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福建话(重启日常·一发完)

来自上次一位妹子的点梗,基本上点的都写完了(没写的留言提醒我),有想再点梗的可以在这篇下面留言。

====================

去吃饭时大堂人不多,我们就没要包间。桌大人少,大家坐的很松散,但基本的排序还是要有的,胖子贴着闷油瓶,一个人占了两个位置,美其名曰要给“瓶仔留空间”。我跟闷油瓶之间是不需要空间的,就把背包丢到他左边的椅子上,找地方洗手。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回来之后我的位置就易了主——背包被丢到另一个椅子上,刘丧自己坐到闷油瓶旁边。

以刘丧的耳力,我一出来他怕是就听见了,愣是稳坐如磐,动也不动,缠着闷油瓶问东问西的。

胖子没注意这边的变故,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聊的很欢。瞎子托着脸饶有兴致地看我,像是想看看我怎么捍卫自己的“地位”。我没理他,顺势拿起背包坐下。

我心里不能说没有火,但眼下好奇居多点——凭我跟闷油瓶都唠不起来,刘丧怎么做到的?


闷油瓶越过刘丧往我这里看了一眼,没什么情绪,也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意思,但我估摸着他是想让我过去坐。

刘丧心心念念了一路才见到偶像,要是硬去抢座的话,撕破脸是难免,离真正散伙还有一阵,为了不让接下来的路太尴尬,我不想展露自己的强硬面。

于是倒了杯茶在手里冲闷油瓶一敬,表示:你的私生饭我也搞不定啊。

闷油瓶偏过脸。


刘丧没察觉到我跟闷油瓶之间的心电交流,就听他在问:“偶像,你平时最喜欢干什么?”

这句话一出口,闷油瓶又往这里看了一眼,他这一眼的幅度比较大,刘丧也跟随偶像的视线看过来。

我尴尬地笑了笑,敷衍道:“他平时喜欢做运动。”

见偶像没有质疑,刘丧小声嘀咕了一句:问你了么……然后又转过去跟闷油瓶说话,从平时喜欢吃什么到每天几点睡觉都有,五花八门无所不包,闷油瓶全程不答话,他反而越说越兴奋,最后搞得连胖子都被吸引了过来,直问他是不是想通过打探作息走向成为偶像之路?


刘丧被他戳破心中的隐秘,顿时脸涨的通红,声音徒然一高:“胡说!”他深吸了两口气,想要发火,又想维持在偶像面前的风度,嘴里嘟嘟囔囔着:你们凡人不懂。

胖子在旁边冷笑了两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就算真有,也早就下凡了。”

刘丧敏锐地察觉到他话里有话,看看他,又看看闷油瓶,见偶像没什么表示,冷笑了一声便不接这个话头,又缠着闷油瓶问他福建话怎么说。


正聊着,服务员端菜上来了,他们坐的位置正好是上菜口,闷油瓶拉着椅子往旁边挪了点方便上菜,胖子抓住时机喊:“天真你过来坐,这有你喜欢吃的。”

我心想也好,吃饭的时候要还听刘丧嘚啵嘚啵个没完,还真有点倒胃口,岂料我这边才站过去,刘丧忽的动了起来,拖着椅子往闷油瓶那边靠,只在他们之间留下了很小的一条过道,他不敢看闷油瓶,只挑衅地看了看我。

一时间没人说话,气氛变得有点紧张。胖子第一个反应过来,嘴里骂了一句,指着刘丧要发飙。

闷油瓶忽然开口了,他看着我,飞快说了句说什么。

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开尊口,刘丧听清了口音,有点激动,连声问:“偶像你是在教我说福建话么?”

我毕竟在福建住了不短的时间,那句话在心里过了两三遍后,就明白过来了,我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闷油瓶,心想:不是吧?还没喝上你就玩这么刺激的?

闷油瓶对着我拍了拍大腿,又说了一遍,这一次说的很慢,任谁都知道什么意思了。

刘丧傻了。


闷油瓶看我半天不动,直接伸手把我拉过去,穿过狭窄的过道,按坐在他腿上。我以眼神暗示他:真这么玩儿?

他不看我,单手给我盛了一碗饭,推到我面前。

瞎子和小花对我们的关系早就心知肚明,此刻朋友不是朋友,师傅不是师傅,全都在憋笑。我没好意思去看刘丧,因为我感觉自己的脸都已经红到耳根子了。

下面被屏蔽了,看链接


PS:小哥那句话是:坐到这里来。





评论(81)

热度(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