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深海人鱼03(人鱼瓶x人类邪)



03


张起灵还在等他回答,无边的海汇聚在他眼眸中,又包容又沉静,吴邪只看了一眼,就感觉要溺在里面,他赶忙低下头,抱着箱子和花,有些无措道:“其实我只是想来把你的东西还给你……”话还没说话,就听见后面响起了枪声,声音在夜里格外大,吴邪受惊之下一哆嗦,手中的箱子滑在地上,珍宝撒的到处都是。

他没顾上这些东西,赶紧回头,就见胖子往这跑,嘴里还喊:“小吴你赶紧过来!”

吴邪看他带着枪,心登时提了起来,连连摆手道:“胖子你把枪放下,他不是坏人。”

没等他把那个劝服,身后的这个居然先动手了。胖子距离他们还有十几米的时候,张起灵蹿了出去,他速度太快了,吴邪就感觉身边刮过一股疾风,再看时胖子已经被他掐着脖子按倒在地上。吴邪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冲过去,先抢走了胖子的枪,才急道:“小哥你快放手,这是我朋友。”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放了手,抱着腿坐在一边。他力气非常大,就这么短短几秒,胖子的脸已经憋成了猪肝色,坐起来之后咳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吴邪给他拍背,心有余悸又有点责怪:“你说你大半夜不睡觉的……”

胖子缓过劲来就把他往旁边扯,动作很粗暴,张起灵看了又要动手,吴邪赶紧道:“没事没事,他就是跟我说说话。”


当着张起灵的面,胖子再大的火也不敢全发出来,十分憋屈地压低了声音:“你还问我,胖爷我早跟你说过,别招惹海里的东西,你看他把我掐的!”

吴邪低声道:“那是他以为你要伤害我,他其实……”他往旁边看了一眼,就见张起灵抱着膝盖看天空:“他挺好的,他就是来送我点东西。”他指着远处散落的珍宝给胖子看。胖子“卧槽”了一句,探身看了张起灵一眼,又问吴邪:“都是真玩意?”

吴邪立刻道:“当然。”

胖子揉着指痕尚在的脖颈,半晌道:“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之前吴邪在犹豫时也想过,要不就先接受了?万一被胖子发现,干脆就说张起灵是跟他们一样落难的人好了,反正从外表上看也看不出他跟人类有差别,不过刚才那一场过招下来,这话显然骗不过胖子,说张起灵是超人或许还靠谱点。

吴邪看着手上那朵花,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但我知道,他肯定不会伤害我。”这话他说的言之凿凿,是从心底里相信。

说完之后,他跟胖子一起沉默了。


张起灵全程坐在一边,安静的就像没他这个人鱼似的,胖子又看了他一眼,像是下了决心一般:“你把枪给我。”

吴邪捂着裤子口袋,紧张地问:“你干嘛?”

胖子懒得看他:“我回去睡觉,那林子里什么玩意儿都有,我又没那个谁陪着,不得拿来防身啊!”

吴邪还有点不放心:“真的?”

胖子不耐烦道:“真的不能再真了,明天还得早起干活儿,胖爷可没空跟你们在这瞎胡闹。”他顿了顿,下巴朝着远方的海一点:“台风天要到了。”

小岛地势低洼,台风季来临前,如果他们不能造好可以离开的船,就会被淹死在这里,可一旦有了船,分别也就不远了。吴邪知道胖子这话的意思,他垂下眼睑,摸出枪丢了过去:“知道了。”

胖子拿到枪时张起灵还看了他一眼,胖子被他看的也没敢再说什么,走得飞快。


张起灵见他走了,才起身去捡掉下来的东西,吴邪看到这一幕,坐不住了,也过去帮忙。沙地平坦,散落下来的珍珠滚得到处都是,他们几乎走遍了那片海滩。吴邪白天干活,晚上也干活,人类的身体精力有限,等把箱子装满,他也累得不行了。

箱子被摆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他跟张起灵并肩坐在一起。张起灵拿最后捡起来的小鱼面具要给吴邪戴,吴邪没拒绝,看着掌心里的花,任由他将面具歪戴在自己脸旁。

面具挡住了他左侧的视野,能看到的唯有前方无垠的海,和坐在右边的人鱼。


吴邪从口袋里掏出那块铜片:“是你的么?”张起灵点点头。吴邪拿在手里,先前为告别而来,现在也不提要还的事了,只是问他:“上面是你的名字?”

“嗯。”

吴邪摸着上面的字:“谁给你起的?这不像海里的东西。”

张起灵道:“不记得了。”他想了想,又说:“也给你。”

这句话又将吴邪带回先前的尴尬局面,他看了看那块铜片,又悄悄看张起灵。这样坐在一起时,他感觉不到张起灵跟自己是不同的物种。神使鬼差的,吴邪忽然冒出了一句:“离开海你能活下来么?”

张起灵皱眉看他,不明就里。吴邪的勇气是一瞬间升起的,没被抓住,又悄无声息怂了下去,他拨弄着戴在手腕上的花,没头没脑道:“台风季要来了。”

张起灵显然是知道台风的,那时候不管白天晚上,天都是黑的,狂风能够吹翻一切,永远不知道海浪会有多高,只有在这种季节,航海的人们才会迷失方向来到这里,有极少数极少数侥幸逃生,大部分都被永远的留了下来,连他们人鱼,都要躲进最深的海底避难。张起灵拉了下吴邪的手:“我可以带你躲在水底。”

吴邪苦笑了一下:“我下不去,就算你可以帮我呼吸,我也扛不住水压。”

张起灵沉默着,细细思考他话里的意思,思考到最后,他问:“你要走?”

吴邪把花递给张起灵,张起灵不接,他只好自己拿着,然后轻到不能再轻的点点头:“我只能走,不走活不下去。”


天亮时吴邪是一个人回去的,手里抱着那个箱子,张起灵不肯带走,他不要不行。胖子见到了他明显松了口气,显然一晚上都在担心他是不是被海妖吃了。吴邪把箱子放在一边,脑袋一侧还带着那个小鱼面具,半跪在地上翻胖子的背包,急匆匆道:“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待会我还要过去,他下去帮我捞船了,咱们工具太少,造出来也划不远,找条能用的修修,回去的可能性还大点。”

胖子听了之后好半天没说出来话,好一会儿才问:“他跟你到底什么关系?”

吴邪翻了罐头出来,在手里颠了颠,觉得这个还可以,就揣口袋里了,又找了一条备用的短裤预备给张起灵。他动作快,说话也快,像是怕张起灵下一秒就回来了:“不知道,我先过去了,回头他找到了你也过来帮忙拖船。”

胖子连喊了几声都没喊住他,拿着短刀做成的斧子,一脸懵逼。


吴邪想,张起灵能靠声音就吓退鲨鱼,能用眼神就让人类动不了,他是不一样的。即使前天夜里张起灵把与人类无差,甚至更强烈的欲望彻彻底底的给他看,吴邪也觉得他不一样。所以当他在天空最好看的傍晚,见到一条小船出现在海上时,他又是平静又是欣喜。

平静是因为早有预料,欣喜是因为看见了张起灵。

他几次三番想要游过去,生生又按捺住了,欣喜带来的勇气远不够让他走过去。


胖子被他喊了过来,见到这条船当即震惊到了。这时候也不怕张起灵是会拖人入水的海妖,见船到了浅滩推不动了,就招呼吴邪赶紧去帮忙拉。等他们把那条船拖到岸上时,两个全程没偷懒的人类都累得躺平了,张起灵跳进船舱里,把用海带绑在里面的一条不知名的大鱼抱了出来,给吴邪:“这个好吃。”

大鱼在他手里狠狠拍了下尾巴,溅了吴邪一脸的水。吴邪还没说什么,张起灵当即一拳把大鱼砸晕了。


张起灵拉回来的那条船还很新,只需要修补一些破损的地方就能用。胖子高兴坏了,非要留张起灵吃饭。做的是他带来的那条鱼,用了一点海盐,烤好之后吴邪拿刀划了鱼肚子的那块肉给他。张起灵皱着眉,吃的小心翼翼的。

吴邪比他还紧张,拿了鱼肉在手里,半天都不开动,看他吃完了,问他:“怎么样?”

张起灵舔了舔手指:“还可以。”吴邪松了口气,又打开了上午找到的牛肉罐头:“那你再尝尝这个。”

张起灵就着他的手拿了,第一口下去,他的眉头舒展开来。

吴邪自己都没察觉自己笑了,全部递给他:“你吃。”


吃完饭后夜色已深,胖子在篝火旁整理工具,让吴邪去船上看看需要修的地方有哪些。吴邪就跟张起灵一起过去看。船在海上时,看着是小小的,拉的时候只觉得重,也没细看,等到他们吃饱喝足之后再一看,吴邪才感觉这船大的过分,他简直无法想象张起灵一个人鱼怎么弄出来的。

需要修的地方很少,吴邪一一记了下来,也不急着回去跟胖子说,就跟张起灵坐在船旁边的沙地上聊天。吴邪问:“海里只有你一个人鱼么?”

张起灵摇摇头:“还有很多,他们跟我不一样。”他指着自己的双腿:“他们这里,是鱼尾。”

这大大出乎吴邪的意料,他转头,睁大眼睛时眼底像是有星星,他看不见自己的美好,只是有点心疼,摸了摸张起灵穿了自己短裤的下半身:“那你的腿……”

张起灵淡淡道:“天生的。”

寂寞是天生的,孤独也是天生的,他像是能在海洋里生存的人类,又是深海中唯一没有鱼尾的人鱼。


评论(31)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