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金主04(金主瓶x大学生邪·短甜)



04


第二天起来时张起灵已经不在了。吴邪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才缓过劲来。他依稀记得昨晚好像说了越界的话——有了今年不算,还想着明年?太贪心了,太贪心了。

忆起昨晚那场性爱,吴邪估摸着金主应该是不太高兴,毕竟他在这方面一向克制,那种惩罚似的发泄从未有过。

吴邪缓缓摸到自己的胯下,触手皆是光溜溜一片,金主当然不会干伺候人的事,他裸着睡了一夜。揉了揉两腿间,那里已经不疼了,但先前摩擦的触感还在。吴邪夹紧双腿自己试了试,但用手指跟被粗大的性qi贯chuan的感觉全然不同。他弄了几下,没弄出名堂,兴致索然地收了手。

屋里还保持着他们昨晚出门前的样子,吴邪洗了个澡,花了点时间收拾了一下,看看手机,张起灵那边没消息过来,大概今天是要放他自由活动的。他也无所谓,毕竟一个人才是日常。打开电脑把作业翻出来,准备干点活儿,想了想,又开了QQ。一登陆就见消息连闪,点开一看,全是胖子发的。说是放假在家无聊,诚邀各路好汉一起出去浪一浪。他显然是有备而来,有人问了句去哪儿,他马上甩过来一大堆资料,全是温泉酒店的。这个天泡温泉倒是不错,只是本市数的上名的温泉酒店全在郊区,想要玩的舒服总要两天。

解雨臣也在群里,他是贵公子做派,根本不看胖子给的那些,直接发了个名字过来,说去这里好了。这个温泉酒店吴邪听张起灵说过一次,虽然后来没能成行,但金主看得上眼的地方自然是不错的。

解雨臣很土豪道:“明天你们有空没有?有空跟我一起去。”

群里立刻就欢呼了,吴邪全程没吭声,过了一会儿,解雨臣发了微信过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吴邪还没想到怎么回,第二条又过来了:不是心情不好么?一起去放松一下。

吴邪思索了一下,金主能亲自过来陪跨年已经是很难得了,连续几天都过来陪他可能性也不大,于是斗胆答应下来。


忙起来时间便过得飞快,还没察觉就已经到了五点。吴邪合上电脑,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一口气还没吐出来,手机响了。是张起灵的助理打来的,通知他六点有车过来接他,陪张总参加一个聚会。

吴邪多嘴问了一句:“张先生人呢?”那边说一直在开会,还说要是走得开,张先生会亲自来接他。

吴邪放下电话就飞速去翻衣柜,他以前陪张起灵出席过几个重要的场合,穿搭不成问题,想了想,又把昨天张起灵送给他的表戴上,花了点时间整理了一番,车就到门口了。张起灵果然没来,好在吴邪也没奢望过亲自来接的待遇。


雪天路滑,路上堵了会车,到的时候年会已经开始了。助理把吴邪送到张起灵那里才退开,张起灵一直在跟别人说话,没顾上他,等那人走了才回头,摸了摸他的脸:“冷不冷?”

毕竟昨晚有过那么一场,再见到他,吴邪稍稍有点不好意思。先前还担心张起灵因为自己的不懂事而不高兴,现在看到他的表情就放心了,于是乖巧道:“不冷。”

张起灵在他衣领上拨弄了一下,手指碰了碰他的脸颊,似乎想要捏一捏,周围人多,他很快又收了回去,拿了一杯香槟在手里:“带你见几个人。”

他从没有主动把自己介绍给谁,吴邪不明就里地跟着过去。隔了老远就听见一个人在哭穷,语气特别真,吴邪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人余光看见张起灵,便撇开“众债主”迎了过来:“张总!”手展的很开,作势要抱抱。张起灵眼明手快拉着吴邪闪了过去,吴邪没反应过来,被他拉的一个踉跄。

只听那人惊奇道:“张总居然还带人来了?”

吴邪没去细想他这句话之下的意思,好奇地打量着他。这人身材很高,衣着打扮跟张起灵很像,年龄估摸也差不多,说起话来笑呵呵的,倒是很好相处的样子。只是不知道什么毛病,这种场合还带着墨镜。

张起灵言简意赅道:“齐总。”

吴邪立刻跟着叫。虽然对方戴着墨镜,但吴邪总觉得他的神情有点玩味,打量打量自己,又冲张起灵一抬下巴:“舍得把你家小孩带出来了?”

张起灵不理他,指着他对吴邪道:“这是X建的老总,算起来是你的前辈。”

X建是吴邪在笔记本上重点标注的公司,是国内都算得上名头的大企业,吴邪标记归标记,但也没太抱期望。张起灵这话一开口,他就愣了,一时间心里五味陈杂,什么情绪都有,他轻轻地“嗯”了一声。

黑瞎子拿着香槟戏谑道:“这样就想叫前辈?先敬我一杯。”

张起灵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搂着吴邪,用自己手上那杯跟他碰了下,喝了一点,权当是给吴邪挡了,寒暄两句,又带吴邪见下一个。

吴邪全程没说话,勉强挤了笑脸,跟着张起灵到处走,一连见的几个,都是跟他笔记本上重点标注的公司有关的要人。吴邪一开始那点高兴的感觉,慢慢地被疲倦取代,到了最后当着金主的面都藏不住了。

张起灵问他怎么了?实话当然没办法说,吴邪低着头:“可能是低血糖,有点头晕。”

张起灵看了他一会儿,倒也没说什么,亲手给他拿了一块蛋糕,让他去露台透透气。

吴邪端着盘子,几乎是逃也似的跑了。


过去之后才发现,露台那边已经站了个人,就是先前见过的齐总。可能也是嫌里面闷,出来吹个风。吴邪看见他下意识想走,被他叫住了,只好硬着头皮过去打招呼:“齐总好。”

背着人齐总倒是正经的多,抽了根烟出来,叼在嘴里,又问他:“来一根?”

吴邪迟疑了一下,把蛋糕放到旁边:“谢谢齐总。”

他从没抽过烟,有样学样了一把,第一口下去就被呛的连连咳嗽。齐总笑了一声,把烟从他指尖抽走,按灭了别在耳朵上:“还是别抽了,待会儿让张总看见了,要怪我带坏他家小孩了。”他捏着下巴道:“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张总带伴儿,昨晚他也是在陪你吧。”

吴邪嗓子里的不适感这会儿才缓过来,也没多想,点点头。

齐总吐了个烟圈:“怪不得我怎么请他都不出来。”

吴邪想起来昨晚的事,心里一动:“昨晚是您给张先生打的电话?”

齐总漫不经心道:“是啊,原本昨天有个饭局要一起去的,谁知道他一下飞机就跑了,我一看他带着礼物,就知道去找你了。吃饭的时候几个老总还说到这事,轮流给他发信息他都不理,最后非让我给他打电话,他倒好,三言两语就把我打发了。”

吴邪有点茫然:“张先生情人那么多,也不一定是我。”


齐总似乎没转过来:“情人多?谁?张总?”看到吴邪点头,乐的烟都掉了:“说笑呢,他……”眼睛撇到大厅里,把吴邪转了一圈让他看。张起灵背对着他们,正在跟一个长发披肩,身姿妩媚的美女说话,隔得这么远,吴邪都能感觉到她身上那股卓然于众的美。张起灵全程背着手站,有几次那个美女想要碰他,都被他不着痕迹的闪了过去。

齐总在他旁边道:“那是我们业内出了名的金花,一贯眼高于顶,也就你们家张总能入她法眼。不过张总对旁人一向冷冰冰的,看到没有,连手都不让人碰。”

吴邪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斟酌了一下:“或许张先生不喜欢这个类型……”

齐总大笑道:“跟那个没关系,我跟他认识快二十年了,就没见他喜欢过谁,带过来介绍的就更是只有你一个,我们以前都说铁树开花他才会有伴儿,要不是今天他把你带出来,我还只当你是他编出来糊弄我们的。”

吴邪一时说不出话,他被齐总话里信息弄得心砰砰乱跳。脑海中浮出了他跟张起灵认识的场景,怎么也不敢相信。


齐总掸了掸烟灰:“怎么,他跟你说他有别的情人?”

吴邪木然地摇摇头:“没有,我猜的。”

齐总说:“他那个人不懂浪漫,也没有经验,有时候给你买点东西还要问问我的意见,怕你不喜欢,但爱上谁就是一心一意的事,忠贞感强的要命,这个你不用担心。”

吴邪从来没有跟人谈过和张起灵的事,到底是被包养的那个,就算是对朋友也难以启齿,他看着自己的掌心:“齐总说笑了,或许张先生也没有那么喜欢我,只是一个人呆烦了,找人陪陪罢了。”他咬了咬唇:“我跟他差距太远,刚才你们站在一起,我觉得你们更像一类人。”


齐总哑然片刻,见张起灵走到门口了,忙道:“张总,你来的正好。”

吴邪没想到张起灵会过来,慌忙抬起头,跟张起灵的视线撞到一起。

张起灵的目光在他们身上轮流过了一圈:“什么事?”

齐总道:“快哄哄你们家小孩吧,吃醋吃到我头上了。”

吴邪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恨不能钻进地缝里,结结巴巴道:“不是,齐总开玩笑的……”

张起灵皱了皱眉:“吸烟了?”一记眼风扫到齐总身上:“你给的?”

齐总举着双手做投降状:“你们谈你们谈,我先走了。”






评论(49)

热度(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