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收妖02(道士瓶X猫鬼邪)


两人对坐了半晌,张起灵翻了翻腰间锦囊,他才一动吴邪慌不迭地往后躲,却被张起灵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银丝捆住了手,反被拉到他面前去。张起灵将锦囊放进吴邪掌心:“这里面有镇魂符三张,可助你三年无虞,你潜心修行自会脱了鬼形,以后不要再去人间。”

吴邪愣怔,仅是握着符魂魄就已感觉到安宁。张起灵说完便起身,才走两步又被吴邪拉住。吴邪揪着他衣袖站起来:“鹿精教我,做妖也该知恩图报,我要怎么报答小哥?”

张起灵听了这话微诧,心道这山中总算也有正经妖物,口中却说:“不用。”

吴邪不放,想起先前的场面,又道:“我知道这山中有一妖洞,常覆冰雪,寒如隆冬,洞内清泉却从不结冰,山下常有人过来提水酿酒。你还来找我,我学了,酿给你喝。”

鬼妖赤身裸体,俨然一副不懂人情世故的模样,言之凿凿的令人发笑。然而细看之下他目光赤诚,双眸如星子一般,自携清风明月,干净的令人不忍不信。

张起灵看了片刻,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好。”


再见面已是三月后。三月用来酿酒自然不够,但张起灵忽然有了兴致,想去看看那终年寒冷又有清泉暗流的妖洞。他御风而行,城外就已见妖气冲天,入城一看,家家户户门悬铜镜窗贴朱符,孩童脸上也战战兢兢,不是往日光景。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他走了以后,城里就开始陆续有人被杀,多是怀胎的妇人,被妖物剖开肚腹,挑走未足月的婴儿去吃,场面不忍卒睹。有时谁家小儿要是没看牢,跑了出去,往往也要遭毒手,被那妖物取了心肝果腹。

张起灵一听便知道是有妖物在走旁门左道。婴灵本就至阴至邪,被杀害的妇人一时半刻也不死,怨念更甚常人,取来炼化虽然有亏阴德,但法力会大有精进,他问:“死了多少人了?”

“要算上那不足月的孩子,总有四五十。”

张起灵闻言心中一沉,吃了这么多人,那妖物的法力恐怕已经精进的非比寻常。

被他问话的人叹了叹:“还好我们这里来了一位高人,才一夜工夫,就捉了几个妖物,就捆在刑场高台上,今日便要斩杀示众。”

张起灵听了这话心知不好,不及多想,就飞奔向刑场。到那时正看见高台上那位长须道人,持一把用符水浇过的刀,手起刀落,将一个被符咒束住的少女头颅砍下。浑圆的头颅在地上滚了滚,顷刻之后,成了身首分离的鹿尸,大睁双眼,死不瞑目。

围观人群吓得倒退了几步,先前再怎么怀疑,如今也说不出来。不知谁先开了口,指了鹿尸骂妖物害人,死有余辜。这话头一起,人们的胆气便被骂了回来,死了妻子的那几家男人拿了刀斧,要劈开鹿尸的肚子,看看它的心是什么颜色。

长须道人做了个止步的手势,让众人暂且息怒。因见了人身化妖物的场面,诸人都信他有真才实学。收了刀斧收了骂声,只将一双眼睛化作憎毒的匕首,千刀万剐般看过去。那几只都是低等的妖物,人气一旺,仅有的本事显不出来,又被符咒捆着,更是只余惧色。

有人指了其中背着孩子的女人,问那道人:“这孩子可是妖怪抢来的?”

长须道人洋洋得意地指着她们:“这两个都是妖物,待我斩了你看。”他说着便单手提起那孩子,引得母亲发了狂,拼着被符咒烧的皮开肉绽也要抢也要夺,然而未近身就被那道人斩了一掌,血流满地。

诸人看的津津有味,笑道:“原来妖怪的血也是红的。


妖物里忽然有妖扔了个纸团,长须道人不耐烦地一挡,那纸团穿掌而过,竟将他的手打出个血洞,他一吃疼,便丢开了拎着的孩子。猴妖母子在地上爬了半天,这才抱在一起呜呜地哭出声。

始作俑者正是吴邪,所扔的是先前张起灵给他的定魂符,既是宝物,自然有驱邪的功效。他挣脱贴在身上的镇妖咒站起来,皮肉溃烂有如火烧。他本是妖鬼之身,离了定魂符的庇佑,烈日一照,简直要成了透明的影。

“你才是恶妖。”他指着长须道人:“是你杀了人!”

长须道人目光一凛,提了刀劈过去,刀锋一起就被人架住。

吴邪失声道:“小哥!”


张起灵将早早脱下的外衣丢到吴邪头上,遮了无所不在的日光。架刀的手略一用力,就将那长须道人连人带刀掀了出去。那道人见势不敌,掉头便跑,不知是什么变的,跳下高台就没了影。

张起灵扯开了捆妖符,被捆着的那几只登时化出了原型,熊狼猴鸟,什么都有,头也不敢回,只顾往山上跑。看热闹的众人见它们化了形,也纷纷做鸟兽状,生怕妖物来寻仇。吴邪被兜头兜脸的盖着,耳边兵荒马乱,不知如何是好。直到被张起灵捉住了手,才放心现出原形,钻进张起灵衣襟之中,贴着他心口。

张起灵看怀中白猫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心有不忍,便低头贴了贴他的脸,触感柔软里又被小舌轻轻舔了一口。他不曾受伤,却没由来的心中一痛。搂着白猫愈发轻柔,一指宝刀,御风而行:“回家了。”


评论(16)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