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深海人鱼08(人鱼瓶X人类邪)

下一更完结


08


裘德考脸上一瞬间掀起了狂怒。周遭一片狼藉,他浑身血口子,最大的那块玻璃插进他脚踝,他伸手摸了摸玻璃露出来的部分,没拔,只能也摇摇晃晃的站着:“为什么仪器对你不起作用?”他捕捉张起灵用的脉冲波跟当年捕获雌人鱼时用的一模一样,不该没作用。

吴邪听了这话也仰头看张起灵,直到现在他都是懵的。张起灵用一种自然而然的口吻淡淡道:“这是在海里。”

海洋之中的生灵,才最该是无所不能的那个。

裘德考忽然想到当初捕获雌人鱼时的场面:沙地,人类的双脚,腹中的胎儿,以及,爱人的死去。

那只人鱼把一切弱点都暴露在爱人面前,在放弃鱼尾的同时,也放弃了海洋的庇佑。

而这只还没有。


裘德考不动声色地背过手:“既然仪器对你没用,你为什么还要装作受伤被我们抓上来?”

张起灵把吴邪放到地上,转而走向静静漂浮着的人鱼标本:“她在叫我。”

在场的人听了这话,或多或少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人鱼标本看着栩栩如生,但终归已经死去。死去的人鱼是否还能歌唱,没人知道,这种生物的存在本身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认知。

刚才船身的倾斜让器皿里,人鱼的姿势也发生了些微改变,吴邪偏头,看清了里面那个人鱼的样子,漂亮,苍白,海底花围绕在她身边,又绚烂又静寂。有一瞬间的恍惚,他像是忽然听见了那个存在于张起灵口中的虚无的呼唤。

母亲对儿子的呼唤,他看着张起灵把手贴在玻璃器皿前,恐惧一扫而空,忽然信了。


就在这时候,胖子忽然喊:“小心他有枪!”

吴邪心里一惊,几乎都顾不上看枪往哪里指,下意识就朝张起灵扑,要为他挡。枪声于他的动作前响起,张起灵的速度比枪快,微微后仰躲了过去。那枪擦着装有防弹玻璃器皿过去的,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坑。

吴邪扑向张起灵的方向转而变了,裘德考被他直接撞倒在地,两个人一起倒在碎玻璃堆中。吴邪第一拳砸到他脸上,一语未发,但表情凶狠的要命。裘德考被砸的脸歪到一边,枪也被扔出老远。他毕竟经验丰富,半边脸都埋进玻璃渣中也不去管,卡住吴邪的腰就要把他往后面摔。那双手刚一搭上就被人捏住了,力道之大远不是落在脸上的那一拳能比的。裘德考随机感到身上一轻。

吴邪被张起灵搂猫崽子似的拦腰搂起来,而他被丢出老远。

胖子见他们上演全武行,躺在手术台上急的直吼吼:“你俩赶紧把我也解开。”


这个天气衣服薄,吴邪浑身上下都是玻璃渣子,不脱光了用镊子捏不干净,张起灵帮他把最大的那几块拔了,再要做细致活儿时他忍着疼指了指胖子。张起灵看了他一眼,走过去帮胖子解开。

裘德考趁机连滚带爬的打开门,未及出去,先被疾风挟浪扑了一脸。他带的几个研究员着急忙慌地跑来,手里拿了救生衣。看见他的样子都愣了,其中一个懂些急救知识的蹲下来看了看他的脚踝,松了口气,说还好没伤到血管。

裘德考不耐烦地一把拔掉了那块玻璃,问他们来干嘛?

队员们急匆匆道:“探测仪坏了,排水仓也出了问题,船可能暂时进不了最靠近海啸的深海区。”

裘德考听了这话回头怒视屋里的几个人:“你们干的好事!船要是走不了,海啸一来你们都得死!”

胖子是知道厉害的,当即道:“别他娘的把什么黑锅都往胖爷身上扣,我只弄坏一个涡轮,其他毛病找售后去!”

吴邪透过打开的门看了一眼外面,时间还是白天,但已经黑的与夜晚无差了,这么大的船,都能感觉得到船身在持续摇晃,可见外面的浪已经凶猛到一定地步。在自然力量之下,人类是渺小的是无用的。他有些无措地看向张起灵,张起灵看上去平静的很,这种平静无疑给了人一种安慰。

出于信任,吴邪没问他该怎么办,只是看着他走到那个人鱼标本前,他才看了一眼,裘德考就吼起来:“别碰她,那是我的东西。”

吴邪揉了揉拳头,听了这话又想揍他。


船上响起了警铃和汽笛。三长声,足足响了一分钟,是有人落了水,需要救援。裘德考对他的队员挥挥手,让他们过去看,还要走了他们的枪,这一次没拿在手上,只别在腰间。

吴邪和胖子都紧张起来,但他说出来的话却让人瞠目结舌:“我可以把人鱼给你们。”

玻璃器皿底部连接了钢化板,是锁死在地下的,有锁就有钥匙,钥匙在他手里。张起灵看了他一眼,双手抱住那个器皿,略一用力,石质的地板居然裂开了。这一下连吴邪都吓了一跳,他想起先前在海滩上张起灵求偶的那晚,确定他对自己真的是太手下留情了。

这玩意埋得很深,下面拴着的铁链子拖出来有好几米,张起灵把器皿横放下来,弯腰一扯,竟然将那个铁链子挣断了。

胖子看到这一幕,得意地笑了,转头看向裘德考:“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裘德考沉声道:“你们只是拿走了容器,防弹玻璃跟人鱼中间还隔了一层普通玻璃,如果受力过大,就会裂开,里面的硫酸会一瞬间灌进营养液里。”他说到这里停住了,面有得意的看着他们,似乎胜券在握。

胖子听了这话就卷袖子,从上了这贼船开始,他就想揍人,一直没捞到机会:“你他妈……不给你开个膛都搞不清你到底有多少心眼。”

吴邪拦住了他:“你想要什么?”

裘德考指着张起灵:“海啸要来了,你帮我过了这个难关,我把人鱼给你。”

像是印证了他的话一般,船上响起了两长一短的警铃和汽笛声——船体已经开始进水。


这个主没人敢做,吴邪和胖子都看他。张起灵像是没听见一样,对他们招手,让他们跟过来,自己抱着那个人鱼器皿拖着往外走。走到门口时裘德考才觉得不对劲,伸手拦他:“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像是有实质的力量,裘德考触电一般收了手,也不敢跟过去,只是在后面喊:“那是你母亲!”

这话一出,吴邪忽然有点不安,小跑了几步拉了他一下,张起灵回过头,看了看他,终于回答了裘德考的话:“她的归宿是深海,是我父亲在的地方,不是我这里。”

裘德考终于摸上了枪,在张起灵的注视下,他没敢立刻动手,随着船身摇摇晃晃地怒视着他们:“我的船是你动的手脚?为了报仇?”

张起灵摇摇头,不再理他。海面上晦暗不明,疾风巨浪似乎搅乱了一切,这是大海的愤怒。人鱼仰头,在黑如深夜的天空下对着海歌唱,声音穿透了黑暗和海浪,传到更黑更深的地方。

远远地,吴邪看见一群海豚顶着风浪朝这边游。

胖子看愣了眼,扭头问吴邪:“这算什么?家养小精灵?”

吴邪也皱眉:“应该是散养的。”

张起灵吴邪拉过来,把先前拿他当饵时绑他用的绳子系到他腰上:“走吧。”

裘德考几步跑过来,黑洞洞地枪管才一对准他们,就被张起灵夺了过来丢进海里,裘德考看了空空的两手,楞了一下,拽住他的胳膊:“你们等等!我可以给你们钱,我有很多钱,都给你们!”

这次都不用张起灵动手,胖子直接把人撂倒:“一边去,你在我们这里没信誉可言,再说了,你看看他养宠物的档次,我们小哥就不是那缺钱的鱼!”

说话间,他被张起灵拉过来,把绳子递到他手上,胖子在手心里绕了几圈,也被他放了下去,张起灵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裘德考怒视着他,眼里满是憎毒。

张起灵淡淡道:“我不会杀你,但人鱼的诅咒,不是迷信。”

胖子他们在底下招手:“小哥,你快点下来,你们家宠物太吓人了,小吴不敢骑。”


张起灵最后看了他一眼,抱着那个玻璃器皿,巨大的蓝色鱼尾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他跳了下去。


评论(42)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