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天光之下36(原名养成有风险,小瓶大邪)



36

单方面的亲近很快变成了双方的缠绵。窗帘没系好,被风吹得飘开了,挡住了天光。吴邪才看了一下,就被张起灵蒙住了眼。他被人抱着,看的见的地方都是黑暗,灵魂和身体都被保护着,反而更安心。
在被进入的那一刻,吴邪呻吟了一声,抱紧张起灵的背。捂住他眼睛的手因为律动闪了些缝隙,吴邪透过左右飘摇的窗帘看外面的夜空,脑海里全是张起灵念的那首诗。诗的过程让他多愉悦,结尾就让他多恐慌。
曾经在梦里被张起灵追问的那件事的答案渐渐浮出水面。或许答案一直都在,他逃避着不去看而已。

这场情事加深了白天的疲倦,连事后的清洗都没来得及做,他们就睡过去了。半夜时,吴邪听到外面“咚”的一声,像是有人在踹门,他困得紧,睁了两下眼,没睁开。这一下之后,外面就没动静了,他以为是在做梦,也就没多想,等早上起来时就彻底忘记了这件事。
吃完饭吴邪就履行承诺,陪张起灵复习英语。昨天买的试卷配套的听力光盘没用,他自己来念听力部分。吴一穷自己就是搞教育的,很重视这方面的培养,吴邪上初一那会儿,寒暑假都是在外教英语训练营里度过的,早早就练出了一口标准英音。
张起灵听他念了一上午,全程认认真真,一点要休息的意思。吴邪喝完了两壶茶,看看时间也到午饭点了,就让张起灵休息休息,自己去做饭。这些年都是张起灵做饭,他手艺生疏不少,正好练练手。
吴邪做饭通常做的不多,是每顿刚好吃的完的量。成年以后,这种顿顿都有空准备的日子太少,反正时间有的是,他愿意用在生活琐事上,并且乐在其中。

周三那晚,胖子来了个电话,说老杨家那群混混已经松了口,现在正老老实实跟包工商谈赔偿的事,估计这个星期就能谈下来,让他们别着急,还问家里吃的够不够。说到这里财大气粗地拍了下腿,说地主家有的是余粮,不够说一声,管送。
彼时吴邪正在跟张起灵玩象棋,输了贴小纸条,他顶着一脑门的纸条,跟胖子汇报了家里情况,就急匆匆的要挂电话,声称还要跟张起灵大战三百回合。
说话间眼看着张起灵跳马吃掉他一个车,吴邪一心二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电话还没挂掉,又输了一局,气得他大骂胖子坏事。
张起灵是胜不骄败不馁型的选手,整理棋盘时态度特别淡定。又下了三四局,吴邪胜少败多,而且低头低太久,颈椎又累得不行,只好宣布改日继续。张起灵一点头,左右脸蛋上的小纸条跟着上下一飘,吴邪感觉他这个样子特别乖,简直比小时候还可爱。吴邪没忍住,拿手机对着他拍了一通,还选了张最好的做屏保。
张起灵问他:“不怕被人看到?”
吴邪搂着他:“我放我弟弟照片,别人管得着吗?”他拿过张起灵的手机,对着自己贴了纸条的脸也拍了一张,然后给他也设置了个同款屏保。两个手机摆在一起,吴邪看了会儿,自己就笑了起来。
他有很多年没这么幼稚过了,看来恋爱让人年轻这话说的不错,这种感觉,挺好。

人心情一好劲头也足,张起灵做卷子那会儿,吴邪把家里收拾了一通。这几天屯了好几包生活垃圾,出于安全考虑,他们也没去倒。吴邪想着这都太平了好几天了,那边又在忙着协商,应该没什么事。张起灵有点不放心,要跟他一起去。吴邪看了看窗外,外面一片漆黑,他想在家已经闷了几天,出门透透气也好。于是叫张起灵加了件外套,两人一起出了门。
眼底的笑意在关门的瞬间褪尽。
防盗门上,周围的墙上都被人用红色的油漆刷了字。“乱伦”、“同性恋”、“恶心”之类的字扑面而来。吴邪看着那些字,足足有两三分钟时间都没有反应。门上还有个脚印,应该就是吴邪听见动静那晚踹的。
他们的秘密被公诸了三天,惊涛骇浪就在门外,他们浑然不知,还沉浸在自以为是的幸福里,现在门开了。他们在恶意面前无所遁形。

张起灵比他淡定的多。除了吴邪成心躲他的那阵子,他在这件事上,从头到尾都没有畏惧过。他迅速打开门,推着吴邪往里走:“没事,你先进去,我去买白漆和汽油弄掉。”
直到他要关门的时候吴邪才醒过神来,他扒着门框,摇了摇头,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用动作表示“一起”。
吴邪浑浑噩噩的下了楼,他全程抵着头,也没注意有人偷偷从旁边冲了过来。拳头打过来时他下意识抬手一挡,那一拳正砸在他拎着的垃圾袋上。袋子一破垃圾全掉了出来。虽然张起灵拉的快,但吴邪还是被飞溅的垃圾弄了一身。
张起灵一脚踹了过去,偷袭吴邪的人立刻飞出老远。又有三个人冲了过来,吴邪认出来,其中一个就是当初在医院时的小眼线。胖子说的没错,这伙人果然不肯善罢甘休。
可能是吴邪狼狈的样子刺激到了张起灵,他扯开垃圾袋,拿出里面的酱油瓶子就砸了过去,动作又狠又准。那边可能没想到好学生打起架来也这么彪悍,被砸中之后懵了一下,还没顾得上反应,吴邪又冲了过去。
这伙人蹲守了好几天,士气早就没了,吴邪他们却是一肚子火。有道是厉害的怕狠的,所以他们虽然人多,也没占到便宜。

小区里遛狗乘凉的大爷大妈们来的倒快,看到这边打的凶,也没敢靠近。只有有一对胆大的小情侣远远喊了句“我们报警了”。
这伙人能干出来在别人门口刷油漆的勾当,也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人物,听了这话,不及分辨真假,便不敢恋战。
临走时,有个眼尖的在满地垃圾里看到了一个用过的套,捡起来就朝他们面前丢,口中唾道:“妈的,一对死基佬。”
吴邪下意识要挡在张起灵身前,却又被他抢先挡住了。

周围人都看见了,一时间也没人说话,然而分明已经有人低声议论了起来。议论声在人群中传播的很快,短短几分钟时间,人人都知道了他们的秘密。这个场景和曾经的梦境重叠在一起,借着路灯,吴邪低头看自己的手,他从没感觉自己这么脏过。张起灵伸手想要拉他,吴邪躲了一下,他疲倦道:“你上去。”
张起灵没理他,蹲下来跟他一起收拾地上的垃圾。但垃圾散的到处都是,根本收拾不完。有家住一楼的人,拿了扫帚和垃圾袋给他们,吴邪张了张口,那句谢像是被冻住了,始终没能发出来,张起灵接过了,低声道了谢。
有个遛狗的老大爷认得他们,这时候出来打圆场:“散了散了,有什么好看的。”一边说,一边带头把家里几个小的拽走了。

吴邪全程没抬头,好像不看就能不用面对,就能保护彼此。这种自欺欺人的心态,在走进家门那一刻彻底崩溃了。吴邪在玄关口摔了一跤,尾骨正磕在门槛上,疼的不行,那种疼痛蔓延到了全身,他蹲在地毯上,力量像是被抽干了,半天都起不来。
客厅还亮着灯,暖光的灯光将他的软弱照耀的无所遁形。张起灵关上门,半跪下来抱住他,他的怀抱是坚定有力的,好像要给他力量,好像要告诉他别怕。
吴邪一手搂着他的肩膀,一手抱着自己的膝盖,泪水流的无声无息。

评论(25)

热度(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