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瓶邪】闷油瓶的独占欲(接重启184章·一发完)

白昊天的手一按过来我就浑身一怔,一百种摆脱她的方法还没冒出来,下意识先去看闷油瓶。闷油瓶坐的比我还直,不知何时攥起了拳头,面无表情的,只是盯着火堆发呆。白昊天没注意到这点,一口一个“我们小三爷”,还声称是我的徒弟。

我被她黑的两眼一闭,险些坐不住。

黑瞎子是知道内情的,对我们笑笑,隔着墨镜都能感觉到他玩味的表情,眼看我急的脑门子冒汗,才不动声色地打掉白昊天的手:“徒弟这玩意儿不值钱,道上能人就这么多,谁跟谁还没点关系?”

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朝闷油瓶看过去:“是这么个理儿,对吧,张先生?”

我眼睛都快长钩子了,闷油瓶愣是没理我,稳坐如磐,跟火堆较起了劲。


闷油瓶不是第一次这样。自打我把他从青铜门里接出来后,我就感觉他有点不对头,也不知道终极打通了他哪根筋,他居然比十年前多出了不少人情味,时常体贴的让我坐立不安,搞得我一度怀疑自己带回来的是个赝品。后来打着切磋的名义跟他较量了好几次,每次都被他轻而易举地按倒,我才信了这个邪。

正赶上秀秀他们来福建过年,小丫头那阵子沉迷星座难以自拔,私下里跟我说他之前可能是在水逆,现在水逆结束,回归常态了,还问了我闷油瓶的生日,给我做了一通星座科普。

我没当真,听听就得,主要是不愿意相信他真水逆了一百多年——那也忒倒霉了点。

至于那些“霸道,独占欲强,容易吃醋”之类的特点,我更是一笑置之。直到有一次村子大婶儿打着评先进的名号要走了我一张证件照,又带着好几个姑娘的照片过来时,我才发现,星座这玩意,可能真他娘的有点道理。

那天大婶儿走之后的事我并不想回忆,总之第二天我没能下床,也不知道闷油瓶用了什么手段把照片要回来了,当着我的面,堂而皇之塞进自己钱包里。


这次的事显然比上次严重的多,我这一路也算把罪受遍了,临了可不能摔这坑里。

于是当即摆明立场划清界限:“把他们俩都打晕吧,胖子都快变成腌白菜了,我们没时间矫情了。”我一边说一边支起一条腿,以此掩护我去拉闷油瓶的手。

我手指才一碰到他,他就闪了过去,肘关节撑在大腿上,双手叠在一起垫着下巴,宛如在卖萌。

刘丧就坐在他对面,脸当场就红了。

我揉揉脸,心想不管了,我要闹了。


就听见瞎子在旁边叹了口气,突然发力冲过来按住我的脖子。我心领神会,当即晕倒,不偏不倚地往闷油瓶身上摔。

闷油瓶抱住我的时候,白昊天和刘丧同时叫了一声。

我脸正对着闷油瓶怀里,他们看不到我的表情。见闷油瓶低下头,我赶紧对他挤了挤眼,还做了个亲亲的口型。

闷油瓶眯了眯眼,神情一下子就温柔了下来,我趁热打铁地对他卖萌一笑。

闷油瓶嘴角一动,没奈何似的。

他故意抬头不看我,幅度很小地抓住我被白昊天碰过的那只手,惩罚般轻轻的打了两下,然后重重的揣进他裤兜里。


END



评论(64)

热度(1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