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天光之下34(原名养成有风险,小瓶大邪)

过气网红又回来了,我会加快速度,写完这篇给大家产新粮。这篇接近尾声,喜欢还请多多支持


34

按照胖子的意思,如果他们非要干,那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动手,正好赶上周末,还方便找朋友帮忙。老杨家里那边他们三个去就行,再找几个人去医院,稳住看场的眼线,把老杨家人接出来。
他说的很轻巧,吴邪听着有点不放心:“咱们三个人不够吧,听说老杨家那边有七八个人,动起手来怕是够呛。”
烤串辣椒放得多,胖子辣的一直伸舌头,说起话来含糊不清的:“一有点事就想武力解决,不是我说你,你这四肢也不发达啊。这事不能闹大,咱们要智取,智取懂么?”
吴邪前半辈子就没把智慧用在干这种事上:“操,那你说怎么智取?”
胖子喝了一口啤酒,缓过辣劲,才要说话,就听张起灵先开了口:“断电。”
农村的电箱普遍安在屋外,悄悄弄断保险丝不是难事。屋里一黑,很多事就好办。吴邪听得眼睛一亮,登时就明白了。
胖子连连点头:“年轻人脑筋就是灵活,小吴你跟咱弟多学着点,干什么都不如人家开窍快。”
他边说边挤眉弄眼地对张起灵飞了个眼色,搞的吴邪老脸一红,半真半假地轻踹了胖子一脚:“滚,好好的孩子就是被你带坏的。”
胖子被辣的不轻,还不肯放下肉串:“尽胡扯,他明明是自学成才。”
张起灵作为被讨论的当事人,态度十分超然,除了刚才开了下金口,全程没参与,他吃的差不多了,就埋头剥虾,胖子一眼没看住,他把装龙虾的盘子都给剥空了大半,弄出来的虾仁全送到吴邪面前。
胖子一看不好,赶紧把盘子拖自己面前,嚷嚷着再这样就真把云彩叫来了。

这顿饭吃完都快十点了。他们带着一身烧烤气回了家,怕身上的味道沾沙发上,也没休息,就一起去卫生间洗澡。吴邪全程心不在焉,洗头的时候还把沐浴露当洗发水用了,搓半天也没搓出来泡沫,他也没发现。最后还是张起灵看不过,把人拽到身边亲自帮他洗。
张起灵动作特别轻,吴邪心事重重的,都快要被他揉搓出睡意来了。
就听张起灵问:“你在担心什么?”
吴邪沉默了一会:“也没什么,我就怕万一被发现,再牵连到你。”
胖子虽然说这不是要靠打架解决的事,但要是不够顺利,打一架在所难免,农村左邻右舍都热心,旁边动静闹太大,他们铁定要报·警。要是闹到公·安局他们三个都跑不掉。他跟胖子倒无所谓,回头别影响张起灵高考了。
张起灵手里拿着花洒,半跪在吴邪旁边:“闭眼。”
吴邪就闭上眼,任由温暖的水洒在头顶。张起灵一边洗一边道:“断了电没人看得到。”
吴邪一张口先喝了一嘴的水,只好等他冲完,及至张起灵关了花洒,才道:“我还是不放心,你得答应我,万一有事你别管这么多,自己先跑,行不行?”
张起灵没应声,晃了晃花洒,在他头上揉了两把,又说:“闭眼。”
吴邪以为还没冲干净,忙闭了眼。没有水流下来,只感觉唇上一热。他睁开眼睛,发现小孩占完便宜就跑,留下一句“我洗好了”,就先上去了。吴邪叫了两声都没叫住人,他恨恨的一拍浴缸,心说操,还真是管不住了。

第二天晚上十点半,吴邪他们在老杨家村口碰了头。农村娱乐活动少,这个时间大半村子的人都睡了,周围安静的很。
胖子不是单枪匹马来的,他还随身带了只小黑狗。小东西应该刚断奶不久,叫起来软绵绵的,胖子一只手就能托住。吴邪不解道:“你带帮手我没意见,可这……”他捏了捏狗脸,小东西不怕生,当场就舔了他一口:“你带过来卖萌的?”
胖子把狗往怀里一搂:“这是我借的工作犬,看见没有,穿了工作服的,你们小年轻不懂,这狗用处大着呢。”
吴邪也不跟他扯,挥挥手,让他赶紧带路。
胖子先前也没来过,就是听人说了个大概。村里小路不太好走,他们怕引人注意,也没敢用手电,只能摸黑找门。
来之前他们跟小杨通过电话,医院那边局面已经被控制住了。胖子的朋友留了两个在那看场,还有一个陪他往这边赶。小杨说门口花圈都还没撤。村里没有别的办白事的人家,这个标示很醒目,找起来也不算难。何况家里头还有这么多老爷们,肯定不会太安静。
果然,在距离小杨家还有十几米远的地方,胖子就说:“八成是前头那家,就这动静,搁市区早被投诉了。”他摸摸小黑狗:“好好干,干得好回头胖爷给你转正。”小东西肯定没听懂,但被胖子摸舒服了,就叫了一声,吓得吴邪赶紧让胖子把狗嘴捂上。
屋里那群人在打麻将,声音很大,也就没听见狗叫。但吴邪还是有点心有余悸,让胖子带狗远远先站着,看到屋里没灯了再过来。

老杨家院子被一圈木栅围着,不太高,吴邪在外面看了一眼,找到了电箱的位置,就安置在主屋窗户下面。他跟张起灵翻了进去,猫着腰跑到窗户下面。张起灵拿了手机给他照着,吴邪拿出工具对准保险丝,轻声道:“1、2、3。”
灯灭了。
屋里黑下来的瞬间,张起灵合上了手机盖,拉着吴邪躲到墙根后面。胖子点掐的准,里头惊呼一起,就把狗放了进去。
就听见里面人喊了一句:“我操,哪来的野狗。”
农村在白事上讲究多,素来不许见到黑猫黑狗,怕诈尸。这些人家离这不远,晚上宁愿聚在一起打地铺也不愿意回家睡个好觉,本来也是心里有鬼,现在看到巴掌大的黑狗满屋子乱窜,当即就吓得满屋子撵狗跑。黑灯瞎火的看不清,屋子又小,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听见里面人叫了几次,八成是摔着了。
胖子低声道:“看胖爷再给他们玩点刺激的。”
他拿过吴邪的手机,拨通了自己放在狗衣服的里的电话。来之前他特意调了个从鬼片上下载来的铃声,声音很低,但在这样的夜里特别渗人,听得吴邪都一个哆嗦。张起灵蹲在他后面,觉察到他在害怕,就从后面抱了抱他。
这个声音一出,里面的人根本控制不住,一个个鬼哭狼嚎的跑出了屋子。等人全部跑了以后,他们没敢耽搁,顶着鬼片铃声迅速进了屋子。吴邪取出裹尸袋,小心将冰棺打开,把人放进袋里。胖子抱着黑狗站在旁边,怕老话成真,也没敢帮手,只顾催着他们快点。吴邪跟张起灵抬着袋子一路小跑回村口车上。这时候也顾不得忌讳了,把人塞进车里,便往郊区那的火葬场去。
到那以后,发现小杨一家人早就等在门前,胖子的朋友陪在旁边。吴邪见了他们愣了一愣,因为先前不知道杨老太太也要来。老人家虚弱的很,在轮椅上都有点坐不住。
小杨给老太太掖了掖膝盖上的毯子,都没敢正眼看他们,只是低声道:“奶奶非要来看一眼……”
胖子挥挥手:“行了,来就来吧,这里工人加班按小时算钱,咱们赶紧进去,别再给资产阶级创收了。”他把狗给了朋友:“今晚辛苦哥几个了,回头我请你们吃饭,你先带狗回去吧,这我看着就行。”那人跟他客套了几句,就先走了。

这场遗体告别会搞得很匆忙,吴邪全程盯着杨老太太,说句不好听的,主要是怕她伤心过度,回头再有个三长两短的。没成想这老太太居然一直没哭,只是视线没离开过灵床。倒是小杨妈没忍住,趴在上头哭了个天昏地暗。
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很难说最初是因为爱情结合,但多年的陪伴之后,他们之间又绝不止是爱情两字能概括的。吴邪听的心里一阵难受,他现在很能理解这种情绪,手揣在口袋里攥紧又松开,强忍着不去拉张起灵的手。
最后还是小杨把他妈妈扶开,才把尸体送去火化。

快天亮时,他们捧着骨灰盒离开了。农村不兴公墓,有自发圈出来的土地用来安葬家乡人。老杨出事后这里就动了土,因为家里的破事儿一直耽搁着,现在才算派上用场。
第一捧土下去之后,沉默了一晚上的杨老太太忽然从轮椅上跌了下来,吴邪还没反应过来,离得最近的张起灵飞扑过去扶住了老太太,老太太挣了几下,要往坟地里爬,口中还喊着什么,她身体弱,声音也弱,吴邪没听清,但想来是在喊老杨的名字。
大家伙儿七手八脚的把人扶到轮椅上时,老太太已经泪流满面。儿子看得到摸得到的时候,哪怕人不在了,她也能忍,因为对儿子无所求,只盼能留在身边。一捧黄土埋葬了她心里的最后一点幻影,她忍不住了。
她张着没牙的嘴喊:“儿啊,儿啊……”
小杨一下子跪在她面前,搂着她的腿也哭了:“奶奶,奶奶你别哭,还有俺在呢……”

先前那种压抑感卷土重来。吴邪退到一边,远远看着他们。他一动张起灵就跟了过去,也不吱声,只是静静蹲在他身旁陪着他。
吴邪的目光悠长,透过他们,似乎在看向过去的自己。他轻声道:“我忽然有点庆幸我父母走在我前面,这种感觉……”他顿了顿,像是在寻找一个合适的词,又像是在隐藏自己的情绪,他拨弄着地上的土,半晌才道:“太难受了。”
张起灵朝着人群看了一眼,起身脱下外衣。早上风大,他借着给吴邪裹衣服的姿势,在弥漫着悲痛的气氛里,给了吴邪一个短促有力的拥抱。
他轻声道:“别怕,我会陪着你。”

评论(12)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