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金主09(金主瓶x大学生邪·短篇甜宠)

一次写不完了,先更一发,算是完结篇上,下一更让张先生吃到嘴+花样哄吴邪

=======================


那天之后张起灵就没再回来过,以前隔三差五还会派人来送东西,现在全没有了。吴邪估计这次金主是来真的,以他的性格,让他主动开口划清界限他干不出来,横竖自己每个月的包养费还不够他一身衣服钱。夜深人静时,吴邪偶尔也会后悔,他知道那晚不该那么说话,但是没办法,他忍不住。不识时务的事情已经干过一次了,现在不能再干。他给张起灵的助理发了短信,也没明说,就说最近在赶课题作业,学校事忙,想先搬到学生寝室去住。

这话半真半假,他忙归忙,时间还是协调的过来的,只是住的地方离学校确实远,以前还有来回奔波的理由,现在等的人不会回来了,他不想浪费这个时间。

大概张起灵早就交代过,那边回的很快,只有三个字:知道了。


临走前,吴邪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还找出来一罐没开封的新茶。张起灵喜欢喝茶,曾经手把手教过他怎么泡,他跟着喝了几次觉得还挺好,渐渐的也就只喝茶了。坐在沙发上发了很久的呆,最后还是把已经洗拭干净的茶具全翻了出来,启封茶叶,给自己泡了一壶。可能是手法不对,泡出来的茶苦的厉害,他皱着眉喝完之后还在想,这么难喝,自己当初是怎么喜欢上的?

张起灵买给他的东西他都没有带,只拿走了那把小黄鸭胶头的牙刷,衣服还是来时的那套,推开门时他下意识看了看旁边,那里空荡荡的,他看了一会儿,把目光收回去,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张先生,再见。”


吴邪没去学校住,临近寒假,很难办入住,而且他也怕别人问,之前上课的时候,解雨臣还问他跟张起灵聊的怎么样,吴邪不知道怎么回答,而且心里也不愿意承认两个人分开这件事,想了想就说:“已经聊开了。”也闹不懂解雨臣怎么这么信任金主对自己的感情,自己一说就信了,一点怀疑都没有。

最后还是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廉租房。假期将近,很多回家过年的学生会把房子短租出来,不用押金,价格也便宜,条件虽然不怎么样,但比当年的黑wang吧还是强多了。房东临走前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吴邪很认真的记下,听他说起“最好别带女朋友来过夜”时,心里还暗自好笑了一下,想问“那带男朋友可以么?”

话到嘴边就咽下了,他笑着说:“放心吧,我单身。”


吴邪之前拿了一笔奖学金,不过交完房租之后就没剩多少了,找工作变得迫在眉睫。正好学校附近有个24小时便利店在招人,夜班班次,虽然辛苦了点,但工资还不错,吴邪毫无压力地接受了。夜班两人一组,跟他一起的是个叫白昊天的妹子,乍一看挺酷的,第一次见面吴邪都没好意思看人家。当时白昊天正在打电话,视线一转到吴邪身上整个人都傻了,手机直接掉到台子上。吴邪摸摸自己的脸,又回头看了看。白昊天已经跑到他面前,特别激动地抓着他的手:“吴邪!你是吴邪对吧!”吴邪当时就在想张起灵到底有没有帮他把钱给还清了。结果白昊天下一句话又抛了出来,她说:“我是你高中学妹,我从高中时起就喜欢你了。”

吴邪还没被人这么当面表白过,脸顿时红到了耳根。


晚上白昊天叫了一堆外卖,死活要请他吃饭,吴邪盛情难却,就自掏腰包买了点饮料。吃东西的时候,白昊天说起吴邪高中的光辉往事,其实学生时代的光辉,无外乎就是长得好看成绩好这些,还提了他拿过的几个挺有含金量的奖,现在看当然不算什么,但这些在当时的学校还挺被人津津乐道的。

白昊天说:“后来你上大学走了,我还偷偷去你学校看过你,那时候你们下了军训,在球场打球,我坐在旁边看了你好久,结束时你队友给你递水,你看我一个人,还给了我一瓶,瓶子我到现在都还留着。我本来想跟你上一所大学,但是高考没考好。现在寒暑假没事干,我要打工都会选择在你们学校附近。”说到最后,她声音都哽住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跟你做朋友。”

这些日子以来,吴邪一直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就是回忆一个月之前,都觉得恍如隔世,像白昊天说的这种几年前的事情,他当然更记不清,不过他心肠软,看不得妹子掉眼泪,仔细斟酌一下她话里的意思,估摸着她的喜欢应该只是小迷妹的喜欢,就递了张纸巾过去,安慰她:“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啊。”


白昊天喜极而泣,很用力的擤了下鼻子,当即跟吴邪交换了电话号码。

他们从认识到熟悉只花了很短的时间。白昊天来店里的时间比吴邪长,很多活儿会手把手带他做,不知道帮他省了多少事。吴邪嘴上不说,心里对她还是很感谢的。他们夜班是晚八点开始,冬天人少路滑,吴邪白天忙完回来,偶尔路过她住的地方,会顺便接她一起上班。

有一次两个人走在路上,还遇到几个喝多了酒,在路边调戏小姑娘的人。对方人多势众,按理不该管,顶多报个jing,等他们来处理就完了。当时吴邪直接走了过去,白昊天在后面拉了好几下都没拉住人。吴邪很淡定地把被调戏的小姑娘拦在身后,叫她先走。那边也是经不得激的,看他一个人,嘴上立刻就不干不净起来,闹到最后免不了要动手,吴邪挨了两下,他还没觉得什么,白昊天就在旁边很惊慌的叫起来,吴邪让她躲旁边一点,自己把背包丢给她,是个要发狠的意思。

不过到最后没打成——碰巧有个车开了过来,司机可能是个新手,看见人多就慌了,根本没有踩刹车,一路彪行朝他们冲过来。双方架也不打了,自动分作两边,白昊天手里抱着他的包,趁机拉着他就跑,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到了店里才吐出来。 

白昊天惊魂未定,问他怎么胆子这么大的!吴邪那会儿根本没考虑这么多,事后也很茫然:“不知道,我没觉得害怕。”说到这里不自觉放空了一下,忽然想起了之前经常担心的日子,过了一会儿听白昊天叫他,回过神来,笑着说:“这种事情有什么好怕的?”


这一次过后,白昊天看他的眼神简直是狂热的了,听闻吴邪住的地方不能做饭,一日三餐都得靠买的,主动表示要给他带晚饭,吴邪还没被女孩子这么照顾过,吃了几天,整个人都有点诚惶诚恐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来这件事还觉得有点心虚,不过他转念又想,我有什么好心虚的?是你先不要我的!

但是妹子本身大大咧咧,除了送吃的一点越界的意图和动作都没有,看出自己不安,还问他:“是不是怕女朋友知道了不高兴?”吴邪迟疑了一下,老实说:“没有女朋友。”

白昊天“啊”了一声,一点都不相信的样子:“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

吴邪被她的表情和语调逗笑了,敲了下她的头:“真的没有。”白昊天闻言连呼太浪费了,追着他问他喜欢的类型,说要给他介绍个伴儿,吴邪根本没往心里去,手里上着货,随口道:“喜欢凶一点的,平胸,跟我一样高。”

白昊天虽然对他的审美观表现出不理解,但还是认真想了很久,最后叹了口气:“那我找不到。”过了会儿又有点好奇地说:“没想到你喜欢凶的。”

吴邪顺着他的话想了想,忽然感觉很高兴,白昊天看他在笑,问他笑什么,吴邪说:“没什么,就是觉得我喜欢的人,就算凶也一定特别好。”


转眼就到了新年。年三十那天,老板大发慈悲,让他们十点就可以回去了。三叔那边也来了个电话,说事情进展很快,年后应该就能解决,还问他要不要过去一起过年。吴邪没跟他说自己在打工的事,推说已经约了人。挂完电话之后就在想,回去之后也是对着空荡荡的屋子,还不如在这里热闹点,于是主动要求通宵。白昊天立刻就表示自己也一样,晚上从家里带了两盒饺子过来,还很兴奋地告诉他“从来没在外面吃过年夜饭呢”。他们上班的那个时段基本上已经没人来了,吴邪本身带了吃的过来,又从店里买了几罐啤酒,两个人一边一吃东西一边看春wan。

节目很一般,但有个小品特别好玩,吴邪全程都在笑,结束之后意犹未尽喝了点啤酒,结果发现白昊天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她说:“好久没看你笑过了。”

她这句话说的有点暧昧了,吴邪的笑容当时就有点僵,若无其事地说:“有么?”

白昊天转过头去看电视:“其实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觉得你跟以前不太一样,你现在总是心思很重的样子,但是你不说,我也不敢问。”她说到这里就停下了,过了一会儿才问:“你上次说的喜欢的类型,其实是有人选了吧?”

吴邪没说话,喝了两口啤酒:“嗯。”可能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他心里忽然有点难受。


白昊天到底是女孩子,心思细腻的多,一下子就看出来他这个状态明显是爱而不得,但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导,垂头丧气地说:“唉,我以前还跟自己说,如果有一天能做你的朋友,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帮你,我真没用。”

吴邪看着她,慢慢道:“其实我之前就想问了,你说你喜欢我,原因不是那么简单吧?我记得当时学校里比我好的也不少。”

他这一句问的很认真,白昊天不好敷衍,她低着头,用手指在工作台上画圈圈:“我高一的时候,有点叛逆,喜欢跟学校里的几个小tai妹瞎胡闹,有一次她们指使我去偷人家的东西,其实我也知道她们是故意在玩我,但我想证明自己很厉害,就去了。后来被人家抓住,她们一个个的跑没影,店主说要找我家长过来,不然就报jing,我害怕的要命,根本不敢给家里打电话,那天你从那里路过,我看你穿着跟我一样的校服,就指着你说你是我哥哥,说完之后我心里是没底的,特别怕你直接走人。

后来你问清楚事情,帮我付了钱,还给我买了个冰激凌。当时你摸摸我的头,说小丫头想不开,这么好的天气,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晒晒太阳呢,然后就走了。我当时看着你的背影,就觉得你简直太帅了,回到学校我就去查了你的事,才知道你比我想的还要好。”

她这么一说,吴邪隐约想起来是有这么件事,微微一笑,又摸了摸她的头:“记这些做什么?我又不是为了要你报答的,你自己过好就行了。”

白昊天眼睛红红的:“我知道,可我忍不住啊。”

吴邪觉得这对话有点耳熟,好像张起灵以前也对自己说过,他沉默了一会儿:“真想报答我,就回家吧。”他比了个手势:“刚才你在后面打电话我都听见了,我知道你是陪我才留下来的,谢谢你,这个年我过的挺开心的。”


他拿出手机,给白昊天定了十一点的车票,下班时间一到,亲自送她去车站。之前下的雪还没有化完,今天又下起来了,好在天气预报说了,这是这个冬天最后一场雪。

路上几乎就没有人,两个人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叫到出租车。到了车站还碰见了齐总。天气不好,飞机不能按时起飞,他赶时间,就过来坐火车。齐总乍一看吴邪还挺高兴,目光转到他身边的妹子身上,表情就有点玩味了:“这是?”

吴邪很干脆地说:“同事,天太晚了,我送她赶火车回家。”

齐总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那就好,不然有人肯定又要吃醋了。”

吴邪被他弄的有点尴尬,倒不是怕白昊天知道,只是看齐总不清楚自己跟金主分开的事,怕说穿了让人家难堪。反而白昊天听见这一句,又看到了吴邪的表情,插话道:“是你说的喜欢的那个人?你不是说你们分开了么?”

吴邪根本不给她继续问的机会,赶了她几下:“快进去吧,时间要到了。”


白昊天非常不想走,被他硬推进去的。转头时吴邪看见齐总拿着手机,问他:“齐总是不是也到点了?”

齐总收起手机:“我说张总最近怎么怪怪的,原来你们小两口吵架了。”

吴邪听他说的轻描淡写的,一点都没把他们分手当回事,只好道:“嗯,我不太懂事,惹张先生不高兴了。”

齐总摆摆手:“你不用替他说话,我认识他时间长,最知道他那个人了。虽然没什么大脾气,但说不好相处也不好相处,凡事都要让人猜着来,你跟他在一起肯定没少费心,不过你们这么喜欢对方,就别动不动闹分手,有话好好说呗,你不知道,他最近心情差得要命,我们跟他一起做事,压力也很大。”

吴邪想了想,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捡着最在意的说:“没有,张先生其实挺好的。”


齐总听了这话就笑了:“你们俩还挺像,都不许别人说对方不好。行了,我看你对他也放不下,趁着过年去找他吧,他这阵子什么聚会都不参加,今天好像也是一个人过的,我们都怕他闷出毛病来。”

吴邪说:“谢谢齐总关心。”

齐总看出他不想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你要不愿意去就算了,他来找你的时候跟他好好聊聊就行。”


吴邪心想,他怎么可能主动来找我?但这个话不好说,敷衍地点点头,对齐总挥手告别。

齐总离开后,吴邪站在入站口,他吹了很长时间的冷风才离开。可能是酒精的缘故,他整个人都昏沉沉的,本来还打算回店里工作,现在也不准备去了。脑子里乱哄哄的,一时又想想再过阵子三叔回来,发现家里房子易了主,肯定要生气,生气也不管他,他们在外面跑的开心,自己卖个房子怎么了。

走出车站时他看见外面站了一个人,隔着雪幕看他,吴邪脑子里“嗡”了一下,整个人傻在那里:“张先生。”


张起灵身后的车子刚刚熄火,看见他,整个人都是如释重负的。吴邪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勉强挤出一个笑,朝他走去:“您是要出差么?”

张起灵摇摇头,攥着手机的指节有些发白,过了一会儿很平静地开口了:“齐总说你要走了。”

吴邪想起齐总最后的话,忽然有点明白了,他抿了抿唇,忽然来了底气:“齐总怎么跟您说的?”

张起灵没有看他,眼睛看着旁边:“他说还有个女生跟你一起走。”

可能是雪落到睫毛上了,吴邪感觉眼睛胀的厉害,他“嗯”了一声:“那您为什么还过来?”

那边沉默了很长时间,风很大,吹得他的声音轻飘飘的:“……舍不得你。”



评论(62)

热度(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