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收妖(01~05)全文完

01  02 03 04

05


洞外火声噼啪作响,参怪修行数百年,生的繁茂,一烧起来照亮了小半片山。有小妖小怪寻着火光而来,有胆小的只是看着,也有垂涎参怪修为的,悄悄拿走未烧完的参块。张起灵倚在洞口看见了,没管,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未必恃强就会凌弱。

吴邪穿好了衣服朝这边走,不知是心情欠佳,还是定魂后神智渐渐清明,他脸上不复初见时的懵懂无知,一手抱着那个酒坛子,坐到张起灵身边,时不时往外看一眼。

张起灵指了他抱着的那个:“这是什么?”

吴邪本要献宝,眼下也没了心情,闷闷道:“在泉底发现的。”

张起灵接过来看了看,酒坛子是件老物,怕是在水底呆了不少年头,坛底刻了两行字,因蚀了水锈只看得清“卿且去”“共饮”几字,笔锋虚虚实实,情浓处深,收笔处浅,像是气力将竭时刻下的。酒封塞的严实,他揭开一看,坛中美酒只有半坛,大约是特意留在那里的,只待旧人来。

吴邪吸了吸鼻子,也探身过来看,酒香四溢,不知陈了多少年。

“应该是你说的那个雪妖留下的,酒中有妖气。”张起灵淡淡道,毫不在意仰头就饮,初入口时又烈又辣,像吞了一团火,穿喉而过时却如饮清泉,先前的烈与辛辣忽然无足轻重,到头来只记得余味的甘甜,只一口,便醺的人心生恍惚,像是几生几世前就曾醉过。

吴邪瞠目结舌:“这是妖酒!”

张起灵扶着酒坛子不语,妖酒中执念深深,尘封了无数旧日,只因隔了太久早已遗忘,如今机缘巧合,又被时光找到。吴邪在他眼前摆了摆手:“小哥?”张起灵转头,目光如醉,一眼看尽前世今生。大约是他眼底的情绪太复杂,吴邪愣怔了一下:“怎么了?”

张起灵闭上眼睛,睁开之后便恢复如常:“没什么。”

吴邪回想在山下的日子,再看他时倒有一点初遇时的神态:“你是我见过唯一会喝酒的道士。”

张起灵靠在冰洞上,仰头望天,只因今夜无月,他的目光便藏了些许遗憾:“我少年时也曾清心修道,到了该历劫的时候,天劫迟迟不来,师尊为我卜卦,说我生就带了执念,如魔如妖深入骨中,不除不成仙。那晚同门带我饮酒,大醉时我隐约感觉的到执念为何物,醒来后却想不起。同门便劝我下山游历,将天南地北的酒喝遍了,总有一天能想到。”

吴邪静静听完,问:“我看你酒也喝过不少,想到了么?”

张起灵长舒了一口气,释怀般又饮了一口,才轻声道:“不重要了。”


坛中酒本就剩的不多,吴邪见他几番豪饮,没有半点要同享的意思,忍不住道:“给我也喝一口。”

张起灵摇摇头,按了酒坛子在怀:“别喝了,不好喝。”

吴邪没敢跟他强争,眼巴巴看了两眼,又问:“你先前给我吃的是什么?”

“佛骨。”

“佛骨?!”吴邪坐起身,摸着肚腹激动不已。已经很久没听过佛骨的存在了,据闻世道大乱时,佛心慈悲,才会降生于世间,灭度后化骨为舍利,于普通人不过是件普通宝物,对修行者来说却大有裨益,从来一现世就引无数争抢,没想到轻轻松松到了他的肚子里。

张起灵不甚在意道:“几年前我游历至一小城,城中有妖怪出没,好杀戮,我将妖怪尽数除去,又设阵法庇此城太平长久,城主为谢我,赠我佛骨,说这是许多代以前,远行至东土的婆罗门国高僧之物。我进城时佛骨曾起异光,当是高僧圆寂时嘱咐要等的有缘人,我便带了佛骨走。”

吴邪闻言,不知想到了什么,笑也笑的勉强:“可能是前世有缘吧,可惜我天生少了一魂一魄,不知道有没有来生。”

张起灵摇摇头,又喝了一口酒,半晌又道:“可愿跟我走?”

吴邪听了这话睁大眼睛,比知道自己得了佛骨还不敢信,结结巴巴地问:“去,去哪?”

张起灵指了山洞外的广饶天地:“随你愿。”

吴邪先前的郁色一扫而空,看上去恨不得立刻跟他走,只是又想到一桩:“你修行的仙门,妖进不去。”

张起灵下山游历,本是为了抽出执念,以便修仙,前者找到了放不下,后者说要放却是轻轻松松就抛到一边:“我不回去了。”

猫妖眼眸亮如明星,连尾巴都冒了出来,左摇右摆的,像是在等着谁来摸一下。张起灵用刀划破了手指,拉他过来,在他掌心画了一道符。他的血大约也是什么法器,落在皮肤上有灼人的温度,吴邪忍着没动,待到他画完,那道血符悄然无声的融进他掌心里。

吴邪问:“这是什么?”

张起灵在他手心拍了一下,随口道:“法器,收妖的。”

吴邪看了看空无一物的掌心,怀疑张起灵在唬他,张着五指对外面的小妖小怪喊了一声:“收。”引得看热闹的都探头看他,吴邪讪讪放下手,尾巴也不摇了。

张起灵见他不高兴,便来哄:“不是用在他们身上的。”

吴邪还以为得了件宝贝,却是空欢喜一场,撇撇嘴:“那是用在谁身上?”他张了手对张起灵,半真半假的喊了一句:“收?”

张起灵攥了他的手腕,俯身在掌心里一吻。


这一吻极轻,风似的吹散了横在他们之间的迷雾,因风还不够烈,吹不干净,只看到张起灵的眼眸从雾色里透出来,如泉亦如石,像是等了千百年,还能再千百年的等下去。吴邪没由来的感到心疼,想叫他不要再等,可深泉磐石是天经地义的包容与坚定,自己又怎么能用只言片语叫水枯、叫石烂?

于是上去拥抱他,要用余生填满他的寂寞。

张起灵吻上来时,吴邪在他口中尝到了酒的滋味。太烈了,一尝之下就醉出了无数碎片似的幻觉,烈的他直想流泪,像是几生几世前也曾因此酒哭过。张起灵又吻他的眼,贴着他的额头与他耳鬓厮磨,口中道:“没事了。”却不知与何人说。


这一场情事直到破晓方休。吴邪吞了佛骨,定了魂魄,是彻头彻尾的妖身,不再畏惧阳光。张起灵不知去了哪里,但宝刀仍在,想来并没走远。吴邪夜里累狠了,将睡时口干舌燥,见那酒坛子就在旁边,也不管好喝不好喝,抱起来仰头就饮。烈酒穿肠一过,他整个妖便愣了,浑身颤抖,像是经历了天大的苦痛。


眼前空无一物,脑海中却冒出个大妖来。风姿卓然,不善言,不常笑,只在与自己说话时,流露出一丝半点的温情。

吴邪看见自己躺在他怀中,梦呓似的问:“我身而为人,寿数有限,百年后你怎么办?”

大妖淡淡道:“等你转生。”

自己听了这话,便笑:“好啊,那我要对阎罗说,来生为妖,修出个百年千年来,随你天南地北地看尽这一世没看到的美景。”

大妖埋首在他颈间,声音低低的,像是说了一个好。


此时张起灵站在洞外密林之中,在他前面,有个眼睛蒙了黑纱的人坐在地上,身边围了一群小妖崽子,听他讲故事。

讲的是百年前,山中有一妖,冰雪所化,天生不知疾苦。后于猛虎口中救一少年,二人一见如故。少年下山,他也跟着下去,相伴数年,酿酒烹茶,神仙眷侣一般。只因那雪妖多年面容不改,行事又不似凡人,叫周遭的人看出了端倪来。后来城中遇到恶妖为害,众人怀疑是他做的,就寻了道门一高人来收妖。只因雪妖强大,一时收不得,道人就哄骗了少年为质,要雪妖以死来换。少年开始不知道,知道了又不肯,鱼死网破弄坏道人收妖的法器,也为雪妖换一生路,最后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雪妖耗尽毕生功力,收拢了少年的二魂六魄,令他有机会再入轮回。而后身化雪洞,心化洞中暖泉,藏了先前两人共酿的半坛美酒在里面,自入了轮回,要等少年同来。”

小妖们年纪尚幼,还不忍见世间苦,忙问:“那他等来了么?”

这人不答反问:“你们猜猜那雪妖转生后做了什么?”

小妖叽叽喳喳,猜什么的都有,那人也不卖关子:“大约是前世为妖时吃了修道者的苦头,转生后他做了道人,想来还是为了求这一世的圆满。少年转世若为人,就教他修行,若为妖,就护他一生周全,若为鬼,就救他出鬼道,若为仙,就历三灾九难,他日比肩同游。”说到这里,他抬头,远远对张起灵招手:“我说的对么?”

聚拢在他身边的小妖都扭头看去,又被他捏着的符吓跑了。黑瞎子拍了拍衣服:“好久不见。”


张起灵一点要叙旧的意思都没有,开门见山,问他怎么知道这些。

黑瞎子说:“前日捉妖时不小心入了鬼道,机缘巧合,在黄泉边遇到一缕散魂,说从世间来,飘荡至此等个故人,我见他身上像是有你的气息在,就让他将生前的故事说给我听,要是讲得好,我就带他出来。”他摊开手,琉璃罩里静静飘着一点白光,乃是雪妖没能收拢的那一魂一魄。

张起灵伸手,黑瞎子往怀中一藏,义正言辞:“亲兄弟明算账,这是我辛苦拿来的,想要,拿佛骨来换。”

张起灵淡淡道:“给吴邪了。”

黑瞎子闻言一惊:“那是给你渡劫用的,身家性命就指望它了,我就怕你犯傻才来讨要,你怎么动作这么快!”

张起灵给时未曾多想,如今更不屑多想,张口便道:“我不渡劫了。”

知道他把佛骨送出去时黑瞎子就猜出他的心思,到他亲口说出来才算死心,赌气似的把东西扔给他:“拿走拿走,把你那半条命给揉囫囵了,下辈子商量好,投胎也往一条道上去,省得又糟蹋道行。”

张起灵捧着那法器,像是得了什么至宝,眼底全是柔情。黑瞎子冷眼看了许久,感觉先前像是不认识他一样。不及多说,一偏头,又看远方妖气冲天,便指了那里道:“你那身家性命跑了,还不去追。”


张起灵回到洞中取刀,照老规矩,等吴邪跑的没影了才去追,要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越追走的路越熟悉,前世所见又复现眼前,连人也没变,忍不住有些心惊,生怕找到吴邪时又看到他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这样一想便后悔先前由着他跑了,步伐愈发快起来。

等踏碎厚厚的落叶找到了人,张起灵才松了口气。横在他们面前是一座道观,已历经百年,砖瓦灰蒙破败,不见人迹,偶有雀鸟飞过来,立在檐上叽叽地叫。吴邪肯定是听见他的脚步声了,仍未回身,不知是傻了还是不甘心,居然又踹开了门要进去找。

张起灵知道他想干什么,一伸手,掌心中金芒如网,与种在吴邪体内的符咒相呼应,吴邪纵使千般不愿,还是被扯住肩胛收了回来。他自修行起便约束己身,不行恶事,头一回拿出妖邪的杀气,没成想却落了个空。腾腾的怒火无处发泄,扭头看张起灵,又是委屈又是泄气:“骗我的道士就住在这,我得来替你出口气!”

张起灵看了吴邪片刻,叹了一叹,将人拉过来就吻,又按着他脖子不让他躲,这一吻里有庆幸有满足,半点不甘和遗憾都没有。分开时两人气喘吁吁,尤是不舍得放手,他贴着吴邪,低低地说:“都过去了。”

吴邪一肚子怒火被他吞了个干净,本来性子就不错,眼下更找不到发作的由头,垂头丧气却又不是真那么郁闷的跟着张起灵下山。安静了一路,见有人设了网捕兽,总算找到话说,半真半假地抱怨:“原来这个收妖的法宝是收我用的。”

张起灵抬手给吴邪看,他掌心里也有这么一道若隐若现的符咒:“这是共生符,种下以后,海角天涯我也能找到你。”

吴邪听了,默声一笑。过了会儿想想又觉得不对,摊着手问:“那我呢?你要丢了我怎么找?”

张起灵停住了脚步,眼里也带了笑,合拢了吴邪的手指攥在掌心,他轻声道:“自缚来投。”


【Fin.】

《百世千秋》短篇集系列第三世,等《君入梦》写完我再解说,顺便给天光之下打个广告。《天光之下》预售

评论(37)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