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天光之下33(原名养成有风险,小瓶大邪)


  这周集中更新这篇,希望月底前能完结出本宣

人鱼梗会在完结后放出,听取大家意见,准备写个人鱼瓶X人类邪。人鱼,会以鱼头人身的方式出现,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33

医院是个小医院,配套设施不齐全,一个床位就给配一个凳子。小杨妈让出了他们仅有的那个后,发现对面站的是两个人,也不知道该给谁坐,她不自在般又擦了擦凳面,有些为难的看儿子。
吴邪赶忙道:“我们就不坐了,坐了一路过来的。”像是怕小杨妈再推让,他走了几步,去看躺在床上的杨老太太。
老人年纪很大了,瘦成了干巴巴的一把骨头,可能是这几天吃的不好,脸色也差得很,眼下泪痕都没干。白发人送黑发人,想来这几天眼泪怕是都没断过。吴邪看了会儿,有点不落忍的移开目光,小声问:“老太太这是?”
小杨把老太太枯如干柴的手塞进被子里,低声道:“老毛病了,也没什么,就是这几天气的。”
他说话慢,动作也慢,明明年纪不大,却暮气沉沉,一点年轻劲儿都没有。这阵子他家里人死的死病的病,局面一团糟,剩下一个老娘除了哭什么都不会,所有事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生生把他的精气神都给耗光了。
吴邪也算是过来人,知道这种时候外人再劝都没用,心里上这坎儿还得靠自己硬挺过去。他摸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硬往他手里塞:“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个你拿着,别嫌少。”
小杨推了几下:“这不行,上次那个急救费还没给你们……”他是真不想要,推过去的劲儿把吴邪的手都给扯红了。这时候张起灵轻轻咳嗽了一声,成功把两个人的视线引了过去。张起灵冲门口使了个眼色,果然看到那个小眼线正往里看。小杨的表情和动作一下子全僵了,吴邪趁机把红包塞进他口袋里:“那你们先忙,我们就回去了,要有事就给我们打电话。”
说完之后他看了张起灵一眼,像是怕自己做的不够周到。毕竟这趟来,主要是为了帮他还人情的。
张起灵没吱声,只是对小杨点点头。小杨一手揣在装红包的兜里,似乎想拿出来,又怕外面的人看到,表情挣扎了几下,脸都憋红了,只得小声道了句谢。

他们出去时,小眼线身边多了个人,估计是来换他班的,年纪不大,腰上还系了件校服外套,吴邪看了一眼,发现这人居然跟张起灵还是校友,他顿时紧张起来,下意识拉了张起灵的手,企图帮他挡一挡。
那边看到他们本来就挤眉弄眼的没个正型,又见了吴邪牵张起灵的手,当着他们的面就开始咬耳朵,一双鼠眼边打量边冲着他们笑。吴邪这才感觉到自己这个动作有点不妥,才要放手,又被张起灵反手拉住了。
那边的笑声顿时更大了。
吴邪任由张起灵拉着,但是脸色一瞬间差到极点,要不是考虑这是在医院,简直按耐不住要揍他们一顿了。张起灵倒是面色如常,不管是带着恶意的讽笑,还是往来人群里异样的目光,他都不放在眼里。
吴邪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淡然的态度安慰自己,告诉自己没什么。他深吸了一口气,强令自己不去看不去想,只将张起灵的手拉紧了,想象着多年前他们去上户口时,行走在雪地里的感觉。

快走到楼梯口,小杨在后面叫住了他们。这时候吴邪干脆利落的松了手,看他跑的急,还迎了两步:“怎么了?”
小杨怀里抱着几个苹果橘子,硬往他们手里塞:“刚才也没顾得上给你们倒杯水,俺妈让俺给你们拿点路上吃。”
两个小眼线没他动作快,这会儿才跟上来,不远不近的看着。吴邪不想跟他们有接触,也没推辞。要走的时候,小杨忽然声音一高:“吴哥,谢谢你们了。”
吴邪一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嘴上道:“客气。”
出了医院,他们便直奔车里。小杨拿过来的橘子中,有一个是挖空了一半的,吴邪抱着走了一路,手上全是汁水。张起灵抽了一张纸巾给他擦手,然后拿过那个橘子,捏出了胡乱塞在里面的字条。
上面写了一个固话号码,请他们务必在晚上七点打过去。汁水氤氲的快,吴邪赶在数字被糊的看不清之前,存下了这个号码。
这条路上车多人多,不便停留,吴邪拉下手刹先把车开出去。
他们这次见面时间非常短,有个小眼线看着,小杨那里一点正经事都不敢提,他那群烂亲戚是铁了心要在这件事里捞钱,一点主动权都不肯放给他。吴邪推测,晚上七点,差不多是吃饭的时间,医院伙食不好,小杨可能会去外面替两个老人买饭,这个电话大抵是哪个饭馆的。
他问张起灵:“你猜是什么事?”
张起灵想了想:“可能跟他爸爸有关。”
吴邪也是这么想的,当年吴家二老找不到遗体,自己还为他们立了个衣冠冢,求个魂有所依。为人子女的但凡有点孝心,都不会忍心看着亲爹连入土为安都做不到。只是这事帮不帮,怎么帮又是另说。吴邪想了想,把纸条搓成一个小团,丢进垃圾桶,决定先去找胖子,陪他去看场地。

城区中心找不到景好人少还带湖水的绿地,胖子把办婚礼的地方选在靠近郊区的地方。今天天热,他就没带云彩,让哥几个先把把关,没问题再让媳妇儿来审阅。
吴邪他们过去看了,感觉这地方远有山近有水,草坪修的特别漂亮,确实挺不错。胖子顶着一脑门的汗,指着中间那一大块空地,兴致勃勃地跟他们说起自己的构想,说的口沫横飞。他确实是用了心的,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位,连饭后带什么伴手礼都一并想了。
吴邪听了就笑:“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二十四孝好男人。”
胖子振振有词:“婚礼这种事一辈子一次,资本主义腐败就该用在这里,你们这些基佬不懂。”
这里没外人,他大大咧咧的吴邪也不觉得难堪,反而觉得被人善意承认还挺高兴的,对张起灵笑了笑,看小孩儿似乎也有点高兴,早上那点坏心情顿时一扫而空。
吴邪半真半假的冲胖子屁股就是一脚:“滚一边去。”
胖子就滚去带他们看别的地方。这里太大,等胖子一一介绍完自己的安排,差不多也到了五六点。胖子心满意足,充起大款,要带他们去吃烧烤和小龙虾。

这顿饭七点肯定吃不完,不过吴邪也没打算瞒胖子,真要去抢人……哦不抢尸,绝不是两个人能办到的事。小龙虾上来前,吴邪跟胖子大概提了下。依照胖子的意思,他不太想趟这个浑水。
“天底下可怜的人这么多,帮的过来么?”
吴邪把张起灵支去再拿几瓶冰啤酒,才跟胖子透了句实话:“其实我也不想帮,但你也知道我们家那小孩的性子,这么多年了,也就跟我提过这一个外人,那老师傅估计对他真的好,他开了口,我不能不帮。”
听了这话,胖子也不好说什么,但是舍己为人又的确不是他的风格,只得气急败坏道:“得得,就当胖爷我积德行善了。得亏他根儿不歪,不然就你这惯孩子法,他犯事儿你都得帮他兜着。”
吴邪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半斤八两,你对云彩不也是。”说完自己就觉得不对劲,低头掩饰般喝了口水。
胖子小声问:“你们这算是定下了?”
吴邪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这心里还有点没底,走一步算一步吧。”他心事重重的在盘子里挑龙虾,捡着个儿大的,剥开了也不吃,把龙虾肉放到空盘子里。胖子手贱,看到了要去拿,被吴邪一巴掌打老实了:“要吃自己剥。”
气的胖子差点没打电话把云彩叫过来。
说话间,张起灵两手拿了八瓶酒过来了,磕桌子上开了两瓶,先给吴邪倒上了。龙虾和烧烤都挺辣,吴邪让他也给自己倒一杯,胖子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自己的,只好气呼呼的抢了一瓶,自己倒上了。
几个人边吃边聊,吴邪时不时看看手表,七点一到,他就让张起灵拨通了那个号码,他抽了两张纸巾擦手,电话至多响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
只听那边低声道:“喂,吴哥么?”
吴邪说:“是我。”
小杨人老实,以前大概从来不敢麻烦人,说起话来结结巴巴的:“俺知道打扰你们不应该,可俺实在没办法了,奶奶为这个事到现在都没吃饭,俺只能求求你们。”话说到这里就停住了,似乎在忍呜咽声。
吴邪一口撸干净肉串:“没事,你说吧。”
小杨吸了吸鼻子,压低声音道:“俺想请你们帮忙,把俺爸偷出来,让他入土为安。”
吴邪早有心理准备,听了这话,和张起灵对了个“果然如此”的眼神。胖子一看就知道这下真闲不住了,郁闷的一口干掉半瓶啤酒,高声道:“老板,再烤五十串筋。”

评论(34)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