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把酒祝东风番外

解锁本子番外的HE结局。
自此日起,他们一生再无别离

=======================================

瓶邪篇·鹊桥仙

                                            【功成休驾玉霄云,且长占,赤城佳处】


张起灵点起灯,豆大的火苗,光盈不过数尺,堪堪照亮脚下。棺椁已经被打开,他跳了进去。灯盏就在脚边,他凝着了棺木片刻,一手盖在上面,猛一发力,六寸厚的棺盖生生被推开了。

久不见波澜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动容,张起灵猛然探身向前,凭空抓了一把。

空无一物。

这是个空棺,吴邪不在里面。

尸身去了哪里?被赵祯偷偷藏起来了?不,他没有理由这么做。难道是……吴邪根本没有死?

这个想法让他有瞬间的晃神,不管真相如何,都得离开这里才能知道,他起身,捡起丢在地上的黑金古刀。

万斤石已被放下,来路是走不通的。不过修建皇陵时,工匠们多会偷偷留下一条路,防止天家卸磨杀驴,拿他们殉葬。只要找到这条路,就能出去。


胖子拍了拍神门外的镇守石狮,朝眼前巍峨的王陵一努嘴:“你觉得这陵墓修的怎么样?”

解雨臣说:“绕水环山,负阴抱阳,好地方。”

“陪葬品多么?”

“亲王墓金银玉器,珠宝字画起码数百件,小六要做兄友弟恭的样子给别人看,吴邪的墓八成还要多。”

“拿不拿?”

“不拿白不拿!”

吴邪一脸沉痛的站在他们身边:“我真没想到,有一天会带人来挖自己坟头。”

胖子摇摇头,一铲子挖下去:“还当自己是皇亲国戚呢?以后咱哥几个就是无家可败的败家子,出门吃饭都是要给钱的,没人再倒贴了。”

吴邪无所谓:“有小哥在,没钱就吃霸王餐。”

解雨臣千金贵子不和他们讨论柴米油盐,他想到了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张起灵都进去七八天了吧,你们说他会不会已经饿死了?”

吴邪手一哆嗦,差点一铲子砸在胖子脚上,胖子往旁边一躲:“陪葬品里有吃的有喝的,饿不死人,你小子心眼忒坏,空口白牙就咒我们家小哥!”

解雨臣说:“不是我乌鸦嘴,你们想想张起灵为什么进去?”

胖子一愣,这才想到张起灵是奔着殉死去的,有吃有喝也得他肯消受才好。

吴邪很镇静,只是手上的动作快了起来:“小哥可能是传奇看多了,觉得死同穴还挺美,早告诉过小六,不能什么书都让在朝野传阅。”

看到他这个样子,胖子大为宽慰,顺着话道:“没准还把书带进去了,书太厚看不完,一时半会他也不会死,咱们找到他再教育教育。”


墓室并不算大,不过一日的功夫,张起灵已摸了个遍,这里并没有密道——赵祯多年来仁名在外,工匠们信得过,所以不曾防他。

张起灵叹了口气,看来只能用笨法子挖出去了。他来到最外层的墓室,拍了拍青石大砖,一团闷响,距离外面约莫有起码有三四丈深。墓室内金银玉器不少,铲子斧头之类的农具是一件没有,张起灵掂了掂黑金古刀,开始在墙壁上画一个大概的盗洞尺寸。

刀尖划过墙壁时发出一阵尖锐的声音,他在黑暗与刺耳声中不知疲倦的做着重复的动作,他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两天?还是三天?

时间仿佛已经停滞了,饥饿与黑暗让他产生了幻觉。恍惚中,想起了多年以前——那些有人陪伴,风雨同行的日子。

他摸了摸怀中——那里放着吴邪在西夏大营时写给他的信。当年离开汴京,他什么都没带,只带走了这个。

这封信陪伴着他在大辽看过长河落日,历过勾心斗角。后来因为看的次数太多,信纸有些破了,他便收在信封里,贴身携带,不再启封。

“呼……”张起灵长吁了一口气,仿佛已经从疲倦中缓解过来。


盗洞的另一端

解雨臣和胖子坐在一边休息,吴邪坐不住,自己去前面继续挖。胖子看着他的背影,低声道:“你说万一咱们进去后发现小哥真的死了,小吴会不会疯?”

解雨臣一挑眉:“到现在为止你看他有疯的时候么?”

胖子回想了一下:“还真没有。”就连听到小哥进入皇陵殉死时他都没什么大的反应。不过那会吴邪吃了假死药,解雨臣等人把他偷出来后,又睡了好几日才醒,胖子以为他是睡懵头了,一时没缓过来,现在看来是真淡定。

解雨臣一拍手:“这就是已经疯了。”胖子托着下巴,品着这话的意思。只听解雨臣又道:“这两人一个殉死,一个疯魔,你们说有没有那么点意思?”

胖子不懂:“什么意思?”

解雨臣一脸震惊:“你不知道什么意思?”

胖子更震惊:“我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解雨臣这些年在戏台子上呆久了,情情爱爱的常挂嘴边,比年轻那会儿开窍的多,也八卦的多,很多事招眼一看就明白了, 更何况还有……他悄悄看了吴邪一眼:“我听说,几年前辽使来京,吴邪招待他住在府上,据说还住在一个屋里,你想啊,什么人能让他肯一起睡的?”

胖子若有所思:“你是说那个人是小哥?唔,早些年我就怀疑了,那时候小哥没搭理我,不过你怎么知道人家家里头的事?躲人床底下看的?”

解雨臣一脸的高深莫测:“此乃吾家秘藏,恕不透露。”

胖子鄙视道:“八成是看了什么坊间杂书后瞎盖的吧。”

解雨臣说:“消息来源绝对靠谱,你要是不信咱们就打赌!”

胖子觉得这场面有点眼熟,一时想不起来,不过立刻就答应了:“赌什么?”

“你把陪葬品拿出来后我先挑,剩下的才是你的。”

胖子一脚踹过去:“够黑的啊你,成交!”

说这话的功夫吴邪已经往这里爬了,胖子和解雨臣同时站起来——自然被磕疼了脑袋,为了节省时间,盗洞打的很小,仅够坐着的。

吴邪说:“我听见那边有动静。”

解雨臣忙爬过去,竖耳一听,还真是有:“那边好像也有人在挖洞。”

胖子眼睛一亮:“肯定是小哥。”

吴邪皱眉:“他好好地怎么会出来?”

胖子道:“可能是呆闷了,想出来透透气,不管了,先把人刨出来再说。”


墓道内

黑暗里忽然出现了声音,很细微,张起灵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渐渐地,那声音越来越大,一下一下的,应该是有人在和他做一样的事。

张起灵停下了动作,反转古刀,用刀柄狠狠一砸,火星子蹦了出来,那边的声音停住了,张起灵一鼓作气,再撞了上去,三长一短,乃是军中号令的节奏。

那边似乎愣了片刻,然后发了疯似的乱撞着,意在给他回应。张起灵抚摸着墙壁,黑暗中,微微笑了。


一日一夜,不眠不休。吴邪盯着眼前的青砖发愣,距离打通只有一墙之隔,重逢在即,反而有点怯意了。

“发什么楞啊?”胖子催促道:“累了就让我来。”

“一边去。”吴邪态度恶劣道,一铲子下去,青砖出现了裂缝,与此同时,只听到里面一声巨响,青石砖碎了。


明亮的光贯通了这个代表着生与死、失与得的界限。吴邪和张起灵在安静中对视着。

“小哥。”吴邪有点尴尬的叫了一声,对方眼睛眨也不眨,忽然俯身过来,吻住了他。张起灵的唇很冷,夹杂着欣喜的味道,吴邪整个人都傻了,心说你这是饿昏头了么?见着活物上来就啃?

胖子和解雨臣也愣了,两人对视一眼,显然没想到张起灵当着人能这么……狂野……

“咱们得撤。”解雨臣冷静的说:“干柴烈火,可能要着。”

胖子忽然想起来刚才那个似曾相识的场面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了——就在他和吴邪第一次见面时。

那时也是一眼没看准,没想到吴邪扮猪吃老虎,装个可怜套个交情就把赌给赢了。他一脸沉痛,唉,年轻人的世界他不懂,可能真是老了。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只有几秒,也可能是几个时辰,张起灵放开了吴邪。吴邪脸有点发烫,闪开了一点:“那什么……先出去吧。”

张起灵一脸淡定的点点头,此时他又恢复到以往的状态了,表情冷静,不言不语。以至于吴邪觉得刚才那个吻是幻觉。

两个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爬了出去,快到洞口时,吴邪扯了块黑布蒙在张起灵眼睛上:“你太久没见光,这么出去就得瞎了。”

张起灵由着他给自己系带,低声道:“出去以后,一起去巴乃吧。”

人生百八十年,他们已快走完了一半,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耽搁。

吴邪心说,你刚才这么一下子,传出去也没姑娘肯嫁我,可日子总是要过的,叹了口气:“好吧。”

出去时胖子和解雨臣正在收拾东西,两人贼眉鼠眼的看着他们,像是在看一对刚拨风撩雨完的狗男男,胖子淫笑:“小哥这么快啊?”

吴邪心情很好,趁着张起灵没注意,使坏道:“处男,都这样。”

解雨臣双手抱怀,一脸坏笑:“吴邪,你回个头。”

他回过头,看到张起灵脸色很差的站在他身后,吴邪顿时觉得晚上要糟。

                                                                      

-完-






评论(36)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