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啾啾

表情包微博自取,id同名

坠佛02(将军瓶x佛子邪)


坠佛02

吴邪身边自有小沙弥相伴,本用不着将军送。但将军执意要跟,小沙弥就显得多余了,吴邪便遣了他们去打扫寺院。
从法会到禅房要走很长时间,君主以为高僧好清静,特意将他的禅房安置在竹林深处,一路虫鸣鸟叫不断,极安静,也极热闹。吴邪进了禅房,见将军还在门外,并不进来,就喊他:“有劳小哥相送,要不要进来喝口水?”
这一声小哥喊出来满是人间烟火气。论身份,张起灵是朝廷封的将军,论礼数,他们僧俗有别,于法于礼吴邪都不该这样叫他,可前往长安的那几个月里,他将军也叫过,檀越也叫过,张起灵一概不理,唯独叫他小哥还能听进去。
法不着相,于是就一直这么叫了。
张起灵虽然没进来,但也一直没走。这厢声音还没落地,那边衣角就越过了禅房门槛。

禅房门前有一眼清泉,修建禅院时,匠人以竹管引了水,就囤在门前一个小水池里。吴邪俯身舀水,水里清晰可见僧人的影子。张起灵堪堪一瞧,只觉得水干净,人也干净。他听闻佛前有无垢净莲一说,大抵是要养在这样的水里才行。
夏日暑气盛,泉水略一净了净,不及煮沸,便送到客人手中:“请。”
张起灵看看杯子:“自古茶禅一味,你不饮茶?”
吴邪喝了一口:“小哥不像是来找我说禅论道的。”
张起灵学着他的样子也喝了一口,军旅之人向来不在意口腹之欲,但一口清泉入了喉,也觉得十分甘冽:“法师以为我为何而来?”
这一句其实本来没什么,但配着他的眼神,就昭然若揭了。吴邪不看他,自顾自又给自己倒了一碗:“定是知道我这里有好水,想要讨口来喝。”
他装傻,张起灵也不点破,收了目光,慢慢将杯中水饮尽了。

再见面是在秋日,各家贵族带了训好的奴隶来斗兽取乐。奴隶来前饱食了一顿,凶兽们却是饿了好几日。把人送进斗兽圈中,赤手空拳,生死有命。奴隶们虽然久经历练,但到底敌不过饿红眼的凶兽,头两个进圈的,几乎没有招架之力就被凶兽撕碎。不过这也算是惯例,贵族们互相对饮,等着接下来的好戏。
僧人就是在此时不请自来。一心向善的佛子进了杀生之所,用意自然明显的很。但这斗兽的风俗,比佛法进入中原的时间早得多,许多代都是这样过来的。君主虽然敬重他,但也觉得难办。毕竟佛陀与果报远在天边,贵族们的喜怒近在眼前。
于是君主听闻法师来了的时候,便托故回了宫,将这里的一切交给将军来管。将军临急受命,倒是一点难为的意思都没有。

斗兽场已死了两个奴隶,凶兽饱食了一番,凶性少了几分,逗猫逗狗似的跟第三个玩闹,也不急着下口。吴邪远远看了一眼,先道了句“阿弥陀佛。”
张起灵今天没有佩刀,持了弓箭,站在高台上,问身边之人:“法师来这里做什么?”
吴邪说:“我来渡人。”
“渡谁?”
“渡苦海众生。”
张起灵看了他一眼:“此时凶兽比之彼时烈马又如何?那时你不肯向那君主说法渡己,今日为何又愿意了。”
“那君主不修佛心,未到渡时。”
张起灵指了旁边饮酒作乐的贵族:“依你之见,他们修了?”
吴邪一指兽场:“他们修了。”
凶兽玩够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按住了奴隶便是一通撕咬,那奴隶疼到极处伏地跪求,当真是修了。
吴邪夺了张起灵手中的弓箭,搭弓一射,银箭破空而出,钉到了凶兽眼前。凶兽吃足了人的苦头,箭未落地便往后一躲,奴隶趁机打了个滚,勉强在虎口求了一时生机。
贵族们回头时,张起灵已将弓箭夺到自己手中,面对询问,只是淡淡说了句:“这人败了。”

领着军的将军说话硬气,贵族们少不得要给三分薄面。一时就有人张罗,把败了的奴隶换下场,又换了个身强力壮的进来。这人好不机灵,一直绕着斗兽场转圈,凶兽似乎累了,也不急着追他。贵族们或是喊或是叫,要激那凶兽发火。
张起灵不看吴邪,却也知道僧人定是愁容满面,他晃了晃弓箭:“倒不知法师有这样的本领。”
吴邪极目远望:“我自学法时便以弘法为己任,婆罗门国一路东行,何止千山万水,要没点傍身的本事,我又怎能活下来。”他挽了禅衣衣袖:“小哥要想一见,就请许我代他们斗兽。”
张起灵忍不住看他,一眼过后,又收回了目光,冷笑了一声:“你能东行至边陲,当真是运气,这一路要是遇上饥兽,怕是你还要以身相饲。”
吴邪知道他是在揶揄自己,也不生气:“佛陀也曾舍身饲虎,割肉为鹰,以我一人之命换他人,是我的幸事。”
张起灵也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只是指着前方的贵族问:“法师可知他们为何要以杀人为乐?”
吴邪知道他有说法,便道:“不知。”
张起灵放下弓箭,弯腰捡了一块石子,以石以箭,隔空打中了凶兽的前腿,逼得它扑人的动作一顿,才开口道:“百姓知苦而求极乐,贵族不知苦亦不明何为乐。譬如念经拜佛,又譬如杀人取乐,其实并无不同,不过是在找自己没有的罢了。”
吴邪听了这话倒有些明白了,他放下了衣袖,问:“那将军要求的是什么?”
张起灵看他,这一次吴邪目光不见躲闪,硬是看了回去。张起灵移开了目光,淡淡道:“法师心里清楚,要是做不了佛陀,就别来招惹我。”
他弯下腰,又捡了一枚石子。仿佛心里有气,泄愤一般的掷了出去,那凶兽吃了疼,叫的地动山摇的,没得吓了那小奴一跳。吴邪口中念了一句佛号,一声之后便放下了理佛的双手,面色平静道:“这有何难?”

评论(20)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