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戒烟(雨村日常·一发完)

不知道为什么被吞了,再发一次

-------------------


吴邪悄悄地打开了院门,天气不算凉快,但他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娘的,他低声骂道,已经不记得这种恐惧感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就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去哪?”

吴邪听见这个声音浑身一颤,他强定心神,转过来笑道:“去看看胖子的会开完了没有,你要不要一起?”

张起灵没有接话,径直朝他走来,他们几乎是一样高的,但吴邪看着他,莫名感觉他有两米八,扶着门框一动不动,看着他站到自己面前。张起灵不说话,吴邪也没敢开口,喉头上下一滚,对他笑了笑。

张起灵伸出手,吴邪下意识闭上眼,就感觉那双温暖的手在脖颈处蹭了蹭,他睁开眼,只听张起灵道:“领子没弄好。”

吴邪低头看了看,愣愣道:“哦。”

弄完之后张起灵便回屋了,吴邪站在门口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迈开步伐。


苏万蹲在村口等了许久,期间几次想给吴邪打电话,但看看微信上那条“路口等,别声张,别找我”的消息,悻悻一揉鼻子,决定再等等。口袋里的东西硬圌邦圌邦的硌人,他把手伸进去摸了摸。

“日哦,再不来就焐热了。”苏万喃喃道。

背后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苏万猛地回过头,吴邪却从另一边钻了出来。他穿了一件深色连帽衫,看起来疑似某人的情侣款,此刻缩头缩脑地躲在帽子里,声音压得很低,活像在搞接tou的马仔。

苏万第一个反应就是:吴悟空跑出了五指山。


“带来了么?”吴邪低声问,同时四下探看。

苏万忙把东西拿出来,一盒黄鹤楼:“带了带了。”手才要伸过去又想起来什么:“你的呢?”

他师兄飞快一夺,几年前苏万就见识过的这一招,没想到雨村几个月养老生活居然没让他身手退步,反而比之前动作还快。

对象都有了,按说不应该啊……

苏万摇摇头,甩开天马行空的思路,怒道:“你要敢耍赖,我现在就打电话给……”

“急什么?”吴邪打断他的话,拆开包装抽圌出一根来,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火柴,点燃之后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今年天刚变冷时他病了一场,到医院挂吊水拍片子,医生说要想多活几年就把烟戒了,好好养养肺。在这方面胖子和张起灵坚决跟医生站在同一战线,从那以后他就再没机会摸烟。

苏万站在迎风口,被他呛了个正着,两个人面对面咳了一阵,吴邪缓过进来,又抽了一口,这一次惬意的多,闭着眼睛道:“个仙人板板,憋死老圌子了。”

苏万还没有沾染烟瘾,不大能懂他这种心态,他揉着鼻子忍气吞声道:“烟都给你了,你说好的东西呢。”

吴邪叼着烟,在裤子口袋里摸了摸,表情一怔,然后换成两只手找。苏万看到他这个样子,皱眉道:“你别说你没带啊!”吴邪摸了一阵,在罩衫腹部横开的口袋里找到了,他把一个信封丢了过去:“出来时差点被发现,吓得我……”他说到这里缩了缩脖子,像是后怕的样子。

苏万没接稳,两张照片露了个头,落在地上,上面是吴邪穿着白衬衫带着眼镜,在屋里喝茶的样子。一共十张,苏万一张张看过去,最后满意的收进信封:“拍的还挺好,谁给你拍的?”

吴邪头也没抬的抽圌出第二根:“自圌拍杆。”

苏万绮丽的想法碎了一地,他在心里恨恨道:早该想到的,中年人没有浪漫可言!看着吴邪如饥似渴的样子,他奇道:“你在村里就买不到?”

吴邪一摊手:“钱没收了,商店里都是他们的人。”说到这里,他可能也感觉自己叱咤风云十年,现在搞的跟被防早恋的青少年儿童似的挺没面子,又补了一句:“这就想拦住我,太天真了。”

苏万把信封收进小书包里:“你慢慢爽,我先回去了。”

吴邪看着他笑笑,表情特别和善,下巴朝他的小书包上一点:“你卖给谁?”

“你粉丝”,苏万随口道,他忽然警觉起来,捂紧了小书包,看着他道:“你干嘛?你不是想反悔吧。”

吴邪嗤的一笑:“出息。”他摸圌摸头,压低了声音又问:“口香糖带了么?”

苏万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丢到他手里:“我还带了空气清新剂,你要么?”

吴邪皱皱眉,一副看神经病的样子:“你随身带那玩意儿干嘛?”想了想,揪起一点衣领嗅了嗅,然后脸色微变,再抬头时变的一本正经的:“要。”


这一趟过来,苏万已有大开眼界之感,为了保留一点对吴邪的最初印象,他决定结束这场接头,从小书包里拿出了一瓶迷你喷雾递了过去:“有需要再找我,随叫随到。”

吴邪夹着那瓶小玩意儿,毫不在意地对他挥挥手,转身离开。

目送他离开后,苏万从口袋里掏出另一个信封,里面放着一打张家族长见面批条。来之前瞎子师傅告诉他,如果足够聪明,一桩买卖也可以卖两回,他福至心灵,通知吴邪前先给张起灵打了个电话。多亏吴邪的科普,这几年他耳濡目染的,早知道张起灵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估摸着吴邪肯定瞒不住人家,自己就是做个顺手人情。

一张张数下去,苏万喜笑颜开,这一趟真是赚圌翻了。


转身时,他被一个披头散发的道士拦住了。这时的苏万还没见过张千军,见了这么个宜古宜今的人愣了一下,四下看了看,没找到摄像机。

道士看起来脾气不大好,冲着他一伸手:“拿出来!”

苏万心里“卧圌槽”了一句,这年头道士都搞兼圌职了?大白天玩抢劫,还有没有点修法精神!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宗旨,苏万一拳头砸了过去,那个人动都没动,一抬手就按住了他的手腕,然后捂着他的嘴,把他拖到旁边的小林子里。

苏万落于人手动弹不得,心里不住哀嚎,这他圌妈是要劫财还是要劫色啊!师傅救命,我还是处圌男!

张千军既不劫财也不劫色,把他拖进去之后就松了手,只是把他的小背包夺了过去,十分粗暴地全倒到地上,然后找到了一个写着“张”字的信封。苏万很想去抢,但是不敢,含泪看着他单手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族长的批条我找到了。”他一边说一边抽圌出了一张,让人意外的是,居然空无一字,他不相信似的全抖了出来,居然都是空白的。

道士扭头看过去,眼神之凶狠让苏万一愣:“怎么回事!”

苏万哇哇道:“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捂热就被你抢走了!”他眼泪汪汪地看着道士,听了刚才的电话,基本猜得到眼前这个是什么人:“我师兄跟你们族长关系很好,不打脸行不行?”

可能是吴邪人缘太差,他不提还好,一提道士看起来更凶了。也不知道手机那头说了什么,道士松了手,捡起一张批条嗅了嗅,整个人就变得垂头丧气的:“族长用药水写的,过一阵子就消失了,妈圌的,是不是还得找姓吴的要批条?”

小张哥在那边叹了口气:“回来再说,吴邪的照片找到了吗?”

张千军面带嫌弃地在一堆杂物里翻了翻:“找到了,就地销毁还是怎么办?”

小张哥道:“送回去。”想了想那边现在的情况,很快又改口道:“动作快点。”


张千军挂了电话,十分不情愿地把信封踹口袋里,踢了踢苏万:“走,跟我把照片给他们送回去。”

苏万看着到手的“酬劳”全飞了,心里很不情愿,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走了一阵,他小心翼翼道:“是吴邪派你来截胡的么?”

张千军勃然大怒:“他?”嘴唇动了几下,像是敢怒不敢言,过了一会儿才粗声粗气道:“是我们族长想要!”


回去前吴邪嚼了二十分钟口香糖,嚼的腮帮子都酸了,苏万给他的空气清新剂也用掉快一半,现在浑身上下都是柠檬水味道,剩下的烟他藏了起来,准备下次再抽,做好了这一切,他自问万无一失,才斗胆走进家门。

张起灵坐在院子里的小桌子前,手里拿着什么在看。吴邪远远看到他,就兴高采烈道:“小哥。”张起灵抬头看了他一眼。吴邪看他这个态度有点奇怪,便走到他身边,目光一接触到他看的东西,整个人就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干巴巴道:“你怎么有这些照片的?”

张起灵把照片收一收,整整齐齐装进信封里,然后对他一伸手。

吴邪不明就里:“什么?”

“烟。”

吴邪见他表情不善,不自觉后退了几步:“抽完了……”

张起灵眯了眯眼,猛地站了起来。吴邪都没反应过来,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就被他扯了过去。头几次抽烟被抓包的下场历历在目,顾不上噪音不雅了,他嗷的一声就喊了出来。

“救命!我不进屋!别……掐我腰!屁圌股也不行!”

“小哥…小…哑爸爸!”

“唔……唔唔……”


END



评论(19)

热度(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