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深海人鱼01(人鱼瓶x人类邪)

*私设如山
*ooc预警
*短篇,一周内完结。

这是一片未知的海域,往来没有任何船舶。海风强烈,吹得降落伞偏离了既定轨道,几番摇晃之后,吴邪砸到了海面上。坠落的那一下力量太大,他感觉整个人都被震木了。抬手时摸到一手鼻血,吴邪反应快,当场后仰了头,令鼻血倒流回去。
在海里流血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嗅觉灵敏的鲨鱼能闻得到四百米外的一滴血的味道。通常它们对人类的血液没有兴趣,但如果碰到它们暴躁的发情期,或者饥饿之时,很可能会引发它们的攻击。

此时的海水非常冷,大概只有5℃,人类在这种温度下至多只能坚持1小时。手表进了水,时间始终停留在零点一刻,吴邪不知道自己泡了多久,但他明显感觉到浸在海水中的身体正在丧失知觉。
吴邪是直升机失事前最后一个跳伞的人,如果不出意外,胖子已经降落在那个安全的小岛上,这种天气,胖子根本没办法来救他。划动是他唯一取暖的方式,但随着海浪不断拍打过来,手臂也开始失去了力量。

夜色无边,看不到海岸线,茫然之际吴邪看见远方水面上浮着鲨鱼的背鳍,三角形刀刃一般,只浮了一段距离就消失了。他当时其实已经冷的无法思考,但多年野外生存的经验,让他潜意识觉察到了危险。
无声的潜游是鲨鱼的攻击方式,他立刻掉转头拼命逃生。

一分钟,不,最多只有五十秒,长满了利齿的巨大生物跃身在他面前,那一刻,人类的任何力量都显得无比渺小。吴邪倒游了好几米,最后被咬住手臂拖进海面之下。海水倒灌进肺里时他尝到了血腥味。
有他的,也有鲨鱼的。惯常绑在腿侧的匕首是他的武器,可惜武器太弱小,只徒增了鲨鱼的凶性。吴邪被他一路往下拖,水下压强太大,挤的他耳膜发疼,他无法呼吸,意识在这种情况下也开始模糊起来。

就在这时候,他听见了一种奇怪的声音,低而紧促,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分明透着某种未知的力量。
鲨鱼立刻松开了口,无声无息的沉入水下。吴邪捂着胸口,听到这声音的瞬间,他的心脏乃至全身的血管跟着在收紧,他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再次浮出水面。
意识即将消失之际,有一双手搂住了他的腰,给了他一个漫长而温柔的吻,这个吻舒缓了他因缺氧而带来的痛苦,给了他甜梦乡一般的安慰,吴邪睁开眼,黑暗的水下看不清任何东西。这一眼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在无声的拥抱之中,沉沉睡了过去。

醒来时他躺在火堆边,身上盖着胖子的外套。胖子看见他醒了,明显松了口气,又从背包里拿了袋葡萄糖过来。吴邪有气无力地问:“我怎么在这?”
胖子说:“我发现你的时候你躺在岸边,大概是被水花给拍过来吧,你也是命大。”
吴邪喝了两口葡萄糖,意识渐渐恢复了一些:“不是浪花,我好像是被人给救上来的。”他想了想,补充道:“他赶跑了大鲨鱼,把我救过来的。”
胖子一脸无语,只当他还糊涂着:“要不你再睡会儿吧,要是想吃鱼翅,等过几天胖爷做好了船,给你整一条。”
吴邪摆手:“不是,真有个人救的我,你看我手上……”他说道这里停住了,被鲨鱼咬到的地方已经开始愈合,留下一道泛白的痕迹,吴邪愣怔地看了片刻,也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可这梦也太真实了,被咬到时的痛感,被拖入水下的恐惧,还有……吴邪不自觉摸了摸嘴唇,那个吻。
在此之前他从未有过接吻的体验,但这个吻的感觉无疑超过了他对性爱的所有想象。
胖子按着他往下躺:“行了行了,你好好休息,天亮之后咱们还有的忙。”他说着又拨了拨火堆,让火焰更旺一些。

他跟胖子是自发过来拍个纪录片的,飞行过程中搞错了航线,才落到这个鬼地方,救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或者根本就等不来。好在这个岛上树木茂盛,他们都受过专业的野外求生训练,也许可以做出一条小船,逃出去。
吴邪毕竟在海水里泡太久,睡了一夜身体还是虚弱,胖子就担下了体力活,扛着用短刀做成的斧子去伐木,让他弄点吃的就行。
海岛不缺食物,树林里有可以食用的野果、蘑菇,退潮时还能捡海螃蟹,小鱼,贝壳,吴邪甚至还抓到一条小海蛇。胖子跳下来时带了头盔,背包里有基本的生活物品,他拿毛巾铺在头盔上面,可以蒸馏出淡水和盐,味道一般,但足够让他们活下去。
到了傍晚,他去树林里找胖子,跟他一起拖了棵半大的树回来。晚上吃水煮的海鲜和蛇肉,放凉了直接用手抓。吴邪吃的很少,心不在焉的。已经过去一天了,他的注意力还是没能从那个深海里的神秘生物中转移出来。
胖子一直觉得他这个想法可能是幻觉,或者干脆就是做梦,已知的海洋生物除了海豚有利他性,别的根本没听过。
吴邪肯定道:“绝对不是海豚,他有手。”
胖子吃完了一大块蛇肉,忽然想到一个可能:“不会是人鱼吧?你有没有看见他尾巴?”

人鱼这种生物,在世界各地都有传说,但最常见的说法是这玩意就是儒艮。吴邪那天摸了他的身体,手感跟人差不多,肯定不是儒艮,至于尾巴……
“我没看到,海里太黑了。”
胖子忽然兴奋起来:“要是人鱼就好了,咱们抓回去,往实验室里一送,未来几年的活动经费都有了……”
吴邪皱眉:“说什么呢,就算真是人鱼我也不可能抓,好歹他救了我的命。”
胖子诧异道:“那你在琢磨啥?”
吴邪摇摇头,大概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挺可笑:“没什么,我就是想谢谢他。”
胖子道:“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想法,别说你八成是在做梦,就算是真的,你说的这种生物怎么听怎么像海妖,迷惑人心抓人来吃的那种,海洋里是有很多未解的生物,但都不是我们人能碰的,有这个工夫,还是想想怎么离开这吧。”他指了指远处的海面:“台风季就要到了,我们再不赶快离开可能很危险。”他摇摇头,把吃完东西的手随便往裤子上擦了擦,就去处理他们拖回来的木头。

晚上吴邪睡不着,海浪声一下下拍在耳边,让他想起那晚的事。很奇怪,这件事过去的时间越长,他的感觉就越深刻。胖子在旁边睡得鼾声如雷,吴邪轻手轻脚地爬起来,他走了很远,来到岛边。
他不知道当时坠落的海域在那里,不过绝不是这座岛附近,海浪不可能把他推出这么远,他肯定那不是梦。

今天天气放晴,月色很好。传说之中,海妖会在月圆之夜唱歌,吸引航海的人。吴邪就坐在岸边,一边看着月亮,一边模仿那晚听到的声音的频率。如果他猜得不错,那声音是那种生物特有的,既是同类沟通的方式,又具有特殊的力量,不然鲨鱼不会跑这么快。
他尽量把频率放得很温柔,像是在召唤一般。
海风带着他的声音飘了很远,但海面始终是一团漆黑的平静。
吴邪叹了口气,说不失落是骗人的。就在他想回去的时候,忽然看见远处海面上鱼跃出一个身影。他看的一愣,连走了好几步,直到双脚都浸在海水里。

那个身影越来越近,借着月色一看,吴邪看见了一张奇形怪状的脸,倒像是胖子口中的海妖。鬼迷心窍一般,吴邪没感觉到害怕,反而一边用那种声音低吟,一边朝他靠近。
几乎是一瞬间,他就游到了吴邪面前。在浅水处,他慢慢起身,朝吴邪走来,月光落在他身上,赤裸的身体被反射出莹白的光,是语言难以形容的美。从身体上看,他与人类无异。吴邪这才发现,他那张奇形怪状的脸上是一张小鱼面具,就是海边经常会卖给孩子玩的那种。

吴邪咽了咽口水,慢慢伸出手,去取他脸上的面具。他动作很慢,随时提防着会被咬到手。但是对方非常老实,任由他将那个面具取下来。

那是张人类的脸,甚至比吴邪所见过的绝大多数人类都好看的多,眼神非常安静,毫无杀伤力。但吴邪清楚,他不可能是人类。没有人类可以游得这么快,他的灵巧甚至超过了水中大多数的鱼。
“那天是你救的我吧?”吴邪低声道,也不管他能不能听得懂:“谢谢你。”
那小哥看了他半天,吴邪几乎要放弃他听懂的可能了,却听他发出了刚才吴邪在海边模仿的那种声音。非常温柔,远远超过吴邪听过的任何一种温柔语调。他一边低吟一边朝吴邪伸手。

在他的手碰到吴邪的脸的那一刻,吴邪忽然意识到,这种温柔的音调可能是这种生物特殊的求偶方式,而他,刚才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对这种生物发出了邀请。

评论(41)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