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深海人鱼07(人鱼瓶X人类邪)

07


吴邪被捆住手脚吊下去时,天气其实已经很不好了,天空阴沉沉的,像是能一直压到海面上来。有经验的船员都很紧张,兴奋的只有裘德考和他的队员们。随着裘德考一个手势,吴邪被吊着放了下去。

坠落是缓慢的,海水冰冷入骨,先是身体,再灌入口鼻,没过头顶时他浑身发抖,因为太冷了。

下沉始终控制在裘德考掌控的范围内,每隔五分钟——吴邪在黑暗里因为缺氧疼到肺都要炸裂的极限时,就会被吊上去喘口气。这个过程持续了十多次,除了风更急浪更高之外,海上一无所动。到了最后连裘德考都失去了耐心,他们的时间不多,必须在大海发怒前驶进海啸中心,才有可能躲避灾难。


再次入水是跟十几桶鱼血一起,身上的负重已经被解下,这一次吴邪浮在水面上,裘德考大概是想让他清楚的看到十几分钟后鲨鱼闻讯而来的画面。

并且这次不是一只,是一群。

吴邪当时心就沉了。死亡几乎近在眼前,他害怕死又害怕不死,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两种恐惧哪个更强烈一点。


鲨鱼蜂拥而来时吴邪被鱼群狠狠撞了一下,但伤害也仅限于此。科考船上有人惊叫:“Merman!”

吴邪低头,看见张起灵悄无声息地从海下浮起来。那晚听到的歌声再一次响彻海面,离吴邪最近的那条鲨鱼来不及跑,被他撕成了两半,海水被染成一片血红,什么玩意儿都有,味道腥的要命。吴邪一张嘴,差点恶心吐了。他一口气没缓过来,就忙着对张起灵喊:“快走!”

张起灵没理他。指甲一划,系在吴邪身上的尼龙绳纷纷断了。他握住吴邪的手,这只手先前被针划破又在水里泡了太久,伤口变得发白肿胀,张起灵用指甲在舌尖上划了一下,凑在嘴边,对着那里轻轻舔了几口,人鱼的血落在人类身上时,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吴邪看的又是惊奇又是惶恐,抬头去看科考船,生怕裘德考也看见。

人鱼的歌声未停,科考船上的人群已经倒了一片,裘德考捂着耳朵强撑着站在那里,看见这一幕,兴奋的眼睛都红了,他吼:“快点!”

有个队员拿了控制器来,声波带来的伤害让他的手脚持续痉挛,半天也按不下一个键。裘德考嘴里骂了句,把控制器夺了过来,松开手时,他耳边流出了血,他用袖子蹭了蹭,血糊了一脸。红瞳血面,活像是地狱里来的恶鬼。

张起灵不明就里,但是反应很快,看见裘德考有动作就抱住吴邪,力气大的像是要把他揉进身体里。早早安置在水下的捕鱼器起了作用,低频电流一瞬间冲进他们的大脑、心脏,痛感十分短暂,大概只有一两秒,随之而来的是长久的昏迷。

再次醒来后,吴邪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回之前呆的那个地方,张起灵还没醒,他记得这种脉冲波对鱼类的伤害比人大的多。

不过看着他好好的吴邪还是松了口气,想象之中最可怕的事还没来得及发生,他叫了张起灵几声,那边睡得沉,没回应。


就在这时,门忽然开了。裘德考走了进来,脸上的血已经洗掉了,耳膜的伤也做了简单的处理。

“我带了你们的朋友来的。”他挥挥手,几个耳朵上裹了纱布的队员,苦大仇深地推了个人进来。

吴邪看了一眼,失声叫道:“胖子!你怎么在这?”

胖子没好气地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废话,当然是来找你!”


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胖子第二天起来发现吴邪不见了,就猜到他是去找张起灵了,当场气的破口就骂,骂完了还是认命的掉头返航,打算在海啸到来前把吴邪捞回来。科考船很大,还没找到人之前他先远远看见了船。胖子心思活络,略一琢磨就知道这船来者不善。他趁着夜色弃了船,找出舱里剩下的救生衣,悄悄游到科考船附近。吴邪一下一下被丢进水里时他是看到的,硬是忍着没救,只偷偷潜到科考船船底,破坏停止运行的涡轮。

吴邪入水出水来来回回十几次,整个人都跟蔫了的茄子似的,但表情始终不绝望。他是相信张起灵一定会来,胖子也只能跟着信。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以后铺路,只有科考船追不上,他们才能真正逃脱。


低频电流在海水里流窜时胖子不幸跟着躺了枪,在吴邪醒来之前,他就先被审问了一通,胖子为免一顿好揍,这边问了一句,那边就嘚啵嘚啵地全招了,还劝他们,有空在这跟他耗时间,还不如下去看看,回头船走不了,海啸一来他们都得死在这。

裘德考一天之内吃了两次苦头,心里有火,脸色也难看的多,表面上还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拎了胖子过来做个假好人,让他们团聚。

可惜没人领情。


这两人见上以后就你来我往的互相挤兑,裘德考站在一旁竟插不上话,险些被他们打乱了节奏,直到他按下一个按钮,捆着吴邪的带子通了电,疼的他惨叫了一声,这场对话才算结束。 

胖子说教归说教,见他吃了亏,当场急了,被人推到一边绑在手术台上,嘴里骂:“一把年纪了还玩捆绑调(和谐)教,要不要脸!”

裘德考挥了挥手,让其他人先离开,他手里的操控器足够控制躺在这里的人和人鱼。

吴邪见他戴了手套靠近张起灵,立时紧张起来,他全身都被捆的严实,只能怒目视之:“你想对他干什么?”

裘德考说了一句日语,见吴邪和胖子没听懂,又用中文说了一遍:“日本的《古今着闻集》中记载,吃了人鱼肉可以获得长生,古若狭国至今还有八百比丘尼的传说,你们听过吧。”

吴邪愣了愣:“你想吃他?”

胖子也愣了:“操,你个做科研的还信童话故事!那是封建迷信!”

裘德考慢条斯理地抽了一把小刀子出来,在张起灵手上比了比:“要不是看见他的血有多大作用,我也不信。”

吴邪见他亮了刀是真急了,撑着被束带勒个半死也要伸头瞪他:“那伤害人鱼会被咒诅你怎么不说!”

裘德考头都没抬:“那是封建迷信。”

吴邪手足无措跟胖子对视了一眼,胖子做了个小幅度的“没辙”动作:“他无耻的我都没词了。”


裘德考第一刀动作轻快,像蛇吐了信子,迅速到吴邪都没察觉他的用意。然而刀尖过后张起灵皮肤上连一点印子都没留下,裘德考愣了愣,再下刀时老老实实用了蛮力,那把小巧的刀当场便卷了刃,成了一块废铁。

吴邪心放下了一半,他忽然很想放声大笑。张起灵清醒的时候这些人不是他的对手,他被电晕了,捆住手脚,躺在这里,这些人也奈何他不得。

裘德考一脚把那块废铁踢到垃圾桶附近,打开柜子,换了一把手术刀出来:“我忘了,人鱼大部分时候都是无坚不摧的。”他脚下一踩,手术台下的活栓被打开,他推着吴邪到张起灵身边,硬将手术刀塞他手里:“你来。”

吴邪手腕以上被绑的严严实实,挣脱的幅度有限,饶是如此,过程里还被划破了手。他早看出来裘德考不是正经的科学家,只是没想到他快五十了,力气还这么大,他被迫拿着刀,被迫让他按着扯着,朝向张起灵。

裘德考用那种耐心过了分,显得腻乎乎的声音说:“你动手,他不会拒绝你。”

吴邪当然知道他不会,从他们第二次见面时他就知道,所以才更恐慌。手术刀只是轻轻划过,张起灵的手心就出现了一道血口子,几滴血珠子滚了下来,是与人类一般无二的脆弱。

裘德考激动的眼睛发亮,转身就去拿试管,可等他回来时张起灵手上的伤已经好了,连带吴邪手上的小口子也因为裹在人鱼手心中,变得愈合如初。裘德考惊喜的溢于言表:“传说果然是真的。”

吴邪被他再次按着手时急道:“你等等,你既然追求长生,为什么当初捕获那条人鱼时没有做实验?”

胖子在旁边帮腔:“你没听他说么,人鱼自带金钟罩,他搞不定。不过你要做实验,不如用里面那条,这条是活的,那条已经死了,活的比死的有用不是?”


裘德考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哪里不对头,然而没等他说什么,船身猛地一倾,屋里连人带东西滚了一地。吴邪躺的手术台被推过来时没有固定,跟坐过山车似的也跟着往下滑。

在吴邪的惊呼声中,张起灵忽然睁开眼,从手术台上跳了下来,只是靠尾鳍站在地上,动作已经灵敏的不像是刚才还在昏迷的样子,捆着他的束带碎成了一段段。在吴邪连人带车撞在墙壁上前,就被他扯断了身上的束带,抱了下来。

裘德考躺在一堆玻璃渣里,见了这一幕,眼里满是难以置信,不及爬起来,他颤抖着按下了控制器的第一个按钮。张起灵身上没完全掉落的束带发出了滋滋的电光,他低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扯了下来。

胖子在旁边喊:“惊不惊喜?”


评论(55)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