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新年愿望(雨村日常·一发完)

胖子这阵子天天都在往外跑,说是要找找发财致富的项目,我本来也想跟着去,但又怕闷油瓶一个人在家太寂寞,为了赚钱闷坏瓶仔划不来,没有一丝丝的犹豫,我选择留在家里。

胖子跑了没几天就有了主意,他说村子里有座老庙,里头供着送子观音,据说很灵验,几乎承包了附近几个村子的不孕不育难题,平时香火就很好,眼看要过年了,香火肯定更好,咱们几个去瞧瞧,看能不能承包下来,捞一笔过年费。

我心想这活儿不错,要是能包下来,就带闷油瓶一起去收门票,还能让他沾点烟火气,成天待在家里,我都怕他闷出心理疾病来。

于是午觉起来,我们三个就上路了,庙建的挺远,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现在福建已经很冷了,今天又阴着天,我们走了一路都没见到几个人,但到了那里一看,人居然不少。

胖子眼里闪耀着“想发财”的光芒,引着我们往里走。

一进庙门我们就看到一座巨大的方形的香炉,有个和尚双手合十站在旁边,十五块钱一炷香,不烧香不许往里进。胖子指着他挂在身上的褡裢,又在自己肚皮上比划了一下,羡慕嫉妒恨地表示那玩意比他肚皮都鼓。

我拍了他一下,让他上去问问情况。

那个和尚手里拿着一把香,眼皮都没抬,看见人影就下意识要发,可看到我们,那手就顿了一下。

我当然知道原因,到这里的多是小夫妻,单身来的也有,但像我们这样三个好汉一起过来的十分少见。

毕竟不孕不育这事又不传染,每个都发有点像骂人。和尚手里拿着香,对着我们看了看,显然是在思考卖给谁好。

胖子很体贴的拿过他手里的香,花了三十块钱,跟人家唠起了磕,似乎想了解了解这里的日收入。他背在后面的手对我摆了摆,示意我们去大殿问。

管事的当然不会在外面干活儿,我门儿清,便跟闷油瓶进去找。大殿人也不少,但是非常安静,善男信女们跪了一地,偶尔有点大动静,还都是磕头磕出来的。我们环看了一圈,没有找到庙祝之类的人,心知可能还要往里走。

我扯了闷油瓶一下,示意他先出去,没成想闷油瓶看着那尊白玉观音像出了神。

胖子来的路上说,这庙解放前就有了,里头什么东西都换过,就这尊观音没动,破四旧那会儿有人想来砸场子,才进庙门就狂风大作,两课碗口粗的树被吹断,挡住了进殿的路,那些人本身心术就不正,被这场面吓得一秒变怂逼,这尊观音才得以保存了下来。

我随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这尊白玉观音雕工很粗,不像是什么大师之作,但眉眼间一股慈意,叫人看了心里就舒服。

我不知道闷油瓶在想什么,但此刻我忽然有了个想法。从口袋里摸出四百块钱,我从旁边买了两炷香回来,塞了一炷在闷油瓶手里。

看到他眼中露出一点惊讶,我小声道:“快过年了,图个彩图,上头坐着的那位连送子都能办到,家宅平安这种普通业务肯定不在话下。”

闷油瓶握着香没动,我害怕他不愿意,毕竟这玩意儿又不能退款,就轻轻扯了他一下,他看了我一眼,总算跟着我站到蒲团边。

虽然说是为了求个彩图,但真到了面前,我心里一片空白。我不是没跪过神像,但那时心中有所求,但现在……我看看身边的闷油瓶,只是双手合十欠了下身,对着菩萨,用开玩笑的语气道:“送什么都好,别送子就行,我已经做好绝后的准备了。”

说完这话,我扭头看了看闷油瓶,他也在看我,眼睛非常亮,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活起来。

他学着我的样子,双手合十拜了几拜,我以为他不会有什么愿望,没想到他仰望着神像,低声道:“愿共白头。”

我眨眨眼,以为自己听错了,便以眼神询问他,他露出一点笑,然后摸了摸我的头发。

我扑通一声就给神像跪了,按捺住内心的狂喜道:“菩萨在上,我再加一个,我的愿望跟他一样,共白头共白头!”


哪怕知道闷油瓶的愿望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那半天我的心情也依旧很好,鬼知道能让他说出这种话有多难,我都怀疑自己是在做梦,闷油瓶看起来心情也不错,走路步子都比往常迈的大。只有胖子不高兴,他白花了三十块钱,打听出来这座庙有扶持福利,根本不可能私人承包的消息。

再加上回去的路上还下起了雪,开始只有一点点,后来越下越大,等我们回家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头发眉毛上都是雪。

胖子让我们别动,怕进去化一屋子的水,他自己骂骂咧咧地去厨房拿毛巾掸雪。我已经冻得不行了,双手抱在胸口,闷油瓶走过来,大概是想抱抱我,但伸出的手很快又放下了。他不怕冷,可身上的落雪也没有比我少到哪里去。

我用手背擦掉他眉毛上的雪:“没事,我不冷,我就是没想到,咱们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我上下牙打颤都止不住想对他笑:“你头发白了的样子,很好。”

他愣怔了一下,伸手把我搂到怀里,他亲吻着我头上的雪,轻声道:“你也很好。”



【END】


有想点梗的么?雨村日常相关

评论(46)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