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金主06(金主瓶x大学生邪·短甜)

06


吴邪原本还在紧张,可这句话一落入耳中,他瞬间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扶着门框的手也慢慢放了下来,插进口袋里时,想起了早上张起灵抱着他的温度。解雨臣看他脸色不对,拍了他一下,吴邪谁也不看,木然道:“我先回去了。”

站在他后面的几个小伙伴都没吭声,眼看着他消失在拐弯处,苏万才小声嘀咕:“我怎么感觉师兄有点奇怪?”

胖子很笃定地说:“吃饱了食困,不用理他。你们吃的看好了没?看好咱们就下单。”三言两语就把话题带远了,几个妹子还很单纯,完全没有多想,关注点全在“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好帅啊”上头,吃饭的时候还一直在聊。有个妹子说“就是年纪大了点,有三十多了吧?”另一个立刻实名反对,说“男人大一点才有魅力!更成熟更有担当!”搞得身边几个毛头小伙都很郁闷,后半程全在吐槽这个看脸的苦逼社会,彻底把吴邪那点异样抛在了脑后。

下午大家都各自回去休息了,解雨臣有事要忙,分开后就没影了。吃晚饭时吴邪倒是出来了一趟,他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菜喝了点酒,苏万给他盛了碗汤,他到大家都吃饱了才喝完搁筷子,本来饭后还有别的活动,也推掉了,对此胖子的解释是“估计是刚睡醒,有点起床气,我们玩我们的。”

毕竟人多,走了一个也感觉不出什么,一群人聚在房间里喝酒划拳玩游戏,闹到了十一点半——解雨臣办事回来之后才散场。胖子磨磨蹭蹭,硬是留到最后,当着别人的面,他们半点眼风没露,及至人走光了,才齐齐沉了脸去吴邪房间。一路上他们都没有交谈,这种压抑的气氛直到吴邪从里面开了门才打破。


吴邪光着脚,看起来有点慌里慌张的,可能刚才是在打游戏,耳机挂在脖子上就出来了。解雨臣站的靠前,一眼就看到了他脸上的失望,不过这种失望转瞬即逝。见是他们,吴邪也没奇怪,一抬手,就把他们请到屋里。胖子和解雨臣还在酝酿台词,吴邪就指着电脑问:“打不打游戏?今天有对战。”

他们对视了一眼,应了下来。助理很快就带着两台电脑过来了,还有啤酒和吃的。胖子本意是借着酒劲追问今天的事,可惜对战一开就全然顾不上,几个人往地毯上一坐,杀的眼睛都不眨。今天吴邪风格特别野,说是组团对战,但一路都冲在他们前面,所到之处皆是腥风血雨,一些段位低的组合刚一照面就被他秒了,偶尔不留神被人反杀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全程绷着脸看屏幕,手指如飞的敲键盘,敲击声大的隔着耳机都听得见,胖子没被对手团队吓到,倒是一直被他弄得很心悸。

不过这种气场在冲杀结束后就消失了,最后的冠军礼包都是胖子去领的。吴邪把电脑一合就不去看了,拿过摆在旁边的啤酒,一口喝了大半。

解雨臣把电脑收到一边,才慢慢说:“以前没看你这么狠。”

吴邪靠在沙发边,他对这两个人今天来的目的心知肚明,反正自己不说他们也查的出来,再瞒没意思。又喝了一口酒:“之前缺钱的时候帮人打过比赛,还有一些代练,那时候时间不多,还要再狠一点,后来……就不用了。”


吴邪平时衣着打扮都很得体,长得又干净,看上去就是那种没吃过苦的人,所以虽然有段时间胖子觉得他魂不守舍的,但压根没往缺钱这方面想,如今一回忆,心里有点数了。问他:“是不是去年,你请了长假的那次?”

吴邪晃了晃啤酒罐,一口喝完余下的,又开了一罐,他酒量不是很好,人已经有点微醺,但毕竟压抑习惯了,心里再怎么难受,说出口的话还是很冷静:“嗯,那时候我三叔去国外谈生意,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夜之间就消失了。跨guo找人很麻烦,我也没有别的门路,后来jingcha也不管了。他走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一大笔jizi款,钱是跟人一起丢的,那些人急疯了,找不到他,就来找我闹。之前我三叔对我一直不错,家里的事没让我操过心,所以他们说的那些其实我完全不懂,只知道欠了人家的钱。

刚开始还想着找人救救急,但出了这种事后,我三叔以前那些合作人都躲我躲的远远的,我没办法,只能先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先还上,家里能卖的我也拿去卖了,卖的就剩个空壳子,最后连空壳子也留不住,买家看我急着用钱,把价格压得很低,但我也顾不上这么多,当时就想还一点是一点。从家里离开的时候我就带着个背包,里面是课本,还有几件换洗衣服,身上只有一点点钱,旅馆住不起,就去街边小网吧,天天给别人代练赚钱。吃的很差,困了就趴在桌上睡一会儿,睡也睡不久,那里太乱,我经常被吵醒,不过那会儿觉得少睡点也好,还能拿来多赚点钱,学校也没再去了,一个是没时间,还有就是怕人家找过去闹。”

他开始说的时候,胖子脸色就不太好了,听到这里忍不住爆粗:“操,那我那时候给你打电话,你怎么还跟我装没事人?”

吴邪笑了笑,故作轻松道:“那会儿有点轴吧,磨不过这个弯。听见每个人都在说我三叔不好,就想替吴家争口气,自己把事情扛起来。那时候想法还是简单,就觉得自己年轻,吃点苦没什么,只是没想过我能等,别人能不能等。我在网吧住了差不多十几天,又被一个zhai主找到了,有男有女的,好像一家子都来了,没提要钱的事,就是把我打了一顿,几个人一边打一边哭,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家老人把一辈子的积蓄都投了进去,现在看钱要不回来,气的病倒了,病的还很严重。我当时……我真的连mai肾的想法都有了,想着只要能把钱还上,要我做什么都行。

也算是我走运吧,后来在街上遇到焦老板,之前我三叔跟我提过他,说他是放gaoli贷的。我当时心思就活了,想着先借一点还上。跟他开口的时候还担心人家不答应,我家的情况他肯定听到一些。谁知道他居然真的借给我了,而且比我要的那个数字还多得多。拿到钱的时候我真的高兴疯了,我一分钱没留,全拿去还了,虽然还没还完,但肩上的担子多少轻了点。”

解雨臣脸色也不好看,眉头皱的很紧,似乎在压抑怒火:“白给你这么多钱你不觉得有问题?”

吴邪低着头:“知道,怎么不知道,但那个时候有人肯借给我我还挑什么?不过他只肯借短期,期限转眼就到,他们逼我还钱,我当然拿不出,心想了不得就是被弄死,反正我就一个人,死就死吧。谁知道到那以后,焦老板说他是生意人,不干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我还不上钱也没关系,听他的话就行,如果我做得好,还会有人帮我把剩下的钱都还上。我想都走到这一步了,也没什么好怕的,就答应了。”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闭着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胖子和解雨臣跟他一起沉默着,空啤酒罐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屋里满是淡淡的酒味。最后解雨臣问:“你跟张起灵……”他迟疑了片刻,不知道怎么问下去。

他知道张起灵的名字吴邪不觉得奇怪,毕竟金主在这个圈地位很高,没交集也会知道人。吴邪点点头:“没几天焦老板就找到我,把我、还有其他几个男男女女都送到一个酒店里,说今晚有个大老板在,他要是看上谁谁就走运了,让我们机灵点。我当时很难受,进包厢的时候头都没抬,有几个会来事的已经自己坐到别的老板旁边了,我回过神来就只剩自己还傻站着,赶紧随便找了个位置就坐。张起灵来的最晚,所有人都起来给他让座,可能是我这边空处大吧,他没跟他们挤,直接坐到我旁边了。他没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两个老板直接搂着妹子贴脸说话了,心里烦的要命,也没怎么去讨好他。好在他不是话多的人,问了我叫什么名字之后也就不招惹我了,吃饭时也很客气。后来散了场,他的助理拿了一张房卡给我,说他在等我。焦老板知道之后特别高兴,说他就是那个大老板,还说我今天撞大运了。我当时其实已经有点后悔,但他拿之前的欠条还有那天的事逼我,说我要是不去就捅到学校里,我当时就想,忍忍算了,吴家已经够没脸的了。

到那之后我没忍住,在浴室里发泄了一通,拳头砸在墙上都出了血,那个时候感觉自己特别屈辱,蹲在淋浴下面哭了。”

胖子像是听不下去了,打断他:“别说了,明天你把欠的单子开出来,我能帮你还的先帮你还上。”

吴邪笑了一下,语气忽然轻松起来:“你以为我要说什么?那天他可能是临时有事吧,我出来时就不在了,我一个人睡了一晚上,当时挺担心的,怕得罪了他明天焦老板那里不好应付,愁的简直睡不着。第二天他的助理又过来了,给我送了钥匙,还有焦老板和其他所有债主手里的欠条。我当时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想当面谢谢他,但一直没见到人。

我在他的房子里住了两个礼拜他才出差回来。我当时就想,就算他要我陪他睡觉也没什么,人家帮了我这么多,做人总要知恩图报。那天我什么准备都做好了,但不知道是不是哪里没让他高兴,他只坐了一会儿就走了,也没说什么时候再来。我那阵子缺钱缺怕了,看他对我不冷不热的,心里也不踏实,他给我的钱我没碰,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兼职,想着万一被赶出去也能自立。没做几天就被他知道了,当时他没说什么,但我看出来他不大高兴,我以为这次铁定要被撵出门,谁知过几天他来看我的时候,把我家的房产证和钥匙都拿了过来,还开车带我回去看过一次,屋里的摆设全跟之前一模一样,他说我要不喜欢住在他那,住自己家里也可以。”

胖子回忆了一下吴邪回家的路线,好像不是回自己家的那条,问他:“你没回去?”

吴邪很平静地说:“我为什么要回去?我想跟他在一起。”

胖子和解雨臣同时被噎了一下,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吴邪晃了晃手里的啤酒,想着今天白天的事,苦笑了一下:“就算他不是很想也没关系。”


那天聊到最后几个人都有点喝高,胖子骂了焦老板足有半小时,睡着之后时不时还蹦出几句脏话来。吴邪和解雨臣把他合力抬到一张床上,好在套间里床是够的,他们又一人占了一张。临睡前解雨臣问:“你真不愿意离开他?钱不是问题,我可以给你下聘书,公司会给你出这笔钱,你毕业后过来上班就行。”

吴邪晕的厉害,只听清第一句,便立刻道:“不愿意!”然后就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睡到半夜解雨臣听见有人敲门,胖子和吴邪睡得死,只得他去开门。出去一看,来的居然是张起灵。他只穿了一件薄毛衣,身上烟味很浓,大概是在房间里抽了很久的烟才过来。张起灵看见开门的是他,嘴唇抿作一线,整个人忽然变得很阴沉,视线穿过他往房间里看,那里没开灯,什么也看不清。

解雨臣看他眼神不对,让开了一点:“吴邪在睡觉,你进去找他吧。”

张起灵冷冷道:“不用了。”他转身就走。

解雨臣在后面把人叫住了,看张起灵没有回头的意思,索性长话短说:“张总你别误会,吴邪今天心情不好,我们只是在一起聊聊天,他喝多了,没听见你敲门。”

张起灵背对着他,听不出什么情绪:“没事,不用告诉他我来过。”

解雨臣还想说点什么,但那边走的飞快,背影转眼就消失了。



评论(54)

热度(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