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秋_

看山不是山

童话的另类操作(end)


05

毕竟吃口野果就变身这种玄幻故事都发生了,对于变回人身这件事,我还是充满信心的。
我跟张起灵讨论过,一致认为最靠谱的方法就是找到那颗野果子树,再吃一颗以毒攻毒。但问题来了,我们都记不清那棵野果树在哪,想要吃到野果,只能一棵棵树的找。
张起灵说:“那就去找。”
等我腿伤好的七七八八,他就背着我出了山洞。本来寒冬腊月想找一棵有果子的树不算难事,可这里太大了,山连山河连河,爬过一座还有一座。林深雪大路也不好走,张起灵毕竟是半道出家的雪豹,虽然武力值满点,但在山林生存方面的技能,还是比不上真正的豹子。我们不敢冒进,走起路来小心翼翼的,也就没有速度可言。不过有张起灵在,日子过得还算舒服,想我独自生活的那三天,连野猫都敢来挠我。
唯一郁闷的是,找了半个多月,始终一无所获。

这天晚上,张起灵让我躺在地上,给我检查腿伤,他把我的抬起来又放下,幅度很大,扯得我都露点了。我一边被迫劈叉给他看,一边说:“哎,咱们这么找不行,这山太大了,不缩小范围,等开春这些树一抽芽,更不好找。”
张起灵看了我一眼:“你有办法?”
我说:“我有个朋友,叫胖子,也是个人,不过现在是狗熊了,我吃的野果就是他摘的,这孙子现在去冬眠了,咱们去叫他起床,问问他到底哪儿摘的。”
张起灵点点头,他检查完了腿,又来给我舔毛,哪儿舒服往哪舔,我一边痒的求饶一边想,还好没到发情期,不然这还得了?

第二天我们返程找胖子。
他正窝在树洞里睡得香,我钻进去叫了几声也没叫醒,这孙子皮糙肉厚的也不怕挠,只好出来,换张起灵上。
要说战斗物种就是不一样,几声豹吼,胖子就醒了。他一睁眼就一张雪豹脸,差点没吓尿,当场挥起熊掌要自卫。我一看这是要打架的节奏,赶紧冲过去挡在中间:“自己人,自己人。”
胖子一脸熊疑,似乎在猜我是不是被豹挟持了。我三言两语说完了自己这阵子的经历,胖子听得直咋舌,没想到我这阵子过得这么惊险。
其实我也没想到,做人做久了,以为自己在哪儿都能站在生物链顶端。
胖子热情的跟张起灵握了握爪,感谢他这阵子来对我的无私帮助。我知道张起灵不爱跟别人有接触,就拍掉他的熊掌,进入正题:“你那果子到底哪儿找的?咱们再去吃几个试试,没准就变回来了。”
胖子变成熊之后,羞涩就不大看得出来,他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那果子好像是路过什么树时掉在咱们车里的,我想不吃白不吃……”
我跟张起灵面面相觑的互看了一眼,统一在对方眼中看出了绝望的情绪。
忍了又忍,我没忍住:“死胖子,你有谱没有?小学生都知道路上掉的东西不能吃,你都不知道?”
胖子连连摆手:“别气别气,不然咱们用点土法子,青蛙王子的故事你听过吧?咱们这事儿,跟遇到巫婆也差不多了,要么你找个王子亲你一口试试。”
他不说还好,说完我更是一肚子火:“你这算什么狗屁法子?扯不扯的我先不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上哪儿找王子去?”
胖子一指张起灵:“山里不是有狼群么,让小哥去揍它们头狼一顿,做他们的狼王子,再让他给你开了后门,封你做个小王子,然后他亲你你亲他,没准就变回来了。”
我愣了一下:还有这种操作?怎么听着这么不靠谱呢?我六神无主的看了张起灵一眼,张起灵思索了一会儿,居然说:“也行。”
除了一个“艹”字我还能说什么?

但没办法,他是我们仨人里的老大,他要去搞霸权主义痛殴躺枪狼,我们也只能跟着。不过鉴于我的体型问题,斗殴这种事我就没参与进去。在狼窝外面差不多等了大半个小时,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低吼。
是闷油瓶的声音。我起身抖落抖落皮毛,齐活。

06

张起灵成了狼王,我跟个吉祥物似的被他摆在身边,下面趴了一排的狼子狼孙,那感觉别提有多刺激了。我偷偷问张起灵:“你这算是狼王子了?”
他不太敢确定:“好像是狼王。”
胖子插话道:“王都是从王子过来的,一样一样,你们别废话了,赶紧亲吧。”
我想想也是,反正这法子已经扯到一定地步了,再扯点也没什么。办正事要紧,我撅着尖长的嘴凑了过去:“小哥,小哥……”
张起灵一把按住了我:“这里不行。”
我这才反应过来,万一胖子这法子是管用,我们就会立刻变成人类。别看这些狼现在乖得跟哈士奇似的,失去了雪豹这个种族的武力加持,它们分分钟能造反。张起灵留下胖子镇场面,把我放到背上,带着我走出了狼窝。
我们一路跑到了离人类营地最近的地方,张起灵把我放了下来。
按说这时候应该有点害羞,不过这阵子我们互相舔的次数太多,我也早忘了害羞的感觉。
我跟个狐獴似的直起身子,还跳了两下,也没扒上他脖子,一冬天他好吃好喝的养着我,我居然一点都没长大。我郁闷的放弃了主动权:“这样小哥,你先亲我,如果我变成了人,说明这法子有效,我再亲你。”
张起灵点点头,一抬爪子,把我弹翻在地上,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他压住了。他做了个人类舔嘴唇的动作,然后轻轻的吻了我。
很难形容那瞬间的感觉,像是心脏被人狠狠撞了一下,就是发现自己变成狐狸时,都没这么刺激。
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完了完了完了。
张起灵从我身上退开,我看了看自己的爪爪,它还是个爪爪……我叹了口气,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回去之后胖子遭到我好一通埋怨,他也知道自己招昏,就没还嘴。我们几个招数用尽,心情都挺差的。到了晚上,胖子回他那个树洞睡觉,我和张起灵窝在我们先前住的山洞里。张起灵一晚上没说话,但我知道,他跟我一样也睡不着。
我用爪爪尖勾着他颈口的毛毛玩:“小哥,咱们要是一辈子都变不回来可怎么办?”张起灵没吱声,这种时候,他心情肯定也很糟糕。我叹了口气:“你还好点,雪豹起码算是站在生物链顶端了,我就惨了,豺狗都能把我撕了。”
张起灵把我的脑袋往他胸口一压:“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他舔了舔我的脸:“别怕。”
他的话像是带了魔力似的,让我的心情莫名其妙平静了下来,有那么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做狐狸崽子也没什么不好。
正所谓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放弃人的身份,换一个张起灵,好像,也还行。

07

带着这种想法,我进入了梦乡。这一觉我睡得特别沉,完全没有平日里野生动物的精敏。以至于第二天早上,被张起灵拍了好几次才醒过来。
可能是当狐狸当久了,一睁眼看到个人类,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跑,奈何那人的腿跟我缠在一起,我抽不开爪子——哦不,抽不开腿。
等等,腿?腿!
我盯着自己的腿足足看了一分钟,直到那人拍拍我的脸叫我的名字,我才惊醒过来。
“你是……小哥?”
张起灵点点头,他看起来跟做雪豹时一样的高冷,但跟我想的一样好看,不,比我想的还好看。
我看他看了很久,等我移开视线时我才觉察到自己的失态。掩饰一般低下头,我看看自己的手,又摸摸脸,惊喜感卷土重来:“我们这是变回来了?”
他点头:“嗯。”
我没忍住,一把抱住了他。从脖子摸到腚沟,没有错,我抱着的是个人,我们真的变回来了。
在我还是个狐狸崽子时,我曾无数次想给他个抱抱,但他实在大我太多,我根本抱不过来,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我一时顾不上赤身裸体男男有别之类的道理,迫不及待给了他一个拥抱。
张起灵居然动都没动,让我抱了很久很久。

松开他时我有点不好意思,虽然我们在一起处了很久,但人和动物不同。做狐狸时我一高兴就舔他几口,做人没有这样的——即使我不管做人还是做狐狸都一样喜欢他也不行,因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被个狐狸崽子亲亲摸摸抱抱的没什么,换成跟他一样的大男人他未必还能坦然接受。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做狐狸也挺好的,起码那时候我肯定,他是我的,我也是他的。
在心里叹了口气,我对他挤出一点笑容:“小哥,我先去找找有没有能穿的衣服。”
一只腿还没落地,我就被他拉了回来。
张起灵面无表情道:“昨天我亲过了。”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他:“啊,所以呢……”
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该你了。”

【end】

评论(22)

热度(261)