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我来给你舔个毛(一发完)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和原著。
-----------------------------------

我在还没断奶时,就被人遗弃了。
在街上,我度过了四天饥寒交迫的日子,侥幸没有死,后来被人送到流浪动物领养中心。
那里空间有限,没有单猫单间的配置,我一去就被关进了已经住了 好几只同伴的笼子里。
那时我的心情十分忐忑,因为我们猫都是有领地意识的,我单枪匹 马,很容易被猫欺负。
果然,关我的人一走,其他几只就开始龇牙咧嘴的,企图把我吓出 去。

我确实被吓到了,但我出不去。
没有猫教过我怎么打架,我就学它们的样子龇牙,学它们的样子炸 毛,我翘起尾巴,努力把自己炸成一朵黄色的棉花糖,试图逼退它 们。
但它们大我实在太多,有一只黑猫——大概这群猫中的首领,危险 地眯了眯眼。我感觉我的虚张声势,在它的尖牙利爪下很脆弱。
那一刻,我的心情是绝望的。
我知道我这样做像个怂逼,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在它朝我步步紧 逼时,我直楞起后腿,贴在铁笼子上举起双爪,把自己贴成了一块 猫饼。

黑猫没有停住步伐,在它距离我还有两三步时,我终于忍不住喵喵 叫起来:这里好危险,我想回家。
没有人告诉过我家是什么。但在街上流浪的时候,我看到有个小孩 子摔疼了,坐在路边哭,他哥哥过来抱他,说带他回家,他就不哭 了。
我想家大概是一种让人安心的地方吧。
虽然我还没有家,但我很想要个家。

黑猫没有扑到我,因为张起灵横出了一脚,把黑猫踹到笼子上,黑 猫“呜”的一声,夹着尾巴跑了。
张起灵是只灰猫,看起来比我大一些,但身手比我厉害了不止一点 点。所以一到这里,就成了猫中老大。
他帮我赶走了黑猫,也没搭理我,就窝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睡觉。
我慢慢从笼子上下来,心里松了口气,因为知道自己暂时是安全的 了。

这种安全感持续到傍晚就烟消云散。那天是雷雨天,工作人员临走 时忘了关窗户,风雨全被吹了进来。笼子四面透风的,我毛少,冻 的根本睡不着。
雷声特别大又听着特别近,我看着窗外,感觉很害怕,因为总是忍 不住想到那四天在街上流浪的日子。周围的动物都睡得很香,没人 发现我独自一猫,在角落里捂着耳朵埋头发抖。
在又一次雷声过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悄悄爬到张起灵身边。
经过今天的事以后,我就认定了他是个乐于助猫的好猫,我想他也 许会帮我。
说来也奇怪,那天我过去时,发现张起灵睁着眼,也没睡。难道因 为害怕?可他明明看着不像那种胆小的猫啊。

场面一度很尴尬,我看看他,我看看我。
我一时没敢动,咽了咽口水,想着他的毛看起来真厚实,一定很暖 和。
僵持了很久,我试试探探的摸了摸他:“你是害怕打雷吧?那我抱 抱你好了。”
这话说的很不要脸,但他没揭穿我。反而慢吞吞的摊开爪子,让我 往他怀里钻。
我怕他反悔,一个猛冲就扎了进去,感觉扎进了云朵里。他毛也软 肚子也软,我躺在里面连翻了几个身,简直舒服的不行。
张起灵虽然看着很高冷,但脾气非常好,任由我在他怀里拱来拱去 。我拱到最后,不知道怎么的,在他肚皮上拱出一个激凸来。说实 话,这一天我都没吃饱,饲养员好像是新来的,没经验,以为我已 经断奶了,给我的是幼猫猫粮。我干嚼了几口,实在吃不下去。以 至于我肚皮一直是瘪的。
这里和我之前喝奶的地方很像,我当时没有多想,一口叼了上去, 狠狠嗦了一口。

张起灵一爪子把我推开,差点炸了毛。
我当时就吓傻了。以前我也喝过别的猫的奶,但从来没见过反应这 么大的。张起灵支起前腿,有一瞬间,我以为他要打我。
我赶紧抱住头:“小哥对不起,我不敢了,我只是太饿了。”
张起灵半天没吱声,过了好一会儿,我抬头,发现他还是面无表情 的,我有点担心他生我的气,用一只爪爪碰了碰他:“小哥?”
他忽然有点泄气一般,把我叼过来舔了舔,对我说:“我带你去找 奶。”
我们的笼子是插销式的,他大概是惯犯了,轻易就打开了笼子,带 我去了存放猫粮的地方,扒了一块奶糕给我。
我闻到那股奶香就忍不住流口水,客套的问了他一下,确定他不吃 ,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张起灵蹲在一边看我吃,特别的有耐心。

那晚,张起灵把我带回了笼子时,我的肚皮已经鼓的不行了,身上 还都是奶味。他让我躺在他身上,帮我身上的奶糕都舔干净,免得 明天被人发现。
我窝在他温暖的胸口,感觉无比安心。我想这大概就是家吧。
可是这里猫这么多,今天他可以做我的家,明天也可以做别猫的家 ,想到这里,我简直都睡不着了。
在他胸口翻来覆去大半夜,他终于忍不住了,问我怎么还不睡。
我鼓足勇气,说:“小哥,你可以做我的家么?”
张起灵似乎愣了一下,我想说都说了,索性就全说出来,我翻了个 身,趴在他身上,先讨好一般舔了他十几口:“只做我一个猫的家 ,我很听话,我以后可以天天给你舔毛。”
我努力睁大眼睛,想让自己的眼神看的真诚一点。他可能是被我打 动了,终于捋了捋我的脑袋,说:“好。”

之后的每一天里,白天我给他舔毛,晚上他带我去偷奶糕。后来我 断了奶,就变成了偷猫粮。可能是之前挨过饿,我特别能吃,晚上 不吃一顿夜宵根本睡不着。别的猫看他罩着我,根本不敢来惹我。 就这么过了好几个月,我感觉自己的日子过得从来没这么舒服过, 整个猫都胖了好几斤。我心里感激他,每天给他舔毛舔的就更用心 了。
他比我大得多,舔起来很费时间。而且他从来不让我舔他肚皮,我 说肯定会轻轻的,他也不许。他告诉我,肚皮是我们猫非常隐私的 地方,只能让重要的猫碰。
听了这话,我颓了好久。每晚夜宵也从两碗猫粮的分量改成了半碗 。张起灵有点担心,问我是不是吃腻了猫粮,想吃鱼了。要是想吃 鱼,他带我去偷。
我沉默了很久,终于告诉他实话:“不是的,小哥,我只想做你心 里重要的猫。”
张起灵愣怔了一下,漂亮的猫眼里忽然有了一点笑意,他把我搂在 怀里,说:“你已经是了。”

那天我终于如愿以偿的舔遍了他的全身。舔他肚皮时,我小心翼翼 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肚皮上的凸起比那天更大了些,可能他是怕 我担心,一直僵着身体没动。我看着很心疼,对着他那里连着舔了 好几口,结果越舔越大,像是里面有东西似的。舔到最后,张起灵 轻轻的“嘶”了一声,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有点想睡觉。
说了这话后,他就趴在笼子里长睡不起,足足有一个小时,我怎么 叫他他都不理我。

我觉得有点奇怪,怀疑他是不是生病了。就在白天我们被放出来自 由活动时,我偷偷去跟别的猫请教。
我问的那只猫最近跟隔壁傻狗学会了刨土,弄得身上脏兮兮的,我 离他远远的站着。就听他说:“也没什么,割了就好了。”
我听得吓了一跳,虽然我是一只缺乏常识的猫,但也知道贸然从身 上割下一块肉不是好事,我忙道:“不是吧?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
那只傻猫刨着土,玩的不亦乐乎,头也不抬道:“要么找只猫帮他 蹭出来好了,不过也没用啦,等人类发现他发情了,还是会带他做 手术的。”
后面的话我自动从脑海里过滤掉了,当时我一心想让做那个帮他少 挨一刀的猫。尤其是当天,我看着先前那只挑衅我的黑猫被人类抓 走,然后裹着纱布就被送回来后,整个猫都蔫蔫的,一看就元气大 伤。
我就更加着急了。于是,我找了个张起灵带我溜出笼子的夜里,把 他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冲上去对他就是一通舔。
我舔的很温柔,因为爱刨土的傻猫说这事儿要温柔一点才好。张起 灵可能刺激过度,居然被我舔趴下了,半天不动。我看了十分得意 ,有种打败他的错觉,舔的更加卖力了,一边舔一边还拿肚皮蹭他 。
这么舔了一会儿,张起灵终于反应过来,他反身压住了我,二话不 说,逮着我舔了好多口。他的动作跟我的还不一样,特别凶狠,时 不时就轻轻咬我一口。
他舔我的时候,身下那个地方变的又大又硬,硌的我很不舒服,我 难受的连连蹬脚。
张起灵按着我深深喘了一口气,才停下来,问我今天是怎么了。
我见瞒不住,只好将那只傻猫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了他。说到最后, 我搂着他:“这事我没经验,也不知道怎么帮你,要么我们跑吧, 我跟你一起走,跑出去了就不怕挨刀了。”
张起灵抬了抬眼皮:“你不怕了?”

之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张起灵问我想不想离开这里。我把头摇的 跟拨浪鼓似的,我跟他说,外面的世界很恐怖,不知道从哪里会冒 出来一个人,对着猫肚子就是一脚。
我说到这里,还有点心有余悸。
当时他没说什么,只是帮我揉了揉肚子,从此再没提要走的事。

我咬牙道:“不怕了,什么事都没你的安全重要。”
他对我露出了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个笑容,然后低头,轻轻舔了 舔我的嘴。
虽然口中信誓旦旦,但我对即将到来的流浪旅程还是有点担忧,我 不死心地问他:“你那里……我真的帮不到忙么?”
他犹豫了很久,才说:“可以,但可能会很疼。”
我立刻挺起肚子:“我不怕疼,来吧。”
张起灵四下看了看,用答应我做我一个猫的家时的语气道:“好。 ”

那晚我们还是逃了出去,但我已经走不动路了。张起灵没骗我,真 的很疼,即便他事后帮我舔了很久。
后来,他把我放在他背上,带着我翻过窗户,翻过围墙,走过街道 ……
我在他背上睡了醒,醒了睡。再睁眼时,已是旭日高升。
眼前是一片小小的树林,林边有河流,人迹罕至,但有很多花,和 很多鸟。阳光铺满了整片林子,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好看的金色。
张起灵把我放下来,舔了舔我:“吴邪,到家了。”

【END】

评论(37)

热度(560)

  1. 魔兮魂西山秋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