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回家(雨村日常·一发完)

之前有个妹子点的小哥在学校教书的梗

=========================

我跟胖子从北京回来那天,闷油瓶不在家,手机还落在桌上,我里里外外找了一通都没发现人。胖子说可能是出去散步去了,说完就摸了摸鼻子,大概自己也不信,毕竟闷油瓶很少会有这个闲情。

我心想别是趁我不在家被人拐跑了吧,心里不安,就到处打听,忙了一阵后,我终于弄清楚了他的去处——帮村里小学代课去了。

我开始不信,虽然闷油瓶是有想话唠就话唠的天赋技能,但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就连对我也不会说太多。细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今天最后一节体育课的老师家里有事,村小学规模很小,老师统共就那么几个,没办法跟别人换。正好他跟闷油瓶认识,知道闷油瓶在搞运动方面很有两下子,请他去帮忙,也不需要怎么教,跑跑步,然后自由活动就行。

我看看表,距离小学放学还有大半个小时,一个星期没见到闷油瓶了,从青铜门里出来之后,我们还没分开过这么久。在家我有点坐不住,想了想,决定去学校等他。


快放学的这段时间学校门卫很松,见我长得跟家长似的,点点头就放我进去了。我有很多年没进过学校了,听着孩子们郎朗的读书声,还有点怀念,慢吞吞地朝操场走,心想不知道闷油瓶小时候有没有在学校呆过。

学校操场依山而建,山脚下用铁丝网圈了一圈,防止小孩子没事往山上跑。铁丝网以下是一个凸起的山包,据说以后会改造成看台。

正值春天,南方的春天是不缺花草,雨村有一种小花,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红的蓝的都有,春风一吹就满地疯长。闷油瓶就坐在那个山包上,一群小朋友在他身边瞎跑瞎玩。闷油瓶仰头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看见他的身影就忍不住笑了,这个样子的闷油瓶有点陌生,但又无比贴合我的理想。我不敢过去打扰,双手插在裤兜里站在一棵大树后看着他。

有个小朋友拿了一个花环递到他面前,花环编的松松垮垮的,闷油瓶接过来,几下帮她编好了,还从身边拔了几朵花嵌在里头。小朋友蹲在他面前,仰头看他,闷油瓶就把那个花环戴到她头上。小朋友欢呼了一声,从他身边跑走了。

我摸摸头,感觉我的头发有点长了。刚开村里时,我们哥几个都是互相剪头发,胖子剪的最丑,那次我不得不去理发店推平了让它重长,胖子还很不要脸,说正好让小哥看看我当喇嘛时的样子。那天晚上睡觉时闷油瓶亲了亲我短到不能再短的头发,我至今记得他嘴唇的温度。

不自觉笑了一下。

离下课还有十五分钟,我今天赶了快十个小时的车,腰早就累的不行。看到后面有个废弃的秋千架,我就跑到上面蹲着。闷油瓶始终没往这边看,他肯定猜不到我在这里等他。何况他眼前有太多小朋友,小孩子玩玩闹闹的没个正形,有一个还差点从山包上滚下去。

闷油瓶看着在是发呆的样子,可反应比谁都快,情况一变就冲了过去,揪住那个小朋友的一只脚把人倒提了上来。确定人没事才坐回原处,低着头,手里不知道在弄什么。


我双手扶着晃晃悠悠地秋千绳,透过在一只他前面闲庭漫步的白鸟看他。白鸟翅膀很大,每每张开时,我就只能看到他的脸和他身边飞长的碧草,风裹挟着金色的阳光铺在他身上,时间一瞬间被拉长。

我听见他身边有无数的笑声,风吹过来又吹过去,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我的。

我不知道我看了我多久,下课铃响起时,我跟那只鸟一起受到了惊吓,那只鸟振翅一飞,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白鸟一起飞远了。

小朋友们整整齐齐地站在闷油瓶面前,声音隔着老远都能听见:“老师再见。”

闷油瓶点点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往这边看了一眼。


闷油瓶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只是来代一节课,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但仍在那里等着所有小朋友离开了再迈开步子。我没有起身,想看看闷油瓶会不会发现我,就见他从土包上跳了下来,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

我在的地方很隐蔽,前面一排绿树,得穿过它们才能看到我。我蹲在那里,就听见面前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闷油瓶出现在我面前。

可能是太久没见面了,一时间我们都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我先开口:“小朋友都回家啦?”

他伸出手,掌心里躺着一只草蚱蜢。我愣了愣,有点惊讶地看着闷油瓶。

闷油瓶点点头,放到我手里:“来拐你。”

我攥着草蚱蜢,想要跳下来。闷油瓶动作更快,伏身在我头上亲了一下,把我从秋千上抱了起来。


END


评论(44)

热度(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