在人家手心里。吴邪初时还不服软,执意远走,可走到后来,连维持人形都很勉强。胖子怕到时候吓坏了人,也怕被人打死,就和吴邪回到白县,先凑合过着,再图后计。

吴邪没说话,定睛看了看张起灵,发现他的法力倒是半点没少。看来山洞里诡异的阵法对他毫无影响,东皇太一实在名不虚传。叹了口气,言简意赅道:“技不如人吧。”

既不如那玩意也不如你,不过张起灵是自家兄弟,他好自己也不眼热,硬要挤出点恨那也只能是羡慕嫉妒恨罢了。

张起灵一向寡言,对这种简明扼要的总结天生无师自通,也不废话,手指往下一划拉,跟吴邪来了个十指相扣,他开始给他渡功,被四大凶兽按着打了这么久,里外里都受了伤。

吴邪欲退而不得,表情有点不自在,他若无其事的扫了扫旁边:“我没事……”

苏万双目如炬,早将一切尽收眼底,摇摇头:现在才想起有围观群众?太迟了。

张起灵抿着薄薄的唇,跟和谁赌气似的,也不说话,一个大小周天下来,这才收了功。

吴邪明显松了口气,不知道是庆幸张起灵收了手还是庆幸身体舒坦了。他活动着手臂,道:“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吧。”

大家都是这个意思,尤其是苏万,今天该看的不该看的他都看了,很怕被灭口,急不可耐想要回到人世儿里,神妖异兽的世界太凶残,他肉体凡胎真玩不了。才应和了两句,就见远山那头黑气冲天,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震的苏万脑仁都木了。

光棍面前秀恩爱再不厚道,天谴也不至于来的这么快吧?

胖子眼力极好,定睛看了,正是山洞的方向,暗骂了句糟糕,还有别的东西跑出来了。

吴邪略一沉思:“小哥,你是什么时候逃出来的?”当初他们离开时并没有找到张起灵,不知道是先逃出去了还是另被封印到他处,时不我待,也没顾上细找。

张起灵是昨天才逃出来的,山洞的封印不知被什么人打开了,他从沉睡中醒来。封印者也知道他的厉害,因此把他单放一处,另以十绝阵封印,他拼尽全力,虽然受了伤,但总算得以逃生。

如此看来,应该是在他打破了阵法以后,山洞中其他被封印的神妖异兽也跑了出来。妖兽们得了自由,肯定先要往人堆里钻,人间世道已不是千年前的光景,这些玩意要是在世间随意游走,是要出大乱子的。

吴邪现在是公职人员,治下混乱约等于公务繁忙,他虽不求政绩显赫,也不想跟着受累,当即道:“得把它们封印在山上。”他看看张起灵:“小哥,劳烦你把它们赶在一起,我来布阵封印。”

客气的让人倍觉生分。因为说话者语气自然随意,显出这股生分是由心而发,并非赌气,因此更让人有距离感。张起灵表情冷了一分:“不用,我一人便可。”话音落地,便化作金芒而去,顺带带走了吴邪的大白狗腿——两人还没来得及交换兵器。

胖子遥望他的背影:“你好像把小哥气跑了。”

有人强出头,吴邪乐的清闲:“你想多了,心灵坚韧是他的强项。”

胖子说:“铁人都有融化时,真把他气跑了有你后悔的。”

吴邪不以为意:“我气他他就跑?哪儿这么听话呢?”

胖子一琢磨,好像是这么个理儿,算了,一切不以绝交为目的的折腾都是瞎折腾,瞎折腾注定难以长久,就当是他们搞情调算了。还是考虑眼前比较实际:“你说什么人这么厉害,能把封印大阵打开?”

吴邪耸肩:“谁知道?有可能跟封印咱们的是一个人,山中岁月寂寞,想放两个出来玩玩,一不留神放多了。”

胖子道:“八成是,就算不是同一个人,一气儿放出这么多东西也不是个好鸟。”

吴邪语气轻快:“是骡子是马,揪出来溜溜就知道了。”他摩挲着手里的黑金古刀,俨然是在想心思。

苏万在旁边听了半响,也没听出他们猜出个子丑寅卯来,只知道这山里住了个不识数的老变态,收集了一把美的丑的邪的善的妖物在家里,老大干净好看,日老大英俊帅气,胖老大……额,总归比刚才那四个爷爷好些。

他们这几千年一定过得很辛苦。苏万暗暗想,决定原谅吴邪和胖子以前的狂拽酷贱。

山外山上,黑云压天而来,明暗不定,是个触人心惊胆颤的光景。吴邪嘴上说不担心,也看了好几眼。好在阴沉沉的天没持续太久,一道刺得睁不开眼的金光之后,云开天清。

胖子之前也是悬了心的,现在看大事已定,方才有心思说点闲话:“我看你和小哥当年的事还是一笔购销算了。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做人心胸要宽广点。”

睡了几千年,按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早该忘光了,旧友相见,外面世道也乱,正好相依为命,再提旧话很不洒脱。

吴邪道:“放心,我爱好和平,从不惹事。”

也算是一种保证,虽然语意很模糊。胖子识趣的没有多说,逼出来的话不可信,维持表面上的友好也不错,其他的事就顺其自然好了。

张起灵脸不红气不喘的回来了:“暂时封印住了,跑了几只,应该逃到山下去了。”

吴邪眉头一皱,当即发号施令:“下山。”这些东西不会走远,他得把他们揪出来。

苏万跟着吴邪上山这么一遭,把几辈子都没机会见着的邪魔妖物全见了,已然练就一副傻大胆心肠,何况身边还跟着三位老大,听到这个消息也没有害怕,只跟在他们后面走。

临到了山下,吴邪和胖子把苏万提溜过来,一个高壮一个胖壮,外加一个光用表情就能把人吓死的张大杀神,直将苏万比成了小鹌鹑。

吴邪看着还是很和气:“回去之后,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用我教你了吧?”

苏万苦着脸:“青天白日的,我说你是个鸟人谁信啊?”

吴邪笑了笑:“算你识相。”

事态紧急,吴邪直接带着张起灵到了警务厅,没想到厅里早就聚满了人,见到吴邪回来几乎炸了锅。

“老大,山上出了妖物,黎簇被抓走了!”

 吴邪本想趁着妖孽闹事前先找出来收拾掉,没提防自己人头一个着了道,唉,流年不顺就是点背。

人间有真情,患难见真爱。苏万作为黎簇的死党,兄弟如手足,又深知内情,当即抱住吴邪大腿:“老大,这事儿你可不能不管。”
吴邪现在真顾不上管,何况人被抓走了这么久,估计连骨头都嚼碎了。意思意思安慰了苏万一下,街上缺胳膊少腿活的好好的也是大有人在,咱们公职人员,不能为了自己的胳膊腿儿就让别人丢了命,以后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再把这胳膊腿给接上就是了。眼前全县戒严找出妖物才是当务之急。

吴邪语气和气态度强硬,一句多的话都不许人说,要换做是昨天,苏万凭着心里一腔怒火还能发作一把,可现在……脑子里总是一晃而现吴邪一飞冲天的鸟样,再看他旁边虎背熊腰冷口冷面哼哈二将,决定生命至上,不拿鸡蛋碰石头,一梗脖子,含泪且听他说。

吴邪不管他的心路历程,几个杂碎妖怪不足为惧,把县里的人看牢后让小哥去收拾就成,现在主要是怕会伤着人,再有就是怕他们跑出白县以外——那真是要天下大乱了。

吴邪想了想,问那几个亲眼见到:“那妖物长什么样?”

亲眼见着妖物的那二位着实是吓得不轻,但因为能从这么可怕的东西眼皮子底下死里逃生,又实实在在的生出一丝骄傲,决心要把它当做吹嘘一辈子的奇遇,因此说起这事莫名兴奋,你一言我一语的,话说的虽乱,到底把妖物的形貌说了个明白。

“我们走到半山腰,听到有婴儿在叫,以为是哪个缺德鬼丢了孩子呢。”

“是是,走近一看,我的妈呀,好大一只大雕!”

大屌?异兽里还有这玩意?太黄了!苏万愣怔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们说的是大雕,此鸟非彼鸟。他自觉是见过世面的人,心里不屑,扫了吴邪一眼:切,多大的雕?有老大大么?

“对对,脑袋是雕,身子是豹子,哦,头上还长角,它看了我们一眼,我们就动不了了,就跟被冻住似的。”其中一个不自觉摸了摸裤裆,已然是在回味当时被吓尿了的样子。

吴邪心里“哦”了一声,原来是蛊雕,是个吃人的凶兽,虽然能耐不入他们的眼,但是收拾几个凡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于是问:“那你们怎么逃出来的?”

那两人这时有些不好意思:“黎簇反应快,冲着那玩意连开了几枪,把它吓得一蹦,把我们震的滚下了山,掉到一个雪洞子里。”

“雪洞特别大,我们在里面躲了好久才敢出来,一出来就忙着下山来给您报信了。”说完还意犹未尽的咂咂嘴。

苏万忙问:“那鸭梨是怎么被抓住的?”

其中一人支吾道:“我们也不清楚,反正他没跟我们一起掉进雪洞子里,现在又没回来,肯定是被妖怪吃了。”

苏万闻言又忧又喜,忧的是鸭梨生死未卜,喜的也是他生死未卜,两眼含泪看向吴邪,意思不言而喻。

吴邪开始只当是已经被吃了,不愿意为死人费力,既然有可能活着,当着大伙儿的面,也不能直接说不管——寒了人心,队伍不好带。一直站在旁边跟门神似的张起灵忽然开口了:“封锁县门,通知百姓,往后三日不许出门一步。”

他越过吴邪发号施令,叫下面的人看的满脸狐疑,答应吧,是不拿吴邪当回事,不答应吧——迫于张起灵威慑,统一又不敢。

有人不服不憋的问了句:“你他妈谁啊?”

苏万怕他们粗言粗语的惹恼了张大杀神,忙道:“龟孙子,你们知道他是谁么就这么说话!赶紧照办!”

所有人跟大头鹅似的抻着脖子看他等下文,苏万本来就是一句吓唬,没想到大家这么捧场。不说点什么是不行了,他一咬牙:“他是老大的生死之交,好的穿一条裤子的那种。”说完后略一停顿,看吴邪他们的表情,感觉说的没什么问题,老大一遇到他,确实活泛的就像如鱼得水,继续道:“看到他们手里的兵器没?”

吴邪手里拿着的是张起灵的黑金古刀,张起灵手里拿的是他的大白狗腿,警察们统一“哦”了一声,还有点不明白:“然后呢?”

苏万快要给逼死了,信口诌道:“所谓鱼水兄弟本一体,家什归谁都可以。反正他的话就是老大的意思,咱们照做就对了”

胖子冷笑:“你小子词儿还挺多,什么鱼水之欢?淫荡!”

苏万铁打的处男之身,连个姑娘的手都没拉过的,一日里被他骂了两回,委屈的不行:“是如鱼得水!没文化真可怕。”说完心里一惊,卧槽这不是刚才的心里话么?他怎么知道的?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胖子一摆手:“都一样,淫荡!”苏万还在想他的真身是什么,没顾上还嘴。

张起灵表情平静,看他的样子,别说是鱼水之欢,就是床笫之欢估计也能面不改色的听下去,吴邪毕竟要脸,忙出来镇场子,急于把他们打发走:“那什么,照办吧,哦对,不许说是因为山上有妖精的关系。”用这个由头,不定外头要怎么说,一警务厅神经病这话,好说不好听。”

众人有点为难:“那怎么说?”

胖子道:“就说是临县的司令看中咱们这块地盘,这两天可能要打过来,枪炮无眼,不想死的就老实在家待着。”

“等等。”张起灵从桌上拿来一沓纸,走进无人的里间,用大白狗腿对着指尖就是一下,金色的血珠子滚了出来,他以血画符,一连十几张,这才收手。他让苏万把符分给诸人,说的明明白白,这是保命用的。

大伙看了看金光闪闪的符咒,觉得非常稀罕,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变出来的。但字迹亮如真金,金子似的东西,能坏到哪里去?因此虽然心有疑问,但还是收下了。吴邪把人都打发出报令了,连苏万也没留下,及至所有人都走光了,这才道:“小哥,那个封印我们的山洞,你还能进得去么?”

吴邪离了那里后本想再去看看,无奈法力大损,难以冲开结界,一直没能进去。

胖子道:“你又想进去干嘛?”

吴邪道:“总不能一辈子困在这个地方,解铃还须系铃人,进去找找法子。”

张起灵刚出来,还没走过回头路,心里盘算了一下,道:“应该可以。”

胖子不太想去,这不是没事儿找晦气么?可他俩都表了态自己也不能不接力,一脸无奈:“成吧成吧,那就一起去看看。只是现在,咱们得先把妖精收拾了。”

吴邪也不忙着去捉妖,一抬胳膊,把刀递过去,笑笑:“小哥,咱们换回来呗,还是自己的东西趁手。”张起灵只把大白狗腿掂了掂,仿佛并没有觉得哪里不称手,但吴邪很执着的把黑金古刀又往前一送,他也只好换了回来。

胖子在旁边一撇嘴,知道他是把苏万的话听进去了,本来没什么的,这弄得倒像做贼心虚似的,在人世里没呆几日,倒沾了不少人气儿,还知道人言可畏了。这样不好,有损我们的宝相庄严,看来还是得快点解决那个诡异的山洞,然后上天的上天,入地的入地,天生的好能耐,可不是用来在这里给这些呆蠢二傻们当老妈子的。

 


评论(2)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