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例外(一发完)

所谓平行线,或许就是两条相似的影子,你走过的路我也在走,你有过的心境我也有过。面对面,看着你,就像看到了自己。或许,你就是我自己。
胡言乱语不知所谓,但我知道你们能懂。

============================================


山洞阴寒,冷风时不时从更深处灌过来。吴三省生了个火堆,架起小铝锅烧水。火小,水热的慢,他时不时拿小树枝拨弄一下,以便让水快点开。

他看了看手机,眼中流露出一点焦虑。

按说那个人该比谁都清楚这里头的厉害——跟自家那个不成器的侄子不同,自从来到雨村,他大侄子就成天游手好闲,自己几次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偷看,吴邪都没察觉到。虽说有个时时警觉事事留心的人在身边,这小子也不该放松成这样,比四岁那会还不如,恨不得连走路都让人拉着带!

亏得张家小哥脾气好。

“脾气好”这三个字一冒出来,吴三省自己就愣了愣,无论是道上的传闻,还是从跟他打过的那几次交道里来看,这位怎么都不是能用脾气好来形容的。

不过对着自家侄子,这位好像的确又有些不同。

在他面前,时间与苦难这种能消磨掉普通人身上的棱角、打压掉普通人身上刚强的力量,都像是不存在的。

可在偶有的几次偷窥,吴三省看见吴邪对他招手时,这个人身上的棱角和刚强消失的无影无踪,忽然就有了一种可以被称之为温柔的东西。

虽然不清楚这里头的水有多深,但吴三省肯定他对吴邪是不同的,否则自己也不敢贸然联系他。


虽然联系的过程并不顺利,短信就发了不止一次。


第一回,他说:我是吴三省,后山腰红杉树旁石洞里,速来。

他从白天等到夜里,始终没有等到回复。

当晚吴三省跑到洞外又发了一条:有重要的事需面谈,我只能在这里留两天,速来!

依旧石沉大海。

无奈之下,他只好最后再试一次:事关吴邪,来不来随你。


这条短信发出去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了,此刻,吴三省看着火堆发呆,如果到今晚还没消息,他也只好再去想别的法子。


洞口传来一点微响,吴三省扭头,看见张起灵放下一个塑料桶,猫着身子走了进来,这个山洞洞口很矮,行到深处才豁然开朗。

吴三省看着他弯下腰,再直起腰,最后彻底矮坐到自己面前来。

吴三省松了口气,低头看了看,小铝锅里的水冒了热气,但还未开,他道:“我以为你不会来。”

张起灵盯着他,一时未说话,像是在确认这个人是不是假冒的。吴三省挺直腰杆随他看,十多年未见,再加上“死而复生”,饶是张起灵也难免会有好奇。

片刻后张起灵移开了目光——这意味着吴三省通过了检查。

张起灵淡淡道:“吴邪找了你很久。”

吴三省在心里冷哼了一声,若无其事地拨弄着火堆:“青铜门里的人都能捞出来,这小子要真想找我,不会找不到。”


“……”


过了一会儿,张起灵问道:“你说的事,是什么事?”他拿出手机,指着最后一条问。

这一次吴三省脸上稍有得意,摇摇头状似无奈:“不说是他就请不来你这尊大神。”

张起灵不吭声,如果有需要,他可以有无穷无尽的耐心来等。好在吴三省并未让他等太久,他问:“你有没有发现吴邪有什么不一样?”没等张起灵开口,吴三省立刻又补充道:“我不是说他变老了,我指的是身体上的变化。”

张起灵想着出门前吴邪跟他说话的样子,确信吴邪并未变老,容貌或许与十年前有所不同,但也只是长开了。如果说身体上……最大的变化当然是他那些不想给人看到的旧伤。

不过对着自己,吴邪从不隐瞒,那像是一种决心,因为来之不易,故而只给想守护的人看。

但张起灵清楚,吴三省问的大概不是这个,他谨慎道:“你想说什么?”

吴三省叹了口气:“早些年他下的那些墓,弄出来的后遗症,他这里……”他拍了拍胸前肺部的地方:“很不好,而且以后会越来越糟,如果不想办法,小邪很可能会死。”


这句话一出,洞中只剩下火焰舔舐枯叶时的荜拨声响。

张起灵许久没说话,再开口时,他声音很轻,像是怕惊到天边的云:“你要我做什么?”

吴三省迟疑了一下:“目前只是有些眉目,等找到之后我再联系你,只是那地方很凶险,比你之前去过的任何一个墓都要凶险的多,但除了你没人能把那东西取出来。”

张起灵点点头,丝毫不见犹豫:“好。”

这句应承一出,吴三省整个人放松了下来,甚至带了点笑,这使得他脸上的沧桑也随之淡化了些:“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我知道你们张家人对普通人的生老病死不怎么放在心上,我那大侄子今年也是上四十的人了,干咱们这行,能活到四五十岁就不算短命了。”

张起灵摇摇头:“总有不能死的人。”他站起来:“你腿不好,不用送了。”

吴三省闻言,便坐着不动了,他并不惊讶张起灵在短短几分钟里能看出他腿脚不好的事,这个人眼睛向来毒,不然之前也不会隔着这么远还能发现自己。

他指着小铝锅:“水开了,我这里还有点铁观音,不喝杯茶再走?”

张起灵摇摇头,指着洞口的空无一物的塑料桶:“吴邪还在家等我钓的鱼,我不能回去太晚。”

吴三省灭了火,懒懒道:“那小子不能惯,回头惯一身毛病。”

这句话像是开启了什么的魔法,张起灵露出了少见的笑容,只有一点点,但可以让人想象到无数能带来这种笑容的美好的事情。

“没关系。”张起灵说,拎起塑料桶,目光先于脚步,到达了想去的地方:“再见。”


end





评论(31)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