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金主02(金主瓶x大学生邪·短甜)

02


意料之中的反应。

这一年多来虽然亲亲抱抱不断,但张起灵始终没真正碰过他,最越界的一次也就是让自己用手帮他弄出来。吴邪没见过张起灵其他的情人,不知道他对别人是不是也这样,但总觉得这不是包养该有的状态。仔细想想,只有刚见面那天张起灵对他流露过性趣,但也只有一点。他洗完澡出来张起灵就不见了,吴邪以为是金主对自己不满意,躺在酒店床上,愁的一整夜都辗转难眠,没想到第二天张起灵就派人送了一处公寓的钥匙过来。

吴邪当时震惊的半天都说不出话,他知道这是要被包养了,他所受到的教育原本该让他感到羞耻,但反应过来后,却发自内心感到轻松。

那天原本会成为他前半生最大的噩梦,但因为张起灵,变成了他人生中最幸运的一天。

张起灵对他太好,好到自己都替他划不来了,能报答的方式就只有这么点,张起灵还不要,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沉默了一会儿,吴邪收回了手,人也蜷了起来,他声音很小地说:“晚安,张先生。”

张起灵“嗯”了一声。吴邪独自郁闷了很久,终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迷蒙间感觉身子一轻,然后被抱着趴到了一个温暖的胸膛上。那人拨弄着他的头发,动作很温柔,额边一个柔软的东西贴了过来,过了很久才离开,大概是离得近,声音柔风似的往耳朵里钻。

是金主的声音,他说:“晚安。”


第二天吴邪起得早,趴在张起灵胸口看了他一会,越看越觉得金主好看,于是偷偷啄了他一口,怕被发现,飞快的下了床。他不擅长做饭,忙了半天只弄出了简单的早餐,花了一点心思摆的好看点了,才敢去叫张起灵。

谁知才走到楼梯口张起灵就已经下来了,他还穿着昨天那件紧身毛衣,袖子微微弄上去一点,正给自己戴手表。

吴邪看了他这一身行头,问:“张先生要出去么?”

张起灵点头:“出差。”

说话间又有个电话打过来了,是他助理的声音,吴邪竖着耳朵在旁边偷听,里面说车已经到门外了。

张起灵事情太多,他自己很少会记行程,一般都是助理提前一晚发过来,昨天吴邪躺在床上等他时就看他手机亮了好几次,几次三番想要去偷看,到底没敢,结果张起灵洗了太久,等他上床自己也忘了这件事。金主平常出了名的工作狂,昨晚不知道怎么搞的,也跟着忘了。看这个样子,今天可能有点迟。

张起灵看了一眼桌子,大概是真来不及了,也没什么表示。吴邪白忙了一场,现在也不敢去邀功了,从衣架上拿下大衣伺候他穿上,然后送他去门口。

门一开冷气就往屋里钻,一晚上功夫,地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雪。吴邪乍一遇冷就打了个喷嚏。张起灵转身便把自己的羊绒围巾绕到他脖子上,还拍拍他的脸:“多穿点。”

吴邪把自己的脸在他掌心里蹭。张起灵看了他一会儿,凑过来在他鼻尖上亲了一下:“乖。”


坐到桌上时吴邪的脸都是烫的,他双手揉着张起灵的围巾,幸福的半张脸都埋了进去。这一下才发现不对,张起灵身上的味道一向清爽,这围巾里居然有一点女人的香水味。吴邪还以为自己闻错了,拿下来深深嗅了一口,那种花果甜香气直往鼻子里钻。

吴邪有点傻了。

他不知道张起灵把这条围巾给谁戴过,或许给那人戴的时候也亲了人家。他心里一下子就不舒服了,扒下围巾就丢到一边。食不知味的吃了两口饭,忽然想起这原本是给张起灵做的,更加吃不下,气势汹汹地端起东西,全倒进垃圾桶里。

薯饼上用番茄酱画出来的笑脸立刻就糊成了一团,吴邪脱力般靠在门框上,对着薯饼苦笑,只敢人家不在的时候横。

出门时犹豫了一下,恨恨地抓过那条围巾又绕到脖子上了。


他没打车,骑了辆共享单车代步。这个天气骑车太受罪了,等到了学校,他冻得脑子都木了,胖子递了杯豆浆给他,被他手上的温度冰的一缩。即便已经冻得没办法思考了,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

一整天他都是闷闷的,上课时坐到最后一排,转着笔看窗户外头出神。

解雨臣隔着两个位置拿废纸团砸他,吴邪懒洋洋地看了一眼,也不理。解雨臣看出他不对头,又丢了个纸条过来,叠成小飞机,正落到他桌上。吴邪打开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失恋了?

吴邪盯着那张纸自嘲地想,是恋人才能这么说呢,我这种被包养的有什么资格说失恋?金主情人那么多,他连个独一份都没有。

草草写道:没有。 攥成一个小纸团丢了过去。

没多久小飞机又回来了:哥哥又不是没谈过恋爱,你糊弄的了我?

这方面解雨臣是老手,吴邪难过的都能拧出水来了,想想确实瞒他不住。都是好朋友,瞒不住就不瞒,不过金主的事是不能说的。

他想了想,提笔道:我喜欢了一个人,但是高攀不上……

这一次回复来的慢了点。解雨臣看到字条后整个人都是凝重的,吴邪看他提笔写字,心里几乎在期待。

解雨臣问他:那人喜欢你么?

吴邪一怔,迅速在心里盘算着,这一年多来,除了不能陪睡觉,金主对他再好没有了,有时候他都感觉不是在被包养,而是在谈恋爱。

他想了想,回道:“多少有点喜欢吧。”

解大少爷御笔一挥,霸气地写道:那你就去直接说,什么高攀不高攀的,要不给回应就拉倒,咱们换个人喜欢。

吴邪看到回复苦笑了一下,果然正常的恋爱观不能拿来作为自己这段感情的参考,张起灵那边,给不给回应自己都得一直陪下去,有一天人家玩够了,把自己甩了,自己也只有感激的份。

他迟疑了很久,在字条上画了个笑脸,折成小飞机飞了过去。


这种郁闷没能维持下去,晚上学校里有个就业咨询会,吴邪跟胖子他们一起去看了。明年他就要大四了,到了要找工作的阶段。其实以张起灵每月给的包养费,不用工作也没问题,但吴邪比任何人都想自立。

之前跟张起灵提过一次,金主就说,让吴邪去他公司上班。听他那意思,只要自己想去就能直接去。面试不用,估计实习期也免了,一进去工资就能开到人家五六年才有的水平。

吴邪当时听着就有点不是滋味,勉强笑笑:“张先生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他从来都是乖顺服帖的,难得开口拒绝,搞得金主也不怎么高兴,本来搂着他的肩膀揉捏的手也放了下去,说总记这些做什么。

弄得吴邪那晚诚惶诚恐,花了很多功夫讨他高兴。

好在这一次过后张起灵就没提给他开后门的事了,那么找工作就还得自己来。吴邪听得很认真,拿了笔记本把该记的都给记了下来。


出来后已经很晚,有了早上的经历,吴邪也不想再骑车。天气不好,出租车一时打不到,他就沿着积雪的路面慢慢往前走。远远看见一对小情侣走过来,女孩子娇娇小小的,穿的很厚,走路时步子都迈不开,时不时仰头对她男朋友笑,大概是一直被宠着的,才能有这样的可爱感觉。

吴邪有点羡慕的看了他们一会儿,又听见女孩子说:“过几天就到新年啦,你要陪我跨年呀。”

男生揉着她脑袋,把她抱起来亲了一口:“不陪你陪谁啊?”

吴邪心里一动,摸着口袋里的手机,到底没拿出来。


元旦那几天学校放假,吴邪畏冷,何况也没事干,于是从早到晚窝在屋里,三餐都靠外卖解决。30号那晚心血来潮叫了瓶红酒,一鼓作气喝了大半瓶,借着酒劲,给张起灵的助理发短信,也没敢直说,就问他张先生明天有什么安排。

大概是被交代过,张起灵的助理对他们这些情人一向很客气,很快就回他:张先生明天才出差回来,公司里有年会,您有事么?

吴邪立刻就怂了,马上回道:没事没事,替我祝他新年快乐。

手机一放下人更郁闷了,仰头把剩下的酒喝光了。宿醉的结果就是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来,他酒量不好,睡了十几个小时人还是晕乎乎的,叫了个外卖随便吃了几口,桌子也懒得收,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打游戏。酒劲到底还是没有完全过去,玩着玩着手机就掉到地毯上了,他也没在意,蜷着身在沙发上睡着了。

屋里一直开着灯,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蒙中就感觉有人在他嘴上亲了一下,还绞着他的头发玩。吴邪心里没抱过期待,勉强睁开半只眼看了看,一下子就清醒了:“张……张先生,你怎么来了?”

张起灵站到一边,自顾自脱了大衣,吴邪忙起身给他挂好,听他在身后状似随意道:“来看看你。”




评论(35)

热度(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