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深海人鱼06(人鱼瓶x人类邪)


06


科考船行进速度非常快,吴邪其实本有时间逃走,救生艇之下就是大海,那是张起灵的世界。但他还是选择留下了,留下来面对张起灵可能会面对的一切。


大剂量的麻醉枪刺入了他的身体,先是疼,紧接着想要呕吐,对付人鱼的剂量不是人类能够承担的。麻醉枪连接着套索,吴邪被吊住脖子往上拖,窒息和药剂带来的晕眩感让他失去了反抗能力,到了上面以后,他被放在甲板上。身边有很多人在说话,眼前影影绰绰,他听不清,也看不清,套索被取下之后,换成了固定手脚的类似镣铐的东西,过程中有不少人轻轻触碰他的身体,

吴邪在意识消散前,听他们喃喃地夸赞造物主的神奇和伟大。

恶心的感觉从胃里上涌,吴邪闭着眼睛,发出几个微弱的字眼,有人贴在他嘴边听了,旁边人问,人鱼说了什么?

那人学过一点汉话,此刻表情愣愣,看看人鱼,又看看同伴:“他说……去尼嘛比。”


吴邪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可醒来时天竟然还没亮。身体的麻痹感没有完全消失,束具限制着他的动作,他身上连接了仪器,左手还在吊水。吴邪刚要动,就听见一个声音:“那是生理盐水,帮你加强代谢。”

吴邪仰头看了看,马上就有人把他扶着坐了起来。在他对面站着一个外国男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了,脸上是刀刻般的条纹,一看就是饱经风霜的。他转头对吴邪笑了笑,但眼底全无笑意。吴邪不喜欢他的眼神,挑拣打量的,看什么都像在看一件物品。

“我叫裘德考。”他的汉话说的非常好,字正腔圆,即便吴邪意识还没完全恢复,也能听懂,

在他面前,立着一个棺材形状的长方形器皿,灌满的营养液里是栩栩如生的人鱼标本。那是个雌性人鱼,金色长发飘在身侧,垂着头,身边漂浮了许多海底花,白色的荧光环绕着,死气沉沉也能觉出美来。

裘德考微微侧身,让吴邪看的更清楚些:“这是我最得意的藏品,很美,对不对?”

在他侧身的时候,吴邪忽然发现这条人鱼真正的特别之处。她腰部以下是鱼尾,可到了本该是尾鳍的地方,竟然化出了一双人类的脚。裘德考注意到他的眼神,敲了敲玻璃器皿,不无遗憾道:“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化形,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惜我们的船员太愚蠢,竟然拿错了枪。那个男人死了以后,她就停止了化形,从我们把她打捞上来,到她生下孩子,就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很可惜。”

吴邪嗓子干哑的厉害:“那她的孩子?”

裘德考挥挥手,立刻有人打开了投影机,在他的正前方,吴邪看见了一个婴儿的照片。

皮肤白皙,眼神安静,蜷缩着胖胖的腿沉在水中,是一条人形的人鱼。


“我带着团队做人鱼追踪做了很多年,有一次,我探测到一条刚出生的人鱼,竟然长着人类的双腿,我刚开始以为那是一种变异,直到我找到了这对母子,”他做了个动作,投影机上又翻过一页,是人鱼婴儿的双腿特写,与人类丝毫无差:“我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或许人鱼在初生之时,都是人类的形态,只有找到伴侣之后,才会根据伴侣的要求改变自己的形态。”

吴邪想到张起灵那条大的吓人的鱼尾,没忍住翻了个白眼:“那这条人鱼怎么会长出人的双脚?”

裘德考淡淡道:“因为她的伴侣是人类,鱼尾是她对人类的考验,她的伴侣通过了考验,她便化回了人形。”

吴邪不自觉挺直了背:“考验?考验什么?”

裘德考做了个耸肩的动作:“如果那个男人不死我们大概就知道了,后来我让我的队员去诱惑雌人鱼,全被她咬碎了喉管丢了出来。”

“那要是通过了考验鱼尾还会变回来么?”

裘德考抚摸着装有人鱼标本的容器:“我认为不会,人鱼是非常专情的生物,一生只认一个做伴侣,并且同生同死,如果他们选定的伴侣不能通过考验,那他们就会选择沉入海底,永远不再出来。”


吴邪忽然想起张起灵所说的他那些住在海底深穴里,拒绝交流的同类,没由来的心里一酸,他忽然想,自己是不是不该让他回去,放他走,会不会让他觉得是放弃他?


“你的心跳加快了。”裘德考打断了他的思考,他朝吴邪走过来,外国人高大的身材分外有压迫感,吴邪昂着头,让自己看上去并非是阶下囚,裘德考对他笑了笑:“是因为那条人鱼?”

吴邪说:“什么人鱼?”

裘德考挑眉看了他一眼,他做了个手势,他身后的幻灯片以两秒每幅的速度滚动起来,照片上的人鱼婴儿在一天天长大,吴邪努力控制自己的目光,不要显得那么贪婪,不要让别人看出来,自己是在努力补全那条人鱼独自生活过的时光。

“雌人鱼生下孩子以后就不吃不喝死去了,我们把婴儿养到一岁半,在他有记忆前便放归海里,绑在他身上的铜片就是用来监视他的,代号你已经知道了。”裘德考亮出掌心那片小小的铜片,上面写着张起灵的名字:“毕竟你是他选择的伴侣。”


吴邪感觉心脏一瞬间紧缩起来,他努力让自己表情放松,身体懒懒地躺在椅子上,无所谓道:“胡说什么,那个铜片是我在海滩上捡的,你们要就拿去好了,赶紧给我放开。”他挣了几下,打着吊水的左手马上就鼓起一个大包。

裘德考一个眼神过去,有人来按住他。裘德考踱步到他面前,他语气还很有耐心,但眼如鹰隼一般:“我们给你做过检查,你身上有他的毛发,指甲缝里还有没洗干净的那玩意儿,那只人鱼已经长出了鱼尾,对么?”

这种情况下,任何谎言都是无用的,吴邪沉默了片刻,也变换了神色:“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裘德考说:“你别误会,我们是搞科研的,不会杀人,只不过他把探测器留给了你,我们现在找不到他的下落,想请你帮忙,把他引出来,只要你答应,我们可以一起在他身上发笔大财。”

吴邪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忽然连椅子带人朝他撞了过去:“我操你大爷!”

裘德考没想到他在这种状态下居然还有攻击的能力,被撞了个正着,等他那些保镖把他扶起来时,他动了火:“我本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

吴邪被人按在冰冷的地板上,吊针在他冲过来时划破皮肤,手上的血流了一地,他全身上下能动的就只有嘴:“别把他说的像是什么玩意儿似的,杀了我我也不会帮你们。”

裘德考慢条斯理地戴上白手套,接过身边的人递过来的尼龙绳,将吴邪捆了个严严实实:“科学家不会杀人,我说过,人鱼是很专情的生物。”

幻灯片的最后一页,是一张如同海啸般的画面。铜片能检测到人鱼精神状态。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这个画面一直是平静无波的,裘德考指着那海浪如山般倾覆的画面,对他笑了笑:“那只人鱼一定很爱你。”


评论(44)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