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雨村日常·养猫 (一发完)

#瓶邪#    雨村日常·养猫


小花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让我帮他找只猫,他有个铺子里闹耗子,宠物猫不顶用,得靠土猫,过几天他派个伙计来拿。

村子里猫猫狗狗多的不得了,得了消息那天胖子就去抱了一只回来,两三个月大的小橘猫,长得很好看,而且跟我小时候养的一只猫很像。那只猫是我从外面捡的,抱到我爷爷家养了没两天,就被他们家的狗给玩死了,我当时还很伤心。为了弥补童年的缺失,我立刻宣布,这猫暂时由我全权接管。


小猫亲人,我拿根狗尾巴草都肯陪我玩一上午。中午胖子喊我去炒菜我都没顾上,那天饭菜是张起灵全包的。

饭桌上胖子严肃批评了我一有猫就逃避义务劳动的行为,还说我叫玩物丧志。

我说小花过几天就带走了,我玩能玩几天?再说了,小哥这手艺,他一个顶我十个。


我不是为了讨好闷油瓶才这么吹捧的,他的手艺连张家人都说不出什么。过年时张海客带了十几个壮汉来家里做客,小哥做的饭得到了他们一致的好评。饭桌上我就跟他们说,你们族长就是被家族事业耽误的大厨苗子。

张海客虽然吃的很美,但还是不爽我轻视他们张家的家业,要不是小哥就坐在我旁边,他能拿汤勺打我。

抱着猫,我很谄媚地给大佬夹菜,闷油瓶没抬头,一声不吭的吃完了。


吃完饭我们本来要回屋午睡,但小橘猫根本不让我消停,跳上跳下的,我跟闷油瓶还没躺五分钟,它就蹿床上来了。没办法, 我只好坐在床上一下一下地撸猫,有个小东西在旁边喵喵叫,张起灵当然也睡不着,若有所思地盯着我撸猫盯了一下午。

到了晚上我趁着泡脚的工夫暂时摆脱了猫的诱惑,也就半个小时吧,回来之后我发现闷油瓶侧卧在床上,一手撑着头,特别温柔地低头看躺在身边的猫。小橘猫在他手里很乖,四脚朝天让他撸肚皮,张起灵动作慢了点都不行,那猫扯着他袖子缠他。


我当时心里一股子酸意就冒出来了,心想那是你躺的么?但跟一只猫吃醋也是够扯了,我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小哥,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这闷油瓶“嗯”了一声,揣着猫就走……

我盘着腿在床上坐了半个多小时,很想给小花发个短信,问他那伙计什么时候来。


真正的考验是在关灯后。

闷油瓶抱着猫上了床,就放到他枕头旁边。这猫也邪性,不搞昼伏夜出那一套,居然乖乖贴着他睡觉。原本给我的睡前吻也不方便给了,我只能祈祷他睡觉老实点,不然一偏头就能亲到猫。

到了第二天,我找到机会把小橘猫给抢了过来,也不知道闷油瓶给它下了什么迷魂药,我五根狗尾巴草都哄不住,一松手它又往闷油瓶那钻。

那天的饭是我和胖子做的。

之后四天的饭都是我和胖子做的。


小花的伙计过来已经是五天后。

消息传过来时,我本以为闷油瓶会不答应,没想到他欣然出手,还跟我去村口一起送猫,一点都看不出前几天还宠的不得了的样子。

之后我们高高兴兴地回家做饭,做了一大桌,吃饭前我拍了一张发到朋友圈,比了个“耶”的手势。

无猫一身轻,我心里高兴,那一顿吃了很多,不过张起灵比我吃的还多。


到了晚上我迫不及待往小橘猫先前躺过的地方一躺,眼睛发亮地对闷油瓶招手。

闷油瓶“啪”的一声把灯关了,那天晚上,他把之前对猫用过的花样十八撸全用在了我身上。

以至于第二天中午我才看到小花评论里问我:什么事这么高兴?

胖子回复道:猫闹的呗,他是被小哥惯坏了,这家里只能有他一个宝宝。


(配图可脑补吴邪最后躺在床上的样子)



评论(35)

热度(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